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孩子是我的/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电话刚接通,就听对面男声用调侃的语气道:“小姑娘,脾气有时候要收敛一点,知道吗?”

犟的和头牛一样,让他有力都不知往哪处使。

宁婧愣了一下,不自在说:“我没闹脾气。”

心里想着:明明阴晴不定的人是他才对。

倪明昱轻笑起来,问道:“没闹为什么提前走?”

“我说过了呀,看孟小姐在,觉得你们应该有话要聊,就先走了。”

宁婧又重复了一遍,短暂地回想,觉得自己说的没毛病。

听她提及孟子怡,倪明昱沉默了片刻,笃定开口:“你在吃醋。”

“谁、谁吃醋了?”宁婧恼羞成怒,脸颊浮现不正常的红晕。

不知是被气的,还是因为其他。

“你啊。”

倪明昱懒懒回话,隔了一会儿道:“十年都过去,还能有什么话可说?”

十年?

宁婧心生疑虑,莫名联想到那时候的自己,还只是一名高中生而已。

那时,他和孟子怡就已经是情侣,正处花季年华。

他们会像所有恋人一样,手牵手逛遍整座校园,也会彼此偎依,接吻拥抱吧。

两人相貌又那么般配,肯定受很多人羡慕。

即便现在两人已经分手,可那时候经历的并不是假的。

胡乱想着,心里突然涌起一阵酸楚。

良久没听到她的回话,倪明昱又开口:“以后不准自作聪明,明白?”

“哦。”

宁婧情绪低落地应下,极力抑制那不受控的内心。

两人彼此无言,都没挂电话。

最后,是倪明昱开了口:“没什么想说的?”

“你这十年都没谈过恋爱?”

问出口,宁婧就懊悔了。

她又不是他的谁,干嘛要问这么敏感的问题,这下好了,正好给他怼自己的机会。

出乎意料,倪明昱很平静地回:“谈过两个,最长不超过两月。”

“……”

宁婧抿着唇,就你那毒舌程度,心理承受能力要多强才能超过两个月?

“一个嫌弃我穷,一个怨我长相。”倪明昱接着说,最后总结:“现在的小姑娘,难伺候啊。”

噗!

宁婧没忍住,笑出了声。

那两位姑娘估计是瞎了眼,论资产和相貌,倪明昱绝对算珠城排名靠前的人。

“开心了?”听到她的笑声,男人唇角上扬,叮嘱道:“时间不早了,睡吧。”

——笑了就好,我打电话过来,就是想哄你——

挂断电话,宁婧还有些晕乎乎的,耳中回荡他最后的话。

接下来几天,都能收到他的短信。

有时是询问她在做什么,有时是汇报自己的行踪。

刚开始会觉得不习惯,久而久之,每天与他发短信倒也成了习惯。

这天,倪明昱与任志远就她的辞职问题出现分歧。

宁婧夹在中间很不舒服,主动把辞呈要回去。

当天傍晚下班,是倪明昱送她回的家。

宁婧以为他会问辞职的事情,直到车停在小区外,他都未曾提及。

回到家,宁婧把酒店打包回来的外卖装盘,叫宁涛出来吃饭。

后者瞧今晚的菜色丰盛,打包袋上印着‘红鼎’酒店的logo,狐疑问:“今天是什么值得庆祝日子?”

手中的动作一顿,宁婧随意开口:“突然想吃这家的菜,就点了一些。”

“是吗?”宁涛显然不相信。

宁婧把碗筷递给他,面色无异,“坐下吃吧。”

那次与倪明昱通话前,她发了一条表达歉意并邀请他吃饭的短信,之后凡是他有空都会找她吃饭。

今晚他临时有事,才把订好的饭菜打包让她带回来。

关于这些,她不能如实告诉宁涛,怕他会多想,亦或觉察出什么。

期间,宁涛提到已经找到工作,明天正式报道。

宁婧问:“什么工作?”

“岑氏的管理培训生,转正之后会分配职位,我会的和酒店管理有共通之处,应该不难上手。”接受自己是有案底的人,他已经不会再自暴自弃,一步步地走,日子总会越变越好。

宁婧看着他,面露微笑。

“那边提供宿舍,培训开始住那边比较方便,你一个人在这没问题吧?”

宁婧摇了摇头,“你好好去培训,不用担心我。”

吃过饭,兄妹俩在客厅看了会儿电视,便各自回房。

第二天醒来,宁涛已经去岑氏报道。

宁婧吃着早餐,看到眼前用彩纸装饰的苹果,笑了起来。

12月24日,是西方节日平安夜,要吃平安果。

把彩纸拆掉,咬了一口。

她已经有六年没收到大哥送的平安果,很甜、很好吃。

收拾过后,出门准备上班。

事务所,都在讨论今晚的活动。

周传洋见宁婧进来,问道:“小宁,子怡姐今天生日,晚上有派对,你去吗?”

宁婧看了他一眼,“不去。”

坐在位上,瞧见桌上摆放一个苹果,心里生疑。

她把苹果放到一边,翻开文件,全身心投入工作。

期间,任志远从办公室晃悠出来,周传洋他们才本分下来。

合上文件,宁婧动了动脖子,偏头看见桌旁贴了一张便利贴。

——你的事我没有对外说,但早晨他放苹果时,很多人都看到,如果不想被议论,就低调点。

话,是杨新宇写的。

宁婧若有所思看向他,内心复杂。

继而,将视线移开落在那个又红又大的苹果上,眼底充着迷茫。

她搞不懂倪明昱,也看不透他。

他难道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很容易遭人误会吗?

