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他会平安回来的【一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裴炎讲电话挂断,下令让船靠近,同时和厉建国取得联系,以他的名义派搜救队过来。

虽然不清楚那边的情况,但看那火光,一定不会轻。

想到穆云轩刚才的那通电话,神色凝重起来,少爷,夫人在等着你回去。

那艘被波及到船上,等热浪与火光消散,于向阳手撑着地起身,顺带将身侧的陆斌拽起来。

“咳咳……”陆斌被浓烟熏得睁不开眼,咳嗽着问:“头儿,其他人呢?”

于向阳见他醒来,松了手去挥开周围的浓烟,查看甲板上如今的情况。

船身已经倾斜,燃烧的火焰正朝着这处蔓延,这艘船快要沉海了。

看到离他不远处躺着人,他快速走过去,蹲下检查:“明昱,你怎么样?”

“别碰我,让人把他们带走。”倪明昱白着一张脸,抬手指了指晕死的秦飒和唐风。

于向阳照做后,冒着火与浓烟将甲板里里外外找了遍,确认没有厉泽阳和叶飞扬时,他颓废地蹲下,懊恼抓着头发。

时间回到炸弹爆炸前,当叶飞扬倒数到最后一秒,站在自己身侧的男人似乎知道他要带着那枚炸弹沉还,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

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爆炸了。

他护着陆斌被撞到另一边的船舷,倪明昱带着受伤的秦飒也躲过了一劫。

可——

那两人……

倪明昱走过去,抬眼看着沉寂的海面,低声说:“现在不是自责悲伤的时候,把你的人清点,受伤不重的人配合裴炎去找人。”

于向阳无力垂下手,低哑着嗓音道:“我该阻止他的,我早该知道他……”

他不是会放弃兄弟的人。

倪明昱长呼一口气,似是在隐忍:“向阳,你振作一点,也要相信他不会轻易有事。”

即便出现最坏的结果,也要把他找到。

于向阳缓缓起身,注意到他的脸色是真的差,出声问:“伤哪里?”

“死不掉。”倪明昱摆手,拒绝他的触碰。

接下来,于向阳清点了船上的人,让他们乘救生艇下海找人。

天边泛起白光,这一夜终于过去。

裴炎有条不紊地安排人下海寻找,抽空与倪明昱说了两句话,先是告知倪初夏早产,而后安慰他有穆云轩陪着,那边不会有事。

倪明昱看着厉泽阳平时憨厚的跟班,只是点了点头。

明明心里急成什么样,却还要装作平静的样子去安慰人,厉泽阳身边的人在这点上都一样。

“轰轰——”

这时,空中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

于向阳走过来,开口道:“厉老派人来了。”

“嗯。”

“厉老出马,这片海域他也能翻个底朝天。”于向阳偏头看着他,“别强撑,跟着救援船回去吧,这里我盯着。”

倪明昱摇头,“我要确定他没事才能放心。”

距离裴炎告诉他那丫头早产的事,已经过去快两个小时,她和孩子该从产房出来了。

……

于此同时,军区妇产科。

穆云轩在手术室外踱步,浑身都冒着汗。

为产房里的人急,为那边不知情况的人急。

“小伙子,你别走来走去了,弄得我心慌死了。”等在手术室外的人拽住他,让他坐在一边。

穆云轩抱歉地看了他一眼,刚落座,看到护士从产房出来,立刻迎上去。

“倪初夏家属。”

“我是。”

“穆医生?”

那名护士认出他,很是惊讶,没听讲心外穆医生结婚了啊?

穆云轩一把拉住他,焦急地问:“情况怎么样?大人小孩都没事吧?男孩还是女孩?”

护士愣了一下,说道:“手术一切顺利,恭喜你啊穆医生,小伙子虽然是早产儿,但也有六斤二两,已经送去育婴室。”

“那大人呢?什么时候能出来?”

护士见他急得额头都是汗,笑道:“穆医生,怎么说你也是医生,不知道剖腹产的产妇需要在手术室观察两小时吗?”

