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给我个机会吧/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打算怎么办?

目前,倪明昱脑袋有些混乱,并没从得知的消息中反应过来。

看了任志远一眼,回道:“这里有我,你先回去吧。”

任志远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最后压低声音说:“明昱,我记得那晚你并没有喝多,即便喝多,在那方面,女人是易受伤的一方……她是个好姑娘,慎重处理。”

说完,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出病房。

倪明昱来到病床边,坐下看着她。

脸上逐渐恢复血色,不再是刚开始的惨白。

动作轻柔地将她的碎发捻起理好,修长的手落在脸颊上,指腹摩挲,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视线从她的脸向下移,落及平坦的小腹,眸光稍稍转暗。

一个月前,在军区医院无意碰到过她,那时她的表情很惊恐,当时他只当是自己吓到她,现在想想,怕并不是单纯被吓到。

而后的每一次相处,她似乎都很警惕,就像是……怕他发现什么。

很多当时想不通、觉得莫名的事,现在看来,都是有迹可循的。

“傻不傻?”

倪明昱轻捏她的脸蛋,眼神三分宠溺七分无奈。

明知自己怀着孕,还逞能加班,是真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还有那晚之后,急于撇清和他的关系,他就那么遭嫌?

这么想着,手劲不由加重。

宁婧眉头紧蹙,眼珠转动几下,缓缓睁开眼。

入目,是一片白。

感觉到脸颊的温热,她偏过头,看到倪明昱时,身形一怔。

他怎么会在这里?

自己又是在哪儿?

问题涌进脑中,宁婧撑着手起身。

“躺下。”

倪明昱按住她的肩膀,眉眼是对她行为的不满。

待她躺好,男人抬手按了呼叫铃。

缓了一会儿,宁婧才想起来自己原本是要请假,结果却晕倒。

所以,她是在……

像是想到什么,宁婧蓦地攥紧被子,神色惶恐。

用余光看向床边的人,瞧他面色无异,抱着侥幸心理。

没一会儿,护士过来,配合测完体温,又回答几个问题,宁婧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这个得看你的主治医生,她的医嘱是在医院观察一晚。”护士与她说话时,目光却不时落在倪明昱身上,若不是碍于身份,她可能就上去搭讪。

宁婧回了谢谢,继而朝倪明昱说话,字里行间是希望他走。

不确定他是否知道自己怀孕的事,唯一能让她心安的,就是让他离开。

倪明昱的眼睛危险眯起,起身、不发一言走出去。

待他离开,宁婧明显松了一口气。

半小时过去,肚子有些饿。

宁涛去培训,考研结束,魏晴晴回了家,连替她买晚饭的人都没有。

宁婧侧身,把被子拉起盖过头,无奈叹气。

这时,倪明昱去而复返,手拎着粥味坊的打包盒。

“把粥喝了。”

宁婧愣愣地看着他,一时没有反应。

瞧她呆愣模样,倪明昱不免觉得好笑,问:“需要我喂?”

“不用。”

宁婧坐起来,想从他手里接过打包盒,熟料男人不如她愿,舀了一勺,“张嘴。”

“……”

勺子送到嘴边,宁婧只好张了口,把粥咽下说道:“我自己吃就好。”

倪明昱并未理会,自顾自地喂她。

没一会儿,一碗粥见底。

无意看到她舔了唇,男人喉结滚动,出声问:“好喝吗?”

