359、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于向阳见她走过来,起身道:“既然已经醒过来,先走了。”

“等一下。”

倪初夏出声止住他的步子,看着他诚挚邀请:“今天的事谢谢你,要是这会没事,留下来吃顿便饭吧。”

厉泽阳与他关系并不好,甚至还有利益之争,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肯出手帮她,实属不易。

虽然对他有些意见,但一码归一码,该感谢还是要感谢的。

她想,如果厉泽阳此时在场,也会这么做的。

“不用。”

于向阳毫不犹豫回绝,重新强调了一遍,“我出手,是看在你哥的面子上。”

原本今天来这里,是为了见亲戚介绍的相亲对象,熟料遇到这事,已经迟到很长时间,总不好连午饭也错过。

不过,就算没有这事,他也绝不会留下。

和厉泽阳有关的一切,都不想有过多的牵绊。

倪初夏眼眸微动,见他态度坚决,也就没再挽留。

送他出别墅门,开口询问:“你和我哥认识很久了?”

于向阳停下脚步,偏头看过来,敷衍的嗯了一声。

倪初夏皱着眉,刚想开口,被他出声打断,“我还有事,先走了。”

听着他语气多有不耐,再多的疑惑也不便问出。

重新回到客厅,穆云轩翘着二郎腿发表意见:“于向阳这个人啊,性格太别扭,就你哥不是他兄弟,他今天也会帮这个忙!”

一个劲儿的强调救她不是因为表哥,摆明心虚的表现。

用相爱相杀这四个字来形容他们,丝毫不违和。

倪初夏眉头稍稍扬起,看向他的目光陡然变亮,眸中划过狡黠。

“你、你又想打什么主意?”

认识她这么久,穆云轩早就了解她的套路,表明态度:“你现在是孕妇,最重要的就是安心养胎,顺利地把宝宝生出来,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表哥临走时,交代他一定要照顾好她。

当时想着不过三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还能出什么事?

如今想想,他照顾的人可是厉泽阳的妻子,真是什么事都能碰的上。

“你那么紧张做什么?”倪初夏没好气白了他一眼,问道:“我看你和于向阳挺熟的,你应该知道之前他和泽阳都发生过什么吧?”

“别瞎说,我和他一点都不熟。”穆云轩否认,站起身含糊道:“你不是饿了吗?我去看看张嫂的饭菜做好没。”

“……”

倪初夏浅眯起美眸,视线追随他的身影,逃避话题,一定有问题。

最终,在开饭的时候,还是逼问出来。

穆云轩说于向阳与厉泽阳从小便认识,两人名字里都有‘阳’,也是当初两家人商量的结果,之后,随着他们两人逐渐长大,读了同一所军校,选择同一条路。

原本兄弟之间的感情会随着时间的沉淀越来越浓,但几年前的事情,两人因为一件事观念想法不同,最终愈演愈烈,彻底弄掰。

当倪初夏问及是什么事的时候,穆云轩三缄其口,说什么都不肯透露。

只是无奈地说这事如果没有表哥的默许,是怎么也不敢说出来的。

听他这么说,倪初夏也就没有深究。

对这事感兴趣,也是因为今天遇到了于向阳,否则她根本不会去打听。

穆云轩见她不再问话,出声说:“你今天晕倒是夏天孕妇常见的症状,记得早晚吸氧,身体有异样记得及时和我说。”

倪初夏点了点头,问道:“一般都有什么异样?”

“妊娠后期,可能会出现胆汁淤积症,此类症状表现为皮肤瘙痒。”穆云轩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说道:“上次孕检的检查都挺正常,也别太紧张,一般这类情况多发生在高龄产妇身上。”

了解情况后,倪初夏说:“我晕倒的事就别和泽阳说了,我怕影响他办正事。”

“他回来看到房里多出的医疗器材,还能瞒得住吗?”这时,穆云轩倒是有医生的样子,“这事还是要和他说的,才能让他在照顾你方面更注意一点,避免再次发生意外。”

倪初夏想了好一会儿,点头说:“告诉他可以,但我要亲自和他提,你别开口。”

她始终觉得,医生是没学过委婉这个表达方式的,所以在下医嘱时,往往语气与内容都很直接。

“这样最好不过。”不用他去提,反倒让他放松,乐得自在。

*

午后,穆云轩离开。

上午睡了挺长时间,所以,这会儿她还不困。

考虑到孙涵回来,叮嘱张嫂不要随便给陌生人开门,便上了楼。

从书房找了本书,回到主卧翻看。

约莫半小时,手机铃声响起,电话是方旭打来的。

“什么事?”

