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1、确定不要这个孩子【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门从外打开,看到熟悉的脸,唐风紧绷的神经放松,“来之前不知道通知一声吗?”

“回自己家也要通知?”

话是落后叶飞扬两步的厉泽阳说的,他的站姿很挺,只有脸色略微发白,应该是失血的缘故。

“老大?”

唐风眼底划过诧异,继而将视线投向叶飞扬。

后者只是耸了肩,示意自己没有拦住他。

“都去休息吧。”

厉泽阳撂下这句话,径自走进去。

客厅,倪初夏一直看着玄关,见男人出现在视线中,神色错愕。

“怎么,还没睡醒?”

厉泽阳见她如此,好笑地开口。

倪初夏打量他,语气含着怒意:“你……为什么不在医院待着?”

刚听唐风提及他挨了刀,转头人就回家了,自然会让她担心。

“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回来养着也一样。”男人的语气很轻松,靠近捏住她的手。

若不是见他唇色发白,倪初夏就信了他的话了。

凌晨五点左右,屋外还是一片黑。

倪初夏打发他上楼休息,自己则用红豆薏仁煮粥。

接下来,厉泽阳都在家里,哪都没有去。

厉奶奶得知孙子受伤,毫不犹豫地抛弃老伴来临海苑住着,每天炖补血益气的汤。

几天下来,厉泽阳面色养回来,连带着她也圆润不少。

怀孕34周,身子笨重很多,倪初夏已经不太愿意走路,有时从客厅走到厨房,都觉得累。

到了后期,产检时间缩短。

这天,厉泽阳开车来到军区医院,先是来到创伤外科换了药,而后陪着她去了妇产科。

常规检查做完,穆云轩穿着白大褂慢悠悠晃过来,毫不避讳地问妇产科主任,“刘姐,小表嫂肚子里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其实胎儿成型后,就能看出男女,不过厉泽阳夫妻并没有问,不曾想穆云轩替他们问了。

倪初夏扯了穆云轩一下,“别为难刘医生,不论男女,总归都是我和泽阳的孩子。”

厉泽阳轻嗯一声,朝刘主任略微点头,揽着人离开。

“啧,你们不能忍住我可忍不住。”穆云轩没走,朝刘主任使眼色。

“人小两口不急,你急什么?一边去,别耽误我工作。”刘主任没好气看着他,赶他离开后,喊了下一位。

穆云轩兴致缺缺地走出诊室,不小心与病人相撞。

他抬手扶住那人,低声说道:“抱歉。”

“没关系。”

宁婧垂着头,说完后握着检查报告快速走进诊室。

两次来医院,都与倪初夏不期而遇。

好在这次,她没有看到自己。

“宁婧是吧。”

刘主任看着病历和检查报告单,抬手扶了扶眼镜,问道:“确定不要这孩子?”

宁婧的手不自觉抚上小腹,眼中满是纠结。

她的岁数并不小,二十六岁,算是晚育的年纪。

可现在,她没有能力去抚养这个孩子。

“你的身体状况有些特殊,子宫壁薄,如果现在人流,后期调理不当,想再怀上就不那么容易了。”

刘主任作为妇产科主任,见过太多怀了孕不想生的人,虽说一切尊重患者的意思,但她还是希望这些年轻人能负起责任。

看着眼前这个小巧的姑娘,她轻声劝说着:“不如这样,你先去外面等一会儿,我后头没几个病人,要是还不想生,那我就给你安排手术。”

宁婧神色略微闪烁,点了点头。

诊室外,有不少挺着肚子的孕妇,从她们的脸上能看出快为人母的欣喜。

宁婧轻声叹气,顺着过道往门诊后院走去。

明明已经下定决心的,可听医生三两句话,又动摇了。

坐在木椅上,包里的手机响起。

“喂?”宁婧郁郁开口。

“婧婧,你在哪呢?”电话那头,是她前不久才刑满释放的大哥。

宁婧望着天,老实说:“医院。”

“怎么在医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宁婧没回答他的话,而是问:“哥,以后你娶媳妇了,还会管我吗?”

