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以后离那小子远点/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宁婧看着他说:“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那种人是哪种?”倪明昱笑。

“和前任纠缠不清的人。”宁婧微垂下头,拉着他的手说:“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曾经发生过什么,但那些已经过去,我不是无理取闹的人。”

像他这样三十出头,事业有成的男人,说没经历过感情都不会有人信。可正如她所说,那都是过去的事,没必要揪着不放。

况且,她清楚他对孟子怡的态度,这就足够了。

“走吧,回家吃饭。”倪明昱没再说什么,搂着她往前走。

事情告一段落,宁婧回到事务所,按照要求与同事交接工作。

周传洋接过她递来的文件,问道:“辞职之后打算去哪高就?”

“会找份清闲一点的工作。”她自身的身体状况,强度大的工作是做不了的。

“呵呵,还找什么工作,直接歇在家里让老板养着就是。”周传洋笑嘻嘻看着她,语气尽是调侃。

那日她晕倒,他可是把老板的反应收在眼底,那样关切的眼神,绝非是上司关心下属会有的。事后她接连好几日没来上班,这不刚来上班,就是走离职程序的,私底下他们都猜测是老大不忍她加班当苦力。

宁婧瞪了他一眼,“瞎说什么?”

她与倪明昱的事,目前事务所除任志远外,并没有人知道,现在被他这么拿到台面上说,有些心虚。

周传洋伸手拽住她,“小宁,咱们也共事快半年了,你要真和老板在一起,咱们大家伙为你高兴,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宁婧被他那副讨好的模样逗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很闲是吧?”

倪明昱推门而出,脸色并不好。

“没,都忙着呢。”

周传洋被他冰冷的目光盯得浑身发毛,松开拉着宁婧的手,秒怂。

那警告的眼神,意思太明显。

要说刚才调侃时还有疑惑,这下已经能确认。

宁婧瞧众人都埋头装作很忙的样子,转头朝他做了鬼脸。

还未走回座位,就听他开口:“宁婧,来办公室。”

待两人一前一后进去,装怂的人活络起来。

“刚才老大那眼神,分明就是警告传洋别碰他的女人!”

“传洋,你狗胆挺大啊,未来老板娘都敢动手动脚。”

“靠,我后面的日子惨了!”周传洋哭丧着脸,要知道老大这么小心眼,他死也不会怵他啊。

“行了,你赶紧把手头上的活做完,否则有你受的。”

“……”

不同于外面,办公室很安静。

宁婧站在桌旁,问道:“有什么事吗?”

男人向前走了两步,目光幽深望着她,“没事就不能找你?”

宁婧:“……”

诶,大爷毛病又犯了,得顺着他来。

倪明昱又走了一步,见她桎梏在桌子与他胳膊中,低声问:“为什么不说话?”

宁婧清咳,回道:“咳,刚才周传洋说肥水不流外人田,看好我和你在一起。”

“哼,他倒是有点眼见。”

倪明昱看了眼外面,继而盯着她问:“不就是说话,拉什么手?”

整个事务所里,就属周传洋那小子最活跃,满嘴跑火车他忍了,这次竟然敢上手。

宁婧看他一脸认真的质问,笑出了声,握住他的手腕,问:“这算拉手?”

都说在成熟的男人,在爱情里都会有像孩子的时候。

她觉得,此时的倪明昱就应了这句话。

男人冷哼了一声,说道:“以后离那小子远点。”

宁婧只顾着笑,没回话。

哪知倪明昱反手擒住她的手,倾身将她压在桌上,差点引得她尖叫。

宁婧佯怒开口:“倪…倪明昱,这里是办公室!”

男人那双漂亮的眸子微眨,附耳道:“我又不会在这里做,激动什么?”

“……”

不正经!

