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你对她做了什么?/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厉建国沉吟许久,立即做出下一步指示:“去,亲自把亦扬和带他的月嫂接过来,让刘玉峰和林子健过来。”

“是,我即刻去办。”裴勇应下来,转身出去。

十分钟上下,裴勇抱着厉亦扬重新回厉家,身后跟着两个吓白了脸的中年女人。

于此同时,军区两位军官从睡梦中被叫起来,得知事情经过,面色凝重地跟着厉建国上楼。

“……找!不管用什么方式给我把人找出来!”

“竟然敢在军区里动手,那些守卫兵都是死的吗?”

“……”

裴勇刚到门口,就听厉老吼着负责军区安全的两位年轻将官。

无奈叹气,敲门进去。

“司令,于上校来了。”

“他?”厉建国停歇了几秒钟,问道:“他来做什么?”

裴勇如实回答:“说是有事与您商讨。”

“让他等着。”正为了小夏被带走的事焦头烂额,哪有时间去理。

裴勇退了出去,下楼让于向阳稍等,只说厉老有事,没提其他的事。

等了半小时左右,见两位军官灰溜溜下楼,裴勇才领着人上去。

他并未留下,只是在门外守着。

从门外依稀听到‘胡闹’、‘这么大事怎么不商量’、‘是不把军规军纪当回事,还是……’这样的话。

于向阳说了什么,倒是一句没听到。

凌晨三点钟,书房门从里面打开。

于向阳夹着军帽出来,礼貌开口:“裴叔,时间挺晚,您和厉老早点休息。”

裴勇先是一愣,而后点头:“诶,好。”

目送他下楼,听到汽车引擎的声响逐渐离去,他才推门进去。

此时,厉老依旧坐在那儿,饱经沧桑的脸这会儿没了那时的怒意,显得很疲惫。

“老爷,人已经派出去,相信二少夫人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您去休息吧。”

裴勇无声叹气,老人家这么大岁数,本该是颐养天年的时候,却因为身份原因,操心过多。

“嗯,你也去睡吧。”厉建国把老花镜摘了,起身往门外走。

都做好老人脾气倔不听劝的打算,现在他同意,心下还是一怔。

步履蹒跚回到房间,刚躺下,就听身侧的人翻了身,“老头子,你也别瞒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厉建国回:“没有的事。”

“我睡眠浅,你嗓门还大,能瞒得住吗?”厉奶奶伸手把台灯拧开,语气担忧地问:“是泽阳出事了?”

厉建国没回答。

“还是小夏?”

“老太婆,你想想看,他们要是出事,我能安心地躺下睡吗?”厉建国从被子里握住老伴的手,轻叹说道:“睡吧,没事的。”

临市,雨还在下,没有停下的征兆。

那栋被监视的别墅,突然灯光大亮。

紧接着,别墅大门打开,几人先后出来。

正统地穿着西装,身后有随从举着黑伞。

厉泽阳与裴炎见机会来了,两人对视一眼,朝着别墅院门移去。

不一会儿,有人声响起。

“孙总,您就别送,我们走两步就能上车。”

“是啊,时间不早,您快回去休息吧。”

“……”

“到门口,几步路的事。”

孙涵低声一笑,从声音听不出异样,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危险,亦或是他太过自信。

对面房中,陆斌等人围着监控录像,望着目标越来越靠近院门,额头浮现汗渍。

考虑到发出声音可能会影响到潜伏在一旁的两人,三人屏气凝神,并未说话。

一……二……

厉泽阳闭了眼,听声音去辨认孙涵的位置。

倏尔,睁开那双深邃的眼眸,朝裴炎比划手势。

三!

默数三秒,紧绷的身体骤然飞扑,就像是猎豹看到猎物一般,凶猛、迅速,令人来不及反应。

见有黑影闪现,孙涵下意识把身后撑伞的人推出去,给自己争取反应的机会。

哪知来人像是知晓他的套路,被他推出去的人被裴炎钳制。

率先出来的几人,被这一变故吓到,完全顾不得还下着雨,朝着安全的地方跑去。

看清来人,孙涵咬牙:“厉、泽、阳!”