“有海外商和我联系,听他的意思是想长久和我们合作。”方旭简单把情况告知,停顿一会儿,问道:“你怎么看?”

倪初夏向后靠了靠,思考片刻问:“确定了地点吗?那边公司的法人是谁,靠谱吗?”

“南亚那边的,公司法人是华裔,Dickens。”方旭一一回答了。

倪初夏眉头稍稍皱起,“中文名呢?”

“那边没说。”方旭觉得她太过警惕,问道:“是有什么问题吗?”

“推了吧,这笔生意我们不接。”倪初夏做了决定,语气坚决。

方旭觉得这次机会挺难得,并不想放弃:“你要是觉得不放心,我可以去实地考察,没必要现在决定。”

“这事就这么决定,不用再说了。”

倪初夏撂下这句话,称自己要午睡了,将电话挂断。

靠在床头,缓缓闭上眼,但方旭的话却一直萦绕在脑海中。

不知是不是被孙涵恐吓的缘故,下意识就会把这笔生意和他联想起来。

即便真的是她多想,她也不愿意和他扯上一丁点关系。

胡思乱想很多,加上精神不振,所以,把书合上,给厉泽阳发了条短信之后,就躺下休息了。

这一觉,处在梦靥中,睡得并不好。

……

——有空给我回条短信,我有事和你说。

厉泽阳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

此时,他是坐在会议室里,听着帝都军区领导开会。

回完短信,把手机放进口袋。

天色渐晚时,手机震动起来。

厉泽阳看了眼正在发言的人,掏出手机,见是家里的座机,眉头紧蹙,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

没有打断发言,而是起身从侧门出去,接了电话。

“厉先生,太太从下午睡到现在,一直说梦话,穆先生的电话打不通,我只能给您打电话。”

张嫂焦急的声音从话筒传来,瞬间将让他的心悬起来。

“先别急。”

厉泽阳平稳有力地开口,教她一步步去做,“你现在上楼,用温度计给她测体温,看体温是否正常,我隔五分钟给太太的手机打电话。”

“哎,我马上去做。”

张嫂应下来,挂断电话后快速上楼。

尽管知道厉泽阳出差,但出了这事,她也乱了阵脚,只能给家里的男主人打电话。

想过叫救护车,转念想到太太午后上楼前和她交代的事情,心里就打鼓,不敢随意出门,怕出现上一个家政阿姨的事。

这边,厉泽阳挂断电话之后,给裴炎打了电话,让他预订从帝都飞珠城最近的班机,办完后立即请家庭医生去临海苑。

交代完,厉泽阳掐着时间把电话拨过去,接通后问:“体温多少,有没有发烧?”

“体温36。8,没有发烧。”

听到这个数值,厉泽阳暗自松了一口气,细细追问:“太太今天都做了什么?”

张嫂把倪初夏今天的行踪交代了一遍,顺带把家里来了客人也告知,“我回家的时候,除了穆先生之外,还有一位先生,很面生。”

厉泽阳问:“把他的相貌描述一下。”

“个头比穆先生稍微高一点,皮肤黑黑的,看上去面相挺凶的。”张嫂大致描述了一遍,说的很笼统。

“好,我知道了。”

厉泽阳沉吟片刻,心中已经大致有了定论。

随后,告知张嫂自己会尽快刚回来,等会裴炎会过来,让她不要太慌,随时注意她的体温。

再次挂断电话,厉泽阳回到会议室。

径自来到领导跟前,耳语几句之后,摘帽弯腰道歉,转身离开。

裴炎订的机票是晚上七点二十三分的,离登机还有一个多小时,等下飞机到临海苑,差不多是凌晨。

回到帝都军区提供的宿舍,把行李收拾好,赶去机场。

去机场的路上,一直与裴炎保持联系,登机前得知并没有大碍,心才稍稍放下。

下了飞机,马不停蹄朝家感。

凌晨时分,风尘仆仆回到临海苑。

这个时间点,家庭医生已经离开,张嫂没有回家,即使知道没有大碍,她也还坚持守在床边。

看到厉泽阳回来,心里升起愧疚,“厉先生,是我没有照顾好太太,对不起。”

“这事错不在你,时间不早了,去客房休息吧。”厉泽阳没有责怪她,让她早点休息。

张嫂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话,出了主卧,把门从外合上。

房内,只亮着两盏壁灯。

昏黄的色调,衬得她面色安宁。

厉泽阳没有靠近,而是先去浴室冲了澡。

再次出来,他坐在床边,伸手抚上她的脸蛋,拇指轻轻摩挲。

“…别过来……放手……”

