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若他一无所有,你还会和他在一起吗/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五,工作交接完。

下班前,任志远放话要请客,众人兴致很高地留下。

地点定在雅尚轩,离事务所并不远。

宁婧和倪明昱一起,一前一后走进包厢。

并非上班时间,所以,同事都很放松。

尤其是周传洋、马思义两人,带头起哄,要敬两人酒。

许是两人会讲话,也或许是本身心情好,对于敬酒的人,倪明昱来者不拒,连带着宁婧那份也喝了。

“哈哈,咱们老大今天给力。”

“宁婧,你这么躲后面不厚道啊,今晚你可是主角。”

“就是说,怎么说也要喝上两杯吧?”

“……”

面对大家伙劝酒,宁婧面露难意,说道:“身体不允许,我以茶代酒吧。”

“不能这样啊,喝茶算什么?”

“是啊,怎么也得喝一杯意思意思!”

倪明昱扫了劝酒的几人一眼,‘嘭’放下酒杯,“别得寸进尺,她身体特殊碰不得酒。”

周传洋与马思义对视,秒懂。

前者轻拍桌子,说道:“好了,咱们喝就行,还有,那谁烟给掐了吧。”

“对对,吃饭抽什么烟,都给掐了!”马思义附和。

并不明显的话,却透露讯息,众人心领神会。

放于桌下的手轻掐他,“说好暂时不公布的。”

倪明昱顺势搂住她肩头,低声笑道:“我也没说什么,是这群小子上道。”

宁婧垂下头,默默吃菜不说话。

期间,除却杨新宇称有事先离场,其余人都留到最后。

因着明天是周末,周传洋开了包间请大家唱K,饭后接着续摊。

考虑到她还怀着孕,倪明昱直接打电话让倪程凯过来接人。

见他打完电话,宁婧开口说:“我没有喝酒,可以开车送你回去。”

倪明昱好笑问:“然后等我酒劲过去,再送你?”

呃。

宁婧抿了抿唇,没说话。

她其实完全可以打车回去的,不过按照他的性子,能想象到她说出来,他会如何反应。

前段时间下了雪,外面透着寒意。

等待过程,他将她搂在怀中,用身体替她挡风。

倪程凯开车过来,先是送她回家,再掉头回临江别墅。

回到公寓,宁婧第一时间来到阳台,看载着他的车离开,才进房。

洗完澡,给自己泡了杯牛奶,躺在床上等他的消息。

没一会儿,手机进来一条没备注的短信。

——宁小姐,我想和你聊聊。

正当她想回短信询问对方是谁时,有一条短信进来,“我是孟子怡,事关Devin,明天下去三点XX茶楼见。”

宁婧把两条短信来回看了几遍,犹豫片刻选择删除。

她若是想知道倪明昱的事,大可问他,无需从他人口中得知。

紧接着,倪明昱发来消息,两人随意聊了两句,互道晚安后,便睡了。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十点左右。

烤了土司,又煎了鸡蛋,吃完换上衣服出去买菜。

昨晚他说好要来吃饭,这个点刚好。

在超市,接到了电话。

刚开始她以为是骚扰电话,听到孟子怡的声音,先是一愣,而后问:“孟小姐有事吗?”

“你现在有空吗?我就在你家小区外,耽误不了你几分钟的。”她的语气很轻,听不出此刻的情绪。

宁婧把菜放进购物车,想了一会儿回:“孟小姐,我想我们没有见面的必要。”

“宁小姐,我会在这里等着。”

没等宁婧回答,她便挂断电话。

付完钱,拎着食材走回公寓。

还未走近,就见小区外那抹身影,是穿着白色大衣的孟子怡。

看到宁婧,她杵着拐杖过来,“宁小姐?”

看着她腿上打着石膏,宁婧无奈开口:“有什么话去对面坐着说吧。”

进了店里,宁婧点了杯果茶,询问她的口味,替她点了奶茶。

孟子怡把拐杖放到一旁,抬眼打量她。

银灰色阔版长款羽绒服,头发随意扎成半丸子,很显小。

若她不是提前打听过,还以为她是学生。

注意到她脚边放的食材,孟子怡开口问:“中午要做菜?”

宁婧点头:“嗯。”

“我看得出你很贤惠,Devin最不会照顾自己,有你在他身边,我也能放心。”孟子怡抿唇一笑。

听了她的话,宁婧眉头微皱,回以微笑:“孟小姐,这番话你是以什么立场说的?”

