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原谅我的不辞而别【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薄唇微抿,深邃的目光扫过来,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

只是,当看向倪初夏时,那股冷意立刻散了去,取而代之的是温柔。

男人穿着长款羽绒服,将他后背的伤遮住,除却脸色泛白,看不出任何受伤的迹象。

倪初夏神色一愣,突然想到一句话。

那人身后有光,就像初冬的阳光,光芒万丈的,站在那里好像信仰。

她弯下唇,目光依恋地看着他。

即便刚分开,这会儿看到他却依旧欣喜。

云暖和云辰也是愣住,是没想到刚提及,他就会出现。

“宝宝快看,是爸爸过来了。”白茹月抱着孩子,亲切地望向厉泽阳那处。

云辰出事,厉泽阳帮了不少忙,所以,对他的印象很好。

窝在白茹月怀中的孩子小脑袋晃着,先是看着抱着她的人,而后看向四周,“哇”一声哭起来。

厉泽阳:“……”

面对着出其不意的哭声,众人茫然,都把目光看向进来的男人。

倪初夏掀开被子下床起身,从白茹月手里接过孩子,轻声哼歌哄着。

许是感受到抱着他的是妈妈,孩子的哭声渐渐变小,没一会儿窝在她怀中睡着了。

怕打扰到孩子,白茹月和云家兄妹没待多久就离开。

病房里,剩下是一家三口。

倪初夏抱着孩子看向一直没挪步的男人,小声问:“你现在能随意下床吗?身体没事吧?”

厉泽阳摇头,目光略带好奇地看着怀中的小不点。

倪初夏笑着走过去,“囔,你儿子。”

男人的目光顺着她的脸向下看,注意到他眼边还有泪水,想抬手替他擦掉,又怕惊到他,不敢轻易碰他。

倪初夏看穿他的顾虑,开口道:“碰一下没事的,刚才他哭也是意外,和你没关系。”

听了她的话,厉泽阳动作轻柔地抹去泪珠,脸部的线条变得柔和。

昨晚看照片的时候,倒没觉得他小,这下看到,才感受到,和小猫一般,他都不敢随意碰。

考虑到他身上有伤,倪初夏没让他抱孩子,将孩子放进婴儿床里,她提议:“不如我和孩子搬上去陪你吧。”

她还有四天就能出院,但他肩膀的伤并不轻,回家也是养着,倒不如留下来陪他一起养伤。

厉泽阳思考一会儿,点头应下,“手机拿来,我让云轩去安排。”

“我去找他好了,顺带走路消食,你留在这看着孩子。”倪初夏把羽绒服套上,离开病房。

她走后没多久,裴炎敲门进来。

“少爷,唐风不见了。”

厉泽阳脸色阴沉下来,“不是派人跟着她,怎么会不见?”

“您知道的,她若是想走,那两人怎么拦得住?”裴炎脸色也不好。

“她知道飞扬的事了?”

裴炎点头,“看样子是知道了,早在她醒来的时候就觉得她不对劲,但那时候的确没人告诉她。”

所以,他也不清楚她是怎么知道飞扬已经牺牲的事。

“她不傻。”养伤这么多天,飞扬没有看过她一次,不用告知也能猜测出来。

“对了,这是从她枕头下发现的。”裴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好的纸。

发现唐风不见之后,他就赶来汇报,还没来得及看。

厉泽阳将纸打开,里面只有寥寥几句话。

老大:

我一直将飞扬定义为兄弟和亲人,可当我真正失去他的时候才发现并不是这样,无法让他就这么离去,所以,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没有交代她去了哪,即将做什么。

看完后,他将信递还给裴炎,不发一言。

“少爷,唐风一定是去找娇娘了。”

“嗯。”

“我派人去把她找回来。”

裴炎说着,就要离开,却被厉泽阳的话止住步子,“她不会轻易露面的,你直接派人时刻注意娇娘的动向,若是可以,直接动手。”

“是,少爷。”

裴炎离开病房后,就联系军区的人,让他们调查娇娘。

刚才少爷是动怒了吧。

面对老三这样的毒贩,都留了他的一条狗命让法院审判,可到了娇娘这,就是直接灭口。

其实,他们有很多次除掉他们的机会,可每次都被各种命令牵绊。

这一次,绝不会放过那个女人。

那日,倪初夏去找了穆云轩,他当即联系人,让他们住在一间病房。

出院这天,不仅厉泽川夫妻俩来了,厉家两位老人也过来。

两人没有回临海苑,而是去了军区大院,同行的还有倪明昱。

一家人在厉家吃了饭,又待了半日,直到临近傍晚才回了临海苑。

倪明昱开车送两人回来,被留下来吃晚饭。

晚饭前,在月嫂的帮助下,倪初夏替孩子洗了澡。

洗完澡,她用浴巾包着光溜溜的孩子回到房里,将他放在床上。

没有衣服的束缚,小家伙欢快地蹬着小短腿,咧着嘴笑起来。

倪初夏从储物柜拿出单反,找好角度拍了几张。

替他穿好衣服,抱着他下楼。

客厅里,两个男人在说些什么,见她下来,默契的没再出声。

倪初夏走过去,自顾自说:“咱们家亦扬说要舅舅抱,是不是呀?”

说着,把孩子递给倪明昱。

小家伙特别喜欢他,被他抱着一直咯咯的笑,小手挥着很开心。

倪明昱看向身侧的男人,玩笑道:“这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孩子是我的呢,瞧着眼睛长得,和我真像。”

倪初夏咋舌,不客气拆台:“别占我儿子便宜,我俩最像的就是眼睛,你也是沾了我的光。”

“丫头片子,我比你大,不应该是你沾我光吗?”

“把儿子还我,想要自己生去。”

“啧,你这丫头……”

面对两人斗嘴,厉泽阳付之一笑,默默从倪明昱手中接过孩子。

一个多星期过去,他已经不像刚开始那般手足无措。

小家伙歪着头看他,傻笑了一会儿,口水从嘴角流出来。

厉泽阳薄唇挽起,抽了纸巾替他擦干净,看了倪初夏一眼后,问身侧的人:“她小时候也是这样?”

倪明昱刚被她气,自然不会给她留面子,笑道:“她啊,小时候可喜欢哭了,哭起来什么也不顾,鼻涕口水直流,哎呀,那画面简直……”

倪初夏朝他吼道:“不许黑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