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绝对不会有好下场/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搞什么啊?”

“谁那么多嘴,瞎说什么呢?!”

“就是,我们事务所每年接的案子就那些,肯定是搞错了。”

众人见倪明昱被带走,纷纷交头接耳。

“行了,都少说两句话。”任志远打发他们回位上,抬手轻拍倪明昱的肩膀。

倪明昱递给他一个眼神,跨步离开。

事务所外,停着一辆银灰色越野,车窗降下,露出盛浩杰小人得志的脸。

他掏出烟点燃,朝倪明昱吐出烟雾。

“倪先生,上车吧。”

倪明昱唇角微扬,收回视线,坐进警车。

看到他的这抹笑,盛浩杰弹烟灰的手顿住,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一切都布置好,证据确凿,他就是有再大的本事,也逃不了干系。

可——

刚才他的表现,似乎一点也不急。

哪里出了错?

盛浩杰灭了烟,掏出手机拨了电话。

“事情办得怎么样……事成之后不会少你一分,但你要是敢和我耍滑头,我找人弄死你……就这样!”

啐了口痰,盛浩杰开车离开。

他刚走,陆斌便从对面的车上下来,径自走向事务所。

任志远在门外等着,看他过来,悬着的心稍微定下,“明昱已经和我交代过,和我来吧。”

领着他进办公室,合上门隔绝员工好奇的目光。

陆斌把随身携带的电脑拿出来,与任志远的台式机连接,调出前段时间才换新的办公软件。

任志远在一旁看着,疑惑问:“这软件有问题?我可是花重金请人设计的。”

要是因为软件的Bug导致事务所陷入如今的地步,那他真要怄出血。

“哼,我设计的怎么可能有问题?”陆斌不满哼声,继而解释:“当初给你们的时候,就有实时监控,把分机逐个查看,就知道谁动了手脚。”

“……”

任志远有些懵,反应过来后问:“这软件你设计的?”

“对啊。”陆斌满脸自豪。

“好呀你这小子,就你和明昱的关系,收那么多钱你好意思吗?”

虽说他是律师,但撇开职业不说,他也是商人,得知真相心已经在滴血。

“志远哥,不收钱你敢用吗?”

陆斌在键盘上敲了几下,扒拉着头发,“再说,我的这些设备,都是要钱的。”

任志远顺势坐下,梳理刚才这小子说的话,像是想起什么,“你设计的软件都有监控功能?”

公司内部都会有办公软件,事关机密,所以,都会在这方面下重金。

他们这行特殊,就更加要注意。

这也是为什么倪明昱提出换内部办公系统时,要员工集体加班测试的原因。

陆斌回:“哪能啊,这是明昱哥让我特意设计的。”

明昱交代的?

任志远陷入沉思,蓦地眼睛一亮。

换办公系统软件的时间,正好与经侦员提及的非法资金转移对上了。

就是说,他在那时就已经预想到会发生什么。

这些年,事务所也出现过大小很多事,有些自己能解决,有些是解决不了的,事情到他手里,再棘手也能迎刃而解。

对他的远见和办事能力,任志远是打心眼里钦佩。

接近傍晚,陆斌查到自换系统以来文件接收路径,发现两台电脑有异样。

标注后,他的任务完成,便收拾东西离开。

任志远送他出去,再次回来,出声让周传洋来办公室,杨新宇留下,其余人下班。

冷不丁被点到名,周传洋脸色变了变。

进了办公室,他开口问:“志远哥,有什么事吗?”

任志远招手让他过来,指着电脑屏幕说:“你给我解释解释,1月10日这封邮件发给谁的?”

周传洋瞄了眼,眼睛瞪得很大,“这……我发给我朋友的。”

“朋友?哪个朋友啊,具体点。”任志远好整以暇看着他,似是要看透他在想些什么。

“就、就一朋友啊。”周传洋挠着头,有些急地问:“志远哥,你不会因为一封邮件就怀疑到我头上吧?”

“到一边好好想怎么解释。”任志远没给他好脸色,起身叫杨新宇进来。

待人进来,他问了同样的问题。

杨新宇显然没料到自己发的邮件都被记录下来,愣了一会儿,不紧不慢开口:“只是一封私人邮件,当时比较急,就借着公司电脑发了。”

任志远盯着他,继续说:“新宇,我清楚你的性子不会撒谎,在这方面我相信你。”

杨新宇略微弯下腰,“谢谢。”

这话被周传洋听到,心里格外不舒坦,嚷嚷道:“志远哥,你怎么这样!我的性子就是会撒谎的吗?”

按照经事务所的先后顺序,他才是第一个进来的,现在倒好,地位竟然还没后来的人高。

任志远瞪了他一眼,“你敢说你没说谎?”

“我……我说了。”周传洋委屈地看着他,大步走过去把杨新宇挤到一边,“那封邮件是发给子怡姐的,不信你找人恢复里面的内容,就一切老大的生活照片!”

