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你拿我的话当回事了吗?/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临海苑搬进军区近半个月,风平浪静。

形势原因,所以,亦扬的满月酒并没有大肆举办,只请了厉家的亲戚和一些与厉老关系不错的军区同事。

也是在这一天,倪初夏得知唐风受伤的消息,只是那时,她已经出了院。

脸色依旧苍白,神采也不若以前。

她送给厉亦扬一柄仿真玩具枪,精致、小巧,附带一本类似编程手写的笔记,浅笑说是叶飞扬送她的,但她太笨学不会就转送给孩子。

当晚,倪初夏留她在军区住了一晚,两人彻夜长谈。

也是那时,得知她打算离开珠城,至于去什么地方,并没有提。

第二天用过早餐,她豪迈地与倪初夏拥抱,轻拍她的肩膀,说道:“嫂子,这一走归期不定,你和老大多保重。”

倪初夏经历分别的场景不多,情绪收敛:“你也是,保重。”

怕控制不住情感,她没有跟着厉泽阳去送人,而是留在家里。

直到很久之后,久到那时已经尘埃落定,才知道厉泽阳在她临走时,将叶飞扬生前最后一句话告知,一向坚强似男人的她,哭得不能自已。

从那天起,唐风没有再回珠城,偶尔会寄明信片来,没有地址、未提归期。

住进军区,倪初夏的生活变得愈发规律。

清晨,听到起床号便起来,出月子之后,会围着军属区走两圈,然后回家用早餐,带着亦扬去厉家陪二老。

岑曼曼在初试过后,也会时常回来,两人就在军区内逛着,说着话,时间过得也很快。

这天,如往常一样来到厉家。

厉奶奶坐在沙发上教岑曼曼织毛衣,两人就‘厉建国大把年纪还不退下来’这一话题聊起来。

“……他啊,就是不服老,总觉得自己还能操那些心,可事实呢,他那身子骨哪能开那么长的会议?”

岑曼曼抬眼看着老人,说道:“爷爷是责任心重,当初您还和我说嫁给他就是看中这点。”

厉奶奶有埋怨了两句,说到了生气的原因,“说好今天陪我出去逛一逛的,那些部下一来,又上楼商量事情去了。”

倪初夏抱着亦扬走过去,笑着调侃:“亦扬,太爷爷没时间陪太奶奶,你就替他陪吧。”

天气冷,小家伙又裹的严实,全身上下只有小脑袋能动,乌溜明亮的大眼看着老人,咧嘴笑得开心。

厉奶奶见到小重孙,脸上扬起慈祥的笑,“咱们家亦扬长得真俊,不认生胆子还大,这一片军属可都夸赞。”

倪初夏把孩子交给老人,坐下回:“应该是随了泽阳。”

厉奶奶听了她的话,直接笑出了声,“这孩子比他爸讨喜多了,瞧笑得多好看,他爸可不会这样。”

“泽阳小时候也不爱笑吗?”倪初夏来了兴趣,想知道他小时候的事。

厉奶奶摇头,很神秘地开口:“他啊,小时候爱哭,等稍微大一点,严肃的像小老头,对谁都不苟言笑。”

岑曼曼借机问:“奶奶,那泽川呢?”

“泽川啊,倒是和亦扬差不多,从小就爱笑,老头子时常就说这两兄弟性格迥异,要是综合一下就完美了。”厉奶奶想到那些旧事,感慨道:“我倒是觉得这样也好,人啊,要那么完美干嘛,不嫌累吗?”

倪初夏与岑曼曼点头附和,显然是赞同厉奶奶的话。

如果两兄弟性格综合,可能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

直至午饭期间,厉建国才从书房出来,身后跟着面孔熟悉的军区其他领导。

厉奶奶留他们下来吃饭,声称有事婉拒了。

上了饭桌,老人面对客人时大方的态度全无,让保姆不用给厉建国盛饭。

厉建国吹胡子瞪眼,想开口又怕话说得重,只能委屈地夹菜。

倪初夏给岑曼曼使了眼色,前者打圆场,后者则进厨房盛饭,配合默契。

厉建国扒拉两口饭,瞧着桌子含糊开口:“你看看,多大的人了,还使性子,让小辈们看了笑话。”

两小辈对视一眼,低头吃饭,沉默不语。

老人家的战场,她们不掺和。

“粗鲁,饭吞下再说话。”厉奶奶白了他一眼。

厉建国:“……”

想当年,他还是下层摸爬打滚的兵痞,是谁夸他不拘小节,很有男人味的?!

