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临近中午,珠城天气转阴。

厉泽阳与两位院长洽谈,走出会议厅。

于向阳紧随其后,拦住他的去处,“我知道你现在情绪不佳,但这件事毕竟牵扯重大,就这么公之于众合适吗?”

虽然报道中没有指名道姓,可这二十年来珠城官员调动不大,提及姓氏就能对号入座,不是把人都得罪了。

“无论合不合适,事情已经这样。”厉泽阳把军帽戴上,薄唇紧抿。

父亲刚离去的时候,他还小,没有能力查清那件事,可如今,他凭借自己走到今天这一步,查了十年才得到今天的机会,怎么能放弃?

“我的意思是……”

于向阳的话未说完,便被他打断:“向阳,你是了解我的,我做出的决定不会改变,他们敢做出那些事,就该想到有今天!”

“……”

于向阳张了张嘴,没再说话。

“虽然我父亲的死与于叔干系不大,但、是他的熟视无睹,让这件案子尘封二十年,让那些人逍遥法外。”厉泽阳定定地看着他,说道:“当然,我也不会因为于叔是你父亲而改变对你的态度。”

“诶……”

于向阳看着他快步离去的背影,无力地抓着头发。

其实想想,若是这件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不定会比他处理得当。

于诚从会议室出来,从后面轻拍他的肩膀,“向阳,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

“爸,你明明知道实情,为什么……不早告诉他?”于向阳说完,死咬着后槽牙,心里压抑的不行。

虽说厉泽阳说于诚所作所为不会影响他对自己的看法,可只要想到关于厉叔那事,自己的父亲是帮凶,就接受不了。

“你以为我不想?!可那时连厉老都没办法查出来的事情,我只是小小的尉级,能有什么权力?”于诚抹了把脸,叹气道:“放心,不管组织上怎么决断,我都没有异议,这本来就是我该受的。”

二十年了,他从珠城调去湖城这么久,也该是时候退下来。

只是……

“爸这次退下来,可能还会影响到你。”

于向阳轻嗤,语气极为不好:“我那会儿不管是考军校还是进基地都是靠我自己的本事拼来的,谁稀罕你替我打点?”

于诚被噎,好一会儿没说话。

“这段时间不回去,先走了。”于向阳撂下这话,走向外面。

厉泽阳走出行政楼,径自来到裴炎停车处。

站在不远处,就见杨胜与他正在争执什么,气氛并不好。

“……你们是把我当外人是吗?我爸做错事该受什么惩罚我绝不说二话,为什么瞒着我……”

裴炎被他缠烦了,直接推开他,“我明确告诉你,这件事少爷对外都是保密的。”

与亲疏远近、外人内人没关系。

杨胜没防备,被他推得向后踉跄,听到军靴落地的声音,他转过身。

眼底布满血丝,胡茬冒出一截,整个人看着很潦倒。

“泽阳哥?”

厉泽阳薄唇紧抿,周身散着疏离的寒意,朝他颔首算作回应。

“少爷,陆斌和倪先生已经准备好,等着您过去。”裴炎打开车门,低声汇报。

见他准备上车,杨胜一把按住车门,嗓音沙哑:“你早就知道我爸是害厉叔的主谋,是吗?”

“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还让我回来?”

“我他妈就是个大傻逼,还想着你和他能和解……”

“……”

呵,杀父之仇。

怎么能和解?

裴炎不忍他这般疯癫,上前说:“胜哥,少爷没有怪你的意思。”

“不怪我?”杨胜用手指着自己,悲凉开口:“我他妈怪自己,我……”

“我现在没时间和你耗,先上车。”厉泽阳拂开他的手,坐上后座。

裴炎从车头绕到驾驶座,将车发动。

杨胜愣了一下,踉跄地打开副驾驶,钻进去。

车子一路行驶,开出珠城境内,往临市方向。

路上,杨胜几次想出声询问要去哪,但见裴炎一直专注于开车,后座的人闭目养神,便打消念头。

两小时左右,进入临市边境。

车外乌云压低,阴风怒吼,没一会儿大雨落下。

裴炎拨了电话出去,询问路线。

“你把车载导航打开,和手机连接,我给你发定位。”陆斌歪头用肩膀夹着手机,两只手没有离开电脑键盘。

“你等等。”

“速度点,我忙着呢。”

“……”

手忙脚乱得到定位,裴炎也被陆斌那聒噪的性子弄烦,把手机丢到一边。

与陆斌、倪明昱汇合,已经接近傍晚时分。

冒雨进了屋,陆斌正在电脑前监控那些人的一举一动,倪明昱则用望远镜透过窗户缝隙查看。

见他们过来,放下望远镜走过来,“除清晨去了趟墓园外,他没有异动。”

“辛苦了。”厉泽阳朝他点头,把沾了雨的外套脱掉。

倪明昱靠在沙发上,长腿交叠,随口问:“你那边的事解决了?”

