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2、今晚,就是你的死期【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傍晚六点,厉泽阳下班回家。

家政阿姨把饭菜烧好,正要离开。

没听到屋里的动静,问道:“太太和少爷呢?”

“少爷被老马送去老宅了,太太正在书房写题目。”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厉泽川点头,把外套脱了,径自去了书房。

岑曼曼这会儿刚洗好澡,头发微湿地披在身后,家里开了暖气,她只穿了白色长袖和浅色牛仔裤。

一只手握着笔,另一手拽着一缕头发无意识地把玩,白净的脸很认真。

直到厉泽川走近,她才抬起头,放下笔笑着说:“回来了啊?”

“怎么不把头发吹干?”男人的手指穿过她微湿的长发,话语尽显宠溺。

岑曼曼仰头看着他,“我想着也不冷,就让它自然干了。”

厉泽川没再说这个话题,而是低头看着摊在桌上的书,“看一天了吧?”

“也没有,下午给你打电话之后,就没什么心思了。”岑曼曼摇头,如实回答。

她其实也没想到岑南熙会打电话过来求助,等通知完厉泽川后,又觉得不太妥当,但也不知怎么和他去解释。

思来想去,时间就过去了。

厉泽川收回抚着她肩的手,倚在书桌旁问:“是给我打完电话没心思,还是接到岑南熙的电话没心思。”

岑曼曼眼眸一怔,很小心地握着他的手,“我给你打完电话就后悔了。”

对上他的目光后,她轻声说:“那时我已经把他的联系方式拉黑,可后来见他与云暖相处挺好,又觉得没必要这样。”

她无法抹去自己的过去,因为问心无愧,所以,不想用极端的方式去掩盖什么。

厉泽川脸色缓和了不少,却还是问:“他和云暖在一起,你没意见?”

岑曼曼有些莫名看着他,坦荡地摇头:“泽川,我以后不会这么做了。”

“没责怪你的意思。”

厉泽川清咳,继而转移话题,“他今天来是为了云家的事情。”

岑曼曼问:“云家出什么事了?”

她一直在家里复习,几乎是与外界隔绝的,云辰的事还是那天在厉家听倪初夏说及。

“云昊的公司出了问题。”厉泽川没有细说,见她眼中浮现担忧,心里已经做出决定。

吃过饭,岑曼曼把书房让出来,自己在客厅看书。

厉泽川处理完公司的事,收到张钊发来的邮件,是关于孙涵的介绍。

十多页的介绍,浏览完毕之后,陷入沉思。

拉开抽屉,拿了包烟,抽出一根点上,起身走到窗前。

一根烟抽完,他拿起手机给厉泽阳拨了电话。

“有事?”

那端接通后,隐约能听到孩子哭闹的声音。

厉泽川清嗓道:“上次在老宅,我听你和爷爷聊起过影刹的事是吗?”

“嗯,有什么问题?”厉泽阳回。

“我今天查了一个人,发现他很多方面与你们提及的人很相似。”

“谁?”

“孙涵,华人、下海去南亚做生意,近年来木材生意并没有多少前景,但他公司资金流转从未出现问题,并未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大笔钱流向不同的地方。”

厉泽川总结完,沉吟片刻说:“他的这些钱有问题。”

不是猜测,而是肯定的答案。

他本人浸淫商界多年,见过的人、遇过的事数不胜数,那些数据到了脑中,基本就能断定情况。

厉泽阳那边是长久的沉寂,好一会儿才听他开口:“大哥,这事到此为止,不要再查下去了。”

“如果我推测没有错,他就是影刹,是吧?”

“嗯。”

“他对云氏动手了,下一个目标不知道会是谁,这事我若不管,整个珠城要大乱。”厉泽川无奈抿唇。

他能轻而易举把云氏整垮,必定能向其他企业伸手,珠城的那些生意人,利益都是相互的,坐视不管,厉氏势必会受到牵连。

“在大乱前,我会把他解决。”

厉泽阳撂下这句话,把电话挂断。

倪初夏把孩子送去月嫂的房间,回来就见他倚在阳台栏杆上,傲然挺立的背影似是要融入黑夜中。

她推门出去,感受到一阵寒意,不由得拢了拢衣服,“不冷吗?”

