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你在害羞吗?【一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厉泽阳到达刑警大队的时候,天还未大亮。

队里只有几个值班的警察,余下的人,都在执外勤。

见有人来,有位睡眼惺忪的小刑警从电脑桌前抬头,困顿问:“你有什么事吗?”

厉泽阳向四周扫了一眼,问:“你们队长呢?”

小刑警揉着眼睛,朝一旁的办公室看去,“还没回来。”

紧接着,又问他有什么事。

厉泽阳没回答,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裴炎打了电话。

早上六点钟,正是裴炎晨练的时间。

接通电话,呼吸不太稳:“少爷。”

“从你手下调五个人,三人来区县刑警大队,另外两人去军区医院保护云辰。”隔了几秒钟,又想都什么,吩咐道:“联系飞扬,让他调查最近云辰的动向,和什么人接触过。”

裴炎先是一愣,而后沉声应答:“是,少爷。”

就在以为对面会挂断电话,男人的声音再次传来,“事情办完去测体能,不过关…呵。”

嘟嘟嘟——

最后的冷呵,让裴炎不禁打了冷颤。

测体能?

虽然最近任务多,但他一直都很注重体能训练,应该……没问题吧。

这端男人收起手机,指尖轻敲桌面,“你们队长回来,让他联系我。”

小刑警愣了一下,见他要走,出声道:“那…这位先生,请问你是?”

厉泽阳眼睑微动,垂头才发现身上穿着便服,有些自嘲地开口:“珠城军区厉泽阳。”

好像是今天才真正意识到,脱了那一身军装,自己不过就是普通人,没有特权,不是人人都认得。

“!”

小刑警蓦地睁大眼睛,珠城军区……厉泽阳?

那个年仅三十就已经是少将的男人。

这下,困意是真的消散了。

他真是蠢啊,刚才他和电话那端说什么调人,去医院保护云辰,竟然都没反应过来?

云辰,不就是队里今天凌晨接的拿起凶杀案的受害者吗?

看着男人的身影消失,他立刻用队里的电话给外勤的人打电话,把厉泽阳来找队长的事情告知,再三叮嘱对方要尽快联系队长。

离开刑警队,厉泽阳去了趟医院。

来到重症监护室,云家三人在病房外守着,岑南熙并不在。

云暖先两位长辈看到他,眼中划过一丝害怕,却又想到他是少将,逼迫自己走过去,“厉先生,你来这里是为了我哥吗?”

岑南熙没有瞒着她给倪初夏打电话的事,所以,她才会这么问。

听到男人轻嗯的声音,云暖大着胆子问:“我哥虽然喜欢玩,但是他从来不惹是生非,绝对不会惹那些人的,厉先生,你会帮我哥找到凶手的,对不对?”

厉泽阳低头看着她,眼底并未有太大的波澜,“这起案件归刑警队管,我只能说会尽力帮忙。”

虽说军警不分家,但两方的编制、管理不同,也不能过多的插手。

“谢谢。”云暖掩面。

厉泽阳淡声道:“我帮他,是因为夏夏,不用客气。”

“倪姐姐?”云暖低喃,蓦地抬头问:“她也知道我哥出事了吗?”

厉泽阳摇头,叮嘱道:“她的预产期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你哥的事暂时不要告诉她。”

云暖听话地应下,表示自己不会说。

“嗯,带我去见你爸妈,我有些事要问。”

厉泽阳打量了眼前的人,大概是经历的事情多了,不再像以前那般骄纵。

“爸、妈,厉先生过来了。”云暖走到云父云母跟前,把厉泽阳的来意说明。

两人皆是一愣,从位上起身。

厉泽阳点头问候,陪两位长辈坐下,“云辰的事我听说了,两位放宽心,刑警这边我会派人盯着,有消息会及时通知。”

“哎,泽阳啊,谢谢了。”云昊真诚感谢,为了儿子的事情,一夜间老了不少,鬓角的白发生出。

之后,他便开始询问一些细节的事情,譬如,问他们出事前最后一次见他的地点,再譬如,当时都发生了什么,见过什么人。

当得知出事前一晚是和生意伙伴孙涵吃的饭,厉泽阳眸色转深,原本就深邃的眼,更加让人看不出他的想法。

七点钟左右,岑南熙拎着早点过来。

看到厉泽阳在这,并没有惊讶,询问他吃过没有,要没有,他这边买了很多。

“等会还有事情要办,就先走了。”厉泽阳婉言谢绝,与云家长辈告辞后,转身离开。

岑南熙把早点递给云暖,跟上前。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医院,岑南熙追上他的脚步,“刑警大队那边怎么说?”

厉泽阳回:“队长出外勤,等着他联系我。”

岑南熙点头,一时间无话。

其实,无话也是正常,两人一个经商,一个从军,要不是这事,怕也不会有交集。

就在这时,不远处走来两个穿着军装的男人,来到厉泽阳跟前,行了标准的军礼,“厉少将。”

厉泽阳略微一点头,“去吧。”

岑南熙神色微愣,脱口问:“你让他们来保护云辰?”

厉泽阳看着他,不置可否。

他派人过来,是为了有备无患,得知云辰在出事前见过孙涵,更加印证了他心中的想法。

“你是不是知道些事情?”问这话并不是无迹可寻,如果只是小混子寻仇,也不会特地让人过来保护。

厉泽阳将视线移开,略微抿了唇,不发一言走向停车处。

岑南熙站在住院部门外,掏出烟点燃,神色不明。

如果云辰还会有危险,那么云家人呢?

