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这辈子的责任【大结局】/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珠城,是上午九点左右。

厉泽阳把孙涵和那些个‘商人’送去局里,就直接离开,连裴炎都没有带。

“喂,你家少爷怎么想的,辛辛苦苦把人抓来,就这么给别人了?”陆斌用手拨了拨头发,边打哈欠边说,“那人现在还是海外商人的身份,48小时拿不出证据,还不是得放人。”

典型的多此一举。

裴炎看了眼内后视镜,开口说:“少爷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陆斌翻了白眼,问道:“诶,你真不知道他这么做的原因?”

回答他的是坐一旁的倪明昱,他懒懒地掀开眼皮,“屁话少说点,不然马上让向阳削你。”

“别了明昱哥,头儿最近也累,别让他再为我的事分心。”陆斌说完,乖乖地闭了嘴。

车内,再次陷入沉默。

倪明昱偏头,看了眼放晴的天,略微舒了一口气。

再坚持一段时间,事情就该尘埃落定。

车行十来分钟,陆斌喊了停车,下车后一头扎进路边的网咖。

裴炎眼角抽搐,感叹年轻人就是不同,熬了通宵,还能继续嗨。

倪明昱出声:“前面左转,在事务所对面停下就行。”

裴炎应声,向左打了方向盘。

中午时分,事务所的人已经开始收拾东西。

见老板回来,一个个正襟危坐,又装作很忙的样子。

倪明昱略微点头,扫了一圈,视线最终停在最后排的格子间,没瞧见人,眉头稍稍皱起。

“其他呢?”

这话一出,几个人面面相觑,还没反应过来他问的是谁。

周传洋神经大条,出声回了句,“志远哥被陆警官叫走了。”

倪明昱:“……”

不想说话了。

刚要转身,杨新宇从位上起来,朝他说了句,“宁婧家里有些事,请假回去了。”

倪明昱步子停顿一下,没说任何话,走进办公室。

合上门,坐在老板椅上,掏出手机点开联系人。

想了一会儿,最终没有按下拨通,而是把手机丢到一边,放倒椅子闭眼休息。

陆斌、裴炎他们只熬了一夜,但他接手杨闵怀的案子后,就没好好休息过,眼下已经到了极限。

午休时分,宁婧回到事务所,这时,人已经走了大半。

杨新宇见她脸色不好,关切地问了两句,而后告诉他老板已经回来,正在办公室里。

听他特地提到倪明昱,宁婧略微错愕,低声‘哦’了声,径自走到自己的位上。

十二点一刻,除她外,办公室的人走完。

完成剩下的工作,宁婧有些犯困,看了眼时间,干脆趴在桌上睡了。

倪明昱从办公室出来,刚要推开玻璃门出去,却在最后一秒收住脚步,转身走向格子间。

黑发蓬松有些凌乱,将脸遮了大半,只露出秀气的鼻尖和粉唇,可能真的是睡熟,有人走来也没有反应。

倪明昱抬手在她桌上敲了两下,见她没反应,抽了椅子过来,干脆在她身边坐下。

不大的格子间里,有一株翠绿的仙人球,文件夹旁,是木质的笔筒,里面放着少女系列的笔。

从桌上随手拿了本书,中间靠后的页数夹了一张书签。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淡黄色的书签上,用娟秀的字体写着这句话。

倪明昱轻笑着合上书籍,用这样的书签夹在刑诉法书籍里,真是…挺…违和。

翻书、放书的动静并不轻,将人吵醒。

宁婧从桌上起来,眼中带着迷茫,看到眼前的男人,才彻底清醒过来,试探性喊了声,“老板?”

“嗯。”

倪明昱向后靠了靠,神色莫测地看着她,从书里抽出书签,“对谁一往情深呢?”

男人的嗓音带了刚睡醒的磁性,落在她耳中,心跳都跟着漏了几拍。

可能本身就有事瞒着他,所以,每当单独相处时,没了那会儿的大胆,做事畏手畏脚。

瞧见她目光闪躲,他俯身靠近,撑在桌边将她箍在两臂间,语气含笑:“对谁?”

稳住心神,宁婧答:“瞎写的,没谁。”

“哦。”

倪明昱没收手,似笑非笑盯着她看。

宁婧被他看得心里发毛,干脆低下了头。

‘哦’个鬼啊!就回答一个语气词是什么意思?

