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偏一点人就救不回来了【一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夜,军区医院。

穆云轩刚把一名心脏病患者抢救回来,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值班室。

路过护士站,几位当值大夜班的护士向他问好。

“穆医生,您赶紧去休息,咱们给你祈祷夜班之神。”

“是呀,您可是咱们科的台柱子,休息好才能在联科聚会时秒杀众人!”

“……”

穆云轩摁着眉心,笑道:“别贫了,刚过来的那个病人今晚多注意一点,还有12床的,记得每隔半小时量一次体温,升高立刻叫我。”

值班的几个护士将他进了值班室,脸上皆是扬着笑,小声讨论起来。

“哎,你说咱们穆医生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啊?”

“反正不喜欢咱们这样的。”

“必然啊,他要是找个护士,排班在一起还好,不在一起性生活得多不和谐啊!”

“噗……你别这么色好不好?”

“……”

累到不行的穆云轩,进值班室就把白大褂脱了,躺下没多久,房门蓦地被推开,“穆医生,出事了!”

“什么事?”穆云轩从沙发上爬起来,一脸不耐烦。

护士焦急开口:“急诊收治了一名枪伤的患者,让您赶紧过去。”

穆云轩脸色微变,穿上白大褂快步走向急诊。

路上,护士把患者的基本情况说明白,末了补充道:“穆医生,她的身份有些特殊,是被几名军人护送过来的。”

穆云轩顿住脚步,沉声说:“这点你没必要汇报,在我眼里,他只是病人。”

早在听到枪伤时,心里就已经有数。

被军人送来又怎么样,这家医院,除了外聘专家外,哪个有资历的主任医生不是军籍?

护士见他快步走向手术室,到嘴的话没来得及说出来。

消完毒,换上手术服,见手术室不像往常那般忙碌,沉声问:“都准备好了?”

麻醉师看着他,为难开口:“穆、穆医生,病人要求和你说话,还没有麻醉。”

穆云轩愣了一下,这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走过去,看到手术台上躺着的人时,神色骤变。

唐风强忍痛意和乏力的感觉,睁眼卖力地张嘴,“穆……”

穆云轩压住心中的不安,说道:“有什么等手术过后再说。”

“我……我替……报仇……”唐风眼中含着泪,手执着地握着他的衣角。

穆云轩深呼吸,给旁边的麻醉师使了眼色,而后随便指了一名院内的实习医生,“你,立刻去心外值班室找到我的手机,给厉泽阳打电话……快去!”

实习医生原本拿着手术记录,被他吼得一愣,反应过来照他说的去做。

厉泽阳接到电话,正把孩子哄睡着,躺在床上酝酿睡意。

得到唐风受伤抢救的消息,无力地闭眼,“我马上过去。”

挂断电话,起床换衣。

倪初夏没熟睡,听到窸窣的穿衣声睁开了眼,询问他要去哪儿。

考虑到近段时间她都没睡好,厉泽阳没告诉他唐风的事,安抚好后,离开别墅。

……

来到医院,等到天亮时分,手术才结束。

穆云轩摘了口罩,眼下硕大的黑眼圈能看出身体已经超负荷。

他清了清嗓子,开口说:“运气不错,子弹再偏一点人就救不回来了。”

厉泽阳问:“什么时候能醒?”

“先在ICU观察,等情况稳定就能醒。”穆云轩抬手轻拍他的肩膀,打了哈欠,“我真熬不住了,有什么事找我们科主任去,走了。”

穆云轩向前走了两步,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转头说:“你手下真不是常人,唐风术前说她为飞扬报仇了。”

那样的疼痛感加失血量,还能坚持到他来,真是条汉子。

厉泽阳在ICU外站了一会儿,等裴炎从厉家赶来,才离开医院。

刚想着开车回家,厉建国的电话打来,严肃勒令他立刻回军区大院。

搭在方向盘上的手向后带,掉头改变原有的路线。

把车停在将军楼外,刚走进院里,就见裴勇迎上来,“二少爷,司令正在气头上,您注意点。”

厉泽阳略微点头,“谢谢裴叔。”

走进小洋楼里,径自来到书房外。

敲门听到里面冷哼的应声,才推门进去。

“爷爷,您找我有事?”