厉泽阳松了衣领,缓声开腔:“还没,上头派人下来成立了监察组,开了三天的会。”

“呵。”

倪明昱冷呵,“等他们办好,人孩子都生出来了!”

厉泽阳很轻地抿了唇,似乎是赞同他的话。

“那些人的尿性就是这样,开三天会算少的了。”陆斌从电脑屏幕探出头,附和吐槽了两句。

陆斌的话,倒是让紧张的气氛缓和不少。

倪明昱微抬下巴,问道:“你来这边,珠城那边的烂摊子谁收拾?”

“爷爷和裴叔会解决。”厉泽阳回。

万事开头难,他已经把最难的完成,剩下的收尾交给他们也不会出太大的问题。

杨胜站在一边,因为身份的原因,他并未说话。

陆斌伸懒腰,打着哈欠问:“我头儿呢,他怎么没来?”

提及于向阳,倪明昱也有疑惑,偏头看向厉泽阳。

“他有另外的事要做。”

男人回了句,并没有详细说明。

就在这时,门铃响起,缓和的气氛顿时揪紧。

陆斌欢呼一声,“我订的外卖到了。”

众人:“……”

见他要去开门,裴炎呼了一口气拦住他,自己走去玄关,看了眼猫眼,确认无误后,才将门打开。

陆斌点的是一家西式炸鸡店的外卖,这样高度紧张的时刻,也只有他能吃下东西,不仅如此,还很热衷地、关切地招呼大家一起吃。

“都吃点,吃过去休息。”

厉泽阳说完,径自走去房间,裴炎紧随其后。

入夜,雨势未停。

厉泽阳挑了把枪别在腰后,调好时间,看了众人一眼,压低声音:“无论是否顺利,天亮前返回珠城这点不变。”

“是,少爷。”

“放心吧。”

男人与裴炎相继离开,倪明昱跨步来到窗户边,密切注意那边的一举一动。

高大的身影,披着雨衣的两人消失在夜幕中。

来到高档小区外,利用陆斌伪造的通行证,顺利进入。

“厉少将,影刹坐在的别墅,采用的都是防弹玻璃,强攻行不通。”

耳麦传来陆斌的声音,在淅淅沥沥的雨中,听得并不真切。

“收到。”

厉泽阳抹去雨水,靠在别墅外围的墙边,偏头看向亮着光的房间。

翻墙而入,行不通。

除非别墅里的人肯主动打开门,放他进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厉泽阳和裴炎却没有行动的意思。

陆斌戴着耳机,紧紧盯着别墅周围的监控情况,感觉自己要紧张的炸了。

明明是寒冬,他的额头却流着汗。

受不了这样的气氛,他把话筒关上,“靠,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

“陆斌,冷静点。”

倪明昱按住他的肩膀,拧眉道:“天还没亮,我们还有时间。”

“影刹都窝在别墅一天了,怎么能确定他晚上会出门?”

“要相信泽阳哥,他的决定不会有错。”杨胜开口,语气坚定地又重复一遍,“相信他,今晚的任务会圆满完成。”

与这边的争论不同,珠城厉家陷入一片死寂。

厉建国阴沉着脸,咬牙怒吼:“出入车都有登记,怎么就今天没有?”

“司令……技术部说是今天军区电脑维修,都是门卫兵手签登记的。”裴勇叹了口气,面露忧愁。

“今天当值的门卫兵呢?”

“司……司令,我看那辆车是…是厉少将专配的,就没、没多想。”门卫兵结结巴巴说道。

厉建国沉声问:“有谁看到开车司机的样子?”

裴勇扯了一下张嫂,示意她开口说话。

张嫂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军官,白着张脸说:“司令,司机就是穿着军装,戴着帽子,和……和这些军人没什么区别。”

“……”

瞧见厉建国脸色又黑了一个度,张嫂吓得不行,“太太……我以为是您派人来接太太的,所以才传的话,想着……军区里应该没危险的。”

“出去,全部出去!”厉建国气得不行,起身来回踱步。

裴勇怕他气急攻心,出声安慰:“司令,我已经派人去搜,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这都快一天了。”厉建国那双苍老的手略微颤抖,像是想到什么,转过身吩咐:“小夏不见的事,通知泽阳了吗?”

裴勇摇了摇头,低声说:“没联系上少爷,裴炎的电话也不通,怕是有什么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