两位老人斗着嘴,最终转到重点。

厉建国把筷子放下,清了清嗓:“上头抓得严,先有半年前那批人下马,后有杨闵怀被查,现在人人自危,你又不是不了解那些人的脾性,屁点大的事情都能放大,何况这次的事影响不小。”

“我知道你护短,但你能护着他们一辈子?总要给机会让他们历练。”厉奶奶不赞同他的做法,“再说,泽阳从军校毕业都没见你护,怎么对外人这么热心?”

“妇人之见。”厉建国哼了哼,不打算和她争论。

珠城军区军演获得第二的名次,本就被人盯上,这事又来的凶猛,自然不能放松,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说的就是如此。

至于泽阳,那臭小子本事大着,他还怕插手遭嫌弃。

倪初夏听到熟悉的名字,眸色一怔,想开口问,又怕显得突兀,暂时压下了心中的疑惑。

饭后,趁亦扬睡着,岑曼曼去厉氏时,她上楼去书房找厉建国。

老人似乎是知道他会来,把手中的报纸放下,并没有惊讶。

倪初夏组织语言,斟酌好一会儿,才开口:“爷爷,您刚才提及了有人被查,方便告知吗?”

“你说杨闵怀?他这些年背地里动的手段不少,现在才被翻出来算他走运。”

厉建国抬眼看过去,沉吟道:“他之前来找过你吧,也是时候新账旧账正好一起算了。”

倪初夏眼底有疑惑,并没有弄明白他的意思。

老人也不着急解释,出声问:“记得没错,你哥是有名的律师吧?”

倪初夏点头,“大哥的业务水平挺好的。”

“杨闵怀这起案子,他是原告代表律师,进展顺利,三个月差不多能结束。”厉建国把这事告知后,未等她回话,继续说:“小夏,具体的情况爷爷不便透露太多,不过倒是能告诉你一些陈年旧事,就怕说了你不感兴趣。”

“怎么会呢,爷爷您说,我听着。”压下心中的错愕,认真听厉建国的后话。

厉建国指着一边的椅子让她坐下,清咳几声道:“杨闵怀和于诚是少忠的战友,算是我一手带出来的,相较于他们,少忠的性子沉闷,向来沉默寡言,凡事不争不抢的……生平第一次违背我的意愿,就是一意孤行要娶周颖,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父子俩关系开始疏远。”

倪初夏听厉建国说及周颖时,能听出他语气中的不满和埋怨,怕是一直对厉父的突然离世难以释怀。

厉建国父子关系即使疏远,血缘关系却割舍不断,所以,即便厉少忠是靠自己的本事立功、升迁,都会有人在背后嚼舌根。按照他的性格,这点于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只要兄弟不这么想就没事。

人都是有劣根性、嫉妒心的,于诚与杨闵怀看不惯他顺风顺水,多年的兄弟情也因‘人言可畏’四字土崩瓦解,恰巧这时厉少忠与周颖的婚姻出了问题,之后的事,厉泽川曾在西北的时提及过。

提到儿子,厉建国难免情绪难控,擦掉眼角的泪,感慨道:“你奶奶总抱怨我,在事业上不帮扶泽阳,我不是不愿,而是明白人言可畏,怕他会走上他父亲的路,好在……那孩子争气。”

听过厉泽川提及英年早逝的公公,也在深夜听泽阳的说过此事,今天又再次听厉建国提及,心里还是会有动容。

倪初夏收拾好情绪,询问:“爸的去世,是意外吗?”

“为什么这么问?”

“我能感受到泽阳在遇到于军官时,内心的排斥,并不如表面看上去的和谐,而……爸去世那天是代替他去救灾,所以有些怀疑。”倪初夏如实回。

厉建国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沉默片刻说道:“少忠的死亡鉴定是意外,当年我怀疑过,也派人暗中查探,并没有发现异样。”

刚开始他不愿意承认唯一的儿子就这么离世,打通关系查了又查,最后只能作罢,如今这些年过去,早已经接受曾不能接受的事。

倪初夏开口:“可是泽阳不会做无意义的事情。”

“我知道他不相信他的父亲死于意外,这些年还在不懈的调查,可即便真是人为,没有证据都是空。”厉建国说到这,有些疲倦地扶额,最终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回到房间休息。

