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过不去那道坎啊【一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厉泽阳与于向阳约见面的地方并不在外面,而是一处别人名下的房子。

坐落在江边,与倪家的临江别墅杳然相对。

黑色卡宴开上轮渡后,倪初夏将车窗打开,眯着眼感受徐徐吹来的江风。

即便没有着妆容,也让人移不开眼。

纤细的胳膊搭在车窗,微风吹起头发,半遮半掩的脸也美的惊人,尤其是快为人母,笑容很温柔,是那种独属于女人的韵味。

厉泽阳偏头看过去,瞧见有除他以外的人将视线落在她身上,眼眸微闪一抹光亮,按下关窗按钮。

车窗升起,倪初夏莫名收起手臂,疑惑看着他。

“空气不好。”厉泽阳是这样解释的。

倪初夏不疑有他,伸手拧开车内音响,调了一首轻音乐。

许是很久没有出来,即使不是特地来散步,能与他待在一起,心情一直很好。

渡过江,厉泽阳轻车熟路将车开往约定的地方。

见他很熟,倪初夏问他是不是来过这里。

“几年前来过,这里没什么变化。”所以,他凭着印象,还是能找到位置。

倪初夏转头看着他,说道:“我记得江北这边是这两年才划过来的,以前觉得麻烦,所以没来过这边。”

车子遇红灯,厉泽阳开口:“与珠城市区没什么区别,事情商量完要是还有时间,带你去转转。”

倪初夏笑着回:“办正事要紧。”

她也就说说,要真想来这边玩,也不会选在挺着大肚子的时候。

卡宴走过的路由柏油马路转为两侧皆是梧桐的城市道路,一路畅通无阻,最终停在一处庄园外。

等着门童将大门打开,厉泽阳将车驶进去,停在车库中。

推门下了车,他绕到副驾驶,打开车门,牵住她的手。

这时,庄园坐落的别墅门从里面打开,西装笔挺的管家走来,领着两人进了别墅。

倪初夏嘀咕道:“于向阳搞什么鬼?”

先不说庄园外的两个门童,就是走他们前面的管家,气度也不凡,不知道还以为即将要见哪位大人物。

厉泽阳笑看她,低声解释:“这里是给上面退下来的人养老的地方,一般人进不来,用这里打掩护再好不过。”

倪初夏若有所思点头,新奇地问:“能看到那些人吗?”

厉泽阳摇头,“这段时间基本都去外地调研、考察,并不在。”

也正是这个原因,才会选择这里。

一来没有人打扰,二来影刹的人就算猜到,也不敢轻易靠近。

两人说话时,已经走进别墅。

内部并没有倪初夏所想的那般金碧辉煌,很古色古香的风格,像帝都那边的建筑。

檀木椅上,于向阳原本正在和陆斌说话,瞧见他进来,语气不太好地撂了句话:“你还知道要来。”

厉泽阳表情未变,而是牵着她的手径自上了二楼,“先去客房休息,要是无聊玩会儿手机,隔壁书房也有书。”

“嗯,看电影就能打发时间了,你不用操心我。”倪初夏点头应下,推搡他出去,别再耽误时间。

厉泽阳见她如此,也就没多待,临走时把房门合上。

下楼,他坐在单人椅上,问:“布置的怎么样了?”

陆斌讲视线从笔电屏幕上抬起,回答:“差不多,就等着老三他们到,将他们一网打尽了!”

差不多?

厉泽阳眉头微蹙,语气沉下,“我要的答复不是差不多,这次行动容不得一丝失误。”

陆斌愣了一下,将视线看向于向阳,心里有怨言,却碍于眼前的男人气场过强,将话又咽下去。

“既然你不信任我的人,大可让叶飞扬过来。”于向阳语气不明开口,目光一直看着他。

厉泽阳将深邃的目光与之对上,回道:“这不是信任问题,你知道的,我最讨厌模棱两可。”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差不多、可能、或许’这类词语,在任务中,他不想听到。

于向阳眯眼反驳:“我知道什么?”

陆斌害怕两人吵起来,开口道:“我重新回答你,没有问题,你们可以商量下一步了。”

起先他是因为不敢太肯定,毕竟编程与代码是他输进去的,他也不能保证自己百分之百对。

但正如厉泽阳所说,这次行动是不容有丝毫闪失的,他的确不该模棱两可、逃避责任。

于向阳抿了抿唇,从一边拿出珠城市区的平面图,将其铺开,“陆斌能侵入交通管理系统,从而调出当天的录像,我们的人可以安排在没有监控覆盖不到的地方,譬如城中村、周边的巷口、死角。”

厉泽阳将视线落在图上,拿起桌上的记号笔,用圆圈将于向阳说的那些地方标出来,末了用不同色笔将老三可能会出现的地方标记好。

经过他这么标注,范围瞬间缩小。

陆斌眼中划过诧异,这张平面图是他用电脑做出来的,尽管是这样,自己都没有他熟,而他也只是刚刚看了一会儿而已。

相较于陆斌,于向阳显得很平静。

厉泽阳的能力,他在很早之前就清楚,这么多年过去,自然不会比那会儿差。

“情报上说,老三会在一个星期后到达珠城,这星期内,我会安排你们和我的人碰面。”厉泽阳将记号笔放下,抬眼看着于向阳,“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于向阳问道:“你的情报从哪得来的,靠谱吗?”

