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不闹了好不好?/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宁婧把碗筷丢进水池,捂嘴转过身。

等那股恶心散去,才开始刷碗。

听着水声,陷入沉思。

与倪明昱那次,她正处于安全期,怕有意外,翌日下班又买了药服下。

但最近身体的反应,让她措手不及。

整日里昏昏欲睡、犯恶心,最重要的是,姨妈推迟了。

抱着可能是经期不准的侥幸心理,担惊受怕又过了三天。

这天傍晚,宁婧揉着困顿的眼睛,走出事务所。

杨新宇快步跟上来,“晚上有空吗?”

“和我哥约好一起吃饭。”宁婧打了哈欠回,鼻音有些重。

杨新宇眼底划过失落,转而问:“感冒了?”

“嗯。”

宁婧点了点头,感觉头重脚轻。

和他告别后,直接打车回家。

公寓里,只有她一人,宁涛已经去上班。

倒了杯热水,从柜子里翻出感冒药,看着用量参考。

当她的视线落及‘孕妇慎用’时,手顿了一下,把药塞回原处。

第二天是周末,心不在焉过了上午,和宁涛用过午餐,就把自己关在房里。

笔电屏幕上,打开的网页呈现‘怀孕症状’、‘安全期能怀孕么’等问题。

宁婧无力地把电脑合上,起身换衣服。

三点左右,到达军区医院。

等了半小时,尿检结果呈阳性。

拿着诊断结果,宁婧还有些懵,以至有人靠近都没能反应。

在这里遇上熟人,是她始料未及的,并且这人还是他的近亲。

撒谎、圆谎,期间只过了十分钟的时间。

看着倪初夏的背影离去,才松了口。

傍晚,走出医院,有些浑浑噩噩。

上几分钟,就在她握笔签下手术同意书时,急诊叫妇科医生会诊,负责她的医生便与她重新约了时间。

那一刻,明显变轻松,像是压在心头的石头被移走。

这个孩子,是意乱情迷的产物,TA意外的到来,会让她的生活变得更槽糕。

一晃到了周一,宁婧从上午来上班,就魂不守舍的。

杨新宇几次叫她,都发现她在发呆。

午休时间,趁着事务所的人出去吃饭,他把椅子移到她身边,“身体不舒服,还是有什么困难?”

周末给她发的短信没见回,就猜想她应该是遇到什么难事了。

宁婧摇了摇头,显然不想多谈。

“宁婧,生活上有困难,可以告诉我,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去帮你。”杨新宇温声说着话,眼中满是认真,“你应该知道我对你……”

没等他说完整句话,宁婧起身,“新宇,我下午有些事,能帮我和任大哥说一声么?”

杨新宇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点头应下。

“谢谢。”

宁婧很客气地道了谢,离开办公室。

下午上班,杨新宇敲开办公室的门,把收尾的案子交给任志远过目,临了替宁婧请了假。

任志远抬头问:“她有说是什么事吗?”

杨新宇摇头,“没有。”

瞧出他眼中的无奈,任志远笑问:“新宇啊,你这温吞的性子,哪能追到女孩?”

杨新宇先是一愣,而后垂下头,苦笑着,并没有否认他有追宁婧的意思。

看着他离开,任志远拿起桌上的手机发了条短信。

临近下班时间,收到回复。

——我看你是闲的蛋疼!

发件人:倪明昱

任志远笑起来,乐呵着收东西准备下班。

反正他已经提了醒,后面要怎么样,就看他自己。

与此同时,宁家气氛凝重。

宁涛接到小妹的电话,告知他自己怀孕了,并且打算生下来独自抚养,惊讶、气恼涌上心头,干脆没去上班。

看出他脸色不好,宁婧没敢开口。

宁涛烦躁地揉了几把头发,沉声问:“那个男人是谁?”

“哥……”

“你只要告诉我他是谁就行。”别的他不想听。

当初,他因为懦弱留下小妹一人,如今不会了。

他一定要弄清楚,是哪个王八孙子敢玩他的妹妹!

宁婧低垂下头,“哥,你别问了。”

“小妹,你还年轻,生活不该这么过的。”宁涛握住她消瘦的肩膀,“他不愿意负责,让你一个人抚养孩子,你维护这样的男人做什么?”

