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受害者是我未婚妻的哥【三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嗯。”

早在老三出事当天,他就已经接到消息。

只是,事情发生太过突然,根本来不及补救。

老三手底下的骨干全数被缉毒队关押,而他的行踪被厉泽阳封锁,一点消息都没透露。

即便他想出手去救,也是徒劳。

“大哥,厉泽阳他们欺人太甚,你准我去珠城吧,我要替老三报仇!”娇娘愤懑道。

没听到他的回答,娇娘又说了一遍,“大哥,难道就让老三白白牺牲吗?我们损失那么多手下,被切断那么多财路,不能这么算了!”

此时,影刹裹着白色浴袍,望着落地窗外小如蝼蚁的人,眼中划过一抹恨意。

他微微眯起眼,冰冷开口:“明天就给我滚回南亚。”

“大哥!”

“别让我说第二遍。”影刹的语气又冷了几分,随后挂断了电话。

坐回沙发上,端起酒杯仰头饮尽,才将心头的那抹不甘与愤懑压下去。

厉泽阳,就先让你尝点甜头,接下来的账,我会慢慢和你算。

“啪——”

手中的酒杯捏碎,玻璃扎进指尖,鲜血慢慢顺势落下。

男人的眼睛猩红,唇角勾起嗜血地笑意:“断我一臂,拿你的妻儿做回礼,怎么样?”

松了手,他拿起手机,点开微信一人的会话框,发了语音,“小丫头,有空一起吃饭。”

云暖看到这条消息,正在和家人吃饭。

没有了收到消息的喜悦,油然而生的感觉是厌恶,尤其是那句‘小丫头’。

云辰看她皱眉,问道:“谁又惹你了?”

“没谁。”云暖把手机屏幕按灭,暂时没回这条消息。

晚上躺在床上,她回了句再说吧。

没一会儿,孙涵的消息回过来,“最近正巧与你爸有生意来往,明晚六点红鼎酒店,你与云先生一起来,就这么说了。”

看着这条消息,云暖拧着眉头,情绪很不好。

好友列表翻下来,也没找出一个能聊天的人。

以前,她还可以找倪姐姐,可她的肚子大了,不想把负能量带给她。

最后,只能点开心理医生的会话框,把孙涵约自己的事,以及心里的变化告知。

那边隔了好一会儿,才回话:“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可以选择不去,若必须出席,可以考虑带上你的未婚夫,毕竟有他在,你有借口避开那人。”

云暖思考着,又与心理医生聊了几句,便结束对话。

第二天,云昊果然提及晚上的饭局,让云辰与云暖一同前去。

考虑到孙涵与家里有生意来往,云暖没有拒绝,却也没有叫上岑南熙。

六点钟,云家准时来到红鼎。

孙涵穿着西装衬衫,戴着金丝边眼镜,一派斯文。

他主动起身,替云暖拉开板凳,温柔笑着:“长时间不见,暖暖对我倒是陌生了不少。”

这次相见,他明显感受到云暖对他的排斥。

是岑南熙的缘故,还是倪初夏所为?

云暖起了鸡皮疙瘩,强忍不适扯出一抹笑,“以前是不懂事,让孙先生看了不少笑话。”

孙涵眼中微沉,平静说了没有的事。

饭局中,云昊与孙涵说的话最多,聊得都是生意上的事。

期间,他很自然地替云暖夹了菜,让她多吃点。

云辰注意到这点,拿起筷子将菜从她碗里夹走,不满道:“孙先生,我妹和你没熟到夹菜的地步,请注意点你的言行。”

“云辰,怎么说话的?”云昊看了他一眼,抱歉看向孙涵,“暖暖对除我和她哥以外的男人有些排斥,孙先生莫见怪。”

孙涵面上未变,浅笑着摇头,说是自己疏忽了,也礼貌地与云暖道了歉。

饭局临结束,包间门被推开,岑南熙穿着得体的西装进来,笑道:“我听经理提及云叔你们在这,就不请自来了。”

云昊先是一愣,见他的目光落在自家女儿身上,心中了然。

左边坐着孙涵,右边坐着岑南熙,云暖浑身不自在,最后干脆起身提出回家。

两个男人同时提出送她回去,最终云昊发话,让岑南熙送她回去。

云暖松了口气,至少相较于孙涵,她对岑南熙并没有打心底里排斥。

云辰去取车,碰到了孙涵。

看着他浅笑的脸,云辰觉得招烦得很,警告了几句,“你也知道,我妹的未婚夫是岑南熙,你就别跟在后面瞎掺和,再说,你少说也有三十多了吧,不觉得自己很禽兽吗?”

