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我和他不太熟/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夜,宁婧处于水深火热当中。

疼痛、和不受控制的感觉强烈地、不容她拒绝地冲击她的神经末梢。

等感觉褪去,已经累得一点都不愿动弹。

阳光透过窗帘缝隙倾洒入室,床上的人眼睑微动,缓缓睁开眼。

一时间,不适感令她措手不及。

望着天花板,昨晚的片段涌入脑海。

“你敢在这里吐,信不信我把你塞马桶?”

“对准了吐,吐完下楼睡觉!”

“……”

宁婧揪住被子,偏头看向身侧,凌乱了。

男人侧身,手臂挡着眼前的阳光,高挺的鼻梁与下巴呈好看的弧度,他的肤色很白,以至那几道抓痕很明显。

所以,是她先爬的床,然后强睡了他?!

完了!

脑海蹦出的就是这两个字。

以他的性子要是知道昨晚发生的事,肯定会用言语毒死她不可。

念及此,她已经忘记自己才是吃亏的一方,想着趁他没醒赶紧溜才行。

忍着身体的不适,宁婧慌慌张张出了别墅。

回到家,心跳的速度都没能恢复。

站在蓬头下,热水顺着头顶滑过身体,疲劳逐渐缓解。

擦干身子,无意间看到胸口的红痕,顿时面红耳赤。

她掬了冷水扑在脸上,不去想脑中不健康的画面。

换好衣服,八点左右。

出门前,给宁涛留了张便签,让他中午等她回来一起吃法。

八点半,准时来到事务所上班。

昨晚嗨太过,以至今早的办公室各个不在状态。

“一群兔崽子,就不该相信你们说‘聚餐以后会以饱满的热情对待工作’这类屁话!”任志远捧着咖啡过来,没好气数落了两句,“瞧瞧,只有宁婧一个人再埋头苦干!”

冷不丁被叫到名字,宁婧惊了一下,脱口而出:“我昨晚回家挺早的。”

任志远:“……”

事务所其他游神的人:“……”

“…所以,休息的很好。”欲盖弥彰强行解释了一波。

任志远问:“安全到家就好,还怕明昱只顾自己呢。”

宁婧抿唇笑了笑,面不改色地瞎说:“老板的确没管我,我让我哥来接我的。”

“回头我帮你说说她,怎么能放咱们事务所唯一一朵花自己回家?”任志远皱眉,想着怎么明昱在宁婧丫头面前,绅士风度就喂狗了呢?

“诶,不……”

宁婧没来得及拒绝,人又捧着咖啡进了办公室。

这祸闯大了!不仅侵犯了身体,还恶意中伤他名誉。

湖畔,别墅。

倪明昱皱了眉,手臂从眼上移开,适应强光后,睁开眼。

前夜喝酒,次日醒来是最难受的。

抬手揉着太阳穴,起身刚要掀开被子,望着床上狼藉一片,愣住了。

他是成年男性,身体的反应加上现场情况,大致清楚发生什么。

昨晚,统共就两个女人。

能近他身的,只有那么一个。

掀开被子,径自走进浴室。

热气升腾时,让他看清腰间的抓痕。

指尖触碰,啧,小野猫。

洗完澡,换上衣服。

下楼拿上车钥匙,准备去事务所转一转。

这时,任志远电话打来。

刚接通,就听他问:“昨晚怎么回事?”

想起昨晚,倪明昱唇角上扬,“不就那么回事。”

男人和女人的事。

“我可是都听说了,你作为男人这么做太不厚道了。”

倪明昱扬眉,哟,还知道告状了?

没听他回话,任志远继续道:“宁婧是女孩子,昨晚还喝了酒,你怎么能撇下她一个人回家呢?”

男人脸色不太好:“你说、什么?”

“你也别解释,宁婧那丫头都说了,昨晚你自己先走了,最后她哥过来接她回家的。”任志远又说了两句,最后把电话挂断。

倪明昱望着‘通话结束’的字样,脸彻底黑了。

呵,急于和他撇清关系是吧?

想得倒是挺开!

坐上车,一路狂飙。

快到事务所时,接到一通于向阳的电话,那边说了什么,他向左打死方向,调转了车头。

聚餐过去一周,宁婧没再见到他。

刚开始悬着的心终得放松,后几天,觉得心里闷闷的,说不出什么滋味。

期间,盛浩杰来过事务所一次,说是来找倪明昱,但与周传洋他们说话的字里行间,能听出点猫腻。

透露了孟子怡生病,顺带把他们是前男女朋友的事不经意公布。

待他走后,事务所免不了讨论一番。

周传洋洋洋得意:“我就说吧,子怡姐肯定和咱们老大有关系!”

“哇擦,好像知道他们是为什么分的手?”

“子怡姐这次回国,应该是有复合的意思吧?”

“八九不离十吧,毕竟男未婚女未嫁,说不好哦。”

“……”

听着男同事的讨论,宁婧没来由觉得烦躁。

她扒拉两下头发,蓦地站起来。

椅子摩擦地面发出侧耳的声音,打断他们的讨论。

周传洋扬了扬眉,笑道:“小宁,你是女人,你觉得老大和子怡姐会复合吗?”

