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6、有心哄也无力/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冬日的傍晚,太阳落山,带着点点凉意。

倪初夏自知理亏,低头看着脚尖。

她明白,送她和孩子出国是为了保护他们,可同样的,选择留下来也有自己的道理。

爱人受伤,而她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这样的事她不想再经历。

与爷爷通话,一来是想阻止他,二来也是权衡出国与留在军区这两种选择。

她其实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拨了这通电话,出乎意料的是,爷爷听完并不赞同他,当即做出让她带着孩子回军区的决定。

不可否认,这个决定正是她所期待的。

“我知道自己所作所为在你眼里很任性,不懂你的苦心,但我就是不想离你那么远,想时刻知道你是安全的。”倪初夏抿着唇,抬头看着他,“我保证会乖乖留在军区,不给你添乱,和亦扬等着你回来。”

厉泽阳倚在书桌旁,只是看着她,并不说话。

“我现在能过去吗?”倪初夏小心地询问,眼神中带了丝恳求。

瞧着她这副‘做了坏事又不知道补救’的模样,厉泽阳松了紧抿的唇,低声道:“过来。”

倪初夏眼眸一亮,小跑过去,很是依赖地搂抱住他的腰,“别生气了,好不好?”

“没有生气。”

厉泽阳低头看着她,拉开她的手,握着手腕走出书房,“先下楼吃饭,吃完收拾东西,送你去厉家。”

诶,还是生气了。

吃过晚饭没一会儿,裴炎从军区大院赶来。

厉泽阳打发她上楼收拾东西,自己则留在客厅与裴炎说话。

倪初夏没精打采地回答主卧,把行李箱拖出来,坐在地毯上看着衣柜发呆。

张嫂端着饭后水果上来,开口说:“让先生知道您就这么坐地上,该说了,月子期间可不能着凉。”

倪初夏抬眼看过去,恹恹道:“他才不会呢!”

张嫂是过来人,察觉夫妻俩吃饭时一直沉默,便知道两人之间定然出了问题,笑道:“太太,这夫妻之间吵架都是床头吵床尾和,再者说,厉先生对您好,我是看在眼里的,您只要服个软,什么事解决不了?”

倪初夏蹙着眉,一脸为难。

这次不一样的。

“您也别想太多,我看先生是不舍得不理您的。”张嫂调侃说了几句,转而离开房间。

倪初夏靠在床沿边,单手托着腮,似是在思考什么。

过了一会儿,她拿起地上的手机,点开微信给岑曼曼发了消息,“平常你把大哥惹怒了,怎么哄他啊?”

岑曼曼收到这条消息,愣了一下,退出会话框,确认是倪初夏发的话,才打字回:“你把他惹生气了?”

“嗯,从下午五点多到现在没说一句话。”倪初夏发了大哭的表情,有点病急乱投医的感觉,“他这次真的很生气,我该怎么哄?你就把平时哄大哥的招数告诉我就好。”

岑曼曼看着她发来的消息,很不厚道地笑了,回道:“现在才七点钟,两个小时还没到,你急什么?”

倪初夏握着手机沉思,无奈叹气,因为这次不一样啊,不仅没听他的安排,还联合了爷爷压他,重罪!

没见她回,岑曼曼斟酌着,“目前为止,我只看过泽川生过一次气,我从后面抱了他,就好了,要不你试试?”

呃!

倪初夏把手机丢到一边,直接倒在地上,她是被喂狗粮了吗?

手机响起,是岑曼曼的来电。

接通后,倪初夏颓废道:“喂?”

“真的很严重?”岑曼曼担忧地问。

“昂,我被打入冷宫了。”

“噗!”再次不厚道地笑起来,听到那端的冷哼,立即收了笑,说道:“泽阳对你一向纵容,晚上认真道歉,他不会怪你的。”

倪初夏哼了哼,晚饭前她说了很多道歉的话,可他就是不理,所以才慌了。

“初夏?”

“为什么亦扬不是顺产?”

岑曼曼眼中划过疑惑,问道:“这和亦扬是不是顺产有什么关系?”

两者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倪初夏从地毯上坐起来,义正言辞:“当然有!剖腹产三个月不能同房,我就是有心哄也无力啊!”

