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除了我身边,你还想睡哪【一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说的时候,厉泽阳就这么看着,目光温润,眉梢都染了柔和。

明明才过几天,可醒来看到她,却恍如隔世。

想抱她,可又怕出现刚才的情况,只能忍着。

许是两人真是心有灵犀,这边他的念头刚打消,倪初夏已经避开他后背的伤口,侧身搂抱住他的腰,“泽阳?”

“嗯,我在。”

“泽阳……”

“嗯。”

“老公!”

“在呢。”

一遍遍喊着他,听到他不厌其烦地应答。

“老公、老公、老公……”

厉泽阳不由得笑起来,轻揽着她的肩,“怎么了?”

“我爱你。”

倪初夏仰头望着他的侧脸,眼睛晶亮透着光,似乎是怕没有诚意,补了句:“嗯,很爱很爱。”

厉泽阳眼底氤氲光亮,将她的脑袋按进怀中,“我知道。”

“你就这反应?”倪初夏闷闷不乐。

“别心急。”男人像是哄蠢蠢一般轻抚她的脑袋,似乎是在组织语言。

过了良久,他才缓声开嗓:“从你嫁给我那天起,其实对你就是不公平的,我不顾你的意愿,强行把你拉入我的世界,让你承受本不应该承受的事情,也因为我的身份与工作,让你担惊受怕……”

“接下来,你是不是就要说让我离开你的话?”倪初夏从他怀中抬起脑袋,脑洞大开。

“你想得美。”

厉泽阳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低声道:“人都是自私的,我也不例外,脱去一身军装,不过也是普通人。害你担惊受怕,是愧疚,没能陪着你把孩子生下来,是遗憾,我用下半辈子补给你和孩子,好吗?”

“不好。”

倪初夏严肃地看着他,“你的下半辈子只能给我。”

和孩子有毛关系?

厉泽阳哭笑不得,顺着她的意思说:“好,只给你。”

倪初夏松开搂抱他腰间的手,坐起身扒拉两下头发,“时间不早了,你快休息。”

见她要走,厉泽阳没有微皱,伸手握住她的手腕,“留下来吧。”

“我睡哪?”

倪初夏环顾病房,家具很全,但只有一张病床。

“除了我身边,你还想睡哪?”厉泽阳好笑看着她,说完已经开始挪位置。

“你疯了,别乱动!”

厉泽阳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用没受伤的手轻拍床边,“过来吧。”

除了右肩是实打实的伤,其余都是外伤,并不会危及到生命。

“裴炎等会要是回来呢?”

见她一直扭捏,厉泽阳耐心解释:“这点眼力见他还是有的。”

没了顾虑,倪初夏也不纠结,脱了羽绒服在他身侧躺下。

这样的感觉,熟悉又觉得陌生。

厉泽阳将左手搭在她腰上,没一会儿便撩起她的衣服。

感受到他温热的手,倪初夏气笑道:“厉泽阳,你禽兽吗?”

男人的手停在她腹部的伤口边就没有其他动作,紧接着,倪初夏头顶就传来他轻笑的声音。

知道是自己误会,倪初夏干脆闭眼不理会。

“还疼吗?”厉泽阳不敢轻易触碰刀口,轻声问。

倪初夏答:“不疼。”

厉泽阳知道她说的不是实话,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她也不过才二十出头,如倪明昱所说,平时小嗑小碰都会红眼睛,何况是生孩子。

左手用力将她搂在怀中,唇瓣很轻地贴在她头顶。

倪初夏弯下唇角,在他胸口找了舒服的位置。

厉泽阳昏迷一天一夜,这会儿没有困意,手指穿过她的头发把玩,不厌其烦。

“不睡吗?”

男人轻嗯,让她先睡。

倪初夏下午睡了午觉,又因为他在身边,一时也睡不着,探手从羽绒服里掏出手机,点开相册给他看。

“这张是刚出生的时候,让云轩拍的。”倪初夏举着手机讲解,“还有这张,他正好醒过来,眼睛睁的很大。”

即便是在屏幕中,厉泽阳心中也有异样。

这个孩子身上,流淌着两人的血液,是延续。

他看着一张张照片,表情很认真。

最后,选定了一张她与孩子的合照,通过微信发给自己。

倪初夏也凑过去看,感慨道:“都看不出像谁呢?”