二十年前,他还没有接管珠城军区,势力也没有今天这么强,或许真的忽略了什么,亦是让人钻了空子。

出了书房,倪初夏走进房间,亦扬睡得很香,月嫂在一边坐着。

打发月嫂离开后,脱了外套躺在床上,本想着午睡,可心里压着事,睡不着。

几次想给倪明昱打电话询问,可联系人翻出来,迟迟没有按下。

最后,干脆把手机丢到一边,转而看身侧睡着的孩子。

没一会儿,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是厉泽阳发来的消息,简短地告知他晚上有事,不用刻意等他回来。

点进微信通讯录,一路向下拉,看到‘宁婧’时,眸中微怔。

两人互加好友是在临市的时候,最近一次聊天是亦扬满月酒前夕,邀请她来参加。

倪初夏点开会话框,发了愉快的表情,询问她是否在忙。

那边很快回过来,“午休时间,不忙的。”过了一会儿,又发来一条消息:“有什么事吗?”

倪初夏从床上坐起来,询问她现在找是否会打扰到她。

看到她回的‘不会’后,斟酌了一会儿,先是问她最近工作如何,然后将话题转移到事务所,最后问到重点,想知道倪明昱的近况。

宁婧看到这句问话,稍稍愣了一下,虽然不太理解她为何问自己,却也如实回答:“老板接了比较棘手的案子,一直在事务所加班,具体是什么她也并不清楚。”

倪初夏靠在床头,想着宁婧提及的棘手案子十有八九是爷爷刚才所提,对她表示感谢后,最后拜托:“我哥的电话一直不通,麻烦你替我和他说声,空闲的时候给我回电话。”

看到宁婧答应下来,她将手机放到一边,躺下休息。

名誉律师事务所,正是午休时间。

除了宁婧在和人聊天,其余几人都趴在桌上抓紧时间休息。

宁婧把手机放进包里,起身朝倪明昱的办公室看,隐约能看到他忙碌的身影。

考虑到应下别的请求,现在又是休息时间,她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敲了门。

听到应声,推门进去,“老板,你现在有空吗?”

倪明昱从文件里抬起头,目光带着审视。

宁婧快速开口:“就耽误你一分钟的时间。”

“说。”

“初……你妹妹让我和你说一声,空闲下来给她打通电话。”宁婧说完,朝他略弯腰,准备离开。

“等等。”

倪明昱出声止住她的步子,从一堆文件中抽出一封信,不客气地扔到桌上,“把它拿回去。”

宁婧看着桌上那封‘辞呈’,头皮发麻。

这些天见他忙得厉害,还以为他并没有看到,就算看到也不会专门抽时间找她,这下是自己撞上枪口。

“老板,我知道事务所辞职需要提前说,现在是十二月底,如果你觉得不合规矩,我一月底离开也行。”再留下一个月,应该不会出有什么问题。

倪明昱闭了闭眼,抬手摁了太阳穴,“我说话你听不明白?我让你拿回去!”

宁婧看着他,说道:“你虽然是事务所老板,但任律师也有话语权的,他已经同意我辞职了。”

倪明昱手中的动作一顿,拿起桌上的电话,按下号码拨过去,不等那边回答,径自说:“我不管你现在在哪,十分钟内给我回事务所!”

在任志远回来之前,宁婧站在书桌前,一会儿垂头望着地板,一会儿又偷瞄看跟前工作的男人,后来觉得累慢慢挪到一边,靠着书架缓解疲惫。

十三分钟后,任志远气喘吁吁推门而入,把公文包放到桌上,询问:“是不是案子出问题了?”

倪明昱把文件合上,手指轻点桌上那封‘辞呈’,“你同意的?”

“……”

任志远愣了一下,注意到宁婧也在一边,心中千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

午休时间,紧赶慢赶回来,竟然就为了这破事?

“是不是你同意的?”

任志远没好气说:“是啊,不就是一封辞职报告,你至于把我叫回来?你知不知道我已经连续一天一夜没合眼,回去了!”

“站住!”

倪明昱站起来,危险地眯眼:“我开会的时候怎么说的,现在事务所处在用人时间,所有假期暂时取消,等熬过这段时间再说,你拿我的话当回事了吗?”

任志远深呼吸平复情绪,反问:“我现在是不是连这点小事都管不了了?”

“这是小事?”

