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不管是懒还是傻,我都喜欢【三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倪初夏撅着嘴哼了哼,不高兴道:“怎么说话的?”

什么叫还不算傻?

她傻吗?傻吗?

厉泽阳深邃的目光定定地看着她,低声笑道:“都说一孕傻三年,看来也是分人的。”

“……”

倪初夏没好气翻了白眼,不满开口:“我之前是懒的思考,和傻没有关系!”

怀着孕,生活节奏变慢,每天除了睡就是吃,倒也没有需要思考的地方,长时间不动脑自然会反应慢半拍。

但若是给她足够的时间,她还是能恢复的。

“不管是懒还是傻,都没关系。”

厉泽阳低着头,将下巴磕在她的头顶,分外温柔地说:“我都喜欢。”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倪初夏使着坏,脸上带着笑。

“累了吧,靠一会儿。”厉泽阳没重复,反而转移了话题。

倪初夏美眸浅眯,用手戳着他的胸口,“你再说一遍怎么了?我刚刚经历那么吓人的事,你就不能哄哄我吗?”

“就算你不哄我,和我说说话也好啊,不和我说话,你……唔……”

那些话没有念叨完,厉泽阳垂头堵住她的嘴,耳根清净下来。

裴炎没仔细听两人的对话,只是对突然的安静感到好奇,却没想,从内后视镜中看到的,竟是非礼勿视的一幕。

要不是他皮肤黑,现在脸蛋肯定红了一片。

本来想询问是回临海苑,还是去军区大院,但两人如火如荼吻着,他也不好出声打扰,只能等着。

一吻结束,倪初夏眸中闪着水光,神色迷茫,显然被他弄糊涂了。

男人紧搂着她的腰肢,将脸埋进她的脖颈,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哄的如何,满意吗?”

倪初夏脸颊泛着红晕,嗔了他一眼,“有你这样哄人的吗?流氓!”

流氓?

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她这么说,乍听她说,倒像是回到两人还未结婚的时候。

彼时,她还是很排斥他的,动不动炸毛,那些骂人的话,颠来倒去也就那么几句。

一嗔一笑,一怒一言,都是那般生动,令他满足。

厉泽阳薄唇挽起,心情显然因为她这话而愉悦了。

倪初夏见他笑得荡漾,哼了哼之后,往他怀中靠着,减少因为车身颠簸带来的不舒服。

这一天,终究是没有去成军区大院。

原本的家庭聚餐,少了厉泽阳与倪初夏两人。

厉奶奶以为是她身体不好,还刻意炖了汤,让厉泽川夫妻俩送过来。

两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晚,所以,并没有待多久,就离开。

待他们离开,在厉泽阳的要求下,倪初夏勉强喝了一碗汤,才上楼歇息。

经过这一天的折腾,本来该犯困入睡很快,奈何腿脚抽筋,脊椎酸胀难受,折腾到半夜都没睡着。

“你去客房吧,我自己躺一会儿,你不用理我。”

倪初夏知道他睡眠很浅,一点动静也能醒过来,而她现在这样,他必然是睡不到好觉的。

厉泽阳摇头拒绝,“没事,我陪着你。”

见他这般坚持,倪初夏也不好说她是浑身都不舒服,并且这种不舒服是必须经历的,根治不了。

为了让他能睡觉,只得硬生生忍着不动,腰酸了就用手按一按,动作不敢做大。

即便这样,厉泽阳也察觉到,伸手将她揽过来,一只手轻轻按着她的后腰,力道适中。

倪初夏舒服地闭上了眼,自然而然进入睡梦中。

翌日醒来,见他还躺在身侧,眼中划过诧异。

男人闭着眼,五官立体,挑不出一处缺陷,目光顺着他的薄唇向上,掠过高挺的鼻梁来到眉骨,注意到眼角那一簇上翘的睫毛,她的唇略微上扬。

像是找到好玩的东西,伸手小心地拨动那簇睫毛,玩得不亦乐乎。

窗外,是初升的太阳。

阳光透过窗帘缝隙倾洒进来,缕缕阳光投射在他脸上,更加显得他的五官立体,侧脸完美。

他睡着的样子,不似醒着时令人觉得冷、疏离,反倒觉得可爱。

玩够了,倪初夏就这么什么都不想,痴痴地看着他。

厉泽阳眉头微皱,缓缓睁开眼,“嗯?不多睡一会儿?”

