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再痛也得忍着【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倪家,临江别墅。

厉泽阳陪倪初夏过来看看,见唐风与叶飞扬在,眼底有诧异。

看出他们三有话要说,倪初夏主动去了后院。

天气转冷,她已经穿上大衣。

后院除了四季青,花草都已经变黄。

缓步走到小池塘边,看着水里不时露出红鲤鱼,睫毛微颤。

只是一年多的时间而已,好像就变了很多。

物是人非。

爸进了监狱,黄娟意外死亡,倪柔去了精神病院,曾经看似和睦的家,支离破碎。

外界都道倪家成为今天的模样,与她脱不开干系。

可事实上,无论是爸,还是黄娟、倪柔,他们的下场,都是他们各自种下的因。

她何其厉害,又怎么能决定一个人的命运?

好在,她如今有了自己的家庭,也即将迎来新的成员,并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想什么呢?”背后传来倪明昱的声音。

倪初夏收回纷飞的思绪,转身莞尔:“想着我的孩子都快生出来,你还是孤家寡人。”

倪明昱朝她一笑,迈开长腿走来,“我的事,你就别操心了。”

“你是我大哥,我当然要在意了。”倪初夏见他一脸无所谓,不禁念叨:“我没操心别人,还不是因为想要有人能照顾你,你又要去学校,又是替人打官司,还要……反正就是希望你能定下来。”

倪明昱抬手按着太阳穴,做出一副头疼的模样,“行了,也亏得厉泽阳受得了你这样。”

“我在她面前才不啰嗦。”倪初夏白了他一眼。

好不容易见他一面,自然要把话全部说出来。

倪明昱笑看她:“你还知道自己啰嗦啊?”

挺着这么大肚子,还想着管他的事情,也真是难为她了。

“你别打岔,听我把话说完。”

倪初夏瞪了他一眼,继续说:“大哥,以前你说等把我嫁出去,看着我幸福你再考虑自己的事情,我现在过得很好,你也是时候考虑了。”

她想,如果妈妈还在他们身边,定然也希望他能尽早解决终身大事。

“嗯,在考虑。”倪明昱点头,敷衍回答。

“大哥!”

倪明昱抬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示意她稍安勿躁:“再给我一段时间,到时候按照你的要求去相亲都没有问题。”

倪初夏狐疑:“真的?”

“嗯,很真。”倪明昱郑重点头,轻拍她的脑袋,“这脑袋瓜子容量本来就不大,别想了。”

见他是认真的,倪初夏点了点头。

隔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他在拐着弯说她傻。

客厅里。

厉泽阳坐着,唐风与叶飞扬并排站在他跟前,大气不敢出。

“说吧,怎么回事?”

听到问话,唐风拽着身侧叶飞扬的衣袖,想让他帮她说话。

在倪家住了几天,她觉是睡好了,却忘了这里还是老大大舅子的家。

“老大,事情是……”

叶飞扬的话,被厉泽阳打断,“唐风,你来说。”

冷不丁被点名,唐风被吓到,欲哭无泪道:“老大,错不在我们的,是杨闵怀总派人,我和飞扬已经避开很多次,上次是、实在是没忍住……”

唐风一边吐槽,一边把几天前的事情告知,言语和表情都很委屈。

她承认在市区飙车是她的不对,但杨闵怀也太欺负人了,就认定她和飞扬不敢惹事,才明目张胆。

厉泽阳抬眼,低声问:“被他缠上,怎么没和我提?”

叶飞扬说:“我们想着要是自己能解决,就不用麻烦你了。”

结果,的确没麻烦老大,倒是麻烦了别人。

想起刚才唐风没有提于向阳帮他们的事,叶飞扬向他说明。

厉泽阳眼中划过诧异,显然是没有料到。

“老大,我觉得于向阳也没那么讨厌,至少他没落井下石。”唐风这时开口。

“嗯。”

厉泽阳稍微点头,吩咐道:“我让裴炎给你们找隐蔽的房子,尽快从这里搬出去吧。”

杨闵怀暂时没找到这里,是没把他们和倪明昱联系在一起,若是被发现,不仅唐风与飞扬会被再度缠上,也会连累到倪明昱。

“我们也是打算这几天搬的。”叶飞扬应下。

中午用过餐,厉泽阳就让裴炎去找房子。

裴炎的效率很高,下午就找到一处。

两人对倪明昱再三表示感谢后,当晚就搬出倪家。

晚上躺在床上,倪初夏主动问及杨闵怀的事情,“他如果不放唐风和飞扬,那他们不是一直要躲着吗?”