就在脑补N出戏时,男人靠回位上,看了眼腕表,扬了扬眉,“走吧。”

宁婧见他把椅子放到原位,疑惑问:“去哪?”

倪明昱转过身,居高临下看着她,沉默几秒后,开口:“去吃饭,陪我。”

“……”

宁婧眉头微皱,快速从桌上抽出文件夹,一脸为难:“老板,我还有事要做,就不陪你了。”

男人眼睛眯了眯,唇角习惯性上扬,用不容拒绝地语气说:“收拾东西,我在车上等你。”

宁婧扒拉两下头发,拎包进了洗手间,接水洗了脸,才离开事务所。

坐上车,看着向后倒映的景象,很轻地叹了口气。

倪明昱察觉出她情绪低落,出声问:“吃顿饭,就这么为难?”

宁婧拧着衣摆,说道:“没有。”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与他相处的时刻,都变得格外难熬。一方面是想看到他的,可当他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内心会变得焦躁不安。

尤为是不经意与他对视,眼神像是能看透一切。

倪明昱冷哼了一声,单手搭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握住她的手腕,“紧张什么?我能吃了你不成?”

恰巧遇上红灯,有足够的时间让他看她。

宁婧挣扎了两下,发现力气悬殊后,有些无奈地问:“我不懂你是什么意思?”

倪明昱皱了眉,“什么什么意思?”

“当初的确是我死乞白赖缠着你进事务所,但进来前,你告诫过我,除了工作不要想任何不符合自己身份的事情,我也努力做到了,可是……”

倪明昱见她气得脸蛋涨红,问:“可是什么?”

可是为什么在我不想靠近你,极力躲着你的时候,你要来招惹我,还用尽法子欺负我。

这些话,宁婧没说。

她只是抿了抿唇,看向他握着自己的手,“你又在做什么?我只是很普通的人,惹不起你的。”

是,她承认刚开始的确是想引起他的注意,前面几次碰面都是她有意为之,可是得知当年的事与他无关后,她就没再有过想法。

甚至,那晚……也是酒后意乱情迷的结果,与爱无关。

倪明昱定定地看着她,直至信号灯跳转,也没说一句话。

过了十字路口,将车拐进一条道,找了位置停下。

像是知道她要推门下车,停车时,就已经把车窗落了锁。

“咔哒——”

安全带解开。

倪明昱侧身望着她,眼睛习惯性地眯起,“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宁婧忍着翻他白眼的冲动,嘟囔问:“哪句啊?”

“最后一句。”

宁婧想了一下,回道:“我只是很普通的人,惹不起你的。”

倪明昱俯身挑起她的下巴,轻笑着说:“真乖。”

“……”

估摸再拖下去她会翻脸,男人指尖摩挲她的脸,一字一句地说:“宁婧,你惹得起的。你不笨,该知道我的意思。”

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宁婧心里‘咯噔’一跳,慌神了。

她别了眼,推开他的手,略有颤抖地说:“不知道,我不知道。”

倪明昱顺势握住她的双肩,强迫她与自己对视,语气不似以往慵懒,“不知道没关系,我现在告诉你,宁婧,我在追你。”

宁婧睁大了眼,表情、神态都不像是刚刚经历告白的人会有的。

倪明昱并不在乎她的反应,说完就坐回驾驶座,系上安全带,自顾自开车。

来到吃饭地点,宁婧还有些懵然。

直到见一向大爷的倪明昱替她拉开椅子,照顾她的口味点了一桌菜后,才反应过来,他刚才说的可能并不是玩笑。

可又是为什么呢?

倪明昱给她夹菜,提醒她不要只顾着发呆,多吃点菜。

期间,他主动抛了几个问题,两人不咸不淡地聊着。

宁婧看他眉梢带着笑,借机提了她离职的事情,是以她想多花点时间陪着哥哥为由。

本以为倪明昱不会答应,哪知他今天很好讲话,当即点头同意,笑着说:“辞职也好,家里有一个律师就够了。”

“咳咳……”

宁婧被呛到,一个劲地咳嗽。

太阳不是打西边出来了,就是倪明昱抽风了,不然怎么会说出这么……骚气的话?

止住咳嗽,刚想说话,手机适时想起来。

“接个电话。”倪明昱朝她扬了手机,接通电话。

不知那边讲了什么,他的脸色顿时阴沉下去,没了刚才的轻松、愉悦。

“这事那边怎么说?”

