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7、我想和你一起洗澡/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家伙瞪着圆溜溜的大眼,寻着声音找过去,咿咿呀呀地挥着手,像是要妈妈抱。

厉泽阳握住他的小手,低声说:“你妈正气着呢,别让她把气撒你身上。”

说着,抱了他去厨房看饭菜烧好没。

“你瞧瞧,张牙舞爪地把孩子吓到了。”

倪明昱倒是笑的开心,放松向后靠了靠,“当妈的人了,脾气是要收敛一点,尤其是在孩子面前。”

“……”

倪初夏翻了白眼,她要是再收敛,老底都要掀完了。

听不到她的反抗声,倪明昱舒了口气:“对,这样保持住,多讨喜。”

日常工作的时候,干最多的事就是和人辩论,这回了家还一时改变不了。

倪初夏一副我不和你一般见识的眼神看着他,用手推了推他的胳膊,“我记得你和我说过你和宁婧没关系的。”

“嗯。”倪明昱看了她一眼,明显地是质问他有什么问题?

“我怎么听说你和她在医院门口拉拉扯呢!”女人都有颗八卦的心,见到人自然不会错过这次机会。

“嗤……”

倪明昱嗤笑,双手环胸,“她是我事务所的员工,我找她有点事还能不行?”

倪初夏挑眉,假笑点头:“哦,有点事啊?”

“把精力都放在孩子和丈夫身上。”倪明昱语重心长开口,而后轻拍她的肩膀,起身去了饭厅。

吃过晚饭,倪明昱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同厉泽阳去了二楼书房谈事情。

倪初夏则抱着孩子在客厅转悠,偶尔低头与他说着话。

“你说爸爸和舅舅在商量什么呢?”当低头问及这事时,小家伙蹬着腿哼了两声。

倪初夏低头一笑,最后抱着孩子回到主卧。

书房里,亮着灯。

厉泽阳与倪明昱面对面而坐,后者手里拿了一份资料。

“这算机密文件吧,就这么给我看了?”倪明昱扬着手里的资料,笑道。

厉泽阳扬眉,不置可否。

资料里罗列的,是前两次任务逮捕的人,最后几张,是那些人供出来的上级。

倪明昱一目十行扫了前面,看到后面时,速度慢下来,脸色也有些不对。

看完后,他抬眼道:“这……牵扯到的人挺多啊。”

“我也很意外。”厉泽阳双手交叉放在书桌上,面露沉思。

倪明昱把资料放到桌上,开门见山:“你把我叫上来,不光是让我看这些的吧?”

深邃的目光泛着波澜,厉泽阳眼睑微动,“嗯,是有事情要拜托。”

“说吧。”倪明昱懒懒地靠在椅子上,示意他有话开口。

厉泽阳抽屉里又一份资料,递到他面前,“等你看完,我们再谈。”

倪明昱点头,翻开资料开始浏览。

刚开始,一直是慵懒的模样,只是看到后面,直接正襟危坐起来,不可思议地看向他,“你从哪得来的?有这些你不早用,让他逍遥法外这么多年?”

这份资料,虽然薄,但每一个数字,都是能让人判十年以上的罪。

若是落在一个人头上,牢底都能坐穿。

“近段时间才得到的。”厉泽阳不紧不慢回答,而后看着他问:“这个官司你接不接?”

倪明昱眉头拧起来,陷入为难的境地,“我擅长的是经济纠纷案,这类刑诉案件接的少。”

涉及毒品贩卖、恐怖活动等,他是严令事务所接这类案件,没什么纠纷还好,若是有了,可不是单用钱能搞定的。

“那就是接过。”厉泽阳玩起了咬文嚼字,是希望他能接下来。

倪明昱深呼吸,思考片刻后应下他的要求,“我虽然应下来,但你知道这起案子特殊,牵扯到的人太多,并不一定会达到预期的效果。”

“我会给你提供你需要的,你只需尽力就好。”

他知道这时候让他保证必定能拿下不靠谱,尽人事就好,其余的他会处理。

之后,两人围绕这些又谈了一会儿。

倪明昱提出疑问,“诉讼必定有原被告,原告你打算安排谁?”

厉泽阳思考了一会儿,吐出一个人的名字。

“云辰那小子出什么事了?”倪明昱更有疑惑。

“前段时间他被人故意伤害进了医院,就以这件事引出你即将要着手的案件。”厉泽阳简单说了前阵子的事情。

倪明昱问:“伤他的人是这份名单里的人?”

