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老规矩,怎么样?/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与陆斌通完电话,于向阳摁着太阳穴,试图缓解因为撞击所带来的疼痛。

他自问在珠城没有得罪谁,即便有,那人也没有当众开枪、请凶杀人的本事。

可刚刚,他不仅经历了一场不小的车祸,更是碰上枪杀。

这些年,珠城的秩序一向很好,还真没听到有当街被枪杀的案例,如若今天他运气不好,怕是明天上报就精彩了。

沿着路边走着,为了缓和头疼。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是倪明昱的来电。

接通后,他开门见山:“陆斌说你被人袭击了?”

“嗯。”

于向阳轻嗯了一声,并没有因为陆斌把事情告知他而如何。

倪明昱问:“人没事吧?”

“没事。”

于向阳拧着眉,沉声问:“最近,你那边有什么问题?”

倪明昱沉默了片刻,让他不必担心这边,他这里一切正常,只管注意他自己那边就好。

“先这样,等我查清这件事再说。”

话落,于向阳把电话挂断。

站在路边,刚要伸手拦车,身后传来铁棒拖地的声音。

一群穿着黑色劲服、蒙着面,身材魁梧的男人朝他过来,眼神是势在必得。

于向阳低声咒骂,脚步向后移。

“取了他的狗命,老子给你们加钱!”

领头的一声令下,二十来号人冲上来,手里抡着的都是有小孩手臂粗的铁棍。

于向阳把手机放进裤兜,快步迎上去,遇到手抡铁棍的人,闪身躲开,夺过那人手里的武器,朝他后背砸下去。

闷哼一声,倒地、昏死过去。

见同伴被打,倒是激发这群亡命之徒,怒吼着把于向阳围住。

铁棍与身体相撞与因疼痛而发出的声音交织,场面混乱无比。

以一敌多,的确是没有问题,但前提是身体状况良好。

目前于向阳的状态并不好,所以,一时没留神,被没轻没重地抡到几下。

不远处的路边,一辆黑色轿车里。

秦飒有些看不下去,问道:“老大怎么说的?”

裴炎面色沉静地望着那边,回:“少爷说,于向阳天生有反骨,不到最狼狈的时刻,出手等于前功尽弃。”

“他先前出了车祸,现在又被人围攻,这还不算狼狈?”秦飒干脆不去看那边。

“算不上。”

回答完,裴炎不再说话。

当年,少爷以一敌多,为他争取继续留在基地的机会,比他的伤重太多。

就是那样,有人奉劝他不要插手,他都没有放弃。

有时候想想,这两人还真是挺像,都是倔起来谁的话都不听,骄傲起来谁都看不上眼的人。

秦飒刚把视线移过去,就看到于向阳毫不犹豫地卸了一个人的腿,动作利落、神色平静,给人的感觉太像一个人。

“他这一招就是我家少爷教的,勉勉强强八成。”

裴炎像是看穿他的想法,说完这句话后,推开门朝那处走去。

这边,于向阳把围过来的人解决掉,只余领头的人。

他握着铁棍,抬眼看过去,哑着嗓音道:“谁派你们来的?”

那人眯着眼,陡然从腰间拔出一把枪,直指于向阳的脑袋,“下地狱去问我那些手下吧!”

扳机未来得及扣,人就被赶来的裴炎按到在地。

秦飒紧随其后赶来,用手铐把人铐住。

于向阳眼前一阵模糊,缓和片刻后,朝前走了两步,“你怎么在这?”

“少爷知道你最近会被人盯上,让我多注意点。”裴炎不慌不忙回答。

“厉泽阳?”

于向阳眼神微动,心里升起疑惑。

车祸、枪杀以及这群人,的确都是针对他,可这些厉泽阳却提前得知,说明什么?

尤其是,他今天上午还说出那番话,让他不得不多想。

裴炎给秦飒使了眼色,说道:“于上校,这人我先压回去,你有事可以联系我家少爷。”

“等等。”

于向阳抬步走过去,指着半死不活的人道:“在我没弄清楚情况之前,人、要留在我这里。”

裴炎面无表情开口:“你如果觉得能凭自己从我手中带走他,就动手吧。”

“你!”于向阳咬牙看着他,显然是气得不轻,“看来厉泽阳给你不少权力,竟然对我这么说话!”

经历这一系列的事情,他自然不可能打得过这两人,明摆着是威胁他。

“我的言行举止仅代表我个人,与少爷无关。”裴炎说完,朝他稍稍点头,便和秦飒离开。

“哐当——”

于向阳把手里的铁棍狠狠扔在地上,平复情绪之后,打电话让人过来处理残局。

陆斌赶过来,瞧见他额头和身上多处有伤,惊呼道:“头儿!你没事吧?”

