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6、真正的战场在晚上【一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么,你把夏夏置于何地?”

倪明昱脸上浮现一丝沉郁,语气也有些生硬。

影刹的人抓走那两人,目的太明显,就是为了引厉泽阳现身,加之前面他与于向阳联合除了老三,等待他的会是什么,不言而喻。

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事,敢在那丫头的预产期之前,万一……心里一阵烦躁,不知道该如何纾解。

听他提及夏夏,厉泽阳眼睑微动,薄唇轻抿起来,“这段时间,就麻烦大哥多陪陪她,她与你一向亲近,你陪着,她肯定会开心。”

倪明昱眉头紧拧,舌头抵了抵后槽牙,“非去不可?”

“非去不可。”

“要是这样,算我一个。”倪明昱在他拒绝前,开口:“我好歹做过几年线人,他们的手段多少了解。”

“你不必如此。”他是有非去不可的理由,可他并没有。

“你要不同意,我就只能让那丫头缠着你,别说救人,到时候你连家门都出不了!”倪明昱看着他,眼底划过一丝得意。

厉泽阳见他坚持,也就没再说什么。

他清楚,倪明昱说的那番话他是能做出来的,与让她知道他的决定相比,让他跟着就显得并不为难。

“目前来看,娇娘暂时不会有所行动,都去休息吧。”厉泽阳看了众人一眼,给裴炎使了眼色。

后者得令,连拖带拽才把叶飞扬带去二楼休息。

陆斌听到休息二字,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直接趴在沙发上睡了。

“你俩也抓紧时间休息,真正的战场在晚上。”倪明昱的话,是对于向阳与厉泽阳两人说的。

两人点了头,朝楼上走去。

分开时,于向阳叫住他,“叶飞扬的状态不对,这次的行动最好让他留下来。”

“我会考虑。”

“还有你的伤,不行就别逞强。”于向阳注意到他右肩渗出的血迹,叮嘱了两句。

话虽然不中听,但出发点却是好的。

“嗯,不碍事。”

轻声应下后,两人各自回房。

躺下没一会儿,穆云轩推开门,朝他扔了一盒药,“这是消炎药,吃两粒再睡。”

叮嘱完,转身准备出去。

“云轩,你过来。”

穆云轩走到床边,玩笑道:“还要我喂啊?”

厉泽阳起身靠着,“你现在回临海苑,帮我看着她。”

“在我看来,你比她更需要我的照顾。”穆云轩拧眉。

“她要是向你问及我的事,你知道该怎么回答的。”

厉泽阳说着,打开药盒,生吞下两粒药,“行了,你走吧。”

得儿,现在他说的话于他而言根本不管用,直接选择性忽略了。

他可是医生!说的话那都是救命的医嘱!

穆云轩在内心咆哮着,明面上应下来,“我把药箱留给了裴炎,晚上记得让他给你换药,还有,要是烧起来,记得通知我。”

厉泽阳不耐地闭了眼,不想应答。

“我现在和你说的是认真的,你别不当回事。”穆云轩又叮嘱两句,才离开房间。

待他离开,厉泽阳捂着肩膀,躺下来。

可能真的是累了,没一会儿,房内只有平稳的呼吸声。

临海苑。

倪初夏用过晚餐,来到前院散步。

说是散步,也不过是想看他什么时候回来。

只是,没把厉泽阳等来,倒是迎来了岑南熙。

进了院子,他便开口问:“厉先生在家吗?”

倪初夏摇头,因为对前些天清晨的那通电话存有好奇,问道:“你找他有什么事?”

岑南熙神色有些为难,含糊不清说:“也没什么,就是一朋友出了些事,想问问。”

朋友,出事?

倪初夏狐疑看着他,“哪位朋友?出什么事需要联系刑警大队?”

“你不认识的人。”知晓她对云辰的事并不知情,岑南熙并未提一句。

见厉泽阳不在家,也就准备告辞离开。

倪初夏拽着他,不让他走,“到底是谁出事了?和我有关是不是?”

岑南熙与泽阳不熟,可以说没有交集,却在朋友出事的时候通过她找他,说明这个‘朋友’定然是她认识的。

他在撒谎。

瞧见他目光飘忽,不看自己,倪初夏心中已经确定,猜测道:“是云暖吗?”

岑南熙抽开手臂,神色懊恼开口:“不是暖暖。”

知道瞒不住,他干脆避重捡轻告知了云辰的事,末了补充:“你也别担心,他现在已经从ICU转到普通病房,再养十来天就能出院了。”

倪初夏眉头微蹙,脸色不太好。

“你老公不告诉你,肯定是怕你知道会担心,影响身体。”

“我知道。”倪初夏点头,将事情消化完之后,让岑南熙稍等片刻,她去换身衣服,和他一同去医院。

穆云轩从庄园赶回来,见别墅里空荡荡没人,心头一怔。

掏出电话,立即给倪初夏拨过去,得知她在军区医院,悬着的心才放松。

拿了钥匙,赶往医院。

在这节骨眼上,她可千万不能有事,否则表哥定然要和影刹拼命。

军区医院。

倪初夏挂断电话,朝着云辰的病房走去。

“倪姐姐,你怎么来了?”