厉泽阳的手轻碰着屏幕,用低沉的嗓音道:“像你。”

“哪儿?”倪初夏疑惑问。

“懒样。”

“……”

倪初夏深呼吸试图平复情绪,不高兴道:“刚出生的小孩就爱睡觉的。”

厉泽阳轻抚她的脸,“像你不好吗?”

“也不是,但他是男孩儿,和你像才好。”倪初夏伸手摸着他的眉眼,“你要不是军人,凭这副皮囊进演艺圈都没问题。”

“嗯,想法不错。”厉泽阳附和。

见他表情认真,倪初夏立即改变主意,“你还是别抛头露面了,在家给我看就行。”

她才不要给自己找事。

两人偎依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也不觉得困。

当提及起名的事,厉泽阳沉默了片刻,开口道:“孩子和亦航一般是亦字辈,叫厉亦扬吧。”

“那不能用阳光的阳,和你撞了。”

厉泽阳回:“嗯,飞扬的扬。”

倪初夏身形一怔,心突然一揪。

从他醒来到刚刚,他都未表现出一丝难过,可心里定然与表象不同。

她搂住他的脖颈,低声劝慰:“泽阳,飞扬的事你已经尽力了。”

裴炎说过,当时的情况很凶险,在场的人中,没人料到他会那么做。

男人的薄唇紧抿,眼底的悲哀显露,他将下巴磕在她肩上,似是寻求安慰,汲取温暖。

倪初夏任由他抱着,这时,说再多的话,都没有沉默地陪在他身边来的好。

第二天,倪初夏是在护士推换药车的声响中醒来。

刚把羽绒服套上,门从外面打开。

除换药护士以外,还有查房的医生。

众人见房内由裴炎换成陌生的女人,眼中皆是新奇。

趁查房医生对厉泽阳做检查的空,倪初夏准备下楼回自己病房。

“最近注意静养,喉咙还疼吗?”医生拿着笔,等待他的回话。

厉泽阳直接忽略医生的问题,看着要走的倪初夏道:“裴炎等会送早餐过来,吃完再下去。”

“……好。”倪初夏点头,挪步回到床边。

“厉先生,请问你的喉咙有异样吗?比如说话、吞咽会不会疼?”查房医生又问了一遍,手下的笔迟迟落不下去。

厉泽阳看了他一眼,继而伸手握住床边的人,显然不想搭理人。

察觉到医生的脸色,倪初夏轻轻扯了他一下,低声劝说:“你配合一下,不然医生怎么知道你目前的情况,对症下药呢?”

这种事,上次在西北的时候也遇到过,他好像并不太喜欢和医生交流。

“嗯。”

厉泽阳轻嗯了一声,直接下逐客令,“你们把药留下,我的人会替我换。”

“……”

查房医生和被美色唬住的护士皆是无言,又因床上的人身份特殊,只能找他的话离开。

“你把他们赶走,谁给你换药?”倪初夏不赞同他的做法。

知道她心里不太舒服,厉泽阳解释:“我的伤势不宜让太多的人知道,这药裴炎也能换,不用担心。”

没一会儿,裴炎拎着保温桶进来。

待她吃好,厉泽阳让裴炎送她下去,回来再帮他换药。

倪初夏回到病房,月嫂已经用奶瓶给孩子喂过奶,此时正睁眼自娱自乐。

陪孩子玩了一会儿,护士过来替她换了药。

上午九点钟,云家人来到病房看望她。

白茹月与她说了带孩子的经验,便去一旁逗着孩子。

云暖则坐在床边,拉着倪初夏说话,“倪姐姐,生孩子很痛吗?剖腹产会不会留疤啊?要是留疤,夏天都不能穿露脐装了,还有,厉先生怎么没陪着你?”

“你一次性问这么多,让人怎么回答?”云辰也能下床走路,经过这次事情,消瘦了很多。

“哦,那我一个个的问。”云暖朝他吐着舌头,凑到倪初夏耳边说:“我哥肯定是被憋坏了,这几天脾气好差。”

倪初夏笑了笑,一一回答了云暖的问题。

在回答最后一个问题时,她稍稍顿了一下,正在斟酌中,房门被推开,这道问题的主角走进来。

------题外话------

推荐好基友【一袖飞花】暖宠欢脱文《重整夫纲:傲娇老公欠调教》

看娇骄狂傲全能明星御玺,跪抱耿直粗暴体育老师夏绛大长腿,求暖床求调教求包养的故事。

御玺:“你弟睡了我妹,怎么算?”

夏绛:“你把我睡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