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那些人一个不留【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倪初夏见他把头埋进枕头里,摇头笑了笑。

随后,起身走过去。

还未到玄关,就与男人照了面。

半夜起得急,下巴上能看到冒出的胡茬,不会给人邋遢的感觉,反而是成熟男人该有的。

没休息好的缘故,他的眼睛有些红,看向她的目光,依旧温柔,泛着点点暖意。

倪初夏回头看了眼沙发上的人,上前走了两步,搂抱住他的腰。

心里莫名,厉泽阳问:“怎么了?”

倪初夏将头埋进他胸口,轻轻嗅着,仰头说:“你抽烟了。”

厉泽阳伸手捏了她的鼻子,好笑道:“学什么不好,学蠢蠢?”

大金毛听到男主人提到它,大尾巴摇了摇,讨好地‘嗷’了一声。

倪初夏没接话,又嗅了几下,“还有消毒水的味道,你去医院了?”

听她这么问,厉泽阳眼底倒是划过诧异,没瞒着她,嗯了一声。

倪初夏从他怀中退出来,也没再问什么,让他先去洗澡。

穆云轩坐起来,招手让她过去,低声问:“你怎么不问?”

“他如果想说,我就是不问也会说的。”倪初夏重新坐回沙发,神色坦然地看着他,“都跟你说了男人不要太八卦,要睡觉回家去。”

穆云轩抗议:“小表嫂,没见过你这么过河拆桥的。”

他不确定昨晚的事该不该告诉她,所以才会让她去问厉泽阳,哪知他善意提醒,换来的是逐客令。

倪初夏笑看着他,“现在见到了吧。”

穆云轩:“……”

厉泽阳冲澡下来,没见到他人,也没问,反倒是提议带着孩子和蠢蠢出去转一转。

倪初夏没有意见,让厉泽阳上楼去抱孩子,她给大金毛栓链子。

一家人趁着中午太阳的暖意,出了门。

厉泽阳抱着孩子走在前面,倪初夏牵着大金毛落后两步。

洗完澡之后,厉泽阳换了衣服,外套由大衣换成黑色羽绒服,与倪初夏身上白色羽绒服是同一款型。

看着他走在自己前面,不时回头看她是否跟上,倪初夏心里升起暖意。

她快步上前与他并肩,将手放进他的口袋中取暖。

厉泽阳偏头看着她,好看的唇线轻挽,语气很平常地问:“想出国去玩吗?”

虽然不明白他问话的意思,但倪初夏还是点了点头。

这一年来,都没能出去玩。

厉泽阳问:“南半球的A国怎么样?去那里也不会觉得冷。”

倪初夏眉头微蹙,很快察觉到不对,问道:“你想让我离开是吗?”

厉泽阳停下脚步,一只手抱住孩子,另一只手将她的头发勾到耳后,“夏夏,你和孩子在这,我会分心。”

“我带着亦扬去厉家,保证不乱跑。”

“夏夏?”

“我有点累了,先回去。”倪初夏把手中的狗链套在他腕上,转身朝回去的路走去。

大金毛站在路边,瞅了瞅远去的倪初夏,又看了看跟前的厉泽阳,最后耷拉脑袋,趴在男主人脚边,没了刚出来时候的兴奋。

小家伙被包裹的严实,手被衣服束缚,只好咿咿呀呀地乱叫,吸引大人的注意。

厉泽阳看着他漂亮乌黑的大眼,无奈抿唇:“亦扬,爸爸惹妈妈生气了,该怎么办?”

被提问的人‘咯咯咯’笑起来,浑然不知地流了口水。

抱着孩子回到家里,张嫂已经把中饭做好。

厉泽阳见她只摆了一双碗筷,脸上微沉。

察觉到他的不快,张嫂解释:“先生,太太散步回来说了不吃中饭,还吩咐不要去打扰她。”

“嗯。”

厉泽阳把孩子交给月嫂,径自上楼。

知道主卧的门从里面反锁,头疼地按着太阳穴,颇为无奈。

以往就是再闹脾气,也没出现把他关在门外的情况。

刚想出声唤她,手机不合时宜想起来。

见是裴炎打来的,移步进了书房接通电话。

“少爷,机票我查好了,需要把班次发给你吗?”