问这话,并不是不信任,而是要确保不是假消息,他才能安心派人。

几年前的那起事情,即使过去这么久,都不曾忘记。

不是不想忘,而是太过深刻,像是扎根在脑中,做不到。

厉泽阳轻嗯了一声,嗓音低沉:“老三深以为是你让他损失惨重,又得知你日前被他的手下重伤,定然会现身,至于如何知道这么具体的情报,恕我不能说。”

他们这类人,身上最不缺就是秘密。

职业素养要求他们时刻警惕,即便是对最亲的爱人、家人,也不能做到无话不说。

于向阳冷哼,虽然没有再追问,却嘲笑地说:“你将她带来,难不成对她已经是毫无保留了?”

厉泽阳不明所以看着他,神色暗沉下来。

“这么说你亲手开枪打死兄弟,她也是知道。”

于向阳说着,脸上的笑意慢慢敛去,就这么盯着他,试图看清他的表情。

厉泽阳眼眸转深,原本就深邃的眸子,此刻变得分外黑沉,令人看不清他在想什么。只是,那微微曲起的手指却暴露了他的情绪。

情绪再内敛,他也是有血有肉的人,面对他的职责,不可能无动于衷。

陆斌敲击键盘的动作顿了顿,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转,明明才十月初,他却觉得冷得慌。

于向阳挺直了腰板身,“怎么不说话了?”

“你想让我说什么?”厉泽阳向后靠了靠,双手随意搭在腿上,似笑非笑:“那一枪,你不是亲眼看到了,何必再来逼问。”

于向阳周身的温度像是顿时降下来,脸色难看。

逼问?

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向他确认,并不是真的针对,而是希望他能解释。

甚至,他甚至希望自己不是亲眼看到,这样就能以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为他到借口。

“那……头儿,我这里遇到了问题,看来要提前联系我师兄了。”陆斌说完,转而看向厉泽阳,“就是不知道方不方便?”

“我把他电话给你,你直接联系就行。”

厉泽阳掏出手机,翻出叶飞扬的号码。知道陆斌的意图并不是真的想联系叶飞扬,他也未拆穿。

陆斌把号码存下,挠着头表示感谢。

两次打破尴尬的局面,不想再经历第三次,所以,他带着手机远离两人。

惹不起,躲、总行吧!

不同于楼下气氛的凝滞,楼上客房,倪初夏靠坐在床上看着喜剧电影,笑得灿烂。

直到手机显示低电量,她才退了视频。

十一点左右,肚子已经饿得直叫。

倪初夏没挨住,走出客房,扶着栏杆下楼。

走过去,没听到两人的说话声,她主动开口问:“你这里有什么吃的吗?”

这话,自然是问于向阳的。

实在是饿得厉害,所以,并没有注意到两人之间的异样。

于向阳稍微愣了一下,起身往厨房走。

没一会儿,重新返回,说道:“食材什么都有,你们自己弄吧。”

话落,转身出了别墅。

“我去做饭,闷得话去外面走走。”嘱咐后,他已经走进厨房。

倪初夏不觉得闷,但看着客厅是木质的靠椅,也不想去坐,慢慢往玄关处走。

外面,气温适宜,微风不燥,很适合散步。

挑了一条好走的小道,缓步向前走。

碰到靠在树旁抽烟的于向阳,她停在离他两米远的地方,“等会你有口福了。”

于向阳慢慢吐出最后一口烟,眯眼开口:“是吗?”

倪初夏见烟雾散去,走近说:“你以前没吃过他做的饭菜吗?”

“……”

于向阳若有所思看了她一会儿,随后道:“没有。”

以前,休假的日子太宝贵,他又怎么会花时间去做一桌菜。

听他这么说,倪初夏弯下眼睛笑起来,这抹笑容是发自内心的,很能感染人。

于向阳将烟蒂碾灭,莫名看着她,似是不明白她在笑什么。

“听到你没吃过他做的菜我就放心了,在他心里,我肯定比你们重要的。”这个你们,她并没有特指,却足以让他听明白。

于向阳冷嗤了一声,说道:“早年我是没看出他是这样的。”

倪初夏追问:“什么样?”

“是温柔、专情的痴情种。”

“这才是真正的男人,你懂什么?”倪初夏咋舌,这话到他嘴里怎么就这么别扭难听呢?

“看出来了。”于向阳睨了眼她的肚子,完全曲解了她的意思。

倪初夏:“……”

本想着借机能缓和两人之间的关系,现在看来自己完全是没事找事。

重新回到别墅,厉泽阳已经做好两个菜,再有一菜与一汤,就能开饭。

饭菜做好,厉泽阳没让她等他们,盛了饭让她先吃。

陆斌溜达一圈回来,见有现成的饭菜,异常兴奋。

这几天,为了营造头儿已经重伤的消息,门都不敢出,终日吃泡面和速冻食材,今天总算能吃上饭。

倪初夏按住他要夹的菜,说道:“别只顾着自己吃,去叫于向阳过来。”

陆斌将头摇成拨浪鼓,“头儿肯定不会来的。”

他刚和厉泽阳闹得不愉快,心情肯定巨差,他过去就是撞枪口的。

“为什么?”倪初夏眉头微蹙,想起刚才于向阳阴阳怪调的口气,猜测道:“刚才他和泽阳谈崩了?还是有分歧?”

陆斌摇头,偷偷看了眼还在厨房烧最后一个菜的男人,压低声音说:“还是因为几年前的事情,我家头儿过去不那道坎啊。”

------题外话------

本文正在手Q上集赞活动,时间为5。6~5。12,各位美妞可以帮忙去点赞,么么哒~

登录QQ的APP,点击动态→阅读→免费→向下拉到最后有一个集赞求免,看到唐唐的文赞一下就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