“呵……这锅甩的好,自己没用还要让我们背!”

“我马上过去,你先顶着。”

电话挂断,倪明昱抓着外套起身,看向她的眼神带着歉意。

“你有事就先走吧,我等会自己回事务所就行。”从他的语气能听出事态严重,即便他无故离开,她也不会怎么样。

倪明昱弯腰凑近,伸手将她揽入怀中,“等着我,事情解决完会继续追你。”

“……”宁婧闹了大红脸,垂头吃着菜,没理会他。

就连他走,也没给一个眼神。

——

三小时前。

以洗嘿钱为由,将孙涵拘留。

录口供、填信息、查案底,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他本人也很配合。

只是,铐着他上警车,送他去拘留所的路上,发生变故。

永宁路段发生连环车祸,三辆警车无一幸免,等警官从眩晕中醒来,被手铐压制的人已经不见,连带着那几名‘商人’一同消失。

负责这起事件的人即刻给交通局打电话,要求调出事故发生时段的录像,经过核查,监控录像被远程毁掉,并没有留下可用的证据。

军区合力抓的人,甚至还没来得及送去关押,就越狱了。

此时,能证明孙涵犯下多种罪名的证据被送去人民法院最高院长手里,只是犯罪人跑了,空有这些证据也是无用。

一时间,武警、公安联合出动,势必要把逃跑罪犯缉拿归案。

倪明昱得知这个消息,只觉在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

影刹能逍遥法外这么多年,无外乎是他的身份众多,且每一个身份都不会用太长时间,所以,即便捕捉到蛛丝马迹,当他换身份,就又是枉然。

这一次,又是故技重施。

送往院长手里的证据,是厉泽阳提供的。

倪明昱不知道他是花了多少精力与时间才搜集到,只知道这次绝不能让他逃掉。

厉泽阳的电话一直在占线中,直到半小时后,才算拨通。

倪明昱开门见山:“影刹跑了,我猜测他又想故技重施。”

“我知道。”男人的语气是惯有的淡漠,像是他的逃狱早就在掌控中。

倪明昱略微拧眉,问道:“你在哪?”

“大哥,你去军区见爷爷,他见到你,会知道怎么做的。”厉泽阳不紧不慢开口,最后以‘先这样’做结束,挂了电话。

“支开裴炎,又转移明昱注意力,你是真打算单抢匹马和他干?”于向阳走过来,问道。

厉泽阳看了他一眼,“不还有你?”

“嗤,你倒好,送命的事就拉着我一起。”

话虽这么说,实则在来时,就已经做好准备。

两人所处的位置,是城西军区大院后面的那座山。

翻过去,便是无人管辖的地带,与其说无人管,倒不如说是管不了。

那里,雇佣兵横行,是去西北与西南的必经之地。

厉泽阳与裴炎等人分别后,就带着一批人秘密穿过平时野战训练的山林间,与于向阳在边界汇合。

两人带的队伍整合,人数二百四十八。

这时,于向阳出声问:“你到底是怎么知道他会走这条线?”

厉泽阳前行,一言不发。

“还有,你是真不担心……”

话未说完,男人停下脚步,转过头,目光泛着寒意看过来,止住了他的后话。

紧接着,厉泽阳吩咐:“张宇,你带一个班上前探路,有什么异动随时汇报。”

张宇挺直腰板,“是,首长。”

于向阳见他不打算回答,也就不再问,沉默地迈着步子。

越往北,温度越低。

林间深处,积雪已经漫过大半军靴。

较之厉泽阳的兵,于向阳带来的兵行动明显变缓,状态也差了很多。

张宇从前面徒步回来,汇报完情况,就准备再度前进。

“等等,你的人是打了鸡血还是怎么?”

