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是想和我待下去?/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喂?”

厉泽阳问:“不在事务所?”

倪明昱嗯了一声,走到林荫大道旁,一只手举着手机,另一只撑着树,目光落在车窗,“再待下去,你可以直接去医院找人了。”

调侃的玩笑话从嘴里说出,近几天难得轻松。

厉泽阳听了这话,扶着方向盘的手向左带,缓缓汇入车道,“你先回去休息,我明天再找。”

“别了,你来临安路这边,我正好也有事要说。”干脆让他过来,事情再重要也得吃饭休息。

挂断电话,把手机放进裤兜,按着口袋的手一空,才反应过来烟和打火机都在外套口袋,此时正披在宁婧的身上。

刚过五点半,天色已经渐黑。

不远处有家报亭,他徒步走过去,重新买了烟和打火机。

宁婧彻底清醒前,是闻到了鼻尖萦绕淡淡的气味,虽然夹杂烟草,却并不难闻。

缓慢地睁开眼,动了略有僵硬的身子,才意识自己在车里。

坐起身,就见外面的路灯亮着,有一盏下立着身材高大的男人,嘴里叼着根烟,垂头看着手机,像是在回邮件。

他的身上还穿着西装,里面配了件黑色衬衫,没系领带、领口大开,可见若有似无的锁骨。

慵懒却不散漫,随便站在那儿,就有吸引人注意的本事。

宁婧的注意点在他的领口,一时间竟然觉得口干舌燥。

她咽了口水,才明白你原来‘美色诱人’也是可以形容在男人身上的。

瞧见他往车旁走,宁婧心虚地闭眼,等待脑海中那些少儿不宜的画面自己消失。

直到他坐进驾驶座,系上安全带,也没等来。

倪明昱拧开车内照明灯,注意到她揪着外套,睫毛颤动的厉害,饶有兴味:“你是不饿还是想和我待下去,嗯?”

蓦地,宁婧睁眼,听着他最后那尾音上扬的‘嗯’,只觉得心像是被痒痒草挠了,难以平静。

“前者能满足,后者……怕是不行了。”倪明昱看了眼腕表,将车发动,“刚给你叫了红鼎酒店的外卖,现在去取,然后送你回家。”

宁婧还在回味他前面的话,意识到他是有事要离开,说道:“不用送了,我自己坐地铁回去就行。”

倪明昱睨了她一眼,没说话。

最后,拿了特地点的外卖,将她送回住处。

做完这些,赶到与厉泽阳约好的临安路段餐厅,迟了十来分钟。

倪明昱走进包厢,把外套扔到椅背上,坐下后说:“抱歉,路上有事耽误了。”

厉泽阳先是扫了眼身侧椅背上的外套,而后将深邃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意味深长。

被他这么一看,倪明昱觉得自己像在裸奔,“咳,菜点了吧,边吃边聊。”

“随便点了些。”厉泽阳收回视线,端起染了热度的茶杯轻抿一口。

饭桌上,两人吃的并不多。

厉泽阳脸色不好,尤其是当倪明昱提到收到杨闵怀那边的口头恐吓,周边的温度都似降了几度。

“你身边我安排了人,无需担心。”

倪明昱稍稍点头,随口提了句,“事务所那边也要派人盯着,光我们掌握的证据就够他坐好几年牢,就怕他出阴招。”

“输赢已见分晓,他现在不过是苟延残喘。”

省去搜查、取证的步骤,目前就差上庭,但他的身份特殊,不会那么快就宣判结果。

倪明昱沉吟片刻,开口道:“说实话,我并不太赞同你在这时候动他,先不说他在珠城的人脉如何,他敢走这条路,就一定有后招。”

他们这一行,都想着不能别把人逼急,谁也不清楚他在连命都保不住的情况下会做些什么。

杨闵怀显然就是这类人,知道自己必输,定然不会只有恐吓这一招。

厉泽阳抬眼看过去,眸中寒光凛冽:“退让是看在他与我爸的交情,现在,还有这个必要吗?”