“就当是朋友。”

“据我所知,明昱并没有将你当成朋友。”宁婧盯着她,漫不经心道:“若你接下来的话依旧拎不清身份,我想我们没必要再谈下去。”

孟子怡脸上的笑意僵住,置于腿上的双手蜷起。

她与宁婧碰面多次,两次说上话,但这两次,她没有讨到一点好处,反倒是处处被她压着。

也让她明白,宁婧根本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乖巧,说起话来,句句带着刺。

“宁小姐,你已经和Devin在一起,没必要对我如此。”

宁婧垂眸笑了笑,“孟小姐,面对自己男人的前任,我做不到宽容以待,正如你,心里指不定多恨我,却还要与我同桌谈话,委屈了。”

“你!”

孟子怡被她这副风轻云淡的模样激怒,被气得脸色发青。

宁婧莞尔:“如果你没什么要说的,我就先回去了。”

见她拎着食材离开,孟子怡起身说:“宁婧,Devin现在麻烦缠身,根本没功夫陪你吃饭恋爱!”

宁婧停下脚步,转身问:“你说什么?”

“你还不知道嘛,名誉事务所涉嫌洗嘿钱,今早就被经侦大队查了。”孟子怡眼中含着怒意,“你倒是运气好,躲过这一劫。”

宁婧心里震惊,冷声开口:“你以为我会相信?”

“信不信是你的事,不过你也是律师,该明白其中的严重性。”孟子怡嘲讽地看着她,“我来就是想知道,若Devin一无所有,你还会和他在一起吗?”

宁婧双手握拳,反讽:“我和明昱的事,不牢你操心。”

话落,转身离开。

回到公寓,宁婧把食材放进冰箱,坐在沙发上冷静片刻,拿出手机拨通电话。

得到无人接听,心里有些慌。

隔了一会儿,又给任志远打了电话,这会通了。

“任大哥,你知道明昱在哪儿吗?”

“明昱啊,他在……”

此刻,任志远正在临江别墅,握着电话为难地看向两位经侦警察。

倪明昱朝两位开口:“不介意我接个电话吧?”

两人对视一眼,颔首表示同意。

接着,倪明昱接过任志远的手机,温声道:“我和志远在一起,怎么了?”

听到他的声音,宁婧松了口气,“为什么不接电话?”

男人视线落在被扣的手机,回道:“静音没听到,担心了?”

宁婧‘嗯’了声,把孟子怡找她的事告诉了他,“事务所真的被查了吗?你有没有事?”

得知孟子怡找了她,男人眼睛微微眯起,嗓音无异:“没事,只是上头抽检而已,每年都有,只不过今年落到我头上而已。”

这番话说出来,安抚宁婧不安的心。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知道他中午不过来吃饭,宁婧并未埋怨,叮嘱他多吃饭,接着挂断电话。

倪明昱把手机放回桌上,向后靠了靠:“警察同志,该交代的我都交代完,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

“倪先生,贵机构财政上的漏洞太大,尤为是这月初流出去的资金去向不明,你能解释这笔钱最终去了哪儿吗?”

倪明昱略微扬眉,低笑:“不能解释。”

“这……”

“两位警察,他的意思是不清楚,我们事务所的财政每年都会上报税务局,白纸黑字都写着,不会有错,至于你们提的那笔钱,我们没见到,也不曾经手。”任志远憨笑打着圆场,解释道:“明昱律师事务所每年都会与两院、警局合作,又怎么会知法犯法?这其中一定有误会,劳烦经侦大队,好好彻查此事。”

“两位放心,若此事与你们无关,我们也绝不会冤枉人。”两位警察又问了几个问题,一一作答后,便离开。

待他们离开,任志远叹气,“前几天我还在想咱们事务所不会有吃里扒外的人,今天就打脸了。”

经侦大队赶得也巧,趁着周末就把事务所文件搬空,硬盘拷走,势必要找出他们经济犯罪的证据。

倪明昱轻嗤了一声,没说话。

至始至终,他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像是发生的事,都与他无关。

任志远问:“这事你不打算告诉宁丫头?”

“不是什么大事,没必要惊动她。”

瞧他起身,手里拿着车钥匙,任志远提醒:“最近还是少出门为妙。”

他们这还是没确认罪行,就被人盯上,这要真发现什么,直接就铐走了。

男人掂着手里的钥匙,懒懒开口:“我若真稀罕钱,还会给他们找到证据的机会?”

“说的也是。”任志远点头表示赞同。

以他的智商,若真想捞钱,根本不会留下一点痕迹,更加不会蠢到用自己是法人的公司犯事。

“等着吧,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大的能耐。”

在财务上动手脚,又能请的动经侦大队,下一步会是什么?

任志远沉默片刻,忧虑开口:“现在就怕有异心的人再次捣鬼,咱们不知道他是谁,防不胜防。”

倪明昱轻笑,“谁说不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