一个个猛地和雪狼似的,这么拖下去,他的兵还没碰到影刹那狗东西,就要垮了。

张宇瞧自家首长懒得搭话,回道:“是这样的于上校,一年前我们跟着首长去了趟西北,和那里的冬天相比,这里的环境真算不上什么。”

说完,他不好意思地挠了头。

茫茫白雪、雪崩坠崖,的确要比山林间的崎岖道路危险百倍,再加上他们从西北回来后,就刻意加强平时的训练,自然比没经历过那次凶险的兵要厉害。

虽然不想承认自己的人不如别人,但于向阳还是提议,让他的人中体能好的跟着他们继续往前,至于那些体能跟不上的,就根据自身情况慢一点。

商讨结果出来,于向阳叮嘱那些别挑剩下的人:“我会让人沿途留记号,要记住,你们是后援部队,并不是一无是处的人。”

二百多人锐减,只剩下不到一百五十人。

于向阳一路保持沉默,没了刚汇合时的状态。

无论怎么说,拖了集体后腿是不争的事实。

天色渐暗,士兵从包里掏出照明灯。

不远处,传来一道猎抢声,惊起了林中未南迁的鸟。

没过一会儿,前方响起凌乱的步调,是军靴踩在雪地所发的声音。

站在两位首领身后的士兵纷纷绷紧神经,像随时要冲上去杀敌。

“首长,我们的人受伤了。”暗处,张宇跑来,后背背了一人。

厉泽阳眉头微蹙,立即让人上前去接人,替伤员包扎伤口,一切吩咐好,那边于向阳已经开始问张宇前方情况。

“没看清是不是影刹的人,但他们手里有狼,咱们有人后背就被抓了。”张宇指了指伤员中的一人,眼中是不忍。

于向阳看向从头至尾都沉默的男人,问道:“你怎么看?”

“不像影刹的做法。”厉泽阳沉吟片刻,对张宇道:“安排六个人把伤员送回去,要快。”

张宇得令,小跑去安排。

等一切做好,厉泽阳走到张宇身边又说了几句,不一会儿,队伍有大半人支起火把。

恶狼怕火。

于向阳看了眼男人,笑道:“看来你去趟西北,学到不少东西。”

厉泽阳轻‘嗯’了声,说道:“那里条件不比我们,每年却能压制那么多起暴动,的确值得学习。”

相较于中部与沿海地区,治好相对好管,正因如此,军区的兵都开始疲软,没有斗志。

所以,类似军区联合作战训练,倒是可以多来几场。

于向阳没有就这个问题与他讨论,反而提及路线问题:“是不是要兵分两路比较保险,万一他没往西北方向走,我们就扑空了。”

到时,他从西南越过国界,想抓他就难了。

“带的人并不多,分开对我们不利。”厉泽阳看着被火光照亮的四周,最终将视线落回于向阳身上,“我从不做没把握的事,也不会拿命去搏,放心吧。”

入夜后,并未遇到张宇探路时遇到的那帮人。

厉泽阳下令,原地整休两小时。

士兵打开背包,掏出压缩食物进食。

男人拆了袋压缩饼干,就这水吃了,起身朝着深处走去。

于向阳不放心他一个人探路,快速咽下食物,跟在身后。

军靴踩在雪地上,发出‘嘎吱’声响,两人一前一后,都没有说话。

走了五六分钟,隐约能看到前面有火光。

几乎是同时,两人步调放轻,想着前方靠近。

五六个人围坐在火堆边,裹着厚实的棉衣,在说些什么。身侧都放着长柄猎抢,以及被铁索拴住的几匹狼。

厉泽阳转过头,轻声说了两句,于向阳先是面露抗拒,随后转身消失在黑暗中。

隔了一会儿,西北角传来声响,听声音动静不小,坐在火堆的人迅速起身,两人牵着几匹狼冲向那处。

剩下三人站着观望几秒钟,旋即又坐在继续侃。

厉泽阳从裸露的地面捡了几块石子,从暗处现身。

三人中有人率先发现他,刚伸手去拿武器,却被石子砸到伤了手。

其余两人猎抢拿到了手,却因为气温缘故,几下都没上膛,慌乱之下,厉泽阳已经靠近,迅速的扫腿将两人撂倒,缴了三把猎抢。

军靴踏在其中一人的后背,缓缓蹲下,低声问:“除了我们,你们还撞见过谁?”

“啊,轻点……”

厉泽阳脚下用力,“说!”

“我说我说……百来个人的样子,那些人的领头凶残的不得了,直接让人剁了我们驯养的狼,还干掉我们好几个兄弟。”

“军爷爷,我大哥说的都是真的,我们十来号人,就剩五个了。”

“是啊……您行行好放过我们吧。”

三个人匍匐在地上求饶,生怕得罪这位军大爷。

厉泽阳问:“他往哪边走了?”

