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你的事和我没关系/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任志远把手中的酒杯放到桌上,笑着说:“小丫头挺正啊,以前倒是没有发现。”

在事务所的时候,穿得一板一眼,都快忘了她的性别。

倪明昱的目光似有若无落在她身上,没答话。

看得出她并不是一个人来的,卡座上还坐着几人。

其中有人调笑说了两句,她抿唇摇了摇头,伸手拒绝递来的酒。

这个举动,似是惹恼那人,将酒杯狠狠放下,拍桌谩骂。

任志远也注意到不对,偏头问:“诶……有人操事呢,不管?”

倪明昱抿了口酒,眼睛略微眯起,没下一步动作。

“出来混,装什么纯?”

“就是,是不是嫌弃哥哥给得钱少?”

“你妹妹可是早就把你的底细告诉我,今天这酒不喝也得喝!”

宁婧望着这些男人恶心的嘴脸,放置腿上的手紧紧握紧。

妹妹?

她转过头,望着和旁人一起看热闹的徐菲,蓦地站起身。

徐菲见她气势汹汹走过来,神色稍稍闪躲,“想…想干什么?”

宁婧一把抓起她的手腕,一字一句说:“徐菲,我欠你的已经还清,你别想得寸进尺!”

“哟,你哥回来底气就足了是吧?”徐菲冷笑,用力推开她,用手指着她,“我告诉你,这事永远别想两清!”

话落,她扫了眼四周,扬声道:“听好了,我姐们今天破处,喝过她就跟谁!”

宁婧定定看着她,脸色被气得泛着白。

有人吹了流氓哨,大笑着说:“这么开放啊,那兄弟们今天必须喝啊!”

“小妞挺正的,肤白腿长还漂亮,关键是处!”

“哈哈哈,美女,咱们互留微信,寂寞时我陪聊陪睡。”

“……”

徐菲歪头,很无辜地看着她,“这么多‘有为’青年,挑一个啊?”

一张张淫笑的脸,一道道辱骂的声音,慢慢将她逼到绝境。

蓦地,宁婧睁眼,狠狠扯住她的头发,“有本事再说一遍?”

“啊……”

徐菲疼得大叫,“我操你妈,放手!”

宁婧拽着她来到卡座,恶狠狠将她压在桌上,“道歉!”

“道你妈的……啊——”

宁婧用鞋跟踩在她脚上,一字一句说:“道、歉。”

“……疼。”

徐菲疼得冒冷汗,开口道:“对、对不起。”

她的那群狐朋狗友不敢上前,加之周围都是看热闹的人,这场闹剧没人管。

宁婧一把拽过她的头发,冷声警告:“我们宁家不欠你们,再有下次别怪我不客气!”

撂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徐菲的家境虽不好,但从未被这样对待过,一口气咽不下,抄起桌上的酒瓶追上人就要敲。

只是,酒瓶未落,手腕被人紧紧握住。

“你他妈~的给我放手!”徐菲尖叫。

倪明昱轻而易举卸了她的力,修长的手握住酒瓶,嗓音带着懒意,“动她,你想死吗?”

宁婧面露错愕,似是没料到他会出现。

“被吓傻了?”倪明昱伸手将她拉到身边,很自然地搂住她的肩,垂头温柔道:“宝贝儿,是我不好,不该把你一个人丢这里。”

话落,垂头在她额头印下一吻。

“你……”

“乖乖站着别说话。”倪明昱轻拍她的脑袋,转而看向徐菲,眸中浮现寒意,“谁给你胆子用言语中伤她的?”

刚开始的底气,是因为她知道宁婧是一个人,可现在突然冒出维护她的男人,让她心有些慌乱。

有对刚才的行为,也有对这个男人的恐惧。

“关,关你什么事?”

“呵。”

倪明昱向前走了两步,居高临下望着她,“她是我的女人,你欺负她让我很不爽。”

徐菲咽了口水,握着拳向后退,“那……那、正好,她哥撞死我爸,你赔钱!”

“赔钱?”

倪明昱轻笑起来,像是被她的话逗乐,“想要钱来名誉律师事务所找我,正好也和你算算今晚宁婧的精神损失费。”

“是她先动手的!”

“有谁能证明吗?”倪明昱扫了眼四周,笑道:“看到没,没人证明。”

徐菲不可思议看向众人,竟然没人敢为她作证。

她失魂落魄地问:“为…为什么?”

