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厉先生,恭喜你,当爸爸了【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幕逐渐落下。

此时此刻,她好想去看看厉泽阳。

只是,想到裴炎说及他晚上会醒,忍着没下床。

翌日。

倪初夏的伤口已经没有那么疼,排气过后,也能吃些下奶的食物。

这些,都是厉奶奶准备的。

她年龄大了,从军区大院坐车过来,也要挺长时间,考虑到她的身体,倪初夏坚持不让她来回跑。

所以,这几天的饭菜、补汤,都是裴炎送过来。

中午时分,裴炎将保温桶放下,向她汇报厉泽阳的情况。

得知他昨晚醒过来,倪初夏稍稍放心。

“夫人,少爷知道飞扬的事情了,他……并不好。”裴炎看着他,犹豫片刻道:“我本来想告诉她您生下小少爷的事,但觉得这事还是您亲自告诉他比较好,不如,您现在去看看他吧?”

在厉泽阳没醒来前,裴炎是想着按照倪初夏的吩咐来,可眼见少爷沉闷不语,目光深沉如海,还是觉得该让夫人陪着他。

倪初夏微垂下眼,低声道:“他不一定想见我的。”

即便平日相处,总是他迁就自己,但他是男人,骨子里其实是不希望自己的狼狈让最亲近的人看到。

“夫人?”裴炎不懂。

倪初夏轻抿唇角,抬头说:“你先上去吧,等他睡着告诉我。”

裴炎点头应下,转身离开病房。

倪初夏吃了些饭,把厉奶奶熬的汤喝了大半,起身打算在房里转一转。

这时,房门从外面打开,是与她‘失联’挺长时间的倪明昱。

他穿着西装衬衫,手里还拿着公文包,像是刚从工作中抽身过来。

倪初夏转过身,挑眉道:“我还以为你已经忘记自己还有个妹妹呢。”

听出她语气中的怨怼,倪明昱轻笑起来,把公文包放在一边,目光落在她肚子上,“啧,你这肚子里还有一个?”

“滚!”

倪初夏直接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哪能恢复那么快?”

虽然没怀胎十月,但肚子的确如吹气球一般大起来,才第二天,哪能那么快恢复?

倪明昱走过去,不客气地打在她脑袋上,“没大没小的,几天没教训想上房揭瓦是吧!”

倪初夏推开他的手,径自走到床边坐下,闷着不吭声。

“年纪轻轻,脾气倒是大。”倪明昱笑着摇头,对她这阴晴不定的性子无奈。

自己就算是她的亲大哥,都摸不定,还真是佩服厉泽阳,能将她治的服帖。

倪明昱环顾病房一圈,见婴儿床上没有孩子,问道:“我亲侄子呢?”

“月嫂抱去称重量了,等会就回来。”

倪初夏靠着床,眼皮都没抬,说话也很平静。

倪明昱顺势在床边坐下,手随意搭在腿上,懒懒地开口:“大哥前些天比较忙,抽不开身,这不一有时间就赶过来了。”

倪初夏望向他,眼中有惊讶,口是心非说:“我又没说什么,再说只是生孩子,又不是了不得的事。”

倪明昱笑着,抬手揉着她的头发,“这次是大哥不对。”

倪初夏听了他的解释后,虽然面上是爱答不理人,但心里早就不怪他。

兄妹俩聊了一会儿,月嫂抱着孩子回来。

小家伙被包在襁褓中,只露出一张小脸,此时睁着黑溜溜的大眼像是在找什么。

倪明昱起身迎上去,从月嫂手里接过孩子。

倪初夏靠坐着,见他抱着孩子的姿势并不生疏,调侃道:“大哥,你不会背着我在外面有私生子吧?”

倪明昱瞪了她一眼,旋即面色变柔和,哄着怀中的孩子。

倪初夏无趣地抿唇,有些意兴阑珊。

这天下午,直到小家伙睡着,倪明昱才恋恋不舍将他放进婴儿床上。

“你要喜欢孩子,自己生一个呗。”倪初夏歪着头,语气还带着期待。

“这是喜欢就能立即有的吗?”倪明昱收了视线,没好气道:“好好坐月子,别操那份心。”

说完,又叮嘱两句,也就离开。

傍晚时分,穆云轩悠哉晃进病房,像模像样地先询问她的恢复情况,而后凑到她跟前,小声嘀咕:“你猜我下午看到了什么?”

倪初夏抬眼看着他,“有话就说。”

穆云轩一副‘只有我知道这个秘密’的表情,神秘开口:“我看到你大哥和一个女人拉拉扯扯。”

“还有呢?”