厉泽阳沉默了片刻,说道:“这事先放一边,不急。”

他刚才提了一下,房门都没进去,要真这么做,事后就没以前那么好哄了。

又交代了两句,厉泽阳才把电话挂断。

在书房待了一会儿,张嫂敲门,“先生,外面有位姓杨的老先生找您,您看?”是开门,还是不见?

厉泽阳眼眸沉下,冷声道:“领他去客厅坐着,我等会下来。”

与此同时,珠城海港。

豪华游轮驶离岸边,朝着临市方向而去。

顶层套房,来往人忙碌,表情严肃。

“废物!”

一道沉厚暗哑的声音传来,带着令人不敢反抗的威严。

房内,哆哆嗦嗦地站着不少穿着白大褂的人,其中有人开口:“孙……孙老板,我们真的尽力了,实在是无能为力。”

“滚,滚出去!”

孙涵对着其中一人踹下去,目眦尽裂。

老三被捕,他断去一臂,如今娇娘也快不行。

厉、泽、阳,我势必要让你后悔所做的一切!

医生全部被轰出去,房里留下的都是他信得过的人。

阿禾看着床上出气多进气少的娇娘,嗓音嘶哑:“大哥,对不起。”

影刹稍稍平复心情,转过身看向他,抬脚一步步靠近,“我是怎么和你说的?”

“安全把娇姐带回来。”

“嘭——”

影刹拳风凛冽地对准他的肩膀挥了一拳,看着他倒在地上,抬脚踩在他胸口,“你做到了吗?”

“咳咳……”

口中呕出血,无力地抬手试图擦掉嘴角的血。

可喷涌而出的血实在太多,没一会儿,脸色已经惨白。

“大哥,我相信阿禾已经尽力了,他也受了重伤……”

劝说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孙涵一记冷眼止住。

这个时候,大家都会选择明哲保身,而不是为了一个随时可能死的人挺身而出。

“大、哥……”娇娘虚弱地喊了一声。

“娇娘醒了!”

“娇姐!”

众人围上去,把床边的位置空了出来。

影刹波澜不惊地收起脚,移步走过去,“感觉怎么样?”

娇娘脸上的妆已经花了,唇色泛着白,她用尽力气握住影刹的手,含泪道:“大哥!”

影刹把眼镜摘下来,第一次没有推开她,“我在。”

明明被疼痛折磨,但娇娘却笑了起来,她的目光带着迷恋,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字一句艰难吐出话语,“对不起,娇娘以后不能帮你什么了……大哥,谢谢你当年救我,谢谢你让我留在你身边……”

“别说了。”影刹沉声道。

娇娘拽着他摇头,絮絮叨叨又说了很多,最后扫了眼床边的人,目光落在勉强起身的阿禾身上。

阿禾捂着胸口,掩在碎发下的双眼看着她,红着眼眶说:“娇姐,对不起。”

娇娘抬起手,想要拉他过来,两人的手还未碰到,旁边监测机发出刺耳的‘滴’声。

“娇娘——”

“娇姐……”

围在身侧的五六人都是三四十,四五十的爷们,此时都红了眼。

影刹坐在床边,感受到手中的温度逐渐变凉,才抽出手。

临走时,看着阿禾开口:“那些人一个不留。”

阿禾面不改色应答:“是,大哥。”

房间其余人面露难意,皆是用同情的目光看向他。

那些医生见过他们的真面目,自然是要灭口,可阿禾伤的这么重,现在灭了,他还能活吗?

阿禾平静地扫了他们一眼,走到床边,伸手掩住娇娘的眼睛。

转而从腰间拔出枪,踉跄着走出房内。

海面上,游轮经过,泛起波澜,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耀眼,就如宝石。

影刹站在甲板上,听到响声与惨叫交织,眼底划过嗜血的光芒。

没一会儿,有人小跑过来,“老大,那些人已经灭口。”

“是吗?”

那人点头,补了句:“禾先生按照老办法处理了尸体。”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