宁婧已经气得不想说话。

没得到她的回话,倪明昱偏头精准含住她的唇。

这一刻,周围像是噤声,所有的感官瞬间被放大,他的唇火热,独属于他的味道充斥口腔,让她晕眩。

男人无比耐心地用舌尖勾勒她的唇,像是要将她的所有,都牢牢记住。

宁婧也不像刚开始的被动,攀上他的肩回应。

唇齿相依,缠绵悱恻。

蓦地,天旋地转,宁婧被他抱起身,以极为暧昧的姿势坐在他腿上。

宁婧轻拍他的胸口,“放我下来,等会…被人看见了。”

倪明昱收紧手臂,低头问:“你怕什么?还是觉得我带不出去?”

听了他的话,宁婧放弃辩解,认命地将头埋进他怀中。

本想着她在里面,该不会有人进来,哪知刚如此想,门从外面打开。

撞见两人温存,任志远先是一愣,反应极快地把推出去,把门合上,嘴里还念着什么。

隔了一会儿,宁婧满脸通红出来,唇瓣微肿。

这时,即便当事人不说话,众人也都明白。

“记得下次锁门,这样打断你们我很有罪恶感。”

任志远把门合上,笑看他:“还有,宁丫头怀着孕,你也稍微节制点。”

“没有下次!”

男人脸沉下来,不耐烦问:“什么事?”

任志远从公文包拿出文件,放到桌上,“你让我查的资料,前些年他们大多住在米国,对外都是以兄妹示人,三年前突然消失,直到去年夏天回国,来了珠城。”

倪明昱翻看文件,问:“消失之前他们所在地发生过什么大事?”

“这些我都留意调查过,大事倒是不少,但和他们有关的,怕是没有。”毕竟,只是两位华人,能掀起什么风浪来?

“是吗?”

倪明昱合上文件,打开桌上的笔电。

任志远拖了椅子坐下,“你让我查他们做什么?难不成你还对孟子怡有想法?”

“呵。”

倪明昱阴冷一笑,抬眼看他,“去年夏天,正是全国公布行业内排名的时候,很凑巧,名誉事务所与苏南华天事务所不相伯仲。”

“所以呢?”

任志远一头雾水。

“我如果没有记错,三年前,WashingtonD。C地产大亨数亿财产被转移,至今是迷。”倪明昱在键盘上敲字,继续说:“十年前,Y国也有类似的案件发生,还记得吗?”

任志远像是想起什么,情绪有些激动,“你说的是当初咱们几人合伙注册公司,资产被骗的事?”

当年他们不过都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各个都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也根本不知道社会的险恶,因此栽了大跟头。

那会儿若不是有明昱的接济,他怕就要在Y国街道上沿街乞讨,或者被遣送回国。

“我特意让Y国曾共事的人给我调出这起案件,与三年前的案例很相似,不过后者显然更成熟。”倪明昱把笔电转过来,点开文件夹,“这是从盛浩杰邮箱里恢复的邮件,虽然他很聪明,利用软件更换了IP地址,但还是敌不过陆斌的技术。”

任志远一一浏览,越到后面,脸色越不好。

他与倪明昱相识多年,陆斌是谁,他是清楚的。

这些既然是他提供,就不会有错。

所以,当年把他们逼入绝境的人就是他!

他不禁开始后怕,若当初明昱没能留后招,或许他这辈子就在十年前玩完了。

“他接近我们是想旧计重施?”

“不,没那么简单。”倪明昱低笑。

任志远擦了额间的冷汗,“那……是想做什么?”

若真如他调查那般,盛浩杰背后一定有同谋,那么大的案子不是他们俩就能犯下的。

倪明昱不答反问:“若是给你十年时间游走在各国商贾富豪身边,该捞的钱差不多捞完的时候,你会怎么做?”

任志远沉默了片刻,看着他回:“撇清关系,找到庇护?”

“与其说庇护,倒不如说是替死鬼。”

倪明昱‘嘭’地合上笔电,起身穿上外套:“外面那些人,这段时间盯紧了。”

任志远慎重点头,透过双向玻璃看着格子间,他们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别让他失望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