“蠢货。”

倪明昱冷哼,转身拽着宁婧走出名爵。

街上,过往不少行人。

宁婧被他拽到路灯下,看出他脸色不好,出声道歉。

倪明昱双手环胸,问:“丢不丢人?”

宁婧喃喃自语:“是她先招惹我的,我已经把该赔的都赔了,我哥也因此坐了六年牢,这难道还不够吗?”

什么丢不丢人,她不在乎。

倪明昱低头看着她,语气带着嘲讽:“学了六年法,就是让你遇事打架的?”

“我……”

“你的事和我没关系,不用向我解释。”

“下不为例!”

男人语气极冷地撂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宁婧站在原地,望着他略显清瘦的背影愣神。

脑海萦绕地却是他向徐菲说的话,她是我的女人——

之后的两个月,宁婧没再和他有过单独相处的机会。

而徐菲,也因为倪明昱的警告,没再无脑地缠人。

周传洋活络气氛,提议:“咱们加班快半个月了吧,今晚出去浪一浪啊。”

“行啊,我没问题。”马思义附和,问身侧的人:“新宇你呢?”

杨新宇下意识看身后,“宁婧,你去吗?”

周传洋捕捉到一些八卦苗头,“怎么,宁婧不去,你还不去了啊?”

杨新宇没理会,只是看着她,等着她的回答。

“我…去吧。”宁婧觉得自己是该放松一下。

“那我订位置,下班就去。”周传洋拿了手机,翻出平时聚餐的店主号码。

傍晚下班,一行人直接步行过去。

来到餐馆,周传洋他们率先进了包间,宁婧落在后面,等她进去时,桌子基本都坐满,只有任志远身侧有两个位置。

任志远对她招手,“宁婧啊,来这边坐。”

宁婧笑着走过去,刚坐下,就见包间门从外面推开。

浅灰色圆领毛衣,黑色休闲裤,乍看,并不像三十出头的男人,很显年轻。

“老大来迟了,自罚、自罚!”

“老规矩,自罚三杯。”

任志远乐呵呵地看着他,让宁婧替他倒酒,“喝吧,难得今天大家都在。”

饭局间,由倪明昱连喝三杯开始,气氛一直融洽。

宁婧作为事务所唯一的女人,并没有得到特殊照顾,酒没少喝。

“这些天忙什么,都没见你回事务所。”

倪明昱点了根烟,半开玩笑道:“忙着相亲。”

“想开了?”任志远问。

“家里小妹催得紧。”男人吐出烟圈,懒懒地靠在位上。

任志远与倪明昱中间隔了宁婧,所以两人说话她是能听见的。

宁婧偏头看着他,实在想象不到他和女人相亲是什么样,三两句话把人气走,还是女方看到他的容貌自卑离去?

许是想得太入迷,倪明昱把目光投在她脸上良久,也没让她收回视线。

他轻弹烟灰,眯眼问:“好看吗?”

宁婧回神啊了声,老实巴交地点头,“好看。”

整张脸,忽略眼角有细微的疤痕,可以用完美形容。从侧边,能清晰地看清眼尾处上翘的几根睫毛,有些可爱。

啧。

倪明昱咋舌,刚想说些什么,就见包间门被推开。

隔着烟雾,抬眼看到扎着头发留了山羊胡的男人,身后荡起一片白色裙角。

任志远酒突然醒了,正襟危坐:“靠,这两人怎么来了?”

宁婧眼底划过疑惑,抬头看过去。

率先看到的,是面孔有些熟悉的女人。

浅白的连衣裙,长发披散在身后,给人的感觉像兰花,恬静、淡雅。

她……

是两个多月前,在临市回珠城的高铁上,碰到的女人。

而她的身边,依旧是挂着单反的男人。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引妻入帐:魅王枭宠小狂妃》/洪瑞

她是现代跆拳道女教练,一朝穿越,成了齐国公主韩非烟。

和亲路上惨遭毒手,坠崖失忆,再睁眼竟然昏睡在楚国奴隶市场,阴差阳错,她成了楚国霆王府的一名带刀护卫。

他乃圣上骄子,手握重权,跺跺脚风云将变,却清冷寡言,视女人如蛇蝎毒物,唯独对身边那个面若桃瓣的护卫照顾有加。

狠毒庶妹冒名顶替而来,那一夜她清白莫名被夺。

“霆王爷,想知道那晚的女人是谁吗?哈哈哈,就是你最心爱的小护卫!”

真相来临,为时已晚,滔滔江水,玉殒香消。

从此再无韩护卫的大名,再归来,她身骑猛虎,手持折扇,一身白衣,惹的乱世风云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