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3、我没令人绑着你,你现在是自由的/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厉泽阳提及六七年前的那桩事时,话语很平静,但倪初夏明白,他其实是在乎的。

从他口中,第一次听到‘杨利’这个名字,很自然的将他和杨胜联系在一起。

所以,得知他就是杨胜的弟弟时,并没有太惊讶。

从军校毕业之后,厉泽阳没有选择回珠城军区任职,而是通过严厉的选拔进入基地,与他一起的,还有相熟的杨家兄弟和于向阳,长达一年的严酷训练,让兄弟之间的感情增进,以至后来他在有资格成立行动组时,很果断地选择了他们。

上头刚开始下派的任务难度系数不大,也没有太大的危险,所以,他带的行动组一直相安无事。

随着年限到达,任务的难度提升,往往需要多人配合完成,尽管危险,但几人也越来越默契,倒也没出过事。

直到基地下派了与军火交易沾边的任务,转折的事情才就此发生。

“是关于杨利的?”倪初夏隐约猜测。

厉泽阳嗯了一声,说道:“还记得我和你说过,夏岚被影刹的人抓到的事,她不是第一个活着回来的,杨利也曾经历过。”

杨利失踪的那三天,杨闵怀和杨胜动用所有的资源去找他,最后都无果。

作为队长,自己手底下的人出事,他是难辞其咎的。

在众人怀疑他可能不在人世时,失踪的第三天,伤痕累累地躺在街上,被过往的行人送去医院。

一个星期中,他都在ICU里与死亡做斗争,等他醒过来,才弄明白他是被影刹的人抓去,受尽侮辱与折磨。

那时候,所有的人都为他的身体担忧,忽略了他的心理。足足在床上躺了三个月,才算恢复过来。

“之后呢?”

听出他的语气中的悔恨与自责,倪初夏从被子里握住他的手。

“隔了段时间,基地接到情报,影刹的人在帝都活动,为了阻止他们,上级几乎让行动组全数赶往帝都。”

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输的一败涂地。

不仅如此,也直接导致他与于向阳关系降至冰点,行动组解散。

倪初夏眸中闪动,轻声问:“是影刹设的圈套,对吗?”

“他以极少的人数,将我们引去一处废弃的工厂,当时的领导太过轻敌,带着过半数的人冲进去,却没想到工厂内部弥漫着毒气。”厉泽阳说到这里,有片刻的沉默,随即说道:“我是后一批进去的人,因为有足够的时间筹备,并没有出什么事,看着同属基地的那些人中毒,便下令先救他们出去。尽管救了一批人,可毕竟吸入了毒气,后遗症会伴随他们后半辈子。”

“每个人的命不同,你已经尽力了。”感受到他从内心深处悲伤,倪初夏轻声安慰。

看着那些曾经同生共死的战友在自己面前倒下,是很痛苦的一件事。

即便他见过太多,回想时,还是会动容。

“我没事。”

厉泽阳用下巴蹭了蹭她的脑袋,接着说:“影刹的心太阴暗、毒辣,即使我们死伤惨重,他也没有打算收手,命人纵火烧了工厂。”

紧接着,厉泽阳用极淡的口吻说出这次事件有杨利的责任,情报是他提供的,并且告知,最后是自己对他开的枪。

倪初夏眼中闪烁,问道:“他、为什么要那么做?”

“总归有他的理由。”

那一夜发生太多的事情,得知他的事情后,他并没有辩解,似默认也似无声的否认。

房内陷入安静当中,没有人说话。

倪初夏把他所说的消化掉,蓦地想起她第一次见到杨胜的情景,那时候他并不愿意回珠城,不仅对厉泽阳充满责怪,对自己也是满满的自责,还有唐风曾说的大火,也发生在那时候。

所有的事情,好像串了起来,症结都在杨利身上。

这其中,孰是孰非她不能盲目判断,但她却知道,当年的每个人,其实都是受害者。

“一晃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那晚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可能是触及他内心最不愿意示人的地方,感慨也跟着多起来。

当年,于向阳不相信事情是杨利做的,杨胜责备自己没有早点注意到他的不对劲,他又何尝不是。

论对杨利的了解,他作为队长,比任何人都了解,是更加不相信是他导致基地受到重创。

可,在那种情况下,他必须做出决定。

情绪受到他的影响,倪初夏吸了吸鼻子,说道:“泽阳,别难过。”

六七年前,她还没有成年,与他不相识,如今不同了,以后都有她陪着他,不管发生什么事。

厉泽阳薄唇挽起,被她握住的手稍稍用力,回握住。

他以为,这些事一辈子都不会再提及,也以为,与于向阳的交集也就断在几年前。

如今,陈年旧事都因影刹的到来,而被重新提起。

“时间不早了,睡吧。”厉泽阳亲吻她的眼睛,低声哄着。

倪初夏嗯了一声,顺势瞌上眼睛。

……

接下来的时间,厉泽阳很忙。

忙到每天早晨倪初夏醒来,他已经出了门,忙到每晚她睡着,他也没回来。

如果那晚他没有说及当年的事,她可能还会抱怨,但现在,完全不会了。

他目前做的事情,不仅仅是为了除掉影刹,也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随着预产期的靠近,倪初夏已经减少出门的次数,即便出去,身边也一定要带上唐风。

她怕再次遇到孙涵,也怕自己会出意外。

这天,与岑曼曼约好去军区大院看两位老人。

上午九点左右,裴炎开车过来接她过去,唐风也跟着。

车子开到市中心,遇上堵车,速度慢下来。

倪初夏随意扫了眼窗外,便收回视线,和岑曼曼发着微信,告知她自己还有一会儿才能到。

蓦地,前面发生一起小事故,路段变得更拥挤,等了有十来分钟,都不见顺畅。

裴炎打开车窗,探头去看,最后干脆推门下车,去查看情况。

唐风把手机丢到一边,向后靠说道:“一看就是不遵守交通规则的,不争不抢哪能出事?”