倪初夏摇头,仰头在他薄唇上印下一吻,“厉先生,早安。”

“早安。”厉泽阳嗓音偏哑,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在她额头上吻了吻。

这样互道早安,令倪初夏觉得岁月静好。

即便这几天经历的那些并不美好,但现在她脑海中能想到的都是与他相处的那些美好的回忆。

倪初夏瞧见他眼下的青痕,心疼劝道:“你晚上没睡好,再睡一会儿吧。”

厉泽阳没拒绝,只是嗯了一声,便瞌上眼睛,想来是真的累了。

这些天,一直在外忙着,每晚回来,几乎是沾枕头就能睡着。可偏偏因为她,睡得一直不踏实。

心里有愧疚,也不希望他这么辛苦。

听到他发出平稳的呼吸声,倪初夏掀开被子,轻手轻脚起床。

洗漱过后,换上衣服。

十月份的天气,已经开始转凉,所以,她在连衣裙外套上了外套。

听到床头柜手机的震动,倪初夏快速拿起来,怕吵到他休息。

出了主卧,才接通电话。

“你怎么回事?昨天不是说好今早八点,现在都几点了?”于向阳语气不好的声音传来,“如果你不想合作,那我想我也没必要守时尽力!”

“于向阳,我是倪初夏。”

那端显然没料到接电话的是她,愣了一会儿问:“怎么是你?厉泽阳呢?”

“昨天我出了些事……他的确是诚心与你合作,只是他再厉害,也不过是普通人,需要足够的时间休息,希望你能谅解。”倪初夏没具体提出了何事,只是语气放软,不想让他再去责怪。

那晚,他听到厉泽阳说及‘他本就是我的兄弟’这类话时,她就真心希望这两人能友好相处。

即便回不到过去那样的关系,也不要见面就和吃了炮仗一样,剑拔弩张。

于向阳冷哼,“那谁去谅解我?”

倪初夏真诚回:“你若是有事,他定然也会谅解的。”

“事多!等他醒来,让他回电话。”

于向阳撂下这句话后,便挂断了电话。

倪初夏收了电话,拢了拢衣服下楼。

张嫂正准备做早餐,询问她是喝牛奶还是豆浆。

倪初夏将头发随意扎起来,走到厨房里,“张嫂,我来做吧,你去忙别的。”

“这可使不得,您还是去歇着吧。”张嫂摇头,不敢让她干活。

倪初夏莞尔:“泽阳今天在家,我想给他做早餐。”

听她这么说,张嫂心里了然,才把地方让开。

厉泽阳醒来,也不过是八点半。

穿戴整齐下楼,见厨房里忙碌的人由张嫂换成倪初夏,投过去的目光温柔缱绻,像是一阵和煦的风。

许是默契,倪初夏偏头与他视线相撞,唇角溢出笑容,“坐一会儿吧,粥马上就好。”

全部弄好,两人落座。

吃饭的过程中,倪初夏提及于向阳的那通电话,并叮嘱他等会回电话。

厉泽阳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餐,说道:“等会吃完饭,收拾一下,和我一起出门。”

倪初夏略有惊讶:“我也一起吗?”

“嗯,不管谁跟着你我都不放心。”

唯独把她安排在自己身边,心里才能踏实。

“会不会不方便?”倪初夏有些担忧,最后说:“我今天不出门,就在家里,不会有事的。”

“下午不是还要孕检吗?等我办完事陪你一起。”厉泽阳放下碗筷,用餐巾擦拭嘴角,已经是决定让她跟着,不会有变化。

倪初夏一愣,到了孕检时间,她倒是忘记了。

最后,碍于他的坚持,倪初夏也就与他一同出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