“没事。”于向阳没好气回,径自坐进车内。

“瞧瞧这是几?”陆斌用手指比划一个二,问道。

于向阳目光冷下来,从牙缝中挤出话,“二逼!”

陆斌缩了缩脖子,嘀咕道:“伤的挺重,都已经神志不清骂人了。”

“开车,去厉泽阳家。”

“好,马上就走。”陆斌应下来,将车发动后,惊讶道:“头儿,你刚刚说去哪?”

于向阳掀开眼皮,重复一遍,“临海苑,厉泽阳的家,听清楚了吗?”

陆斌咽了口水,头如捣蒜一般,表示自己明白。

……

临海苑,家中除了倪初夏外,还有张嫂与唐风。

听到门铃,唐风主动陪张嫂去玄关,看到于向阳时,眼中满是惊讶。

正想着是否要电话通知老大的时候,就听张嫂说:“这位先生昨天来过家里,还和穆先生说了好一会儿话,开门应该不会有事的。”

唐风还有些拿不定注意,没应话。

“唐小姐,您要觉得不放心,我去问问太太,听她怎么说。”张嫂说着,走回客厅。

没一会儿,她笑着回来,说是倪初夏同意开门。

唐风没有意见,先一步回到客厅。

“嫂子,虽说于向阳救过你,但他毕竟与老大有矛盾,就这么让他进来,不好吧。”

倪初夏莞尔,“泽阳还没小气到这种程度,没事的。”

张嫂把人领进来,便去厨房给两位客人泡茶。

不同于于向阳的冷漠脸,陆斌从进了大院就是一脸好奇,进了别墅以后,更加不掩饰对这里的欣喜。

视线最终落在倪初夏身上,他凑近问候:“嗨,我们见过面的,你还记得吗?”

“离远点,好好说话。”唐风挪了位置,挡在他与倪初夏身边。

“嘿,你这人怎么回事?”陆斌炸了毛。

倪初夏按住唐风的手腕,朝他一笑,“这么炫的发色,想不记住都不行。”

尽管只碰过一次面,但炫红的蘑菇头,实在难以忘记。

视线落及于向阳,见他额头包着纱布,身上还有其他擦伤,心里起疑。

“我就知道你肯定记得。”陆斌得意地看了眼唐风,不客气地坐下来,说道:“我可崇拜明昱哥了,你又是他妹,我肯定会对你好的。”

唐风听他最后一句话,眼睛眯了眯,“红毛,你说话注意点,被我老大知道,把你毛都给你扒光!”

“男人婆,我和她说话碍你事了,你叽叽歪歪什么?”陆斌丝毫不退步,和她斗起来。

“你有本事再说一遍?”唐风双手握拳,像是随时要扑上去把他揍一顿。

趁着怒火没烧上来,倪初夏轻声安抚唐风,转而问:“你都崇拜我哥什么啊?”

陆斌说话向来不过脑子,张口就说:“明昱哥可厉害了,他在老三手底下待了那么久,都没有被……”

话没说完,就被于向阳冷声打断:“陆斌,你今天话太多了!”

陆斌只好呶呶嘴,乖乖站一边,不再说话。

倪初夏眸光稍稍闪动,恍惚了一会儿,询问于向阳是因为什么事而来。

“我是来找厉泽阳的,他人呢?”于向阳回。

“他不在家。”

倪初夏如实回答,提议:“如果是要紧的事,你可以给他打电话。”

他与泽阳的关系特殊,所以,让他去主动联系,而不是自己。

“不用,我在这等就好。”于向阳倒也不客气,径自坐在单人沙发上。

陆斌听他这么说,倒也乐意,也找了位置坐下,不时找倪初夏说话。

有了于向阳刚才的打断,这回他说话不在口无遮拦,提及倪明昱也没有毫无保留说出来,回答的模棱两可。

趁着陆斌与唐风拌嘴的时候,倪初夏看向于向阳,问道:“你头上的伤口没去医院处理吧?”

于向阳摇头:“没有。”

“我去拿药箱,你等一会儿。”

念着他帮过自己,这么做是无可厚非的。

拿了药箱下来,让唐风帮他处理。

“不用,我自己来就好。”说着,就要动手去拆简易包扎的纱布。

伤在额头,客厅又没有镜子,所以自己处理伤口,会很麻烦。

唐风起身过去,接过他手里的活,诚恳说:“我来吧,你帮了嫂子,现在只是帮你处理伤口,不用觉得欠了我们什么。”

听了她的这番话,于向阳没在推脱,是觉得这伤的确是该处理。

包扎的时候,唐风多嘴问了是如何伤的。

于向阳没说话,倒是陆斌开了口,把他在交通录像中看到的情况说出来。

“你家头儿是得罪什么人了吗?”唐风随口一问,下意识分析:“敢在大马路上行凶,当众开枪,这得罪的人胆子不小。”