“那边。”

“西北方向。”

“这边。”

三个人手指的方向都不相同。

厉泽阳脸色阴沉下来,拿起猎抢指着其中一人,“我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

“别……就是西北方向!您只要再往前走,还能看到打斗的痕迹。”那人瑟瑟发抖,丝毫不敢再说假话。

不管怎么说,保命才是最重要的。

厉泽阳抬起脚,不客气地把他们敲晕。

返回士兵休息地,让张宇派人过去,顺带派出一个班的人带上火把去把另外两缉拿。

这时,于向阳从另一边回来,模样狼狈。

厉泽阳看着他,问了句:“还好吧?”

于向阳呛声:“下次对付畜生的活别交给我。”

湖城军区的上校,被几匹狼追得上蹿下跳,传出去像什么样子?

厉泽阳难得地挽起薄唇,不知是被他的样子逗乐,还是脑补出那幕画面。

两小时休息时间到,再次出发。

凌晨三点,后方有动静。

厉泽阳让张宇先带一批人继续前行,他则留下来断后。

那团光亮越来越近,于向阳手势已经做了大半,就差看清来人下达命令。

“等等。”厉泽阳眉头微蹙,又观察了一会儿,“是自己人。”

话落,于向阳虽疑惑,却还是收了手。

裴炎和杨胜的到来,是厉泽阳和于向阳始料未及的。

这次行动是一级保密,并没有通知两人。

裴炎不去看自家少爷那张冷酷脸,清嗓回答于向阳的问题,“飞扬曾经在我们的手机里装了他设计的定位系统,虽然信号时弱时强,但好在是找到了。”

听他提及这事,厉泽阳神色有片刻的恍惚,这才想到那部手机的确被他带在身上。

情况特殊,所以,并没有对两人擅自行动过多的苛责。

冬天的夜漫长,临近早晨六点左右,天空才泛起白光。

有裴炎和杨胜的加入,当即将人分为两队。厉泽阳与于向阳各带一队,裴炎跟着前者,杨胜则跟了后者。

太阳初升之际,求救信号弹在一处响起。

“少爷,是胜哥他们的方向。”裴炎用望远镜察看情况,语气有些焦急。

厉泽阳面色也开始凝重起来,带人赶往那处。

血腥味弥漫开,能想象刚才战况的激烈。

裴炎在伤员中找到杨胜,询问:“胜哥,你没事吧?”

杨胜摆手,藏于身后的右手颤抖着,他把他们遇到影刹的人,又开了火的事详细告知,“泽阳哥,于上校带人追过去了。”

他们碰到的那人,手段太过凶狠,他心里忐忑,怕于向阳吃亏。

厉泽阳稍稍沉默,做出决定,让裴炎留下来照顾伤患,防止他们声东击西,他带了一些人顺着雪地的脚印赶过去。

十来分钟,与于向阳汇合。

于向阳用纱布包扎手臂,脸色不好地说:“老三和娇娘不是他的左膀右臂么,哪来这么凶猛的人?”

一言不合就开抢,没子弹了都不撤退,冲过来就搏击,他要不是躲得快,拿刀子就直接划过他喉咙。

厉泽阳眼睑微动,沉声道:“虽然除了那两人,但他们的手下也不是省油的灯,别太轻敌。”

于向阳点了头,这次他的确是有些轻敌,否则也不会自信地追过来。

上午时分,厉泽阳让人先处理伤员,在人员调度合理的情况下,把部分重伤的士兵送走,其余留下来轮流巡逻。

中午简单吃了东西,裴炎、杨胜、于向阳围坐,听厉泽阳分析情况。

推测没错,影刹身边还有四个人。

胖子、大胡子皆是老三的手下,两人并不是华人,野性十足,其余三人分别是禾先生、坤哥。

于向阳动了动胳膊,说道:“他们的火力没我们大,但这座山就是他们的天然屏障,要想把他们全部干掉,并不容易。”

杨胜提议:“他们带的食物没我们充足,我们可以和他们周旋下去。”

“我们的人也都疲惫了,能速战速决还是不要拖了。”

众人七嘴八舌说着话,倒是没人注意厉泽阳至始至终都未说话。

最先发现的还是裴炎,他小声喊了声,“少爷?”

厉泽阳眸中一闪,缓声开嗓:“天黑之前必须解决,裴炎、杨胜,你们俩负责拖住胖子和大胡子,向阳,坤哥交给你,必要时刻可以先击杀后报告。”

于向阳拧眉问:“你要单独去会两人?”