“说什么傻话,当然会了,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妹妹了。”

听着电话里他的回答,宁婧红着眼眶笑着,突然就想任性一次,“哥,我怀孕了。”

“我想把孩子生下来,自己养。”

没等那边说话,她把电话挂断,仰头将泪水逼回去。

……

不同于厉泽阳夫妻这几天的平静,唐风与叶飞扬忙着躲避杨闵怀的人,好几天没能合眼。

两人刚开车甩掉一批人,正准备找地方歇一会儿,刚要推门下车,就见附近有人靠近,蠢蠢欲动。

“靠,到底有完没完了!”唐风恨得牙痒痒,想要下车和他们一较高下。

虽然杨闵怀派来的人不会真的下狠手,但每天被这么一群人追,精神都快崩溃。

叶飞扬拉住她,“不要惹事。”

这里处于闹市区,人员众多,如果发生冲突,很难保证不会伤害到人。

“行!”唐风一脚踩了油门,咬牙道:“我今天非得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车子刚呼啸而去,那几人上车追过去。

唐风一路飙车,让身后五辆车报废三辆,就在琢磨着除去最后两辆时,在路口突遇大卡车,为了避开它打死方向盘,和直行的军车撞上。

于向阳本是坐在后座闭目养神,车身突然抖动,没留神撞到车门上,碰到了腰上的刀上。

蓦地睁开眼,冷着声音问:“出什么事了?”

司机惊魂未定,说道:“上校,有人在市区飙车。”

于向阳危险眯起眼睛,推门下车,径自走到车尾被撞瘪的车旁,看到车内是厉泽阳的人,明显愣了一下。

唐风从安全气囊抬起头,伸手按住太阳穴,解开安全带查看叶飞扬的伤势。

叶飞扬扭动脖子,看向窗外被搅得一团糟的交通,头疼不已。

本来不想给老大添麻烦,这下是麻烦大了。

“市区飙车,厉泽阳真是带了一群好手下!”

于向阳冷着一张脸,撂下这句话,从口袋掏出手机,给交通局长打电话。

当听到‘拜托、麻烦您’这类字眼,唐风与叶飞扬对视一眼,似是没料到他会出手帮忙。

“下车。”

于向阳让两人上了自己的车,对司机说:“去趟交警大队。”

“于上校,今天的事谢谢你。”叶飞扬主动道谢。

于向阳掀开眼皮,说道:“就当是还了厉泽阳的人情。”

唐风哼了几声,刚想说什么,见叶飞扬摇头,她才把话咽下去。

处理完事情,于向阳刻意让交警多关那些人几天,完全没因为对方是杨闵怀就草草解决。

重新回到车内,叶飞扬有些担忧,怕他受到牵连。

于向阳冷笑着,开口道:“我要是怕他,就不会接下这个烂摊子。”

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没有靠任何人,与厉泽阳一样,都是自己打拼的。

杨闵怀就是再看不惯他,也拿他没有办法。

“虽然你脾气不好,但人还是挺义气的。”唐风开了口,爽快说:“以后要是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尽管说。”

于向阳闭上眼,没说话。

期间,他接了通电话,是倪明昱打来的,询问他的伤势。

随意聊了两句后,于向阳睨了身侧两人,说道:“你那能住人吧,等会送两个人过去。”

叶飞扬想开口拒绝,但听他已经和人说好,也就闭了嘴。

军用轿车,最终停在倪家的临江别墅。

倪明昱看到唐风和叶飞扬时,朝两人点头。

于向阳没进去,只是在门外叮嘱了两句,便匆匆离开。

将人领回家,倪明昱让倪程凯收拾两间房出来,询问还有什么需要。

叶飞扬客气说道:“倪先生,我们只要有地方住就行,不用刻意准备。”

反观唐风,她先是环顾这栋别墅,自来熟地说:“倪大哥,谢谢你收留我和飞扬,等避过这阵子,我们就走。”

“一直住着也没事,家里就我和程凯叔,挺冷清的。”倪明昱知晓两人的身份,说话都很客气。

之后,考虑到自己在两人可能会拘束,倪明昱换了衣服出门,留下倪程凯招待。

“飞扬,我们要把这件事告诉老大吗?”一声不吭住进嫂子哥哥的家里,好像不太好。

叶飞扬沉默了一会儿,说道:“等风头过去再说吧。”

一个星期前,影刹失去一员手下,这段时间会消停点,他们也能缓过劲。

……

临市,地下钱庄。

得知老三被抓,他的人死的死、捕的捕,娇娘五官扭曲,差点气吐血。

好啊,好一个瓮中捉鳖!

当时老三兴冲冲与她说要干掉于向阳时,她派人调查了一番,得到的消后,才放心他去的,哪知从那时厉泽阳与他就开始联手。

来回踱着步,高跟鞋发出声响,心里更加浮躁。

她掏出手机,拨了通电话。

电话接通,焦灼开口:“大哥,你知道老三被抓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