“……”

岑曼曼扶额,对她说的话还真没办法反驳。

听到门外的动静,倪初夏赶忙站起来,“先不和你说了,晚点聊。”

挂断电话,她走进衣帽间,一边收拾衣服,一边竖起耳朵。

知道他上楼是去婴儿房,内心是满满的失落。

八点半,倪初夏拖着行李箱下楼。

“夫人,我来吧。”裴炎上前,接过她手里的行李。

厉泽阳抱着孩子出了门,倪初夏跟在他身后,不时用余光瞄他。

坐上后座,裴炎把车开动。

倪初夏几次想找身边的男人搭话,但瞥见他冷硬的侧脸,就打消了念头。

最后,直接靠在一边玩手机。

微信有一条未读消息,是岑曼曼发来的语音,她随手点开。

“初夏,其实不能同房也没事,你可以换另一种…咳方式啊,我想这方面你应该比我……懂吧?”

车内安静,外放出这句话,更是连呼吸都轻了。

裴炎瞪大了眼睛,偷偷看向内后视镜,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八秒钟的语音放完后,倪初夏直接傻了,脸蛋一阵发热,有种想挖坑把自己埋掉的冲动。

短暂的羞赫后,她转过头看向男人,见他正饶有兴味地盯着她,豁出去道:“看什么,你难道不想吗?”

男人怀中的孩子‘咯咯咯’笑起来,乌溜溜的大眼转着,挥着小手要她抱。

倪初夏眨了眨眼,从他怀中把孩子抱过来,低头佯装逗弄他,忽略身边过于炙热的目光。

车子驶进军区大院,停在一栋楼前。

厉泽阳下车,从车尾绕过替她打开门,接过孩子后,很自然地用手挡住车门顶部,防止她撞到。

倪初夏坐在车里,看着他,神色略有恍惚。

看着眼前陌生的二层洋房,倪初夏问身后的裴炎,“不是去厉家吗?”

裴炎把行李箱卸下来,解释道:“这套房是军区分给少爷的,前段时间装修好,眼下可以住进去了。”

“哦。”

“少爷说总和两位老人住一起,怕您不习惯,所以才着手装修的。”裴炎明白两人之间的事,压低声音道:“中午时分少爷已经通知我,让我把订机票的事先搁下,他其实已经再考虑了。”

倪初夏眸中微闪,刚想说话,就感到肩膀一沉,厉泽阳不知什么时候回来,拿了件大衣给她披上。

裴炎噤声,拎着行李快步向前走。

厉泽阳揽住她的肩膀,将她裹得严实,“外面风大,进屋吧。”

“好。”

倪初夏掩住心中的异样,跟着他进了屋。

屋内,开着暖气,驱散身体的寒意。

可能是装修间隔的时间较长,并没有闻到不适的气味。

上了楼,厉泽阳把主卧灯打开,让她早点休息。

倪初夏把外套脱掉,问:“你呢?”

“有点事处理。”

看着他转身离开,倪初夏急忙拽住他,“那…你晚上还回来吗?”

厉泽阳低头看着她,有些好笑地问:“怎么,你还要锁门?”

倪初夏摇着头。

“等我回来,鉴定你的,嗯……其他方式。”

厉泽阳撂下这句话,走出主卧。

“……”

倪初夏愣了几秒,转而扑到床上,摸着发烫的脸低喃,“这就是张嫂说的床头吵架床尾和?”

来到书房,将笔记本电脑打开,接了视频通话。

倪明昱端了杯咖啡靠在椅背上,神色有些倦怠,“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厉泽阳道:“差不多了。”嗓音低沉问:“你那边呢?”

“熬了三个通宵,证据基本整理出来。”

倪明昱抿了一口咖啡,问:“不过,你确定要这么做?毕竟他的身份摆在那,和你牵扯深。”

男人眸光转暗:“原定计划不变。”

只怪他动了不该有的念头,企图动不该动的人。

------题外话------

荐好友文《八块八:高冷总裁带回家》文/陈小笑

不小心把前男友的哥哥给睡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熊宝贝要哭了,生平第一次上俱乐部找“少爷”,竟然误惹上了罗市第一黄金单身汉,男神榜排行第一的于家大少,货真价实,金闪闪的天价总裁于少卿。

“帅不帅?如果比前男友还帅,那就把男友哥哥发展成现男友啊!”

熊宝贝偷瞄了眼身旁帅得惨绝人寰的男人,啪嗒,口水滴了下来——

BUT,发展成现男友,伦家,HOLD不住啊!

最终,熊宝贝留下8块8补偿费,逃之夭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