这个时候提出带云暖出国,她肯定不会同意,反倒是会惹来她的反感。

香烟抽到一半,心情反倒更加烦躁,干脆灭了烟。

云暖走到他身后,问:“厉先生走之前有说什么吗?”

岑南熙转过身,低头看着她,“让我们不用担心,他有消息会通知的。”

云暖没精打采地点头,继而抬眼望着他。

一夜未睡,不仅眼睑泛红,胡茬也冒出了一截。

以前,她觉得男人脸上若是长了胡须会显得很邋遢,可今天看着他,非但没有邋遢,反而更显男人味。

被她清澈无杂念的眼睛盯着,岑南熙清咳几声,别开视线,心里倒有些不好意思。

云暖睁着圆眼,看着他的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低声笑了一下,“岑南熙,你在害羞吗?”

岑南熙抬手拍向她的脑袋,懊恼道:“小丫头懂什么,以后不准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

云暖嘟着嘴,有些不满。

“还有,谁准你叫我名字的?没大没小的。”

他一个快三十的大老爷们,怎么称呼上也要加一个哥吧!

云暖踮脚凑近,一双大眼毫无顾忌地眨着,“我们同辈份,你想让我叫你大叔吗?”

“随你便,乖乖站好。”岑南熙眼神飘忽不定,抬手按住她的肩膀。

之前,他怎么哄她都不见好,这下他还没反应,丫头片子就又回到以前,竟然还学会撩他了。

云暖收起笑容,抿了抿唇,照他说地站好。

两人虽然回到之前的状态,但哥哥还在重症监护室,这时候也没有时间谈及感情的事情。

*

了解完情况,厉泽阳开车回临海苑。

这个点,她该醒来。

路上,接到刑警大队队长的电话。

厉泽阳开门见山,问道:“今天凌晨的凶杀案,有进展了吗?”

那端愣了几秒钟,而后回话:“发生时间太晚,目击者又大多醉醺醺,并没有实际的进展。”

除了能判断出行凶者是男人,且是惯犯外,基本是一无所获。

厉泽阳也能猜到目前是什么样的僵局,没说两句,挂断了电话。

回到家,倪初夏坐在饭厅吃早餐。

张嫂见他回来,立即摆上碗筷。

倪初夏喝了口粥,问:“事情处理完了?”

“嗯。”

厉泽阳应了一声,并不打算说下去。

能判断,云辰的事,十有八九是影刹的手笔。

以他狠毒的行事风格,捅云辰刀子的人,凶多吉少。

这桩案件,到罪犯已死就算了结。

倪初夏觉得他有些神秘,但又怕被他瞒着的事关乎机密,也就压下心中的好奇心。

吃过早餐,两人坐在电视机前,打发时间。

像是想起什么,倪初夏偏头说:“这周末远皓回来,约好回倪家吃饭了,有时间吗?”

厉泽阳眼眸一愣,片刻后道:“有时间。”

“到时陪我回去,我也有好久没见大哥了。”倪初夏弯下眼睛,重新靠在他胸口,将视线投在电视上。

除了有时在微信上与大哥聊天,兄妹俩的确很久没见。

可能是倪明昱常年在国外,所以,两人似乎习惯这种相处方式。

闲来打一通电话,忙起来与对方说一声便好。

厉泽阳揽着她的肩膀,心里已经有了思量。

期间,裴炎打电话过来。

厉泽阳起身来到阳台,接通电话。

裴炎在电话里称,云辰与孙涵见过面,并且据红鼎酒店的服务员口述,两人似乎闹了不愉快,所以,他怀疑此事与他脱不了干系。

说完,见厉泽阳没惊讶,他问:“少爷,你已经知道了吗?”

厉泽阳意味不明嗯了声,沉声道:“老三那边不能走路风声。”

“司令派人看着,不会出问题。”裴炎回。

两人说了两句,就准备收线。

临了,厉泽阳吩咐:“远皓这周末会回珠城,你想办法把他留在帝都。”

“夫人的弟弟?”

裴炎语气有些惊讶,转念想到珠城目前的形势,的确不适合这时候回来,应下来后,又询问:“是否需要派人保护?”

“不用,我会和景逸联系。”

傅景逸在帝都,作为主军区的少将,护一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收了线,没有立刻回客厅。

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光靠他一人,无法护他与倪初夏身边的人安然无恙。

看来,又要找上于向阳,欠他人情了。

两人这一来二往的,倒是已经分不清谁欠谁多。

……

三天后,朝云辰行凶,杀人逃跑的歹徒被警方找到。

只是,如厉泽阳猜测无异,是具尸体,死于心脏麻痹。

尸检报告显示,正常死亡,排除他杀。

这桩在珠城引起轰动的案子,告一段落。

云家两位长辈知道后,悬着的心终于放下,这下是一心盼着儿子能从ICU转出来。

厉泽阳吩咐保护云辰的人秘密行事,别让云家人发现,扰他们的心。

这周末,倪远皓没能回来。

在电话中,与倪初夏说了很多,大抵是吐槽学校决定太突然,明明三天的假期,取缔不说,还让他们新生下放去乡镇。

倪初夏听着他的话,也觉得学校决定奇怪,却也没说什么,只是叮嘱他到了那儿要好好照顾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