躲一阵子可以,总不能躲一辈子吧。

厉泽阳眸中隐隐有起伏,开口道:“不会一直的。”

很快,等这一切归于平静,有些事是要好好算算了。

听到他的保证,倪初夏倒也放心,“他和咱爸是战友是吗?腿是因公成那样的?”

提到杨闵怀,难免会多问几句。

厉泽阳沉默好一会儿,才缓声说道:“是战友,腿是爸殉职那时候伤的。”

“那于向阳的爸呢?”莫名的,就想到了另外一位年龄相仿的将军。

她只见过于诚几面,也都没说上话,但她能感觉到,他对他态度并没有明面上的尊重。

“于诚也是爸的战友,他们三人,当年是兄弟。”

世代军官,彼此是熟知的。

尤其是家里有年龄相仿的小孩,在一个大院相处久,感情自然就会深。

“哦。”

倪初夏点了头,把手里的书合上,躺下准备睡觉。

厉泽阳偏头看着,见她真的闭上眼,有些好奇问:“没有要问的了?”

“嗯?”倪初夏迷糊轻哼,说道:“都是上一辈的事,了解再清楚也改变不了什么。”

虽然她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三人的差距变这么大,但这都是一二十年前的事情,就是知道也是徒增烦恼。

她现在困得厉害,只想睡觉。

厉泽阳将床头灯关掉。

他轻抚身侧女人的发,用低沉的嗓音道:“困了就睡吧。”

黑暗中,深邃的眼睛很亮,依旧深不见底,令人看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上一辈的事情,了解再清楚也改变不了什么——

她说的话,久久盘旋在脑海中,没能散去。

厉泽阳自嘲摇头,活这么多年,还没小姑娘看的通透。

第二天,倪初夏醒来时,身侧已经没人。

洗漱好,穿上外套,下了楼。

张嫂已经将早餐做好,见她下来,又重新热了一次。

“泽阳呢?”

“先生被一通电话叫走了,应该挺急的,他连外套都没来得及穿。”张嫂如实回答,询问是否给他打通电话。

倪初夏偏头朝客厅看去,他的外套的确还挂在立式衣架上。

思考片刻,想到可能会干扰到他,最终没有打电话过去。

临近中午,还没见他回来,开始有些坐立不安。

在张嫂的劝说下,才勉强吃了几口饭。

下午两点钟,放在矮几上的手机铃声响起,电话是裴炎打来的。

“夫人,少爷的手机没电,让我给您打通电话,他现在不方便给回电话,您别急。”

听了裴炎的话,倪初夏眉头微蹙,脱口说:“你让他接电话。”

那端沉默一会儿,传来熟悉的男腔:“夏夏,是我。”

倪初夏小声问:“你没事吧?”

什么手机没电,不方便的,她通通不信。

“没事。”

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地低沉,令人心安:“这边出了些事需要我处理,等处理完就回去。”

“好,那我等你回来。”

“乖,不准不吃饭,也不准瞎想。”

说完这句话,电话就挂断了。

裴炎担心地开口:“少爷,您没事吧?”

厉泽阳把手机丢到一边,额头浮现薄汗,闭着眼靠在后座,眉头紧拧,是在隐忍疼痛。

地上的手机,染着血迹。

“开你的车,别给我废话!”穆云轩朝裴炎吼了声,转而用剪刀将男人的衣服剪开,“先给你消毒,然后取子弹,提前打招呼,医药箱里没有麻药。”

所以,再痛也都得忍过去。

“嗯。”

厉泽阳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