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不知情起何处,只愿此生不负(完)/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盛浩杰与孟子怡双双落网传到经侦大队时,倪明昱被带出审讯室。

不到半天的时间,这件事有了最终的结果。

盛浩杰被押过来,看到他正在与杨新宇说话,眼眶瞬间猩红。

呵!

归国以来,他就在布置谋划,把事务所所有人的底探查一遍,最终选择杨新宇下手,是觉得他家境一般,又与倪明昱喜欢同一个女人,却没想到一开始,就错了。

倪明昱偏头看了他一眼,笑着说了句,“you、are、a、loser。”、

“哈哈……”

盛浩杰笑起来,被警察制止也没有停下来。

十年前,他意气风发地朝他比了手势,说得就是这句话,如今,是还回来了吗?

倪明昱收回视线,轻拍身侧人的肩膀,“辛苦你了。”

“应该的。”杨新宇笑了笑。

作为一名律师,他又怎么可能会知法犯法。

所以,在盛浩杰第一次约他的时候,他便告知了倪明昱,即便那时他还并未透露意图。

最终他们的讨论结果是将计就计。

想玩垮事务所,那么他们就作秀给他看。

人啊,一旦在越接近胜利时,越会得意忘形。这就比方说,最后一次通话,他的声音并未做处理。

倪明昱离开经侦大队,恰巧与孟子怡面对面而遇。

后者眼里充满绝望,在看到他时,哽咽地说:“Devin,我从未想过害你,你相信我。”

“所有的一切都是盛浩杰逼我的,当年也是因为他才害得我们一无所有,我如果不跟着他走,会死的。”

“孟子怡,很多事不是你现在忏悔能挽救的,你对他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无动于衷,就注定你今天的下场。”

说完,倪明昱转身离开,毫无留恋。

打车回到临江别墅,简单收拾后,拎着行李出门。

倪远皓一向睡得晚,下楼倒水碰到他问:“大哥,这么晚你要去哪?”

“去接人。”

“哦。”

倪远皓望着他火急火燎地离开,不用问就已经知道接的人是谁。

到达度假村,天已经蒙蒙亮。

倪明昱的车熄了火停在别墅外,并没有直接进去。

男人降下车窗,抽出根烟点上,这时,视线被副驾驶储物柜里的东西吸引。

拿出来,看到是一本名为‘好爸爸手册’的育儿书籍,神色变得柔和,眼底都泛起波澜。

随便翻了两页,看了眼还未来得及抽的烟,默默灭了。

看来,这烟是要戒了。

七点左右,宁婧醒过来。

洗漱完,她靠坐在床上玩手机。

突然,进来一条短信。

——醒了回电话。

看到之后,她便回拨了电话。

那端也很快接通,“一早就醒了?”

听出他话语中的诧异,宁婧低笑:“也没有,刚拿手机你就发短信过来了。”

“挺巧。”倪明昱笑着说了两个字,而后问:“想我了吗?”

宁婧沉默几秒钟,有些不好意思说:“昨天才见过的。”

“哦,那就是没想。”

“……想了。”宁婧说完,脸色发烫。

从他走开始,她就抑制不住的在想。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男人就像是刻在骨血中,割舍不掉了。

就好比现在,听着他的声音,脑海中浮现的全是与他相处的画面。

那边得到这个答案似乎很高兴,愉悦地笑着。

就在她快要羞得原地爆炸时,他才慢悠悠开口:“衣服穿多点,出来。”

“你…你回来了?”

倪明昱轻‘嗯’了声,说了句“等你”,便把电话挂断。

宁婧套上羽绒服,头发都没来得及整理,快步出去。

门外,果然停着那辆熟悉的车。

打开副驾驶座的门坐进去,脸上溢出笑容。

倪明昱偏头望着她,目光是少见的温柔,女孩的欣喜他看在眼里,伸手替她捋着头发,低声说:“看来的确是想了。”

宁婧抿了抿唇,问道:“你呢?有没有想我?”

“小姑娘,你说呢?”

