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现在才意识到,太晚了!【一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路畅通无阻来到电梯口,厉泽阳微抬下巴扫了眼监控,倏尔垂下头。

耳麦中,传来叶飞扬平缓的声音,“六楼电梯口守着六人,老大,我能给你争取一分半钟的时间。”

“嗯。”

厉泽阳轻嗯,一分半钟的时间,足够了。

伸手按下电梯按钮,门开后,抬步走进去。

数字上跳,到达六层。

电梯门开的同时,叶飞扬手速极快地敲击键盘,将那层的探头控制,防止被发现,换掉此刻的画面。

留下来守着电梯的六人不约而同看过去,见里头站着男人,神色警惕起来。

厉泽阳伸手抬高帽檐,深邃的目光与他们对视,看到其中一人有拿对讲机的苗头,抬脚踹过去,手上的动作不停,勾住另一人脖颈将其撂倒。

“一分十秒。”

听到耳麦的报时,男人薄唇紧抿,抽出倒地两人的腰间皮带,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勒住余下两人的脖子。

“五十秒。”

余光看到剩下两人想跑,伸手握着对讲机,朝后脑勺砸去。

耳中传来叶飞扬的报时声,解决六人,用时不到一分钟。

接下来,他将六人拖到监控死角,吩咐道:“调六个人过来。”

“是,老大。”

叶飞扬应下,与杨胜、秦飒取得联系。

皇冠盛宴监控室,六层电梯口的监控定格在六人站岗的场景,仿佛刚才那场厮杀并不存在。

“有点意思。”

于向阳靠着后座,视线落在陆斌的电脑屏幕上。

屏幕里,厉泽阳正将对讲机别在裤腰上,听到声音手中的动作不停,低声开口:“半小时我若没得手,在五楼制造混乱。”

话落,他抬手看了眼腕表,顺带关掉耳麦。

“哼,不管过去多少年,都改不了孤傲的脾性。”于向阳将视线移开,交代陆斌两句,下车进了皇冠。

早年的时候,他也经常这样,任务当中直接切断联系,他们在这边急得团团转,可人转眼就将任务完成,凭他一人。

此时,厉泽阳径自推开6012旁边的包间。

原本哄闹的房间,因为他的到来瞬时安静下来。

男人没有丝毫慌乱,从口袋掏出烟叼在嘴边,偏头问门边两人借火。

直到他慢条斯理点了烟,坐在沙发上的人出声问:“你谁啊?”

“楼下来的。”厉泽阳嘬着烟,吊儿郎当回答。

“艹,赶紧给老子滚下去,这里也是你能来的?”那人抄起桌上的烟灰缸砸过去,骂骂咧咧。

厉泽阳不经意偏头,烟灰缸从他脸侧擦过,“哥,我是来送情报的,你要不接,那我可走了。”

说罢,他转身就要出去,手已经搭在门把上。

“咳,你小子站住。”那人从沙发上起来,迈着步子走来,“说吧,什么情报?”

厉泽阳唇角微微勾起,松了放在门把上的手,转身搓着手,目光闪烁地看着桌上摆放的烟酒。

“妈的,你们起开,给这小子让位置。”

那人啐了口唾沫,亲自开了瓶红酒,拿杯子斟满,“好货、女人,还是哪样?”

厉泽阳挨着他坐下来,双手接过红酒,笑道:“哪能让大哥破费,这些该是我孝敬大哥。”

“别废话了,你该知道我在三哥面前的地位,只要我说上两句,省去那些规矩升上来,不成问题。”

“就知道大哥够意思,只是……”厉泽阳意味不明地看了眼周围的人,以示并不方便。

那人眼中是谨慎,在瞥见身侧的人小心翼翼喝着红酒那副怂样后,摆了摆手,让包间的人先出去。

七八个人懒洋洋起身,不情愿开门出去。

此时,包间里只剩下两人。

被恭维的飞上天的男人端起高脚杯,一副睥睨天下的架势,“要求应了,要是你说出来消息是我不感兴趣,你该知道后果。”

“当然。”

厉泽阳把酒杯小心放下,凑近附耳:“咱们三哥这次要对付的人来皇冠了,我亲眼看到的。”

“什么?”那人脸色陡然一变,从口袋掏出手机,刚按下指纹解锁,就感觉脖子一疼,瞳孔陡然缩紧,惊恐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人,“你……”

厉泽阳把玩手中的军刀,抬眼睨着他,残忍吐出话语,“他就在你面前,认识了吗?”

“咳、你是……”那人眼神慢慢涣散,唇角抖动。

厉泽阳用他的衣服擦干刀口的血迹,伸手覆上他的眼睛,“老三身边的人都如你这般,他离你这步不远了。”

拿走他的手机,顺势查看一番。

待他的身体冰凉,已经有些僵硬,他才推门出去,看着门外的人,平静吩咐:“大哥正在和上头通话,你们都去其他包间待着,别去打扰他。”

“这……”

几人有些犹豫,但见包间内不时传来声音,也就没敢违抗命令,纷纷离开。

厉泽阳看了眼腕表,已经过了一刻钟。

他退回房内,径自来到窗边。

掀开窗帘,外面灯光璀璨,看了眼楼层的高度,他果断推开窗户,攀着窗沿,脚借力在排水管道上,徒手翻到6012房窗外。

叶飞扬已经把车开到隐蔽的地方,漆黑的夜幕中,他看到男人徒手攀在七八层楼高的地方,令人心惊。

车窗外,刮起了强风,气温也逐渐降下。

要下雨了啊,不算好的征兆。

厉泽阳贴着墙壁,眼睛稍稍眯起,屏气凝神注意房内的情况。

“三哥,咱们的人不宜待在这里太久,被爷知道,免不了受惩罚。”

“哼,只要我把于向阳那小子干掉,以功抵过,大哥不会计较的。”老三仰躺在沙发上,闭眼享受女人的按摩。

“可是……”

“你怕什么?我这次带这么多人,就不信除不掉他!”