倪明昱抿唇一笑,开口说:“推测不错,开庭时间会定在一月中旬,新年的伊始,好兆头。”

他执意如此,做大哥的也不能太怂。

结了账,两人一前一后走出餐厅。

厉泽阳问:“等会还有事?”

倪明昱的视线从手机屏幕上移开,眼中划过诧异,他不认为厉泽阳是一时兴起才问的这话。

男人走下楼梯,眼中带着似有若无的笑,“关于你的事,我是站在夏夏这边的。”

提到那丫头,倪明昱恍然大悟,无奈开口:“你的人这么八卦?”

厉泽阳轻笑了声,促狭从眼中一闪而过,“他们只会负责你的安全。”

言下之意,跟着倪明昱的人并未汇报关于他的私生活。

倪明昱头疼地摁着眉心,语气颇为无奈,“我不管你是怎么知道的,别告诉那丫头。”

最近,他并不想过多谈及感情,杨闵怀的事会尽量在年前解决,之后……再做打算。

“她没有我观察细致,只要别太过,是看不出端倪的。”厉泽阳对他提了醒,转而走向停车处。

近来他发现,倪初夏的关注点由他分给了亦扬那孩子,若再让她知道大哥情感方面的事,怕是无暇顾及到自己。

所以,说出刚才那番话,是出于私心。

……

不知不觉,十二月的最后一天到来。

倪初夏早晨醒来,身侧的人已经离开。

用过早餐,并没有像往常那般去厉家。

微信里,有几条消息。

云暖邀请她晚上去护城河放烟花,说是听云辰提及过去年的跨年,她今年想加入。

云辰也发来消息,言语是一如既往的跳脱,末了还说曼曼已经同意,就差她。

倪初夏看完,唇角微扬。

她是挺想加入,奈何再看到消息前,已经对今晚做了安排。

可能是许久没见她回,云辰直接将她拉进讨论组,云暖、岑曼曼、岑北故等人都在。

云暖:现在就差倪姐姐了,她会同意的吧?

岑曼曼:不一定,亦扬现在还小,她走不开。

岑北故:把小奶娃带着不就行了,正好你那便宜儿子不是也去。

岑曼曼:……

……

看着很快刷上去的消息,倪初夏打字回:“今晚有安排了,你们大家玩吧。”

这条发生去,有片刻的寂静,之后便开始劝说,都是希望她去之类的话。

倪初夏以孩子离不开,外面又太冷不好带他出去为由做了解释,再次说让他们今晚玩的开心,便把手机放到一边,上楼去看孩子。

天冷怕孩子冻着是原因,但更多的是考虑到安全问题,以及她希望这个跨年能一家三口一起度过。

去年,厉泽阳因任务去了西北,两人没能在一起,今年就想弥补那点遗憾。

中午用过餐,倪初夏给他发了短信,问他晚上什么时候能回来,得知在晚饭期间可以回来,她便吩咐张嫂去超市买食材。

等食材买好,都没去午睡,就一头扎进厨房里。

张嫂本想着帮忙,但见她坚持,也就没进去,和月嫂在客厅带孩子。

“太太是看今天是一年的末尾要给先生下厨吧。”月嫂来厉家时间不长,笑着夸赞:“现在很少见像太太这样贤惠的女孩。”

张嫂笑了笑,说道:“能让太太这般对待的,也就是先生了,不过啊,这厉先生对太太那也是没话说。”

在来厉家之前,她同时为三家人做家政,看多了夫妻俩彼此冷淡的家庭,也正是看得多才觉得厉先生与厉太太的感情难能可贵。

两人闲聊,突然听到厨房发出惊呼,解释被惊住。

张嫂三步并两步进去,见倪初夏左手被切了口,有些慌神,“太太?”

洗碗池边,点缀意面的西兰花被染了几滴鲜血。

倪初夏用右手按住伤口,稳住心神,随口说只是小伤,让她把医药箱拿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