“那个女人长得挺漂亮。”

就在倪初夏的耐心快被磨光时,就听他说:“最重要的是,她是从妇产科出来的,我看十有八九是怀孕了。”

“……”

倪初夏神色微愣,怀孕?

穆云轩单手托着下巴,猜测:“小表嫂,你大哥不会有喜欢人妇的癖好吧?”

“别瞎说,我大哥三观很正。”倪初夏瞪了他一眼。

蓦然间,像是想起什么,拿起手机点进微信,翻了一会儿,找出一张照片,“你看到的女人是她吗?”

穆云轩眯了眯眼,头如捣蒜般点着,“就是她,你们认识啊?”

手机屏幕上,是宁婧的一张自拍照。

倪初夏握着手机,神色若有所思。

思索良久无果后,她抛开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警告地看着穆云轩,“在我哥面前不许乱说。”

穆云轩点头,做出一定会保守秘密的动作。

“还有,你作为男人,别太八卦,这样会显得……”倪初夏斟酌用词,最后道:“嗯,显得娘。”

穆云轩:“……”

娘?怎么就娘了?

如果不是因为看到熟人,他才不会八卦!

穆云轩受伤离开没多久,倪初夏收到裴炎的短信,是通知她厉泽阳已经睡着。

倪初夏在床上坐了一会儿,才起身。

月嫂虽然好奇她去哪,但也不好明着问,只是将下奶的情况告知,让她这两天注意点。

倪初夏把羽绒服披上,对她点了点头,出了病房。

来到顶层,裴炎识趣地把时间与地方让给她。

倪初夏轻手轻脚走过去,在他床边坐下。

怕吵醒他,所以,并不敢碰他,只是定定地看着,仿佛怎么看都看不够。

房内,并没有开灯,只有走廊透进点点光线,却足以看清他。

下巴尖了,令五官更显立体。

薄唇紧抿,眉宇紧锁,能看出他睡得并不好。

手慢慢抬起,刚想替他抹平紧锁的眉头,手腕就传来温热的触感。

下一秒,就见原本睡着的男人倏尔睁眼,与她对视。

那双深邃的眼睛漆黑,深不见底。

若是仔细看,能看出他眼底的惊喜,似是没想到她会出现。

两人就这么看着对方,彼此都未开口打破这一承诺。

最后,还是倪初夏没忍住,“我手腕被你抓疼了,受伤手劲还这么大?”

瞧不出情绪的目光微闪,转而点缀了些笑意,柔和、缱绻。

他动了动唇,嗓音沙哑道:“不是梦。”

倪初夏被他的反应气笑,“判断是不是梦,不应该掐自己吗?”

说着,她俯身下去,‘嗷呜’一口压在他下巴上,含糊不清道:“疼吗?”

男人嗯了声,薄唇轻挽。

左手扣住她的后脑勺,轻抬下巴含住她的唇,温柔地吻着。

呼吸缠绵,气氛暧昧。

“…疼……”

蓦地,倪初夏避开他起身,手捂着小腹。

厉泽阳呼吸突然顿住,急着起身,却拉扯到后背和肩膀的伤。

“你躺着别动,我没事。”倪初夏缓了一会儿,出声制止他的行为。

厉泽阳握住她的手,目光落在她不算鼓的肚子,薄唇抖动。

不等他开口问,倪初夏回握住他的手,轻声说:“厉先生,恭喜你,当爸爸了。”

“夏夏?”

“嗯。”倪初夏应下来,尽量不扯到伤口弯下身子,笑道:“是个不爱哭的臭小子,虽然早产,但挺争气的,都没进保温箱。”

厉泽阳只是看着她,眼眸中泛起波澜,熠熠生辉。

此时,他的心里百感交集。

惊讶、喜悦、愧疚、激动……这些,齐齐涌上心头。

一时间,竟然失了语言。

倪初夏弯下漂亮的眼睛,与他十指紧扣,继续说:“我和孩子都很好,所以你不用担心,只需要让自己快点好起来。”

“好。”

千言万语,最后只吐出一个字。

之后,她与他说及那晚的事情,“知道自己可能要生的时候,其实也没有那么害怕,就是很想你……手术的时候虽然全麻了,可是我还是能感受到折线拉扯的感觉,现在想想都不好。”

“你能,也别觉得愧疚,我不会怪你的,谁让我是你娇俏漂亮的老婆呢!”倪初夏怕他心存愧疚,收紧握着他的手,“你要是想补偿我,就快点好起来,别忘了,你还欠我婚纱照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