床上的人梦呓低喃,拧眉动着头,似是想避开他的手。

男人神色微怔,把手移开握住她的肩膀,倾身、压低声音道:“夏夏,别怕。”

“有我在,没人能欺负你。”

“……”

在她耳边重复说此类话,慢慢地,她的眉头舒展,不在梦呓。

在身边又陪了她好一会儿,确保不会再有事,拿了手机下楼。

裴炎正在楼下等着。

“少爷,刚刚联系上穆云轩,听他所说,夫人是因为碰到了影刹,受到惊吓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把事情简单概括之后,又如实告知最后是于向阳出手解救。

影刹?

厉泽阳眉头紧蹙,脸色阴沉下来,薄唇用力抿起。

正想着要废了他的左膀右臂,他本人竟然敢送上门,看来他布的局等不到孩子出生就要开始收网了。

关于影刹的事,一直都处于被动状态,如今他要掌握主动权。

“少爷?”

裴炎知道他已经动怒,小心翼翼开口问:“接下来要怎么做?”

“一网打尽。”

四个字,足以显露他的决心。

厉泽阳把方卓的联系方式给了裴炎,让他时刻注意老三那边的情况,计划虽然提前,但先干掉谁却不变。

照着老三骄傲自满的性子,他要是得知消息是于向阳透露,必定会找机会报复,到时想除他,就容易太多。

裴炎了解他的计划后,提出疑问:“于向阳会配合吗?”

别说配合,他只要不唱反调,都已经是奇迹了。

厉泽阳语气坚定:“他会的。”

裴炎一直都是信他说的话,这次也不例外,于是问了另一个问题:“夫人这边,是不是要派人保护?”

“让唐风跟着她,在从特种部队里挑四个,不,八个人暗中保护。”厉泽阳精密算着,吩咐道:“明天去找杨胜,让他和秦飒过来见我。”

“是,少爷。”

裴炎一一应下,才离开临海苑。

一楼,只有他一人。

没有急着上楼,而是来到后院。

盛夏的天空,繁星点点。

厉泽阳支了根烟,默默抽起来。

只有在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理清思绪。

以前,他努力完成任务,不过是觉得自己就该这么做,可如今,他是有心爱的人要守护,为了能给她现世安稳的生活,才这么做。

散了烟味,才回到别墅里。

第二天,倪初夏悠悠转醒时,感觉到有些不对。

撑手起身,发现自己枕着男人的手,神色怔愣,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当听到他带着哑意的嗓音说‘老婆,早安’的时候,才意识到他真的回来了。

倪初夏睁着大眼,问道:“你、你怎么回来了?”

厉泽阳伸手将她楼在怀中,贴着她耳根低喃:“想你,所以回来了。”

听着他性感的声音,心跳都快要漏跳。

倪初夏抬头望着他,笑着问:“说,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厉泽阳温柔与她对视,没说话。

“以前巴着你,让你说想我都不说,今早受什么刺激了?”倪初夏哼了哼,越想越觉得可疑。

“没有,是真的很想你。”厉泽阳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安静自己怀中,下巴蹭着她的头发说着。

这样低沉的话语,分外的温柔。

倪初夏唇角不自觉上扬,伸手紧紧搂抱住他的腰,对他是别样的依恋。

不管他回来是因为什么,只要回来就好。

厉泽阳先起床洗漱,倪初夏坐在床上傻乐了好一会儿,看到床头边小型的氧气机,抬手拍着脑袋。

待他从浴室出来,出声解释:“怀孕后期母体会供氧不足,所以,云轩就把这个弄来了。”

男人深邃的目光,柔和地看过来,轻嗯了一声,攥住她的手,带她去洗漱。

虽然在他没出差前,自己也是这么被他照顾,但总觉得今早不太一样。

洗完脸,倪初夏侧身望着他,好一会儿,开口说:“泽阳,我有些事想对你说。”

厉泽阳再次攥着她的手出来,说道:“先下楼吃饭,有事等会说。”

倪初夏点了点头,只好把事情暂时先压下去。

下了楼,张嫂已经把早饭准备好。

瞧见倪初夏脸色不错,松了口气,“太太,您昨晚可把我吓坏了,好在没事。”

“昨晚?”

倪初夏眼中划过错愕,很多模糊的片段涌进脑海,偏头望着身边的男人,“你是知道我的情况才回来的,对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