厉泽阳轻抿唇角,不置可否。

下午两点,裴炎和杨胜带队离开,于向阳临走时,看了眼厉泽阳,无声说‘要活着回来’。

男人朝他点头,回了句‘你也是’。

原地休整半小时,厉泽阳带着剩下的人朝谷底走去。

越往深处走,雾气越大,温度也降的快。

行至一处,男人停下来,单手扶了一旁的树,似乎在思考该往那边走。

与此同时,裴炎、杨胜成功引开影刹身边的两人,于向阳紧随其后,并未落下。

影刹身边的人被分走,内心开始忐忑。

向前走了两步,朝一侧的人开口:“给我看那个女人现在怎么样了?”

身边的阿禾开口:“大哥,这时我们要尽快赶去西北和我们的人汇合才行。”

影刹紧盯着他,神色染上不耐烦。

阿禾最终掏出手机,站在高处找到信号,发了视频过去。

视频里,女人穿着藕色的大衣,被关在黑色的房里,双腿蜷曲,头发凌乱地低着头。

似是察觉到什么,她缓缓抬起头,那双勾人漂亮的眼睛并无神采。

影刹勾起唇,咬牙道:“你说厉泽阳在正义与他老婆之间,会选择谁?”

阿禾愣了一下,摇了头,“不知道。”

“今天和你对上的人是哪几个?”换了话题,问道。

“湖城军区于向阳和厉泽阳的手下杨胜。”阿禾如实开口。

影刹冷哼一声,问:“结果怎么样?”

“两人都受了伤。”

“受伤有什么用?”影刹目光凛冽地看着他,一字一句道:“我要他们都死,懂吗?”

阿禾面无表情点头:“明白。”

……

裴炎和杨胜首战告捷,拉响信号弹,朝着刚开始和厉泽阳约定的地方赶去。

紧接着,于向阳也速战速决,一抢命中坤哥胸口,解决这颗毒瘤。

此时此刻,影刹与厉泽阳碰面。

像是早预料到他会找来,影刹从手下身后出来,“一天一夜,比我想象的时间长啊。”

厉泽阳抿了唇,“加上除掉你手下的时间,不算长。”

影刹脸色阴沉,转而想到自己手里筹码,眼睛眯起,“厉泽阳,你一向自诩正义,如今我给你选择怎么样?”

“少爷!”

“泽阳哥。”

裴炎、杨胜赶来。

厉泽阳朝他颔首,继续看着影刹。

“放我离开,或者你的爱人和我陪葬,选一个?”

这一幕,与一年半以前时很像。

那时,是厉泽阳掌握主导权,给出要么死,要么降的选择。

裴炎愤懑看着他,“你今天死定了,夫人我们会救她出来!”

这样的人,根本不配活在世上。

“救?”影刹扬了眉,冷哼着举起手机,“我只要下达命令,她立刻就会死。”

“你……”

“畜生!对妇孺下手!”

裴炎和杨胜气得浑身发抖。

对于他们的辱骂,影刹丝毫没被影响,只是笑看站在中间的男人,等着他的抉择。

厉泽阳薄唇紧抿,只说了‘进攻’字。

影刹脸色骤变,咬牙咒骂:“厉泽阳,你不是东西,连自己的女人都肯舍弃!”

“少爷……”裴炎也是一愣,不可思议看着他。

那……可是夫人啊。

趁着两方人马混乱,影刹借机逃离。

厉泽阳跨步追过去,紧跟不舍。

“去,拦住他。”

本身就有伤在身,再经过长途奔波,体能已经跟不上。

影刹扶住一旁的树,看着扭打在一起的人,目光阴狠。

他从腰间掏出抢,企图瞄准厉泽阳。

“嘭——”

杨胜先他一步,击中与厉泽阳近身搏斗的男人,正是这一下,让他一招失手。

杨胜朝裴炎说:“能带影刹逃脱的人已经受伤,他跑不掉的。”

阿禾抬头看了他一眼,捂着胳膊后撤,与影刹消失在暗处。

……

影刹带来的人,尽数被厉泽阳和于向阳的人除掉,只余两人苟延残喘。

“若能活着出去,我会安排你接替娇娘的位置。”

阿禾弯下唇,用嘶哑的嗓音回:“谢了大哥。”

“你的伤怎么样了?”影刹看着他流着血的手臂,看了眼手机上显示的路程,“过了今晚,我们的人就能赶到,再熬一下。”

“嗯,能熬住。”阿禾点头。

两人并肩朝着一边走去,路过冰封的河,搀扶过去。

影刹当下做出决定,让阿禾把背包里的炸药全部拿出来,把这段河炸断。

所有都准备就绪,看着追过来的人,影刹命令:“点燃!”