听到她的话,穆云轩瞬时松了口气,提出换衣服和她一同进去。

产房,倪初夏进行了全麻,脑袋晕沉沉的,躺在床上不能动弹。

强撑着睁开眼,四周是做清理工作的护士。

穆云轩换上隔离服进来,弯腰靠近,低声道:“孩子很好,不要担心。”

倪初夏张了张嘴,是想说些什么,但浑身无力,只能睁着眼看向他,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穆云轩移开视线,拉住护士,问她要了纸巾,“小表嫂,我不知道你得到了什么消息,但你要相信表哥,他会平安回来的。”

替她擦拭泪水后,与她说及孩子的事情,企图转移她的注意力。

倪初夏一直兴致缺缺,心里惦记着厉泽阳的事。

昨天半夜,她睡得迷迷糊糊,所以,手机震动之后,她便醒过来。

看完那条威胁短信,她心里焦急,却又联系不上人,只能出门去找穆云轩,也就在那时,动了胎气。

穆云轩见她闭了眼,也没有离开,默默在一旁陪着,直到观察确认身体无碍,才和她一起来到病房。

清晨时分,厉家人得来消息,赶了过来。

病房里,倪初夏睡了过去,孩子就在她身侧。

红扑扑的脸蛋皱起来,眼睛还未睁开,两只小嫩手在空中挥着,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厉奶奶走过去,脸上带着一抹沉重。

凌晨时分,老伴起床就去了军营办公室,她心里就不踏实。

这下在病房里没看到泽阳,猜想也就落实了。

“奶奶,我刚才问了护士,虽然初夏是早产,但孩子和大人都很健康,您不要担心。”岑曼曼走过去,扶住老人。

厉奶奶点着头,握住岑曼曼的手,说道:“奶奶只是心疼小夏,统共怀孕就十个月,泽阳陪她的时间太少了,现在她早产生孩子,他都没能赶过来陪她。”

岑曼曼红了眼睛,抿唇说:“人没事就好。”

她又何尝不心疼,怀着孕还要时刻担惊受怕。

但正如她自己所说,她爱着厉泽阳,所以甘之如饴。

这时,厉泽川推门进来,见一老一少都红着眼,想着定然是说了什么触动到心弦。

听到开门声,两人转过身。

岑曼曼迎上前,低声询问情况,“怎么样?爷爷那边怎么说?”

厉泽川抿唇没回答,反倒是对老人说:“奶奶,您在这照顾初夏,我和曼曼去趟临海苑,替她和孩子拿生活用品。”

厉奶奶点头:“行,你们去吧,等会家里的阿姨会过来,我这边应付得来。”

两人并肩,走出病房。

直到坐上车,厉泽川才回了话,“人是找到了,不过,伤的有些重。”

岑曼曼沉默不语,眼中微闪。

隔了好一会儿,她深呼吸问:“需要瞒着初夏吗?”

“他本人的意思是瞒着,尽量吧。”厉泽川握着她的手,低声安慰:“别担心,会没事的。”

岑曼曼哽咽地嗯了一声,“我就觉得不公平,初夏那么好,为什么就不能安稳的过上日子?”

她与厉泽阳之间,磨难太多。

厉泽川倾身,将她揽进怀中,下巴搁在她头顶,“泽阳的身份和工作的性质在那,必然不能像我们这样,但正因如此,他们会格外珍惜在一起的时光。”

这其实是一种,他们无法感觉到的幸福。

“希望泽阳能快点好起来,陪着初夏。”

岑曼曼伸手回搂着他,似乎是想寻求安慰。

她的情绪,很容易被外界的人或事感染,更何况,这次是她身边亲近的人出事。

到达临海苑,岑曼曼走进主卧,替她收拾换洗的衣物。

是知道倪初夏自怀孕以后,就布置了婴儿房,所以收拾完她的生活用品,径自推门进来。

房间不算大,但婴儿床、橱柜、玩具等应有尽有。

岑曼曼打量一会儿,弯下唇角,才开始挑选孩子的衣物。

回到医院,是上午十点。

厉泽川把她送到妇产科楼层的病房后,径自去了住院部的VIP病房。

病房外,穆云轩穿着白大褂靠在墙边,整个人恹恹的。

“情况如何?”

听到厉泽川的问话,穆云轩抬起头,“昏迷中,没危及生命。”

“和他一起送来的人呢?”厉泽川又问。

穆云轩神色一顿,继而摇了摇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