“不……”

不是的,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宁婧红了眼眶,哽咽道:“哥,医生说我身体状况不好,这胎如果不要,以后很难再怀上……我已经决定,你别再劝了。”

等这个月结束,她就会递交辞呈,十二月底离职,然后离开这里。

自打那天谈得不欢而散,兄妹俩没怎么说话。

宁涛面上虽不理她,但补觉醒来,就会学着给她炖汤。

刚开始,宁婧尝到那味道,可以说难以下咽,经过一个月不断改进,现在已经像模像样。

这天早晨,起床看到宁涛在厨房里忙碌,还以为自己没睡醒。

宁涛把早餐摆好,开口说:“我已经把酒吧的工作辞了,准备正经找工作。”

“哥?”

“吃吧。”宁涛笑了笑,起身走回房。

再次出来,手里拿了件灰色很宽大的衣服。

“你工作的地方电脑很多,上班的时候把这个套上,能防辐射。”

宁婧先是一愣,而后笑着接过,承诺会穿。

出了家门,坐上地铁,把防辐射衣塞进包里。

她若是穿上这件衣服,必定会引起同事的注意,刚才那番话,是想让大哥能放心。

上午处理完工作,宁婧把辞呈递交给任志远。

接到辞呈,任志远没立即回复,暂时压了下来。

午休,周传洋等人破天荒没回家,而是留在了事务所。

“老大的妹妹生了,咱们要不要意思意思?”

“哪得来的消息?”

“我一亲戚也生孩子,军区妇产科VIP病房那一层都被厉家包了,有权有势啊。”

“那咱们的意思他们能看得上眼吗?”

“……”

十一月的天,已经很冷,所以事务所全天开着暖气,空气并不流通。

宁婧没参与讨论,全程昏昏沉沉,胸口发闷。

掏出随身携带的镜子,见面色有些难看,她当即穿上大衣,拎包出了办公室。

出了大楼,她拢了拢大衣,拦车坐进去。

惦记着身体状况,以至杨新宇追出来叫她都没听到。

挂号、排队,坐诊的是当初劝她留下孩子的妇科刘主任。

瞧出宁婧脸色不好,替她倒了杯热水,慈爱问:“是身体不舒服?”

宁婧点点头,把刚出现的情况告知,心里有些紧张。

刘主任问:“小腹有坠痛的感觉吗?”

“没有。”

“那有没有出血情况?”

“…也没有。”

“不是什么大问题,”刘主任对她一笑,合上病例,“不要总坐在办公室,没事起来走动走动,不用担心。”

见她乖巧地模样,不由得多叮嘱几句。

宁婧走出妇科,手搭在小腹上,心情转好。

刚开始,她对这个孩子并没有多喜爱,更多的可能是负担,但当她决定生下TA时,心境就改变了,隐隐有了期待。

也问过自己,如果孩子不是倪明昱的,她还会这么决定吗?

答案,并不确定。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给她的感觉就不一样了,那么的突然,令她猝不及防。

心里那不为人知的感情,在生根、破土、发芽。

而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将这段单方面的感情扼杀在摇篮里。

胡思乱想着,手腕被人握住。

瞧她被吓到,倪明昱低笑了一声,问:“你在这做什么?”

“你、你!”宁婧怒瞪着他,甩开他的手,“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倪明昱不如她愿,收紧握住她的手,似笑非笑:“不知道。”

宁婧把心里的怒气压下去,别开头闷不做声。

“下次不吓你,不闹了好不好?”男人嗓音带笑,温声问。

宁婧抬眼,眸中划过诧异,心里满是疑惑。

------题外话------

推荐悬疑婚恋好文《此婚有毒》文/朕要雨露均沾

奉上小剧场:

26岁生日,施安冷收到一份意外大礼!

她,怀孕了!

愁眉苦脸的施安冷忐忑不安的出现在某男的办公室里,“对不起,我不小心怀孕了。”

原本垂眸办案的男人微微一愣,迅速抬起头,盯着她,一言不发。

施安冷慌了,他的眼神,像极了9年前在法庭上,他看她的最后一眼!

她赶忙解释:“我保证,事后我都有吃药,可能次数多了……小蝌蚪免疫了!”

某男:“……”

许久,他放下钢笔,徐徐站起身,目光却始终望着施安冷。

“要不,我去打了?”

不然不好离婚啊!

某男嘴角抽抽,“你去打,只要你敢打,我熬夜让你再怀上。”

施安冷:“……”

Ps:PK中,喜欢请支持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