阿禾忍着肩膀的疼,扫了眼对岸的那些人,而后又转头,望着影刹那双阴狠充着血的眼睛,忽而笑了。

“阿禾,你在干什么?”

他把手中的打火机盖上,冷笑着起身,把背后赤裸裸给了河对岸的人,“你觉得呢?”

“你……”

影刹瞳孔放大,向后退。

就在他转身之际,厉泽阳从军靴里抽出匕首,凌厉凶狠地掷过去,精准地插进影刹后胸。

裴炎、杨胜和于向阳还沉浸在那人叛变中,跟着厉泽阳过了河,还觉得不可思议。

“少爷……”

裴炎刚想问,在见厉泽阳抬手阻止后,把后话咽下去。

阿禾看着跪在地上的人,一步步走过去,抬脚将他踹倒,咬牙说:“你也有今天?!”

影刹瞳孔皱缩,问:“你…到底是谁?”

“这么多年,我变得人不人鬼不鬼,活成狗混入内部,为了获取信任,与你们狼狈为奸,手里早已沾满鲜血,即便是这样,我也咬牙坚持下来,为得……为得就是有朝一日,能亲手杀了你们!”

“老三的据点被曝、老巢被捅,是我干的!”

“娇娘的行踪暴露、被击杀,也是我干的!”

“我早就已经罪孽深重,不在乎手里再多几条命……”

男人捂着伤口走过去,狠狠地握住那柄刀,残忍地按下去。

裴炎瞪大双眼,“少爷?”

于向阳也向前走了两步,他是……

“阿利?”杨胜已经冲上前,右手止不住的颤抖,“你是阿利?”

“头儿当年劝说过我,这条路不好走,将会一路荆棘,他介意我换个身份平静的生活下去,可是我做不到,毅然决然选择坚持下来,期间痛苦过、纠结过,甚至一度迷失过……”杨利转过身,眼眶通红,声音嘶哑:“但最终,做到了,我们终归是赢了。”

这些年,他不曾与任何人联系过,活成自己最厌恶的样子,就是为了这一天的到来。

要问有成就感吗?

好像并没有,七年来,做的错事也不少,即便是为了成为卧底,他也不能原谅自己。

在所有人震惊未能有所反应时,他捡起地上坠落的抢支,对准自己的脑袋。

电光火石之间,厉泽阳打落他的抢,伸手将他拉起来,“疯了吗?”

“头儿,当年替爸背下罪名的时候,我就想这么做了。”杨利深呼一口气,痛苦地闭上眼。

这么多年的煎熬,总算到头了。

“我不会让你蒙冤。”厉泽阳给裴炎使了眼色,让他把人看住。

约莫半小时,直升机轰鸣而来。

厉泽阳把手续事情交代完,进了机舱,于向阳紧跟其后。

见到活着的阿利,他就算再蠢钝也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于向阳问:“所以,你为了这一天准备了七年?”

男人并未回答他的问题,开口说:“先前你问及为何能准确知道影刹的位置,即便得知夏夏有危险也不为所动的原因,这一切都是我和他配合完成。”

所谓里应外合,就是如此。

前半夜,厉泽阳回到军区,像厉建国汇报情况。

后者得知事情解决,虽然心里放宽,却还是忍不住吼骂两句,这么大的计划也不提前告知,害得他这副老身子骨差点被折腾散架。

后半夜,厉泽阳开车离开军区大院,临走前,回了趟厉家。

坐在床边,望着刚哭闹完睡着的小孩,伸手抹去他眼角的泪水,低声道:“爸爸这就把妈妈接回来。”

临海苑。

穆云轩打着哈欠守在主卧外,每隔一小时进去看里面的人身体情况,直到听到汽车引擎的声音,他才放下心。

今晚,他总算能睡个好觉了。

下楼,径自往沙发上一趟,“你终于回来了,拖到姑奶奶醒过来,我就真没法子了。”