手刚搭在门把上,就听身后云暖的声音传来。

倪初夏转过身,到嘴边的话在看到孙涵时,停住了。

云暖握着她的手,轻声唤着:“倪姐姐?”

“嗯?”

倪初夏恍惚应道。

“是岑南熙告诉你的吧?我都说了别让你知道的,我去找他算账!”云暖自己猜到,气冲冲推开门先一步进去。

病房外,只余下两人。

孙涵一派斯文地扶了扶眼镜,笑道:“我们还挺有缘分的。”

倪初夏强忍心中的恶心,将视线从他脸上移开。

“怎么没见厉泽阳跟你一起?他倒是放心你一个孕妇到处跑。”孙涵说着,故作好奇地朝四周看去。

倪初夏的手稍稍握拳,问道:“你问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孙涵笑着回:“忘了跟你说,最近和云家有生意上的来往,云先生的儿子出了这事,我当然要过来看看。”

“云辰受伤,与你有关?”即便语气是询问,但她心中却已经肯定。

他虽喜欢玩,但什么人该结交,什么人不该结交,心里一向清楚明白,又怎么可能会遭人报复险些丢了性命?

孙涵脸上的笑一直未散,向前走了两步,与她擦肩而过时,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我现在才发现,除了这张漂亮脸之外,你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比如,聪明。

难怪厉泽阳会为她不惜冒险,也要除了他。

可惜,实在可惜。

即便他布置再精密,他若是想要了她的命,简直轻而易举。

倪初夏站在那儿,久久没有移步。

“你怎么能一个人到处乱跑?你知不知道……”

穆云轩想开口说些什么,见她脸色泛白,拧眉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倪初夏摇头,轻声说:“影刹在病房里。”

“……”

穆云轩神色怔愣,一把握住她的手腕,“走,先离开这里。”

“等等。”倪初夏叫住他,“云辰他们还在里面。”

云辰兄妹以及岑南熙,都不知道孙涵的危险,她就这么离开,他们该怎么办?

“我管不了那么多,你现在必须和我离开。”穆云轩额头浮着汗渍,也不知是急得还是因为运动的缘故。

最终,倪初夏没有走,反倒是穆云轩陪她进了病房。

病房内,云暖与岑南熙斗嘴,云辰靠在病床上浅笑,孙涵则站在窗户边,不知在想些什么。

见她进来,云暖笑着开口:“倪姐姐,你陪我哥说说话吧。”

旋即,拉着岑南熙出去,借口去买夜宵。

“夏宝贝,少爷我现在很丑吧?”云辰把被子拉高,企图挡住自己的脸。

躺在病床上也有不少天,头发没打理,胡子拉碴,与以往肯定不能比。

“没有,怎么样的都帅。”倪初夏笑看他,尽量让自己忽略来自那人的危险。

云辰笑起来,露出小虎牙,“夏宝贝,我感觉生病挺好的,你都肯夸我了。”

倪初夏看着他亦如从前的笑容,眼眶突然发酸、泛红。

“哎,你别哭啊,我现在不是好得很吗?”云辰有些急地看着她,想起身又因扯到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倪初夏很轻地吸了吸鼻子,说道:“谁哭了,我只是想睡觉了。”

云辰眼中划过失落,低声说:“你回去休息吧,我没事的。”

其实,他有好多话想对她说的。

想告诉他,在自己意识全无之前,最遗憾的事就是把他们的关系闹到这一步。

他想说,如果可以,他愿意一直以朋友的身份在她身边。

“嗯。”

倪初夏转过身,与穆云轩对视一眼,一前一后离开病房。

出了住院部,她不放心地问:“孙涵在那里不会做什么吗?”

“这里是医院,他就是有想法也不会动手的。”除非他是不想要好不容易塑造的商业人士的身份了。

坐上车,倪初夏问:“他如果一直以孙涵示人,要怎么才能对付他?”

穆云轩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伪造的再真,也是假的,总有办法让他现原形。”

至于什么办法,就不是他与她能想到、做到的。

------题外话------

推荐文:【枭宠之霸妻要上位】文/菜卷泪

(萝莉&养成&血腥变态属性缺乏人生观的黑暗杀手遇上更加变态腹黑外加人生观不是那么正常的男主&内附硬汉帅大叔与萝莉杀手的cp)

袁莫宁托着下巴看着陶诗茗,俊美的面孔,优雅的坐姿,男人单是随意的一个姿态,犹如贵族王子般俊逸不凡。

听说他家宝贝心里面一直住着一个人?

呵呵…

“说吧,你喜欢的那人叫什么?”

女孩头顶的毛发耸动了下,木讷的面孔回眸盯着他。

“你问这个做什么?”

男人换了个姿势扶着脑袋,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如春风般迷人的微笑。

“没什么,只是想找个时间将他给做了,想想就觉得窝火。”

女孩黑眸一抬。

如果这人是你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