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当了爸爸果然就不一样了【一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父将叶母安抚好,不好意思地看了厉泽阳一眼,扶着妻子到一边站好。

厉泽阳直起身,看着灵堂上叶飞扬的遗像,转而回到倪初夏身边。

叶母的劲并不小,有几下直接落在脸上,明显能看出红痕。

倪初夏迎上去,心疼地看着他,“没事吧?”

厉泽阳把军帽戴上,朝她摇了摇头。

就那么几下,还能受得住。

按照殡仪馆丧葬的流程,灵堂设立一天,翌日早晨会将骨灰送至墓地,亲友都会到场送死者最后一程。

所以,即便悼念结束才过中午,两人也没有选择回去。

下午的时间,杨胜、秦飒他们帮叶父叶母招呼前来悼念的人,倪初夏则陪厉泽阳坐在大厅的休息椅上。

倪初夏问:“你说,唐风会过来吗?”

厉泽阳看了眼来往的人,没有给出肯定回答,只是询问她是否累了。

“我不累。”倪初夏环顾四周,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伸手攥住他的手,佯装什么也没做样子瞄了他一眼。

他们俩明明是夫妻,这样倒像是偷情。

厉泽阳低头看着她,虽然觉得好笑,却也回握住她的手。

“我晚上会留下来,等会让裴炎送你回厉家。”

倪初夏听话地应下来,“好,那我明早过来找你。”

于向阳悼念完,跨步走过来。

瞧见两人并肩坐一起,从身后绕到跟前,“你那几个手下对你是没话说,轮流找了叶飞扬的妈说明情况。”

真是唯恐他被人误会,或者吃了什么亏。

倪初夏迅速将手从他手中抽出来,像是生怕被人发现,“那……你们聊,我去找裴炎,让他送我回去。”

厉泽阳扫了眼自己空落落的手,随后深邃柔和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轻声叮嘱:“回去的路上当心,到了和我说一声。”

“嗯,我知道。”

“明天会起早,晚上早点睡。”

厉泽阳又叮嘱两句,温和出声:“裴炎在那边,去吧。”

直到目送她与裴炎碰面,才将视线收了回来。

于向阳全程看着,虽然这两人没做什么,但还是有种被喂了狗粮的感觉。

那样温柔、贴心的厉泽阳,还真是少见。

“坐吧。”厉泽阳挪了位置。

于向阳没推脱,坐到他先前的地方,开口说:“当了爸爸果然就不一样了。”

虽然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可举手投足间就是多了些什么。

厉泽阳轻挽薄唇,不置可否。

的确是变了吧。

在未认识倪初夏以前,处事方面他不会顾虑那么多,更不会想着未来该如何,可认识她、有了孩子以后,他不禁会想从未想过的事。

若他一直是孤家寡人,倒也不怕别人寻机报复,但如今不同,他有要守护的人,做事会力求果决。

“那艘船上逮捕的人名单已经列出来,身份基本调查明白,大多是偏远地区的人,一个拖一个被诱拐走上不归之路。”

于向阳说完,转头看着他,“娇娘干的是妇女儿童贩卖,这点你清楚吗?”

厉泽阳意味不明嗯了一声,嘲讽道:“分工做的不错。”

“那些人都是最底层的人,没捞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于向阳向后靠了靠,有些放松。

这些天神经一直紧绷,松下那口气,觉得身体疲惫的厉害。

厉泽阳提议:“上半年,我曾在一座海岛上发现过妇女儿童贩卖的据点,可以从这方面调查。”

“那起和娇娘有关系?”于向阳问。

“八九不离十,派人调查总不会错。”要是记得没错,那艘船上有明显的领头人,或许他会对查获娇娘手底下犯罪团伙有帮助。

于向阳若有所思点头,心里有思量。

顺着厉泽阳的视线看去,瞧见杨胜和秦飒忙碌的身影,询问道:“怎么没看到唐风?”

男人收回视线,沉声道:“没有亲手为飞扬报仇,她是不会露面的。”

“凭她?”