“明昱,不过是人员辞职而已,你是不是表现的太过了点?”任志远压低声音,警示提醒。

宁婧察觉到两人之间的火药味,从桌上拿起辞呈,说道:“老板,你和任律师别因为这事起争执了,我把辞职信拿回去。”

说着,她略微垂下头,转身出去。

替辞呈完全是因为个人原因,却不曾想会引发两人间的争执。

捏着手里的信封,心里一阵无奈,也只能先这样了。

办公室,任志远把门合上,转而说:“你把人小姑娘吓到了,不就一封辞职信,至于这么严肃?”

倪明昱从单向玻璃望着那道纤瘦的身影,眼中一愣,似乎才意识到他做的的确有些过。

只是人员辞职而已,弄得和盗取机密一样。

“明昱,你是不是给自己太大压力了?”任志远望着他眼底浮现的血丝,无奈叹气:“我知道你想尽早结束手头的案子,但这案子和以往的经济纠纷不同,被告身份特殊,咱们得一步步的来,别太拼。”

刚才说自己一天一夜未合眼,瞧着他都不知道连轴转了多久,一点不把身体当回事,尤其是身体才康复不久就这么耗,就该找个女人管着。

“我知道。”

此时,倪明昱已经缓和情绪,敷衍应了几句,摆手让他离开。

“那什么,上星期和你提的事放心上,我老婆现在看到我就催,一个劲地夸她的小姐妹,说只有你能配得上。”临出门,没忘老婆交代的任务。

倪明昱这次连敷衍的应答都不想回,垂头翻看文献资料。

只是,经过刚才的事,心已经静不下来。

起身,接了杯水,走到单面玻璃前,视线落在离他最远的格子间。

午休时间未过,她正撑着脑袋发呆。

倪明昱以为她会因为刚才的事影响心情,哪知斜对面杨新宇转头对她说了什么,顿时笑靥如花。

眉头稍稍皱起,心里那点异样转瞬即逝,过后像是觉察到做了傻事,转身回到办公桌前,重新投入工作。

傍晚时分,任志远觉得事务所的人连着工作这么久,会消极怠工,干脆让他们回家休息,宣布今晚不用加班。

以周传洋为首,大呼解放,生怕两位老板会后悔,快速收拾东西飞奔离开。

倪明昱把跟前的文件向前一推,从抽屉拿出烟点燃,提过神之后,把手机开机,给倪初夏回了短信,告知她晚一点再回电话。

抬眼像是看到什么,他把烟碾进烟灰缸里,抓起车钥匙和外套,锁上办公室的门走出事务所。

已经是年关,珠城的气温最近骤降。

此时,外面寒风凛冽。

宁婧拢紧大衣,快步走向路边的公交站台。

等了一会儿,一辆黑色迈巴赫缓缓驶来,车窗打开,露出男人略带疲惫的脸。

“上车。”

倪明昱见她没动,警告道:“别让我再说第二遍。”

“……”

趁着天色昏暗,宁婧趁打开车门时,狠狠瞪了他一眼,腹诽霸道、大男子主义、活该没女人!

倪明昱睨了她一眼,伸手把平光眼镜扔到储物柜中,“先去吃饭,然后送你回去。”

宁婧蓦地看过去,瞧见他疲惫地按着太阳穴,到嘴边拒绝的话最终没有说出口。

从包里掏出手机,给大哥发了消息,让他晚上不用等她吃饭。

车内异常安静,倪明昱把温度调高,又拧开了电台。

宁婧刚开始有些不适,等听到歌声,便全神贯注于电台里放的歌,男音低沉好听。

上下班高峰,车子行驶的速度不快。

宁婧刚开始的确很专注,后来见倪明昱没有说话的意思,紧张的情绪过去,头一歪直接睡了过去。

从高架桥上下来,倪明昱偏头想问是西餐还是中餐时,才发现人已经睡着。

扎到脑后的头发散落,有一缕贴着脸颊,将侧脸遮住。

将车停靠在路边,刚想伸手替她整理,被手机震动的声音打断。

看到来电显示是厉泽阳,改把后座的外套给她盖上,下车接了电话。

------题外话------

最近一直再想结局的事情,比较卡顿……前几天更得有些少了,我尽量每天多更

厉先森:这一章就出现了我的名字!

作者君:嗯……大家都看腻你了

厉先森:所以你要强行给大哥加戏?

作者君:呃(⊙o⊙)……

夏夏:大哥最近很狂躁

作者君:的确,某某生活不和谐都这样!

倪大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