孙涵稍稍扬眉,倒也没说什么。

一拳像是打在棉花上,云辰讪讪住了嘴,开车离开红鼎。

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会所。

和一帮朋友吃喝玩乐够了,临近凌晨时分,才从会所出来。

喝了酒,所以没打算开车,打电话叫了代驾。

十来分钟过去,才等来人。

“怎么这么慢?快点开车吧。”云辰把钥匙丢给他,伸手戴了卫衣上的帽子,走去后座。

就在这时,那名代驾突然从口袋掏出一把水果刀,扼住云辰的脖子,从后腰捅进去。

“呃……”

云辰眼里是错愕、疼痛……到最后渐渐无神,双手无力落下来。

那人毫不犹豫拔了水果刀,松开了手。

没有他的支撑,云辰倒地,鲜血从他后腰喷涌而出。

躺在冰凉的地面,浑身都疼,觉得好冷。

“杀了啦!”

“啊……救命啊!”

“还不快报警……”

周围人的尖叫声连连,但他却已然听不到。

云家得到消息,已经是后半夜。

白茹月吓白了脸,哭得不能自已。

云昊稳住心神,让司机备车,带着妻女赶去医院。

一家人守在手术室外,就光这一晚,医生就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书。

云暖刚开始是吓傻了,到最后忍不住哭起来。

手术室里躺着的是她的哥哥,虽然吊儿郎当,却一直疼着他的哥哥。

明明,吃晚饭的时候,还好好的。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岑南熙赶到,看到小丫头蹲在地上,压抑的哭着,心疼得不行。

他缓步走过去,蹲下揽住她的肩膀,见她带进怀里,“暖暖,别害怕。”

云暖感受到他怀中的温暖,乖乖地缩在他怀里,眼泪却没有停下,“岑南熙,里面是我哥哥,他……临走时还对我笑的……”

“别怕,全舒城最好的医生都在里面,不会有事的。”岑南熙轻拍她的后背,轻声安慰。

白茹月也靠在丈夫怀里,若不是有他,她早就撑不下去了。

天色蒙蒙亮,岑南熙搂着云暖起来,走到两位长辈面前。

这时,负责这起恶劣事件的警察赶过来,得知受害者还未脱离危险,面色沉重。

岑南熙轻拍她的肩膀,低声道:“我去了解情况,你在这坐会儿。”

云暖紧握着他的手,对上他的眼睛,才缓缓松开手。

岑南熙径自来到警察跟前,询问目前的情况。

警察开口:“监控并未拍到行凶人的脸,在场也没有目击者,我们来是想了解受害人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他们是来录口供的,但考虑到人还在手术室,也就没去打扰家属。

“云辰的人缘一直很好,并没有听他提及得罪过谁。”岑南熙眼睛稍稍沉下,开口道:“方便透露案情进展情况吗?”

两名警察看了不远处的云家人,面色有些为难。

“受害者是我未婚妻的哥,是我的亲人,你可以直说。”

听他这么说,警察才开了口。

动手的人并不是代驾,云辰电话叫来的代驾在他之前就被人捅了两刀毙命,尸体是在一个小时前被发现的。

所以,这并不是一时兴起的故意伤害,而是谋杀。

岑南熙神色一愣,实在想不到会有谁想要云辰的命。

手术室门从里面被打开,医生摘了口罩,告知云辰被转入ICU,还没有脱离危险。

重症监护室外,警察们对云家三人录了口供,知道受害者未得罪人,两人对视一眼,其中意味只有他们知道。

岑南熙将两位警察送出医院,没急着回去,而是在花坛边支了烟。

抽完后,他掏出手机,给倪初夏打了电话。

珠城,发生这样的事件,必定会引起轰动。

在这座城市,有能力干涉警方,插手这事的,当属厉家。

电话接通,传来迷糊的声音:“喂,哪位?”

“是我,岑南熙,你丈夫在身边吧?”

倪初夏躺在床上,听到他询问厉泽阳,觉得莫名,伸手捅了捅身边的人,“呐,找你的。”

厉泽阳接过手机,从床上坐起来,“有事?”

岑南熙将今天凌晨发生的事情尽数告诉厉泽阳,末了拜托:“云辰的事很蹊跷,就当是看在他是你老婆朋友的面上,帮忙多盯着点。”

“嗯。”

厉泽阳看了眼还未大亮的天,缓声开嗓:“我等会去趟刑警大队了解情况,有消息会通知你。”

这句话,算是应承下这件事。

岑南熙说了感谢的话后,挂断电话。

倪初夏迷糊中听到‘刑警’二字,伸手拉着他身上的被子,“谁出事了吗?”

男人握住她的手,俯身亲了亲她的额头,“没谁,我要出去一趟,你再睡会。”

“去哪啊?”倪初夏睁开眼,问道。

“刑警大队,有些事去处理一下。”

厉泽阳抚着她的脸,终归没有说云辰出事的事。

------题外话------

拼了老命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