“嗯,牵扯很大。”

倪明昱点头表示明白,临走时抛出最后一个问题,“这些证据从哪儿来的?看样子不像是有不少年头了。”

厉泽阳也站起身,目光若有所思落在上面,“他的人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众人眼中,我的人也不会逊色。”

倪明昱眼中划过清明,扬着手里的资料道:“这些我拿回去,你把原件收好,届时开庭出证必须要用原证物。”

“嗯。”

厉泽阳送他下楼出别墅,临末叮嘱:“我会派人给你,凡事都要以安全为主,你的命比让他们受到惩罚重要。”

“放心吧,这点分寸我还是有的。”倪明昱笑着回,大步走到车旁,上车离开。

回到别墅,厉泽阳去厨房冲了杯牛奶,又切了水果端上去。

还未进主卧,就听到倪初夏的笑声,大概是与孩子玩闹。

端着托盘进去,就见一大一小在床上,女孩半趴,双腿在空中悬着,正与孩子说童话故事。

语音语调柔和、清悦,煞是好听。

厉泽阳把托盘放在床头柜上,好笑道:“他这么小,能听懂这些吗?”

倪初夏仰头望着他,而后低头对孩子说:“亦扬,你爸爸看不起你,咱们证明给他看好不好?”

“咿咿呀呀……”

小家伙仰躺着,小手兴奋地挥动,乌溜溜的眼睛睁得很大,在倪初夏说‘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幸福的生活’时,弯眼笑起来。

“看到没,咱们儿子能听懂。”倪初夏把童话书丢到一边,凑过去亲了小家伙一口,“妈妈奖励给你的。”

望着她自说自话、自娱自乐的模样,厉泽阳哭笑不得,从衣帽间拿了衣服就准备去洗澡。

刚走到浴室门口,衣服就被倪初夏扯住,“怎么了?”

问完见她没穿鞋,见她拉到身边,把自己的脚给她垫着,“医生怎么说的,产后不能着凉,去床上躺着。”

倪初夏见他往床边走,立刻环住他的脖颈,附耳轻喃:“我想洗澡……和你一起。”

厉泽阳身形怔了一下,别开头说:“伤口没完全好,暂时不能洗澡。”

“你也受伤了,不照样洗了吗?”倪初夏抗议。

她都十天没洗澡洗头了,再让她熬下去,整个人都要和蠢蠢一样发臭了。

“我是男人。”厉泽阳义正言辞拒绝,让她在床上坐好,“再说,我们去洗澡,谁看着亦扬?”

“……”

倪初夏看着他走进浴室,气呼呼地对儿子说:“你爸已经不爱我了,咱们娘俩过吧。”

合上门听到她的话,厉泽阳薄唇轻挽,真是拿她没办法。

冲澡出来,孩子已经睡着。

厉泽阳把头发用毛巾擦干,轻手轻脚地把孩子抱进床边的婴儿床里,而后掀开被子躺下。

见小妻子背对着他,抬手挠着她的头发,低声问:“生气了?”

倪初夏挥开他的手,赌气道:“头发那么脏,你也能碰下去?”

厉泽阳挪了位置紧贴着她:“我不嫌弃。”

“我自己嫌弃。”倪初夏试图掰开他的手,几次都失败后,干脆任由他抱着。

男人瞧她还赌气,唇瓣贴在她后颈,“明天让云轩看看伤口,恢复好就能洗澡。”

说话时喷出的热气都在后颈,惹得她异常别扭,只好翻过身对着他,“这可是你说的,不能变卦。”

她并不信奉那套月子期间不能洗澡洗头,只要保暖做好,不让伤口感染发炎,正常清洁还是要的。

厉泽阳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又觉得不够,顺着鼻梁下滑,最终含住她的唇。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至尊豪门:霍少斗娇妻》/荷子

简介:两年前,一场费尽心机的算计,让她在一天之内失去所有,两年后,昔日的落魄千金王者归来,铲小三,斗渣男,夺家产,重振骆氏。

精彩片断:女人一丝不挂的站在男人的面前,“我美吗?”

男人瞟了一眼她高耸的胸部,“美。”

“那你要吗?”女人身子紧贴着男人的胸膛。

第二天,女人淡定的在男人面前穿衣服,“半年。”

“什么?”男人蹙着浓眉。

女人转身,“我做你半年的情人换我想要的。”

靠,这女人当他是什么了,鸭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