想了一会儿,她掏出手机,给他发了短信,很直接地问他为什么要送苹果。

那边很快回过来,“想送就送,哪那么多为什么?”

宁婧看着这几个字,脑海中都能想到他发这条短信时,那拽上天的模样。

可能是受那张便利贴的刺激,她敲字回:“以后不要再这样,我不想让人误会。”

与他这些天的相处,她发现很多事已经不在自己的掌控中,再这样继续下去,是真的会沉沦。

隔了好一会儿,短信回过来,“误会什么?”

宁婧斟酌着,编辑道:“不想让人误会我和你之间的关系,这样对你、对我都会造成困扰。”

这条短信以后,倪明昱没再回。

宁婧不清楚他是因为生气,还是别的什么。

这一天,浑浑噩噩地过去。

傍晚临下班,周传洋等人已经按捺不住。

就在这时,任志远办公室的门打开,清嗓道:“今晚有新系统要测,各位辛苦一下,加几小时的班。”

“靠,什么情况?”

“任大哥,不带这么玩我们的,为什么要在平安夜加班?!”

“我们都说好要去参加子怡姐的生日派对,这下怎么办?”

“……”

任志远直接忽略那些抱怨声,自顾自说:“晚饭、夜宵你们倪老大都包了,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不如想如何宰他一顿!”

“任大哥,这么说加班是老大定下来的啊?”

“我猜他就是不想我们去见子怡姐。”

周传洋扬声道:“必然啊,今晚老大肯定要和子怡姐发生点什么,怕我们去了打扰他,哈哈……”

“我听你嗓门挺大,打官司的时候,怎么就怂的不敢说话?”

倪明昱推门进来,看向周传洋的目光毫无温度。

后者笑声戛然而止,一副我他妈错了以后再也不敢瞎哔哔老大你原谅小的这次无知举动的表情,怂得一句话不敢说。

倪明昱扫了众人一眼,冷声问:“今晚加班,谁有异议?”

平时最活跃的周传洋不敢吱声,就更不会有人提出反对,灰溜溜地把收好的东西又放回原位,继续工作。

平安夜这天,事务所的男性同胞叫苦不迭,硬是刷新装的办公系统到凌晨三点钟。

为了熟悉新系统,接连几天都加班,直到年底过去,才让人松口气。

从圣诞节那天起,孟子怡每天都会来事务所,不是带甜点就是奶茶、咖啡,是人都看出她是为了谁,奈何那人未曾给过她好脸色。

1月中旬,事务所接的大案子判决结果下来,众人紧绷的神经放松。

宁婧接连熬夜,身体早就达到极致。

在同事商量三天假期去哪玩时,她拎了包敲开任志远办公室的门,“任大哥,我想请下午的假。”

任志远瞧她面色苍白,连忙开口,“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这些天累坏了吧,赶紧回去休息。”

“谢谢。”

宁婧勾唇笑了笑,转身离开,刚踏出门外,脑袋一阵晕眩,接着便失去意识。

“哎呀!这是怎么回事?”

“宁婧,你怎么了?”

倪明昱听到声响,立即起身推门出来。

看到宁婧失去意识躺在地上,低吼:“让开!”

赶走碍事的人,他弯腰把她从地上抱起,跨步走出事务所。

任志远不放心,紧随其后,就近把人送到市立医院。

一系列检查做完,护士将人推进病房。

接收的急诊大夫拿了血检结果过来,劈头盖脸对倪明昱一通骂,“我说你们这些做丈夫的,是觉得娶了姑娘回来就是帮你们洗衣做饭的是吧?你老婆也是倒霉嫁给了你。”

任志远憋着笑,清咳问:“医生,她没事吧?”

“没事?再迟点送过来就出大事了!”医生瞪了他一眼,继续对倪明昱说:“你看看你老婆,怀孕三个月瘦成这样,眼下的黑眼圈都堪比国宝了,你怎么当人老公的?”

倪明昱身形一怔,目光凛冽看向女医生,“你、说什么?”

“凶什么凶?我说你怎么当人老公的!”

“不是,我插一句嘴。”任志远走过去,不可思议问:“你说,这姑娘怀孕了?三个月?”

“血检结果在这,还能有假?”女医生把检查单据放床头,翻了白眼走了。

任志远瞅了瞅床上的人,又看了看身边的男人,“孩子谁的啊?”

这姑娘真是藏的深啊,心也不是一般的大,怀孕了都不吱一声。

倪明昱站在床边,目光幽深望着她。

床上的人面色依旧发白,与前几个月相比,的确瘦了很多。

起先,他忙着处理杨闵怀的事,后来,又帮着厉泽阳处理影刹残余的势力,以至忽略了她。

前几天,他还告诉她,自己在追她,等事情忙完会继续。

这么想,他说的,简直就是空话。

“明昱?”任志远叫他好几声,问道:“想什么这么入迷?”

倪明昱动了动唇角,声音沙哑:“孩子是我的。”

“什么?”

任志远睁大眼睛,异常惊恐望着他。

他刚才还在想,孩子会不会是杨新宇的,毕竟刚才他眼中的担忧不假,却没想到下一秒他会抛出这么震惊的事。

“三个月前的聚餐,我把她带回家了。”

话,没有说全。

但是,目前的情况,已经能让任志远明白,那晚发生了什么。

沉吟片刻,他问:“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