“对呀,那天聚餐情况你可是都看到了。”马思义附和。

“你们别为难宁婧,复合与否是他们的事情。”

杨新宇瞧出她面色不好,打圆场,效果却甚微。

宁婧压着心里的难受,轻声回:“我觉得看老板的意思吧,他要是想,肯定就能啊。”

说完,走出玻璃门。

进了洗手间,望着镜子里脸色发白的自己,宁婧深呼吸调整情绪。

不就是前女友,谁还没个过去?

啊——

一夜情而已,都是成年人那么较真做什么?!

“你听着,他记不记得与你无关,要不要复合也和你没关系!”

宁婧指着镜子,警告自己。

办公室内。

“老大,你早来一分钟,就能见到杰哥了。”

“还有……”

宁婧推门的手顿住,一时间慌了神,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就在这时,门从里面打开。

男人身形高大,站在跟前完全堵住她的去处。

四目相对、沉闷不语,气氛有些尴尬。

许是洗手间的心理建树起了作用,宁婧很自然地和他打了招呼。

倪明昱冷淡地看了她一眼,一声不吭从她身边走过。

脸上的笑有了丝僵硬,旋即恢复走到自己位上。

明明这样的相处,是她最期待的。

可偏偏——

经历之后,心会抽疼。

接连好久,宁婧没和倪明昱再有交集,就像她的世界,他从未出现过那般。

任志远把资料发下去,杨新宇递给她,像平常一样说:“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

宁婧抬眼看着他,朝他笑了笑,“谢谢。”

话落,低头看资料。

杨新宇瞧她如此安静乖巧,无声叹气。

感觉自己使得力打在棉花上。

会议结束,宁婧收拾好东西,走回办公室。

路上,杨新宇提出中午一起吃饭,被她婉言谢绝。

学校有位学妹早在半个月前就约了她,直到今天下午她才用空,不好再往后推。

上午下班,宁婧拎着包,直接打车去了财经政法大学。

与学妹碰面,两人在校外找了家店吃饭。

学妹姓魏,叫晴晴,性格很开朗活泼。

“学姐,你不知道,我最近真的被考研折磨死了!”

宁婧微笑,“还有两个月,不能浮躁。”

“我已经浮躁了。”魏晴晴无奈叹气,把积攒的怨气吐槽出来,从室友奇葩讲到变态老师,最后话锋一转,“学姐,你是在名誉律师事务所工作是吗?”

“是呀。”

“那你见过你们老板吗?”魏晴晴补了句,“嗯,我说的是很美很美的那位。”

很美?

“倪明昱?”

宁婧下意识问出口。

“对,就是他!”魏晴晴眼冒火光,一把握住她的手,“学姐,你帮帮我吧,法学院美人煞啊,上课无人敢缺席,可我再上他的课,我肯定就考不上了!”

“为什么?”

他上课挺不错,她离校前听过几次课。

“美色误人!美色误人!美色误人!”魏晴晴强调三遍,可怜兮兮地哀求,“姐,你帮我求求情,就两个月了。”

宁婧面露为难,“晴晴,我和他不太熟。”

“可是,你就忍心看着我被他折磨么?”

也不知道美人煞最近遭受了什么,上课简单粗暴不说,还爱为难人,从第一排第一人开始轮着回答问题,这样下去,非得神经衰弱不可。

宁婧单手托着下巴,说了先吃饭,这事后面再说。

饭后,魏晴晴又拉着她在校园里逛起来。

临分别,宁婧还是拒绝了她的请求。

她不过是倪明昱的员工,怎么能干涉他作为教授上课的形式?

何况,他们之间还发生了那些不可描述的事,即便他不记得,目前也做不到坦然面对他。

魏晴晴也不再为难她,得知她下午没事,硬是求她陪自己上课。

宁婧想了一会儿,点头同意。

一点半,铃声准时打响。

魏晴晴拉着宁婧来到拐角坐下,才神秘兮兮地说:“学姐,这节课是美人煞的哦,你等会就能感受到他从内而外散发的煞气。”

“……”

宁婧眼眸一怔,下意识起身朝后门走。

好不容易把她骗过来的魏晴晴拽着她,说道:“倪老师来了,你就这么离开,要是他以为是逃课学生,接下来一个半小时我们会很惨的。”

“学姐~”

宁婧叹了口气,闷闷地回到座位坐下。

------题外话------

倪大哥傲娇了!

——

推荐文文:雍少撩妻盛婚来袭/嘉霓

她对他说:“我想和你做交易!”

他反问:“我凭什么跟你做交易?”

“我花样繁多,我会让你享受除我之外没有其她女人再能给的了你的爱。”

继而强调:“是做的那个……爱。我会让你……”

继而再强调:“欲仙欲死,如上云端。”

雍少钦邪笑,捏住她的下巴,问道:“为什么要跟我做交易。”

“我需要你的护佑。”她的眼睛里蓄了些水雾。

膈的他心口猛一疼。

他冷淡的说:“签合同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