宁婧点头回:“味道挺好的。”

“我想尝尝。”

冷不丁听他说出这话,宁婧啊了声,为难开口:“都被我吃完了。”

倪明昱勾起唇角,眉眼带笑,倾身扣住她的后脑勺,极具诱惑道:“平常味道而已,不用真的吃。”

话落,张口含住她的唇。

轰——

脑袋像是炸开了一般,完全没了思考能力。

她能感觉到他略带凉意的唇含着自己的唇瓣,那温热的舌尖抵着唇齿,只差一个契机。

倪明昱大手拖住她的腰,指尖划过衣摆钻进去。

“不……”

趁此机会,舌头灵活钻进去,攻占领地。

除却那次酒后,她何曾被这样对待。

这个吻太过霸道、深入,令她有些恼意。

可偏偏,男女的力气悬殊太大,除了被迫承受,没有别的办法。

男人已经压在她身上,大手跃过衣服落在她后腰,有技巧地摩挲、揉捏。

宁婧红着脸,晕乎乎的,眼神已经有些迷离。

这时,倪明昱终于舍得离开她的唇,用鼻尖抵着她额头,嗓音带了情谷欠:“宁婧,你是有感觉的。”

宁婧微喘,口是心非:“没有。”

“要再来一次?”

“不要!”宁婧用手捂着自己的嘴,神色抗拒看着他。

倪明昱轻声笑起来,直接将头埋进她肩侧,握住她腰胯的手顺势移到她平坦的小腹。

因为他的触碰,宁婧向一旁移了移,却怎么也躲不开他的魔爪。

“倪明昱,你起来!”语气恼羞成怒,显然是被他无耻的行为气到。

莫名其妙亲她,还赖在她身上不起来。

她甚至能、能感受到他的……变化。

哪有这样的?

男人非但不听,反而在她肩窝蹭了蹭,附耳低喃:“放心,我不会无耻到现在办了你,怎么也要等TA稳下来,嗯?”

说着,覆在她小腹上的大手轻轻动了一下。

宁婧身形猛地一怔,眼中满是震惊。

他知道……他竟然知道了。

终究没能瞒到她离开的那天。

没听到她的回话,倪明昱撑起身子,见她眼眶充着盈盈水光,心揪的难受。

“怎么哭了?”

“你、你混蛋!”

“是,我混蛋。”倪明昱颇为无奈将她揽在怀中,用手替她抹去泪。

他觉得,这辈子的耐心都给了她。

宁婧靠在他怀里,觉得不真实。

其实,她也不清楚为什么要哭,就是觉得难过,控制不住泪腺。

仿佛要将经历的所有委屈的事都发泄出来。

见他如此温柔,委屈被震惊替代,忘记了哭,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瞅着他。

倪明昱搂着她的肩头,沉声问:“怀孕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宁婧哑着嗓子反问:“为什么要告诉你?”

压住心中的火气,倪明昱开口:“孩子是我的,我还没权知道?”

“孩子才不是你的。”

事后的那个早晨,他表情冷得不像样,一看就知道他不记得前晚的事,她又何必自讨没趣。

“呵。”

倪明昱冷笑,目光警告地看着她,“你是想让我把那晚的事再做一遍,才肯承认是吧?”

宁婧看出他眼底的认真,不由得往旁边挪了位置。

“躲什么,我还能吃了你不成?”男人大手一捞,将她再次搂紧,低头说:“如果这次我没发现,你是不是打算带着我的孩子跑路?”

宁婧眨了眨眼,没否认。

她的确是这么想的。

倪明昱将她的脑袋按进胸口,嗓音带笑:“打消这个愚蠢的想法,你的智商不允许你玩这套,明白吗?”

“倪明昱,你……”

就在宁婧怒火蹭蹭直冒时,他突然开口:“小姑娘,给我个机会吧,照顾你和孩子的机会,好吗?”

“我……”

宁婧鼻尖泛酸,眼眶瞬间变红,很傻气地回:“我不是小姑娘。”

“都哭鼻子了,还说不是?”倪明昱笑了笑,低头亲吻她的唇角,“你要知道,我追你是在得知你怀孕之前,不用怀疑我是因为孩子才和你在一起,毕竟没有哪个男人愿意过才开荤就吃素的日子。”

宁婧正在为他的前半句话感动,听到后半句颇为无耻的话,瞬间荡然无存。

果然,再正经的男人,说起骚话来,都是一样。

在医院住了一夜,第二天中午,宁婧便出了院。

倪明昱送她回家,得知她哥不在家,很自觉登堂入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