倪初夏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

停在一边的车主纷纷下车,有询问、有谩骂,更有甚者直接弃车的。

唐风无奈摇头:“照这样下去,还不知道要堵到什么时候。”

“再等等吧。”

话落,靠她这边出现两三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正瞧着车窗。

唐风注意到之后,脸色骤变,下车之前,再三叮嘱倪初夏不要下来,她会解决。

倪初夏紧握着手机,在看到唐风与那些人打起来时,心里有些慌。

来的人都是身材魁梧的男人,唐风逐渐落于下风。

突然间,从四周涌来几个穿着便装的人。

见他们是帮着唐风的,倪初夏稍稍松了口气。

这时,唐风已经制服一人,正在盘问。

那人不知说了什么,唐风脸色变了变,把手松开,走了回来。

倪初夏瞧她面色不对,询问:“他们是什么人?”

“嫂子,他们是头儿的爸派来的,我、我不好和他们动手。”

接着,她告知杨胜的爸是杨闵怀,在基地里的地位比曾经厉泽阳还高。

正因为如此,她才不好动手。

“他派那些人过来,是想做什么?”

倪初夏心中生疑,即便杨闵怀曾是厉泽阳的上司,似乎也没有什么理由找她。

唐风摇了摇头,同样有疑虑。

倪初夏看了眼被便装缠住的那些人,低声道:“把裴炎喊回来,我们从别的路走。”

“好,我这就去。”唐风点头,快步走到前面。

坐在后座,倪初夏垂头看着手机,最终给厉泽阳拨了电话。

打这通电话,是想弄清楚杨闵怀于他而言是纯粹的上下级,还是有其他关系,如今杨闵怀跃过他直接找上自己,本身很蹊跷。

电话还未接通,车门突然被拽开,穿着西服的男人沉声说:“杨军官有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倪初夏冷笑:“军官就是这样请人的?”

“请吧,别逼我们动手,伤到你和孩子可就不好了。”依旧面无表情,厉声威胁。

倪初夏看了眼屏幕,刚要说话,手机就被那人夺走,做了请的动作。

唐风帮裴炎摆脱麻烦回来,发现倪初夏不在车内,心里咯噔一下。

裴炎焦急问:“夫人呢?发生什么事情了?”

唐风将杨闵怀派人的事情告知,然后指向一处,“刚刚还有几个人拖住他们的,人呢?”

裴炎愤恨,掏出手机联系一直负责保护倪初夏的人,得知他们正在跟着那辆车,立即弃了车,翻到护栏另一边拦车去追。

唐风紧跟其后。

在车上,把事情通知了厉泽阳。

与此同时,倪初夏被押进黑色面包车里,眼睛被黑布蒙着,所以,她并不知道行驶的方向。

刚开始,车还很稳,之后车速加快,车身一会儿往右,一会儿往左,似乎是在拐弯。

约莫一小时,车子终于停稳。

双手被两人钳住,只能跟着他们向前走,好在这两人顾及到她是孕妇,速度并不快。

十来分钟后,眼睛上的黑布被扯开。

适应强光,倪初夏慢慢睁开眼,看到自己对面是坐着轮椅的中年男人,眼中划过疑虑。

没等她开口,杨闵怀问:“小丫头胆子倒是挺大,不怕吗?”

倪初夏反问:“我说怕你就能放了我吗?”

“我没令人绑着你,你现在是自由的。”杨闵怀眉头扬起,细细打量着。

在他看过来的时候,倪初夏也不动声色看着他,注意到他的虎口有茧子,该是常年打枪的接过,注意到他的腿上盖了薄毯,但能看到脚,判断不是截肢。

“这里偏僻的很,就算是自由,我也不能走回去。”收回视线,倪初夏环顾四周,问道:“不知你请我来,是为了什么?”

杨闵怀没回答,反倒是问:“快生了吧?”

“嗯,快了。”

“一直想着见见你,等见了面,却没想到是这般……他的动作倒是快。”杨闵怀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感慨道:“还记得,那会儿他还是个孩子,这么快就要做孩子的爸了。”

倪初夏眉头微蹙,不明白他说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若说他是从小看厉泽阳长大,也不该用这种方法让她过来。

摸不透,所以她并没有说话。

杨闵怀又说了很多话,最后问道:“泽阳最近在做什么,你是清楚的吧?”

倪初夏心里惊了一下,平静地回话:“应该是部队里有事,最近挺忙的。”

“你不知道?”杨闵怀眯眼,显然不相信他的话。

倪初夏坦然摇头,“他的事我一向不清楚,你要是知道,方便告诉我吗?”

杨闵怀皱着眉,看了她好一会儿,沉声道:“我也不清楚。”

这时,有人急匆匆过来,弯腰对他耳语几句。

杨闵怀听了,面色没变,只是使了眼色,让人把倪初夏带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