于向阳的质疑不是没有道理,他暗中调查这么多年,都没能动影刹身边骨干半点,就凭她一人,怎么能替叶飞扬报仇?

厉泽阳紧抿薄唇,语气坚定,“凭她。”

……

倪初夏坐着裴炎的车回到军区大院,还未进小洋楼,就听见屋内热闹的声音。

进屋才发现,是岑曼曼带着厉亦航过来。

几个月不见,厉亦航长高了不少,小脸也瘦下来,不似以前的圆润。

发现倪初夏回来,他撒开腿跑过去告状:“小婶婶,刚才小弟弟在爹地身上拉臭臭了,还笑的好开心。”

“是吗?”

倪初夏眼中含着笑,走到岑曼曼跟前,对着她怀里的孩子道:“拉臭臭就算,还敢在大伯身上拉,胆子不小啊?”

“嗯呀……”

孩子看到倪初夏,蹬着小腿,双手挥着要她抱。

“我来吧。”

倪初夏接过孩子,转而问:“大哥呢?”

岑曼曼忍着笑,指着楼上说:“换衣服呢。”

倪初夏抱着孩子坐下,招手让厉亦航过来,“咱们家小伙越长越帅,和小婶婶说说,班上有没有喜欢你的小女孩儿啊?”

岑曼曼扯着她的衣袖,无奈道:“你怎么净问这些问题啊?”

什么喜欢不喜欢,亦航才只有七岁。

厉亦航歪头想了一会儿,然后掰手指认真地数着,为难道:“虽然有很多人喜欢我,可是我不喜欢她们。”

倪初夏问:“为什么?”

岑曼曼坐直身子,也好奇地看着他。

“都没有曼曼姐姐和小婶婶好看啊。”

听了他说的话,倪初夏笑起来,捏了捏他的脸说:“那你以后恐怕要打光棍了,毕竟能比你小婶婶漂亮的女人不多了。”

岑曼曼:“……”

她刚还想对亦航说颜控并不好,也要注重内涵,哪知还有更自恋的话等着她。

说话的时候,厉泽川换好衣服下楼。

倪初夏看过去,说道:“大哥,实在是抱歉了。”

厉泽川跨步走来,挽起袖口,笑道:“不碍事,亦航小时候都不知毁了我多少衣服,亦扬这孩子算乖的。”

“爹地,我现在已经长大了,你说话的时候要顾忌到我,刚才你让我很丢脸。”厉亦航走到他身边,与他理论。

厉泽川拧眉看着他,好笑开口:“好,爹地以后注意,不过你要明白,这里都是你的亲人,他们不会因为你小时候做的事而嘲笑你。”

瞧这对父子俩互相给对方讲道理,倪初夏不禁感慨,“现在的孩子不好糊弄啊,话都不像是七八岁孩子说出来的。”

“是啊,都很早慧。”岑曼曼附和。

关于这点,她是最有发言权的。

与父子俩朝夕相处,从以前厉泽川的威压,到与孩子讲道理,再到如今双方理论,也不过一年的时间。

两人好久没这么闲下来聊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复习的怎么样了?”

岑曼曼逗着倪初夏怀中的孩子,回答:“英语和专业课差不多了,就怕政治拖后腿。”

“不是会出押题卷吗?买几份,把大题看看,总会有差不多类型的。”

她虽然没经历过,但以前上学的时候,校园里没到临近考研期间,就会挂起横幅,哪个辅导班连续几年押到题目之类。

“这几天就在看呢,今天是觉得太闷,才出来的。”

本来是在家里疏离知识点,随手拍了一张照片发给厉泽川,表示自己看不进去书,熟料半小时后,他便翘班回来,直接领着她和亦航来厉家,带她散心。

来的路上,她有些担心,怕耽误他的工作。

厉泽川只给了她四个字,劳逸结合。

其实她知道,他是让她不要有压力。

倪初夏见她发呆,笑着问:“大哥就在这,想什么这么入迷呢?”

“没什么,”岑曼曼脸颊一红,清咳着问:“怎么没见他陪你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