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8、这样,他的心里还会好受点【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厉泽阳的这吻,很温柔。

含着唇瓣,与她低喃几句,而后在覆上。

倪初夏睁开水雾的双眼,双手已经攀住他的脖颈,指尖插进他的短发中。

这样的动作,无疑将这把火点的更彻底。

男人温热的大手像是带着电流,绕过腰间来到腹部时,顿了一下。

紧接着,他缓缓松开她,将头埋进她的肩侧,不再有下一步的动作。

急促的呼吸,也随着时间慢慢平复。

倪初夏的意识逐渐回来,脸红的像煮熟的螃蟹。

两人几乎是无缝挨着,能清晰地感到他身体的变化。

她缓缓松开抓住他头发的手,轻声提醒:“我问了医生,要三个月之后才可以。”

“嗯。”

厉泽阳的嗓音变得性感而沙哑,落在耳中,简直就是在撩她。

倪初夏动了身子,试图推开他,“你还是离我远点吧。”

“没事。”男人并没有让开,反而将下巴磕在她肩上,无意识地蹭着。

倪初夏眨了眨眼,懊恼地嚷嚷,“是我难受,看到又吃不到!”

“……”

临睡觉前,厉泽阳提及明天是叶飞扬的葬礼,问她是否要参加。

先不说她与飞扬有交情,即便没有,他作为自己丈夫的部下,理应去的。

倪初夏说了自己要参加,而后询问他的葬礼为何会延迟。

厉泽阳回答:“飞扬隶属于国家安全部的,事发突然,上头需要核实、政审,并且要找合适的时机告诉他的家人。”

倪初夏‘哦’了一声,又问道唐风,“她应该是知道飞扬的事情吧,平时就属她和飞扬的关系亲近,不知道怎么样了。”

厉泽阳轻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她会没事的。”

至少,在大仇未报之前,不会有事。

夜里,需要给孩子喂奶换尿布,中途起来三四次。

厉泽阳向来睡眠浅,旁边的婴儿床里只要有动静,他就会醒。

往往等她从床上爬起来,他已经把孩子抱起来。

倪初夏强撑困意把孩子喂饱,就将孩子放进婴儿床里,倒头继续睡。

第二天早晨,她醒来的时候,床边已经没有人,孩子还在睡梦中没醒。

洗漱完,想起昨晚他提到的事,从衣帽间拿了黑色衣服换上。

厉泽阳晨跑回来,将她坐在床尾不停调整衣服,问道:“不合身?”

倪初夏脸蛋一红,‘昂’了声,“有点紧。”

这个‘紧’指的是什么,厉泽阳自然是知道,于是道:“去换件舒服的衣服。”

倪初夏看了眼衣帽间,打消了换衣服的念头,“舒服的衣服颜色都太花了,就这样吧。”

“那就去买一件,换好衣服陪你去。”

厉泽阳跨步进了衣帽间,把身上的休闲服脱掉,换上许久未见他穿的军装。

倪初夏站在全身镜前,望着还没恢复的身材,和大了一圈的胸部,有些愁苦。

抬手捏了脸蛋,懊恼闭了眼,她真的胖了很多。

男人换好衣服,将西装搭在手臂上,笑看她:“就这样挺好。”

倪初夏没精打采道:“你不用安慰我。”

她是发现一个规律,只要他回来,自己的体重就会上升。

可是,不能因为想瘦下来而赶他走,她不舍得。

厉泽阳走到她跟前,从后面抱住她,看着镜子说:“不是安慰,纯粹觉得现在的手感很好。”

没怀孕之前,是有点太瘦了,他都稍微怕用点力,腰就被掐断。

倪初夏转过身,仰头看着他,“这么说以前的手感就不好了?没想到你已经嫌弃我一年之余,你走!我再也不要看到你!”

厉泽阳见她演地认真,好心的没有打断,伸手揽住她的腰,“宝贝,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你都是最好的。”

倪初夏眼眸愣了一下,旋即板着脸,“就知道花言巧语。”

厉泽阳问:“你不喜欢我这样?”

“我……喜欢啊,你有本事每天都说这样的话!”倪初夏跳出脚本,不害羞地说。

厉泽阳的大手下移,轻拍她的臀部,“去换衣服吧。”

倪初夏把衣服脱掉,又找了宽松的衣服套上。

这时,厉泽阳替孩子穿衣服,对她说:“参加葬礼的人很多,把亦扬送去厉家。”

“好。”倪初夏从衣帽间出来,急急忙忙往外走,“外面冷,你给他多穿点。”

厉泽阳问:“去哪?”