厉泽阳微眨眼睛,转过身将她揽在怀中。

“怎么了?”

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倪初夏问。

厉泽阳只是搂抱着她,并未说话。

实则是,他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因为他的缘故,牵扯到她身边的人,上次是云辰,这次是整个云氏,那么下次呢?

虽然明白很多事情不能急,但他也是人,也有情感,这么多年的潜伏等待快把耐心全部磨掉。

“时间不早了,去睡吧。”平复心情后,揽着她回到主卧。

珠城,算繁华的都市。

凌晨,是夜生活的开始。

一家并不算出名的酒吧,今夜有拼酒送酒的活动,人潮攒动。

舞池里,男男女女贴身热舞。

低胸衣、开至大腿根部的包臀裙,一头性感迷人的波浪长发,再配上浓妆,令围观的人血脉膨胀。

随着音乐,她忘我地舞动身体,眼神勾人地扫视周围的人,似是在寻找猎物。

这时,有人拨开人群靠近,一把握住她的手,嗓音极为嘶哑:“跟我回去。”

“放手!”女人冷眼看着他。

男人居高临下看着她,“大哥让你跟我回去。”说着,用力将她拖出酒吧。

“啪——”

女人挣开,毫不犹豫给了他一巴掌,“阿禾,我告诉你,你是我养的一条狗,该听我的话,明白吗?”

阿禾偏过头,垂在身侧手略微颤抖,嘶哑着声音回:“这里不安全,和我回去。”

“我说过我不……”

“娇姐,小心!”

话未说完,阿禾蓦地将她推开,子弹穿过他的左肩,皮开肉绽。

“阿禾!”娇娘倒在地上,担心地看向他。

男人捂住伤口,迅速把她从地上拉起来,拽着她跑离此地。

离开酒吧门口,七拐八弯来到城中村。

娇娘靠在墙边,问道:“你没事吧?”

阿禾摇头,“死不掉。”

娇娘抬手抹去额头的汗渍,惊魂未定。

如果,刚才没有阿禾,她今晚可能就命丧那里了。

掏出手机,给影刹打了电话,没等那边开口,她便带着哭腔道:“大哥,有人要杀我,还好有阿禾救了我,他受伤了……根据子弹打来的方向,应该是在皇冠盛宴附近……好,我马上带阿禾回临市。”

挂断电话,娇娘搀扶着阿禾,观察周边的情况。

“大哥怎么说?”

娇娘带着他朝一辆摩托车走去,说道:“已经派人去截杀朝我开枪的人,判定无错,应该是厉泽阳的人。”

“嗯。”

“我们立刻回临市,这里不能再待下去。”

娇娘的话落,就听身后传来脚步声。

两人同时转头,就见暗处有人踱步走来,通过月光照射的影子,能看到那把狙击枪。

“想跑?”唐风轻蔑的笑声传来,一步步走来,“遇上我,你们还有命回去吗?”

“……唐风!”娇娘咬牙切齿看着她。

“没错,是我。”

唐风端起狙击枪的时候,娇娘身侧的阿禾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准她,“如果你想一命换一命,那就开枪。”

“呵,你确定你的速度比我快?”唐风冷笑,看向娇娘目光,泛着恨意。

今晚,她一定亲手杀了她,一定!

“阿禾,开枪,开枪!”娇娘颤抖地拽着他的衣服,命令道。

两声枪响,都未射中目标。

唐风扔掉狙击枪,从腰间拔出一柄手枪,对准两人,“我要是没听错,你只有一颗子弹了。”

娇娘身形一怔,偏头看着同样满头是汗的男人。

“那又如何?”阿禾抿唇,隐忍肩上的疼痛。

唐风笑起来,“如何?今晚,就是你的死期。”

枪管由对准阿禾蓦地转向娇娘,眼中划过嗜血的笑意。

就在这时,娇娘压低声音,“给我拦住这个女人。”

话落,她转而跑向暗处。

“嘭——”

娇娘奔跑地动作顿住,低头看着由后背射入胸口的地方,张了张嘴。

她艰难地转过身,看着举枪的人,一句话也没来得及说,就轰然倒地。

------题外话------

特殊的日子,把坏人解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