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这副模样能说是小丫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珠城的夏季到来,漫长炎热。

宁婧趴在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按着手机屏幕,打发时间。

听到她叹气的声音,杨新宇放下手头的活,转过身问:“最近状态不太对,很累吗?”

“心比较累。”懒懒地掀开眼皮,说道。

要真只是上班,当然没什么,可下班之余还要去伺候大爷,才是最心累的。

杨新宇明白她指的是照顾老板的事,笑道:“我们都是糙老爷们,这事也帮不了你,不过下班可以送你过去,天气挺热的。”

宁婧点了头,对他说了感谢的话。

事务所离大学城的确不近,每天下班就要顶着骄阳赶过去给大爷做饭,的确需要代步工具。

午休时间,宁婧坐上杨新宇的车。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财经政法大学校内教职工宿舍楼下。

“新宇,谢谢你。”

宁婧站在副驾驶外,朝他挥手,对方又说了什么,脸上的笑意不减。

目送他的车离开,才转身进了院子,掏出钥匙,开门、换鞋,熟练的动作像是回到自己家。

客厅里,男人慵懒地靠坐沙发,腿上摆了本书。

听到动静,他抬眼看过去,随意道:“今天来得挺早。”

“嗯,新宇送过来的。”

宁婧把包放到一旁的单人沙发上,转身走去厨房忙活。

看着她忙碌的身影,倪明昱看了眼自己的脚,也没到伤残的地步,这么奴役人小姑娘合适吗?

啧,破例收她进事务所,不奴役也突显不出她的用处啊。

同情的念头刚出,就被他掐灭。

接着垂头看起书来,心安理得享受她的服务。

半小时左右,倪明昱合上书,随便丢到桌上,起身往厨房走。

从冰箱里拿了冰水,无所事事地靠在一旁。

宁婧把炉灶的火调小,转头对上他的眼眸,平光眼镜去掉,能清楚地看到他眼睛的轮廓,很漂亮。

片刻的恍惚,她清嗓开口:“去饭厅坐着吧,很快就好。”

中午时间有限,宁婧只做了三盘菜。

两人面对面而坐,情形很像早些天,可又有不一样的地方。

宁婧咬着筷子想了会儿,觉得不一样的是心境。

以往和他相处,她会故意去激怒他,为得就是让他记住自己,继而发生点什么,可坦白心底那点想法后,就真的是把他当老板、衣食父母来看。

倪明昱挥了手中的筷子,问:“发什么呆?”

宁婧回过神,认真地说:“感谢老板大人不记小人过,以后我会努力工作的。”

“嗤。”

倪明昱轻嗤了一声,听过的马屁不少,却是第一次听这么一本正经的。

两人同桌吃饭,不说话难免会觉得尴尬。

宁婧主动挑起话题,“老板,任大哥给我分配案子了。”

“嗯。”

倪明昱漫不经心地‘嗯’了声,抬眼问:“离婚案件?”

宁婧点头,“是常规的离婚案件。”

倪明昱把筷子放下,向后靠了靠,“过段时间我会和志远提,事务所里的民事案件由你和周传洋负责,至于刑事的,别碰了。”

“为什么?”

“啧,问题怎那么多!”倪明昱不耐烦看了她一眼,却还是做了解释:“姑娘家做什么刑辩律师,你以后的男人同意你整天和犯罪嫌疑人接触吗?”

宁婧被他的话一噎,只敢小声嘀咕道:“犯罪嫌疑人而已,还有姑娘是入殓师呢!”

倪明昱双手环胸,双眼微微眯起,“说什么呢?”

宁婧抬起头,露出笑容:“我说明白了,会遵从老板您的决定。”

“假!”

倪明昱撂下这句话,起身离开。

待他离开,宁婧从口袋拿出手机,又对着手机笑了笑,疑惑想:很假吗?

碗里的饭扒完,又把碗筷洗了,宁婧看了眼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才到下午上班的时间。

倪明昱不在客厅,冷气却大开着。

宁婧打了还欠,觉得冷气开着不用也浪费,定了四十分钟后的闹铃,躺在沙发上睡了。

别墅二楼,倪明昱进浴室洗了澡,出来听见手机铃声响起,走过去刚拿起,声音戛然而止。

看着陌生的号码,也没放在心上。

换上衣服,拿起公文包下楼。

瞧见本该早就离开的人趟沙发上睡着,倪明昱扯起一抹意味不明地笑,走过去拿公文包碰了碰。

宁婧睡得很浅,拧眉睁开眼,迷糊地问:“怎么了?”