“我也在纳闷,头儿最近根本没和人结仇,怎么就被人追杀?”陆斌挠着自己的蘑菇头,懊恼道:“监控里开枪的人戴着棒球帽,都没有露正脸。”

所以,想查到很难。

“开枪时没露脸,去查查其他探头拍到的录像,说不定会有收获。”唐风完成最后一步,开始收拾药箱。

陆斌无奈道:“雁宁路属于新修的路段,探头太少。”

若不是交通系统不完善,他也不必在这愁了。

倪初夏向后靠了靠,笑着道:“你俩还挺有默契的。”

你一言她一语的,倒也把事情疏离了一遍。

她还以为,两人只会斗嘴。

“谁和这个红毛有默契!”

“鬼才和男人婆有默契!”

两人同时说出这话,不仅逗乐了倪初夏,坐在一旁一直面无表情的于向阳,眼中也有了些笑意。

厉泽阳回来,已经接近傍晚时分,外面正淅淅沥沥下着雨。

看到院外停着车,心里有了思量,所以,在别墅看到于向阳与陆斌时,没有太大意外。

倪初夏见他淋了雨,从一楼浴室拿了干毛巾,“知道下雨,怎么不把车开进库里?”

这话,虽然是埋怨,但更多的是对他淋雨而担心。

“雨不是很大,就没在意。”为了配合她擦拭雨水,厉泽阳稍稍弯下腰。

“总之淋雨对身体不好,别不拿身体当回事。”倪初夏数落了两句,压低声音道:“他找你有事,需要我避开吗?”

“不用。”

厉泽阳回答,看向她的目光带着温暖的光泽。

倪初夏替他擦完头发,意识到家里来了人,脸皮还没厚到旁若无人,把毛巾塞进他怀中,让他自己动手。

重新坐回沙发,倪初夏拿抱枕垫在腰后面,不时调整坐姿,以掩饰尴尬。

唐风早就习惯两人这般甜蜜恩爱,表情很淡然,但陆斌则不同,他年龄不大,看到这一幕,还羞红了脸,像是看到了不得了的一幕。

厉泽阳把身上的水渍擦掉,坐在另一边的单人沙发上,与于向阳是面对面而坐。

两人视线相交,谁也没有说话。

气氛,因为两人的沉默凝滞。

就在这时,张嫂端着果盘过来,打破僵局。

待她离开,于向阳沉着声音问:“今天的事和你有没有关系?”

此话一出,陆斌呆愣住。

这事和厉泽阳有关系?

不仅是他,倪初夏与唐风也有些迷糊。

厉泽阳抬眼看向他,不紧不慢开口:“你不是都已经猜到,何必再问。”

于向阳双手紧握,额头的青筋暴起。

过于用力,额头的伤口再次裂开,血染红了纱布。

他咬牙切齿,“厉泽阳,我不记得有得罪过你。”

“嗯,的确没有。”厉泽阳坦然点头。

他越是这般平静,越是激怒于向阳。

“头儿,你冷静点。”陆斌怕他直接和厉泽阳干起来,急忙起身按住他。

倪初夏眉头蹙着,起身挨近厉泽阳坐下,伸手握住他的手,在他看过来时,摇了摇头,是不想让他再去激怒对方。

厉泽阳看向她,轻拍她的手,示意她不用的担心。

于向阳一把推开陆斌,站起来道:“你今天不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我以为你过来找我,是想通了要和我合作。”

于向阳冷笑:“你他妈~的想害我,我还和你合作,你觉得可能吗?”

厉泽阳站起来,下巴微抬指向别墅大门,“老规矩,怎么样?”

于向阳先是一愣,而后眯眼道:“好!”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别墅,留下客厅茫然的三人。

三人对视着,默契地起身跟在他们身后。

别墅外,两人面对面而立,站在雨中。

厉泽阳轻声说:“你受了伤,我赢了也是胜之不武。”

听了他的话,于向阳自尊心受挫,话都没多说,就动了手。

看到两人在雨中打起来,倪初夏眉头紧蹙,觉得担心,又有些生气。

这么大的人,处理事情非得用拳头解决,幼不幼稚?!

陆斌与唐风的眼中,隐隐带着兴奋。

高手过招,看着才过瘾、带劲。

“说,为什么害我?”于向阳狠厉挥了一拳,咬牙问。

厉泽阳迅速躲开,上前扼住他的手,压低声音道:“伤你的人是影刹身边除娇娘的另一人,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引蛇出洞,这些年你也在关注这方面,应该知道他们不好对付。”

“所以,你就把我算计进去了?”于向阳挣开他,趁他没有防备,一拳挥在他脸上,揪住他的领口道:“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抛开过去和你合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