男人将他逼进死角,抬手把雨衣帽子摘了,目光冷冽地看着他,像是随时都可能扑过去。

孙涵危险地眯起眼,他的人刚从别墅冲出来,离得远,所以,并不敢轻举妄动。

裴炎把人劈晕,从腰间掏出枪指着孙涵,示意他不准耍花样。

“受人所托,请你去局里喝杯茶。”厉泽阳冷声道。

雨水顺着男人的发梢滑落,从下巴滴落。

明明该是狼狈的,但他却丝毫不显,反而从骨子里散着从容。

对于缉拿孙涵,势在必得。

“喝茶?”

孙涵冷笑起来,无所畏惧地向前走了两步,“我可是守法的公民,你凭什么逮捕我?”

裴炎呵斥:“退后!”

厉泽阳略微抬手,跨步上前,挥拳砸向他的小腹。

“呃……”

孙涵闷哼,低声咒骂了句,咬牙和他打起来。

这一幕太过突然,以至两人扭打起来毫无章法可言,就像是某种宣泄。

“嘭——”

厉泽阳一拳挥在他左脸上,拎起他的领口,一字一句道:“这一拳,是替阿利给你的。”

“这拳,是飞扬的。”又是一拳。

一拳一拳砸下去,手段狠厉。

孙涵单膝跪在地上,忍着疼痛,大吼一声还击。

许是厉泽阳屈辱式的打法,激发他的潜力,发狠猛攻。

“……少爷!”裴炎见形势不对,想要弃枪加入,却被耳麦中倪明昱的声音阻止。

陆斌看着视频里模糊的身影,不解开口:“明昱哥,我……总觉得他不该这么弱。”

倪明昱扫了眼屏幕,“得看对手是谁。影刹太自负,他深信自己的身份没有问题,就不会拼死反击。”

“可以收网了。”倪明昱轻拍他的肩膀,转而看向杨胜,“穿上雨衣,一起去把那群‘商人’带过来。”

这一晚,临市的雨下了一夜。

孙涵、连同那些名义上的商人,被裴炎带回珠城。

警车里,孙涵低头望着手铐,刚想扯出一抹嘲讽的笑,却因为疼痛僵在一处。

“咳咳……”连呼吸都觉得浑身疼。

“老实点!”裴炎端着枪,直接抵在他后脑勺。

想到那些惨死的兄弟都是被眼前的人害的,他就恨不得崩了他。

可偏偏,不能。

“嗤,有种就开枪?”孙涵抬起头,看向对面入定的男人,“厉泽阳,你滥用职权殴打我,等着被查办吧!”

厉泽阳眼睑微动,嗓音低哑:“希望你到了珠城也能这么乐观。”

孙涵眼睛一怔,心里隐隐不安,转而又安定下来。

他的行动一向隐蔽,这个身份也是用的最久的,所有证据都毁了,绝不会有变故。

“出来这么久,没和家里的娇妻联系?”

话一出,厉泽阳蓦地抬头,深邃的目光犹如冰刀,凛冽刺骨。

孙涵低头笑起来,“也对,你一直忙着和我周旋呢,哪能顾得上女人。”

厉泽阳起身,一把揪起他的衣领,胸口起伏明显,压低声音问:“你做了什么?你对她做了什么?说!”

“厉少将,您别激动,他还没有定罪,不能……”

从珠城跟过来的人员劝说,手还未碰到他,就听他低吼:“滚开!”

一众人皆是愣了。

“哈哈哈……”

孙涵止不住笑了,嘲弄、狂妄。

笑声止住后,便闭口不语。

他就是栽,也要拉着人一起。

“停车!”

垂于身侧的手青筋暴起,隐忍怒意下了车。

倪明昱见前方警车停下,让陆斌把车停在路边,降下车窗。

不远处,厉泽阳的身影傲然挺立,没一会儿,不知从哪弄来的烟点上。

陆斌咽了口水,转头问副驾驶座的杨胜,“你家老大怎么了?人都他妈抓到了,还装什么深沉?”

杨胜拧眉,摇头表示不清楚。

后座的倪明昱用脚踹了驾驶座椅,“再这么没大没小,立刻让向阳收拾你!”

转而,将视线看向窗外,眼睛一眯,可不就是装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