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不用替我省/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错药了?

宁婧狐疑望着他,强调道:“我没闹。”

不说话、不看他,是不想把矛盾加深。

倪明昱松开她的手,询问:“身体不舒服?”

脱离他的钳制,宁婧向后退了两步,用包挡住肚子。

倪明昱扬眉,视线下移。

宁婧意识到动作太刻意,把头发别到耳后,“我是来探病的。”

“探好了?”

“嗯。”宁婧胡乱点头应付着。

“一起走吧。”

倪明昱单手插进裤兜里,朝院外走去。

用余光瞧见她心神不宁的模样,笑意隐了几分。

呵,撒谎都成习惯了。

走到车库旁,倪明昱让她等着。

没一会儿,黑色迈巴赫停在她跟前。

车窗降下,露出倪明昱那张过分好看的脸,“上车。”

迟疑了一下,宁婧打开车门坐进去。

两人之间的相处,好像都是如此,她处于被动一方。

车行一段路程,倪明昱从储物柜掏出吊坠,“你的?”

类似葫芦的形状,是和田玉所雕,质地很好。

宁婧望着玉坠微愣,不自在地点了点头。

的确是她的。

说起玉坠为什么会在他手里,要倒退到她和学校几个纨绔子弟起冲突的那段时间。

当时她还住在城中村,他开车送她回来,因为身上的官司解决,之后又找不到理由接近他,只好把东西落他车里。

哪知道从那晚以后,他就和消失了一样,发的短信也石沉大海。

之后进了事务所,没了那份心思,也就没重新提。

“收好吧。”

倪明昱的声音打断她的思绪,伸手接过吊坠,道了谢。

宁婧用余光看他,想着他既然发现,为什么不尽早还给她,要等到这时候?

“那晚之后一直很忙,等空闲也就忘了这茬事。”

听着他的解释,宁婧点头表示明白,心里很震惊。

她的疑惑表现的很明显吗?

怎么他像是能看透自己再想些什么?

胡乱想着,发现车行的方向不明,宁婧偏头问:“不回事务所吗?”

“到那也下班了。”倪明昱看了她一眼,“想想等会吃什么吧。”

宁婧对上他强势的目光,到嘴的话咽了下去。

她敢保证,若是这时她说不去吃饭,或提出下车,定然会遭受冷暴力。

到达附近的国购广场,倪明昱找了地方停车,单手搭在方向盘上,没有半点不耐烦。

宁婧看向窗外,而后询问:“要不、吃烤肉?”

可能是怀孕的缘故,看一眼‘烤肉’字样,胃口就大开了,并不像别人孕期反应很大。

倪明昱被她那渴望的眼神逗笑,温声道:“依你。”

下了车,宁婧还沉浸在他的那抹好似是温柔的眼神中。

肯定是今天的起床方式不对,不然一言不合就怼天怼地的倪明昱,怎么会对她温柔?!

疯了!

两人来得早,所以,并不用排队。

服务员训练有素,很快把餐具摆好,拿了两份菜单过来。

倪明昱把菜单推到一旁,下巴微抬:“你点。”

宁婧点头,认真地翻看菜单。

想吃牛五花、扇贝、辣炒年糕……唔,再来一盘素拼,荤素搭配,饭后甜点也要一些。

一连选了不少,抬眼看到男人略带戏谑的目光,脸蛋发烫,“点的是不是有点多?”

旁边的服务员小声提醒,“您可以先点这些,不够再加也是可以的。”

“那就先这些吧。”宁婧把菜单递还,抬眼看向对面,认真开口:“都是我点的,这顿我来给。”

倪明昱被她较真样子气笑,“哪有让女人付钱的道理?”

“这和男女没关系。”

女人在某些方面虽然有弱势,但她并不觉得因为女性就该理所应当地享受男人的谦让。

“这个时候呢你只需露出笑脸即可,不用那么较真,知道吗?”

倪明昱勾起唇角,修长的手指摩挲杯口,“还有,不用替我省……你还吃不穷我。”

他的前半句话,成功搅乱她的心,再听他慢悠悠说出后话,荡起涟漪的湖面才逐渐平静。

菜上齐,宁婧把注意力集中在烤肉上,尽可能低头不去看他。

倪明昱靠着椅背,微抿唇角看她。

长发随意绑在脑后,有几缕碎发贴在两颊,极为认真地翻烤,模样很乖。

但他清楚,她的‘乖’只是表面看上去。

面对欺负她的人,立刻就化成野猫,用利爪挠人,绝不手软。

视线下移,落在她手腕,有一圈红印。

店里开着暖气,她把外套脱掉,又挽起了袖口,皓腕凝雪突显那抹红痕。

倪明昱动了喉结,脑中闪现那晚她在他身下嘤咛、低泣的模样。

也是那个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把女人比作水。

那晚,他并没有到醉的程度,否则一个来月过去,他却还清楚地记得那些磨人的细节。

男人略显狼狈地收回视线,将水一饮而尽。

第一锅烤好,宁婧用公用筷子把肉夹给他,“可以吃了。”