“给你儿子挤奶去。”

“……”

听着她的话,厉泽阳眼眸微动,眸色不由加深。

他垂下头看着还没怎么睡醒的懒孩子,不知怎么心里有点羡慕他。

一切准备妥当,厉泽阳开车驶向军区大院。

将厉亦扬送到将军楼,趁厉奶奶抱他去看浴缸里的金鱼,两人离开。

经过市中心时,厉泽阳陪她进商场,买了较为正式的黑色衣服。

叶飞扬的礼堂,设在珠城远郊的殡仪馆。

他们到达的时候,外面已经停靠很多车辆。

看着车牌,以军区、警车和市政车为主。

厉泽阳牵着她的手往灵堂走,隐约能听到哭声。

与亲友相比,参加悼念的者,多数为官方领导,皆是一声黑色西装,站在灵堂两侧。

从他们脸上,倪初夏看不到悲伤,反而像是借着此次机会聚一聚。

“在这等我。”厉泽阳把她带到秦飒、杨胜和裴炎身边,而后走向灵堂前。

男人神色凝重,拿了三支香点燃,对着叶飞扬的黑白照弯腰拜了三下,插入香炉中。

“这人是?”

“珠城军区的厉泽阳,他爷爷可是这个,听说就是他替死者申请的追加军衔。”有人竖起大拇指。

“呵,人都死了,追封有什么用?虚伪!”

“嘘……你不想在珠城混下去了是不是?”

“……”

议论声此起彼伏。

倪初夏就站在人群后面,听得到他们的窃窃私语。

这一刻,她突然觉得心底一阵悲凉。

飞扬是为了这座城市的安宁而牺牲的,可他们在他的灵堂上,都能说出这样的风凉话。

变故,就在这时发生。

站在灵堂旁的中年女人,像是疯了一样冲到厉泽阳身边,哭喊着:“你还我家儿子,我家飞扬就是因为你才走的,你把他还给我……”

女人头发披散着,握拳捶打他。

厉泽阳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神色黯然,没有说一字半句。

倪初夏急得红了眼眶,就要扒开人群冲上前。

“夫人,您别去。”

裴炎一把拉住她,解释道:“飞扬的母亲只需要一个宣泄口,过去就好了。”

“可是……”

“他不会有事的,或许这样,他心里还会好受一点。”这话,是刚进来的于向阳说的。

叶母还在哭喊,最后崩溃大哭。

从灵堂外匆匆赶来的男人将她搀扶起来,一个劲替她像厉泽阳道歉,“厉先生,真是对不住,我爱人实在是承受不住孩子的离去才会这样的,您别介意。”

“是我对不起你们,没能把他救回来。”厉泽阳低着头,语气极显诚恳。

叶父是通情达理的人,他摇头轻叹:“自从他上了大学之后,我们就很少能联系到他,其实心里就已经有数了,也时刻做好准备,但这次实在太突然,前不久还和他妈说有了喜欢的姑娘,准备过年带回家的,转眼就……”

厉泽阳把军帽摘下,朝两人弯下九十度腰,“对不起。”

他以这身军装起誓,飞扬的不会白白牺牲,他定会为他报仇。

在场的人,穿着军装的,皆是摘了帽子弯腰行李,为死者默哀。

倪初夏站在角落,望着那个如白杨一般百折不挠,笔挺直立的男人弯下腰,仰头让眼眶的泪水不落下。

这些天,她尝尝能看到他望着某处愣神,是以往从未有过的事情。

即便他不说,她也能感受到,飞扬的死,对他的打击很大。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引妻入帐:魅王枭宠小狂妃】/洪瑞

她是现代跆拳道女教练,一朝穿越,成了齐国公主韩非烟。

和亲路上惨遭毒手,坠崖失忆,再睁眼竟然昏睡在楚国奴隶市场,变成了细皮嫩肉的待宰羔羊。

阴差阳错,她成了楚国霆王府的一名带刀护卫。

他乃圣上骄子,手握重权,跺跺脚风云将变,却清冷寡言,视女人如蛇蝎毒物,唯独对身边那个面若桃瓣的护卫屡屡破例,照顾有加。

狠毒庶妹冒名顶替而来,那一夜她清白莫名被夺。

“霆王爷,想知道那晚的女人是谁吗?哈哈哈,就是你最心爱的小护卫!”

真相来临,为时已晚,滔滔江水,玉殒香消。

从此再无韩护卫的大名,再归来,她身骑猛虎,手持折扇,一身白衣,惹的乱世风云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