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我会救她出来【三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穆云轩用棉球将伤口周边的血迹擦掉,从医药箱里拿出双氧水,站着干净的棉球擦拭伤口,动作算不上轻,但足够快。

“要不是那块板砸下来及时,有你受的。”穆云轩用刀划开伤口,剜去坏死的肉。

厉泽阳手指用力,紧紧握拳,额头的青筋早已暴起。

没听到他的回话,穆云轩也不介意,左手夹了棉球擦掉溢出的血,“够能忍的,伤成这样,刚才说话都和正常人无异。”

裴炎在驾驶座上开车,见穆云轩屁话太多,忍不住开口:“穆医生,能先别说话吗?你好好少爷治。”

后有穷追不舍的敌人,车内还有伤患,怎么还能这么淡定的和人拉家常?

穆云轩咋舌,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是觉得他说话扰到自己。

裴炎讪讪闭了嘴,集中注意力甩掉车后的尾巴。

“表哥,你就算瞒过去,也总得回家吧?”所以,他就觉得瞒着也没啥用,反正迟早得知道。

“哐当——”

话落,穆云轩用钳子将肩上的子弹取出,扔到铁盒里。

厉泽阳蓦地睁开眼,目光冰冷看着他,警告道:“立刻住嘴。”

“你现在不能动怒!”

“……”

厉泽阳胸口起伏很大,从牙缝中挤出话,“你要是想一年都在相亲中度过,就继续。”

听到这话,穆云轩立即乖乖地闭上嘴。

子弹被取出,穆云轩开始缝合伤口。

这时,车尾蓦地被撞击,车身晃动的厉害。

“我靠!”

穆云轩惊呼,“把车开稳一点,差点戳瞎双眼了。”

要不是他放手快,眼就真的要被针戳瞎。

裴炎一向老实巴交,大概前面经历的事情,让他憋了火气,听到穆云轩的吼叫声,彻底爆发,“我他妈也想稳啊,但老子又不是专业赛车手,没把车撞上护栏冲进江里就不错了!”

“……”

穆云轩呆愣好几秒,找回自己的声音问:“他刚才是爆粗口了吗?”

厉泽阳睨了他一眼,没说话。

“少爷,你还好吗?”裴炎甩开后面逼近的车,关切问。

“没事。”

厉泽阳抬眼看着后视镜,开口道:“裴炎,下个路口你以最快的速度坐到副驾驶上,把位置让出来。”

穆云轩不赞同:“你疯了吗?刚把子弹取出来,手臂不想要了吧!”

“我的意思是,你去开车。”

穆云轩:“……”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

他答应他家老头以后不准飙车的,要是被发现准要被罚。

厉泽阳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穆叔那边,我顶着。”

到达路口,裴炎将油门踩到底,迅速翻到副驾驶,几乎是同时,穆云轩从后座跃到驾驶座,掌控方向盘。

厉泽阳询问:“还剩多少子弹?”

裴炎回:“三颗。”

“打开副驾驶车窗,”厉泽阳的视线一直盯着内后视镜,“趁现在,瞄准尾随车辆前轮,向右打死方向……”

子弹射出,穆云轩甩了把方向盘,车身快速旋转。

厉泽阳沉稳指挥:“对着那些车,撞过去!”

撞?

穆云轩下意识回头看他,见他目光镇定,咬牙将油门踩到底,朝它们冲过去。

没有想象中的碰撞,那些尾随的车辆在最后一刻,纷纷让开道。

甩掉那些车,穆云轩惊魂未定:“这是我飙过最玩命的车。”

如果那几辆车不让,他们三个今天凶多吉少。

“他们旨在拖延时间,并不敢拼命。”

厉泽阳向后靠了靠,疲惫地闭上了眼。

裴炎默默收起枪,懊恼地问:“少爷,唐风和秦飒该怎么办?”