“你把宁婧置于何地?”任志远没好气道。

“我那时候不是不知道她和老大的关系吗?后来我就没发了,真的。”周传洋做了发誓的动作。

任志远摆手,“行了,出去吧。”

周传洋瞧他已经相信自己,笑着答:“遵命。”

临走时,还用眼神挑衅了杨新宇。

待他离开,任志远指着一旁的椅子,“坐吧。”

杨新宇坐下,出声问:“您有什么想问的?”

任志远拉开抽屉拿出烟,递给他一根,点上后,开口:“那封邮件虽然没什么,但你把财务报表全部备份了,做了什么?”

杨新宇拿着那根燃着的烟没抽,抬眼说:“您刚才说相信我。”

“我就是因为相信你,所以才坐在这和你谈话,而不是把发现的告诉经侦员。”

“您其实可以告诉他们的。”杨新宇望着缭绕的烟雾,表情淡然。

“你……”

杨新宇吸了口烟,垂下头说:“经侦员要是问及为何这么做,你大可告诉他我是因为嫉妒倪明昱能拥有宁婧。”

任志远皱着眉,单手搭在座机上,胸口起伏明显。

杨新宇站起身,把烟搁进桌上的烟灰缸里,不发一言离开。

经侦大队,文员接到电话时,天色已经暗下。

就在准备出警时,杨新宇开车过来,主动露面。

此时,红鼎酒店。

孟子怡手心冒汗,攥紧手机,“你说过不会伤害Devin的,他被警察带走了!”

盛浩杰冷眼看向她,“别装了,上亿的不明资金,不就是把他往死里逼?”

“你…是你一直想让他死吧!”孟子怡脸色变得煞白,“当初,要不是你招惹那群人,我怎么会被卷进来?如果不是你贪得无厌,我也不会和他分开。”

所有的事都是有原因的,她离开倪明昱是迫不得已,如今借他脱身,也是如此。

可她从来没有害他的心,真的没有过。

“别告诉我这么些年,你不是乐在其中?”盛浩杰把酒杯掷在地上,嘲讽道:“我看你在WashingtonD。C的时候,不是和那些富商玩的挺好?”

“盛浩杰!”

“你给我听好了,你今天拥有的所有都是我给的,若敢背叛我,你也绝不会有好下场。”男人阴鸷看着她,起身逼近,“别说诈骗,就是你本人吸赌,也够让你受的。”

孟子怡向后退了两步,额头、后背,冒着汗。

就在这时,敲门声传来。

盛浩杰眉头紧皱,快步走过去,“谁?”

“客人,您叫的晚餐。”

盛浩杰回绝:“我没有点。”

“先生,确实是您这屋没错。”服务员的声音再次响起。

孟子怡从恍惚中醒来,说道:“是我点的,开门吧。”

盛浩杰转头看了她一眼,伸手拧开门。

两名服务员推车进来,把餐食摆放在矮几上。

“两位请慢用。”

孟子怡走过去,疑惑开口:“等等,我没有要牛排,你们是不是……”

话未说完,两名服务员突然朝盛浩杰扑过去。

“艹!”

盛浩杰心下一惊,连忙对付着。

看着她慌张逃离房间,咬牙咒骂:“臭女表子!”

下一刻,双手被反扣在身后,铐上手铐。

孟子怡跑出房间,看着电梯口徘徊奇怪的人,径自走到安全通道。

她现在已经完全慌了神,不知道该怎么办。

盛浩杰多半被抓了,接下来就会是她。

跟在他身边,做了那么多违法犯罪的事,起初心里很愧疚,惶惶不可终日,到最后,心安理得地花那些不干净的钱,也不过半年的时间。

慢慢地,她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以至,到了这一刻,她心里还是有求生欲。

从安全通道出来,小心地观察周围情况。

看着门外闪着灯的警察,孟子怡把头发散开,大衣也脱掉丢到一边,抱着胳膊走到大厅,和那群看戏的人站在一起。

时间慢慢过去,她看到便衣警察压着盛浩杰离开,看着警车鸣笛离去,就在她放松时,突然有人拍了她的肩膀。

“啊——”

“小姐,你没事吧?”那人把捡到的大衣递给她,“这是你的吧?”

孟子怡失魂落魄点头,接过后快步走出酒店。

掏出大衣里的钱包和手机,她把衣服塞进垃圾桶。

站在路旁,边拦车、边用手机查看机票。

坐上车,她开口:“师傅,去机场。”

几分钟后,孟子怡猛然惊觉方向不对,焦灼拍驾驶座,“你是不是不去机场?停车,我让你停车!”

“啪嗒——”

车门落锁。

孟子怡面露惶恐,拼命地敲打车窗。

司机微抬起头,将鸭舌帽帽檐扶高,“小姐,你和刚才被逮捕的先生是一伙的吧,麻烦和我走一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