厉建国憋了一肚子火,见他表情淡然,被噎了一下,“混小子,是谁给你权利能随意在市区开枪的?”

开枪就罢,还是狙击枪,狙击枪也就算,竟然还没用的射偏被人重伤,出息!

厉泽阳站着身子,不紧不慢道:“关于昨晚的事,您知道的可能比我还多。”

昨晚接到电话,他就在医院,并没有刻意让人调查。

因为他知道,这珠城的一举一动,就算他不去查,也照样会知道。

“……”

厉建国没好气瞥了他一眼,询问:“你那手下怎么样了?我的人回来说伤的挺重。”

“运气好,捡回一条命。”厉泽阳如实回答。

“哼,一命换一命是吧,真是出息了!”很显然,厉建国不赞同这种做法。

“办法是蠢了点。”

对于唐风的兵行险招,他与厉建国态度一致。

“年轻人重情重义是好事,但过于执着就不见得好。”厉建国长叹一口气,说道:“你上次提的那几人我已经上报,不过为了避嫌,事情归于平静后,他们的军籍会挂在其他军区名下。”

厉泽阳弯下腰,“谢谢您能理解。”

“行了,别给我整那些虚的。”厉建国摆了摆手,沉吟片刻问:“事发突然,报纸和网上是炒的沸沸扬扬。”

厉泽阳也陷入沉默当中,似是在思考什么。

市区突发枪击事件,足以引起市民的惶恐。

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让外界知道有危险的人就潜伏在珠城。

“让裴叔联系报社,把事情压下来。”厉泽阳薄唇紧抿,说道:“他们对新闻的兴趣不会持续太久,控制住报道来源,热度很快会下去。”

厉建国年龄大了,对这些事也力不从心,放手让他决定,“嗯,这事你去说,让他处理吧。”

临海苑,倪初夏吃过早饭,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刷朋友圈。

被一篇‘凌晨我在酒吧玩,差点被枪杀’的文章标题吸引,点进去才了解昨晚有人在市区开枪了。

华夏国对枪支的管制很严格,所以,文章最后作者提出疑问,想知道开枪的人最后怎么样了?

她退出微信,点开微博。

看着‘市区枪杀’刷上热门,拧眉点进去。

浏览完洋洋洒洒的那些文字,点进去看网友的评论。

WiFi信号转了几圈,屏幕显示‘该微博已被删除’,狐疑地向下翻,有关于昨晚的微博都被删了。

她重新返回微信,发现那篇文章也被删掉。

倪初夏靠着沙发,心里觉得奇怪。

回想那篇文章发表的时间,是昨晚凌晨时分,而之后厉泽阳称有事要处理,是和这事有关吗?

怕打扰他,即便是怀疑,也没有打电话给他,只是在家里等着。

临近中午,没等回厉泽阳,倒是穆云轩来了。

他是借着送蠢蠢的名义,过来蹭饭的,吃过后顺带赖在沙发上不走。

“上星期不是说不用值班了?”

他把大金毛送过来的理由是,这几天忙,都得在医院待着,所以,倪初夏才会问。

穆云轩用抱枕捂着脑袋,含糊道:“患者比较特殊,要时刻注意情况。”

倪初夏没怀疑什么,想起看到的新闻,问道:“哎,听说昨晚市区发生枪击事件了,你知道吗?”

“嗯,知道。”人还是他抢救的,能不知道吗?

“具体情况了解吗?”

穆云轩露出一双眼睛,刚想找理由糊弄过去,就玄关处传来声响,装死前回了她的话,“这事表哥清楚,你去问他吧,我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