男人用未受伤的手摁着眉心,并没有回话。

今天的事情,始料未及。

他的关注点一直都在身边毫无还手之力的亲友身上,却忽略了最安全却也是最危险的队友。

娇娘今天显然是有备而来,先是自己现身引他和于向阳上当,把所有的人调过去,殊不知她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他,而是唐风他们。

“少爷?”裴炎又唤了一声。

他是真的担心唐风和秦飒,前有杨利、夏岚的例子,是真的怕了。

厉泽阳缓缓睁开眼,“等。”

等着娇娘主动联系他们,等着她布好陷阱。

裴炎神色一愣,“那我们现在去哪?”

“先渡江,去和于向阳汇合。”

他们约定好,无论中途发生什么,死伤如何,集合点就在江的北岸。

车子到达集合地,夜幕降临。

依旧是门童开门,管家领人进别墅内。

客厅里,并没有多少人。

于向阳来回踱步,情绪浮躁,陆斌捧着电脑坐在叶飞扬身侧,想安慰他又不知说些什么,除三人外,还有似乎是置身事外的倪明昱。

听到动静,四人齐齐回头。

于向阳先叶飞扬一步迎上去,“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伤势如何了?”

“人都跟着杨胜撤离了,唐风和秦飒被抓。”人员伤亡不大,但是损失两名骨干人物。

于向阳沉默,抬眼看看他的肩膀。

“不碍事。”厉泽阳一只手拢了外套,边走边问及他这边的情况。

“你把人都引走,我能有什么事?”于向阳并不赞同他的做法,见厉泽阳的视线落在倪明昱身上,解释道:“事情闹这么大,瞒是瞒不住的。”

倪明昱长腿交叠地靠坐在沙发上,懒懒地耷拉眼皮,即使是有人来,也没搭理。

“嗯。”

厉泽阳平静地应声,来到叶飞扬跟前。

陆斌用胳膊肘碰了他一眼,小声提醒,“你的老大来了。”

叶飞扬眼睛微动,这才抬起头来,嗓音嘶哑道:“老大……唐风是因为我才被抓的。”

他是他们当中,身手最弱的,娇娘的目标也是他。

可那时候,即便被那么多人缠住脱不开身,她也拼了命要来保护他。

一次、两次……这么多年,都是这样。

为什么就那么傻呢?

“她目前没事。”厉泽阳低头看着他,说了第二句话,“我会救她出来。”

叶飞扬眼眶泛红,无力地垂下头,用手掩着面。

陆斌无声叹气,他能感受到身侧人的无奈、悲伤。

甚至,刚刚他看到他眼角充盈的泪水。

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于叶飞扬来说,唐风就是他的软肋吧。

裴炎走过去,抬手轻拍他的肩膀,“飞扬,我也会拼尽全力救他们出来。”

就是拼命,他也要去。

陆斌动容地开口:“师兄,我也会帮忙的。”

说完,他抬眼看了于向阳一眼,见他没什么反应,松了口气。

后者捕捉到这小鬼的眼神,眼角稍稍抽搐,在他眼里,他就是这么不讲义气的人?

于向阳沉声道:“算上我吧。”

合作一次是合作,两次也是,继续下去也不无不可。

“不用。”

听他如此回答,于向阳脸色沉下来:“你,你别不识好歹!”

厉泽阳不紧不慢开口:“我的人我自己救,你若是闲,就等我把人救出来,剁了始作俑者。”

前半句,是原则性问题。

他的人,没必要让别人牺牲人力、财力。

而后半句,则是给他的谢礼。

他打头阵,必定会搅乱娇娘的计划,捣了她的老巢,到时,于向阳只需坐收渔翁之利。

于向阳的脸色稍稍缓和,冷哼问:“确定不要我帮忙?”

“他急着去送命,你又何必拦着。”

倪明昱这才说了话,懒懒地,听不出是何种语气。

厉泽阳眼睑微敛,视线移到他身上。

倪明昱坐直身子,与他对视,“她抓你的人,就是为了引你过去,即便是这样,你也要以身犯险?”

“我必须去。”

陷入危险中的人,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兄弟,怎么能轻易放弃?

倪明昱微抬下巴,从沙发上缓缓起身,一字一句地开口:“那么,你把夏夏置于何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