老三睁眼瞪着他,警告他不准再提丧气的话。

于向阳让他损失惨重,手头的货源被切断,这口恶气不报,等着过年吗?

与他说话的人识趣地闭了嘴,主动站到一边。

“嗯~舒服,往左边一点。”老三扭了扭脖子,翻手摸向按摩小姐的臀部,恶意拧了两下,笑道:“等会留下,怎么样?”

按摩小姐弯下腰,胸口春光一览无遗,覆在他耳边吹气:“三哥,您让人家留下,人家自然会留下。”

“哈哈,好,跟着三哥混,三哥不会亏待你的。”老三粗糙的大手探进她的裙摆,肆意蹂躏。

不一会儿,女人发出娇喘声,房内的人主动退出,把空间让给两人。

“嘭——”

蓦地,窗外发出声响。

“什么人?”

老三一把推开身上的女人,警惕地拔出腰间的枪。

按摩小姐‘哎呦’了声,径自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笑道:“三哥,您别这么吓人,就是起风而已。”

老三持枪走过来,见的确是窗户没关上,哼声说:“关上吧。”

按摩小姐将窗户掩上,转身回到沙发旁。

她的手搭他的肩上,顺着胸口下滑,带着浓浓的挑逗。

老三被她撩的心痒难耐,一把将她拽过来,压过去:“别磨蹭了,来吧。”

窗帘飘动,一道人影破窗而入。

动静极小,以至并未引起注意。

待他发现来人时,枪管已经抵住他的后脑勺。

“引你的手下进来,立刻崩了你。”厉泽阳面若冰霜,神色冷冷地望着老三身下的女人,带着警告。

按摩小姐眼中划过不屑,直接推开身上的人,抬手整理了凌乱的衣服,“厉少将,你的动作比我设想的要慢,便宜都被人占完了!”

听了她的话,厉泽阳神色了然,轻吐薄唇,“与我何干?”

按摩小姐脸色变了变,从胸口拿出耳麦,和于向阳汇报情况。

“你是厉泽阳?”

老三浑身一怔,偏过头来低吼:“你、你和于向阳是一伙的?”

厉泽阳轻蔑笑了,使力让他老实点,“现在才意识到,是不是太晚了?!”

“嘭嘭嘭,三哥,楼下有人闹事,要不要派人下去?”门外,有人敲门询问。

老三神色微闪,刚要开口,却被厉泽阳卸了下巴,疼得青筋暴起。

“我去对付他们。”按摩小姐开门出去,拖延时间

厉泽阳用他的皮带将他双手捆住,居高临下看着他,“告诉我影刹在珠城的据点,我考虑给你个痛快。”

“呜呜……”你休想!

男人轻拍他的脸,将枪从他后脑勺移开,对着肩膀开了一枪。

经过改装的消音枪,并未引起人的注意。

老三闷哼一声,额头全是汗渍,脸色惨白。

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他们的克星,对上他,命没了是小,就怕被折磨的生不如死。

“这还只是开始,娇娘、影刹,以及你们的骨干人物都会被一网打尽,等着吧。”厉泽阳薄唇轻挽,用枪柄将他劈晕。

与此同时,于向阳将五楼搅的一团乱,裴炎则带着一队人,将大部分人逮捕,破窗而逃的那些人,直接交给杨胜与秦飒解决。

后半夜,老三手下的核心人物被逮捕,全部押往刑警队,因着人员太多,还借用了县城、乡镇的看守所。

凌晨三点,珠城大雨倾盆。

倪初夏被雨声吵醒,习惯性伸手摸向身侧,扑空后,才后知后觉意识到他并不在。

闪电在窗外划过,紧接着闷雷响起。

困意被惊扰,她干脆披上外套,出门下楼。

来到客厅,就见唐风站在落地窗前,握着电话焦急地询问些什么。

听到身后的动静,她转过身,神色是惊异,还有一闪而过的慌张。

倪初夏捕捉到她的眼神,声音颤抖问:“是不是出事了?”

唐风眼中闪躲,对着那边说了两句,收了线。

“嫂子?”

“泽阳他怎么了?”倪初夏再次开口。

唐风抿着唇,低头想了一会儿,没有瞒着她:“老大替于向阳挡了一刀,不过没有危及生命。”

叶飞扬在电话里说到老三的人基本被捕,但也有藏在人群中打算伺机而动的人,那人冲出来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却想着拉人一起,于向阳为救被他挟持的人挡了刀子,而老大为他挨了另一刀。

现在,两人被送去军区医院治疗,都没有生命危险。

听到‘没有危及生命’,倪初夏悬着的心稍稍放下,脸色也有缓和。

“嫂子,今晚老大废了影刹的左膀右臂中的其一,离目标又进了一步。”唐风说到这,眼中是难掩的兴奋。

倪初夏点头,看了眼外面的瓢泼大雨,打消了去医院的打算。

知道他没事就好,照目前的情况,和自己的处境,还是待在家里比较安全。

两人坐在客厅聊了一会儿,听到外面有引擎熄火的声响,对视一眼。

唐风起身,神经紧绷地走向玄关,已经处于战斗状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