倪明昱本身不饿,象征性吃了两口,接过她手里的夹子,做起烤肉的事。

宁婧由震惊到接受,只用了三秒。

他爱发疯,就让他发吧,这样于她也没坏处,只要负责吃就行。

等肉的过程,宁婧去了趟洗手间。

出来洗手,刚想用洗手液,就见一双白净地手先她一步。

宁婧抬眼看过去,见人是孟子怡,明显愣住。

后者朝她一笑,打了招呼,“宁小姐,很巧啊。”

“嗯,挺巧的。”宁婧心不在焉回了笑,找不到话聊,垂头一个劲洗着手。

孟子怡拿纸擦拭手,随口问:“宁小姐是和Devin一起来的?”

“Devin?”

像是想到什么,孟子怡笑了笑,“就是明昱,叫英文名习惯了。”

宁婧哦了一声,告诉她自己的确是和他一起来的,没隐瞒。

回到位上,心里头还惦记在洗手间碰到孟子怡的事,正犹豫要不要告诉对面的人。

男人单手翻着肉片,显得很慵懒、散漫,可偏偏宁婧感觉到他很用心。

一念之间,决定不提那事。

吃得差不多,倪明昱起身去结账,宁婧坐在原位等着。

两三分钟左右,孟子怡从收银台走来,“宁小姐,你没和Devin提见过我?”

宁婧回:“没有。”

孟子怡的个子挺高,穿上大衣,更显高挑。

如果不是这么居高临下和自己说话,她可能会真心赞美几句。

没料到她这么坦然,孟子怡神色一愣。

缓过神,浅笑发出邀请:“这个月24号是我生日,到时会有生日派对,你要来参加哦。”

“孟小姐,提前和你说声生日快乐,派对我就参加了。”宁婧婉拒。

莫名的,她听出孟子怡话语中的挑衅,这话感觉她很不喜欢。

孟子怡依旧劝说:“人多也热闹,到时Devin和志远哥会去,你的同事也有到场的,就这么定了。”

宁婧拎着包起身,“孟小姐,你一向这样吗?”

“什么?”

“这样的强人所难。”见她脸色不好,宁婧并未停下,“我已经明确说了不去,你凭什么替我定下来?”

孟子怡眼中有些委屈,“我…我是一番好意才邀请你的。”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宁婧定定地看着她,不紧不慢道:“可能孟小姐常年生活在国外,不太懂国内的人情世故,这人与人啊,没熟到那种程度,莫名收到邀请,会觉得对方心存不良。”

“宁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孟子怡眉头拧起。

她的确是想了解宁婧,却没有心存不良。

“就看你怎么理解了。”

宁婧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店里。

走出商场,并没有等倪明昱,拦车回家。

孟子怡的意图很明显,她想和倪明昱复合,而自己是经常出没在他身边的女人,自然就成了她的假想敌。

他们之间的事,她不想也不会去掺和。

倪明昱买完单,见位上只有孟子怡一人,眉峰微皱,掏出手机拨电话。

电话接通,边走边开口,“你在哪?”

“……谁让你先回去的?”

那边说了什么,倪明昱脸色一沉,压着火气,“宁婧,你可真行!”

掐断电话,跨步走向电梯。

到了停车地点,掏出烟点上。

——我看你前女友在,觉得你们应该有很多话要说,就先撤了——

想着她在电话里轻描淡写说的话,就来气。

是真傻,还是装傻,都表现的这么明显,还看不出来?

作为律师,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再难搞的人他都能拿下,偏偏搞不定那个倔成牛的女人!

吸了两口烟,心里那股烦躁才算压下。

孟子怡见他没走,三步并两步走过去,“Devin,我朋友先走了,你能送我回住处吗?”

男人吐出烟圈,转身笑道:“我没空。”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末世军少撩宠重生妻》纵情寻欢/文

末世爆发,丧尸横行。

上帝果然是个不公平的娃,上一世顾柒医者仁心,换来的是背叛和下地狱。这一世顾柒医者食人心,却能站在至高点,睥睨乱世!

木系治愈,一诊难求。

毒系难防,杀人无形。

外带空间养活禽、囤物资,杀人越货好帮手!

论——

渣男白莲又作又贱无辜脸怎么办?多半是装的,往丧尸堆里丢几次就好!

——男主——

他是直属华夏国军区特种部队上将,是军方致力研究的秘密武器。

传闻,冷面上将刚绝果断,雷厉风行。

传闻,神秘男神性子寡淡,不近女色。

呸!都是套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