两天三夜的时间,从厉泽阳去临市那天,他就一直守着倪初夏。

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影刹深以为人在自己手里,就不会再去怀疑,正好给了他们藏人的机会。

“滚回去睡。”厉泽阳把外套脱了,不客气地踹在他身上。

上楼前,又警告一遍。

回到主卧,他看着床上熟睡的人,薄唇挽起,眉宇间是难得的轻松。

他拿了换洗的衣服进了浴室,十来分钟后,推门出来。

这时,倪初夏醒过来,撑手坐起来,正巧与他视线相交。

以为是做梦,她缓慢地眨了眨眼,没敢出声。

男人裸着上半身,没来得及修剪的头发半湿耷拉在额头,没了露出眉峰时的冷漠疏远之感。

他走过来,双手撑在她身侧靠近,好笑问:“不认识了?”

倪初夏伸手搂抱住他,依恋地把头埋进脖颈处。

男人刚想说话,感觉到脖子一凉后,身形微怔,只唤了她一声。

倪初夏在他肩侧蹭了蹭,仰头看着他,“泽阳……咕噜……”

话没说完,肚子不合时宜地叫起来。

厉泽阳眉梢带着笑,对上她那双漂亮勾人的眼睛,低声问:“饿了?”

倪初夏罕见地红了脸,“有点。”

明明是很温馨的时刻,却被肚子搅和了。

“走,去做饭。”

男人低声笑着,直接将她从床上抱起来。

楼下,穆云轩已经离开,只有客厅亮着灯。

考虑到她刚醒,吃太油腻并不好,加之家里食材不多,简单地下了挂面。

倪初夏倚在门边,目光极为黏人地追随男人的身影,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

她想大半夜开火,也就属她家了。

面条煮好,两人面对面坐着。

倪初夏拿着筷子,这才感觉浑身有些乏力,看到手背上多出来类似针孔的伤口,眼底划过疑惑。

厉泽阳夹起煎蛋,放到她碗里,“怎么了?”

“感觉这一觉睡了好久,浑身提不起劲。”倪初夏抬了抬手,试图去想坐上军用吉普车之后的场景,发现是一片空白。

厉泽阳深邃的目光点缀深情,温声解答了她心中的疑惑,顺便把这些天发生的事告知。

听了他的话,倪初夏眼中的疑惑消散,明白手上应该是营养液或葡萄糖之类的点滴,是为了维持她的体力。

见她呆愣的模样,厉泽阳握住她的手,“发什么呆?”

倪初夏眨巴眼睛说:“有种睡一觉起来,整个世界都变了的感觉。”

厉泽阳绕到她身边,弯腰以公主抱的姿势将她抱起来,跨步上了楼。

“我只是没力气,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话虽这么说,手却还是攀上他的肩。

男人没说话,用脚踢开主卧房门后,反身将她压在门后,精准地摄住她的唇,霸道却不失温柔地吻着。

大手托住她的臀,另一只手从她睡衣里滑进去,触碰到那抹温热的肌肤,火势燃起,有燎原之势。

倪初夏微喘着,被亲的晕乎乎。

两人都这般认真、耐心,好像是第一次。

她睁开眼,瞧见自己被剥了精光,不服气地上手扯他的裤子,两人双双倒在床上。

静默地看了对方几秒钟,她看到他眸中的欲望,而她眼底也泛着涟漪。

厉泽阳拨开她的头发,用低沉性感的嗓音道:“老婆,我爱你。”

三个字,灼热到她心底。

期间,他说了好多。

他说:“婚纱照会有,婚礼也会有。”

他说:“至此,他会花很长很长的时间陪着他们母子。”

他还说:“遇见她以前,他的职责是为国效力,遇见她以后,爱护她、照顾她就是他这辈子的责任。”

“我也爱你。”倪初夏眼中含着水光,极其认真地回答。

一夜缠绵,灵魂与身体契合。

------题外话------

这就是结局了。

番外会挑几个配角来写,至于夏夏和厉先森的婚礼,应该也会写到。

写这本文,有遗憾、有失落,但更多的是收获与开心,前者是我的庸人自扰,后者则是一直陪着我的美妞们带来的。

PS:统一回复一下评论区的话,我不擅长写女强文,也不喜欢写强强联合的,他们会受伤、会流血,但绝对不会为了虐而去虐。

嗯,就这样~

美妞们,咱们番外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