“还是学法的,一点戒备心都没有。”在一个单身男人家还能躺下就睡,心还真是大。

宁婧爬起来,仰头看着他,眼底带了疑惑,显然是没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嘚儿,是他把事想复杂龌龊了。

倪明昱用公文包敲了敲她的脑袋,边说边往门外走,“我现在去事务所,收拾一下出来。”

言下之意,错过这车,你就自行解决回程问题。

宁婧眼眸一亮,拎着包乖乖跟在他身后。

坐上车,才问道:“你的脚能开车吗?”

倪明昱睨了她一眼,不留情面地戳穿她的担忧:“怕我出事连累你?”

“呃……”

“放心,我很惜命。”倪明昱收回视线,不再多说一句话。

回到事务所,还没到下午上班时间。

宁婧和他一起进来,确定他腿不再一瘸一拐,试探性问:“老板,你的腿好了吧?”

倪明昱侧过身,饶有兴味看着她,“你想说什么?”

“……”

空气有一瞬的安静。

宁婧未来得及说话,男人率先开口:“今晚不用再来学校,这段时间辛苦。”

看着他快步走向办公室,宁婧愣在原地好一会儿,脑袋才开始思考,大爷竟然道谢了。

回到位上,她托着下巴想,以后都不用再伺候他是大喜事,应该要庆祝一下。

念及此,从口袋掏出手机,发了条消息。

下午两点,事务所人员到齐,都在忙着自己的事。

任志远接近傍晚时分才回来,瞧见倪明昱在,径自进了他的办公室。

“今天怎么想着来了?”

男人敲了敲桌上的文件,“客户催了,不回来都要来事务所闹了。”

任志远拖了把椅子,坐下后压低声音问:“听说前些天盛浩杰找你了?”

“嗯。”

倪明昱没温度应声。

任志远顶着可能问出来事务所就此解散的压力,继续问:“我家那口子说他和那谁没结婚,他们现在又回来了,你没什么想法?”

倪明昱手下的动作一顿,冷声回:“我能有什么想法?”

“别生气,我是站在你这边的。”任志远朝他笑着,小心翼翼地说:“我那会把号码给你,你没打啊?”

这话一出,倪明昱直接把钢笔‘啪’地按在桌上,微怒道:“我给你打个比方,要是十年前我把你女朋友拐走,十年后重新出现在你面前,让你把她接手过去,你会怎么做?”

“过分!”

任志远一巴掌拍在桌上,义正言辞开口:“我十年前的女友又不是现在的老婆,肯定不会接手啊!”

他表达的是这个意思吗?是吗?

倪明昱深呼了好几口气,把心里憋得那团火压下去,咬牙说:“你可以滚了!”

任志远连说好几遍‘开玩笑’,接着问:“不是我说你,以前脾气不是挺爆的,他说这话的时候你就忍了?”

“事情过去这么久,再去追究已经没任何意义。”倪明昱眉宇放松,唇角也微勾起,“不过,看到他胡子拉碴,明明穷困潦倒还装文艺的模样,还是有爽到。”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我见你过得不好,就放心了。

任志远也跟着笑起来,起身轻拍他的肩膀,“你也别怪我好管闲事,我比你大几岁,看着你一直单着,就是怕你一直没过去这道坎。”

毕竟,那会儿他和浩杰是真的铁杆兄弟。

“没有的事。”倪明昱合上文件,用手捏了捏鼻梁,“一开始是想等夏夏安定下来再考虑感情方面的事,现在是觉得事情多,没那份心思。”

这是他第一次谈及对待感情的态度,不排斥也并不期待。

听他这么说,任志远放宽了心,开起玩笑:“你嫂子整天在家念着你,一门心思想着把你介绍给她的那群小妹妹。”

“可别了,我对那些小女孩没兴趣。”看了眼腕表,瞧着快到下班时间,起身拿起车钥匙,“去喝一杯,我请客。”

任志远应下来,“那感情好啊。”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办公室,路上把地点定下。

简单地吃了饭,来到名爵。

坐下,点了酒精度较高的酒。

任志远喝下两杯,“你说喝酒还真的纯喝啊?”

男人懒懒地靠在一旁,勾唇一笑:“不然,给你找个乐子?”

“还是别了,你嫂子知道非得闹到事务所不可。”任志远连忙拒绝,生怕身侧的男人干出什么事来坑他。

倪明昱随口说了句,“你和嫂子关系真好。”

任志远洋洋自得,对这话挺受用,刚想些什么,在看到熟悉的身影后,扯了他一下,“你看看,那边是不是宁婧小丫头?”

倪明昱懒懒地掀开眼皮,朝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一字肩上衣、黑色短裙高跟鞋,不同于在事务所上班的样子,此时脸上还带着妆。

呵,这副模样能说是小丫头?

------题外话------

更得是倪大哥的番外,时间点是军演受伤回珠城。

至于夏夏和厉先森的后续会在后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