男人的手轻抚上她的唇,视线变得炙热。

宁婧别开眼,没说话。

蓦地,他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勺,倾身含住她的唇,强势地撬开唇齿,长驱直入。

这个吻很霸道,几乎没有给她喘息的余地。

宁婧被他压在座位上,只能仰着头承受他的肆掠。

鼻尖、口腔充斥他的气味,令她晕眩。

手指不经意插进他的发间,眼中含着水光,是情动的表现。

褪去羽绒服,大手揽住她的腰,意乱晴妹间,从下摆滑进去。

手指冰凉的触感,将宁婧的意识拉回。

她按住他的手,如小猫叫一般,“不要……别在这。”

天色亮了,车外不时有人经过,在这里的确不合适。

男人将下巴磕在她肩窝,缓了好一会儿,坐直身子推门下车。

绕到副驾驶,伸手牵着她出来。

宁婧双腿还有些发软,半倚在他怀中。

两人相依走进别墅,与抱着孩子的倪初夏撞了正面。

倪初夏注意到两人嘴唇红肿,眼睛略微发亮,还未说话,便被倪明昱堵住,“两小时前给泽阳打了电话,他马上过来接你们母子回家。”

“……”

倪初夏瞪大了眼,表示抗议,“我才来了一天!”

宁婧拽了身侧的人,“我和初夏约好,今天要去泡温泉的。”

倪明昱低头看着她,“温泉改天再泡,先回房收拾东西。”

待她离开,倪明昱从自家妹妹手里接过小外甥,抱着他坐在沙发上,“我这边的事情差不多结束,打算带她出去旅游。”

倪初夏点头,说道:“你们出去可以,但我的婚礼一定要来参加的。”

“当然会参加。”

婚礼现场,他要亲手把她交给厉泽阳才行。

离开度假村,倪明昱径自把车开往宁家。

路上,他提了旅游的事。

宁婧刚开始有些犹豫,在对上倪明昱的目光时,妥协了。

回到公寓,倪明昱让她回房收拾衣物,他走到阳台给宁涛打了电话。

半小时左右,宁婧推着行李箱出来,出声问:“我哥……同意了吗?”

瞧他沉默地坐在那儿,她又问:“没同意是吗?我来给他打电话吧。”

大哥不同意,是意料之中的事。

在她掏出手机时,倪明昱起身把她拉到怀中,“他同意了。”

“那、那你干嘛那副表情?!”

“他说了,出去可以,前提是要先领证。”倪明昱垂头望着她,半是委屈说:“你不是还没同意嫁给我吗?当然苦恼。”

宁婧无言地看了他一会,伸出右手,“戒指不是一直都戴着吗?”

她的意思很明显啊。

于是,原本打算下午出发的两人,临时决定去民政局领证。

红本拿到手里,宁婧还有些懵。

直到坐上车,她才后知后觉意识到,现在正在开车的人,已经从男朋友的身份转变为她的合法丈夫。

等红绿灯时,倪明昱偏过头看她,温声问:“怎么了?”

“有点不真实。”

宁婧抿了抿唇,与他对视:“从一次见面,到现在,我们俩好像经历了挺多身份的转换。”

初见,她认出他是名誉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之一,把他当仇人,用蹩脚的方式,企图让他记住自己。

再遇,在西餐厅,他戏弄自己,事后警告她不要再试图接近他。

后来警局里的意外碰面,让她发觉,其实他心肠也没那么坏。

一幕幕场景涌入脑中,画面定格在现在。

两人对视,目光交织在一起,眼里是对彼此的爱意。

倪明昱低声笑起来,眼底划过促狭,“叫声老公听听。”

宁婧张嘴,没叫出口。

突然让她换称呼,还真有些难。

瞧她面露难意,他也没再逗弄。

回到临江别墅,倪明昱报了几个菜名,让保姆今晚做。

而后,对倪程凯交代,让他再招两位家政阿姨回来,条件是有照顾孕妇的经历。

听他这么说,把倪程凯乐坏了,连连应道。

吃过晚饭,倪明昱搂着宁婧上楼,进了那天的房。

此时,房内洒满玫瑰,圆床上更是用两色的花瓣摆成心形,床幔随风摇曳。

宁婧眼底划过惊讶,转而看向身后。

“程凯叔和远皓那小子布置的。”倪明昱笑着走近,从身后将她拥住。

宁婧偏头,他恰巧低头,双唇相贴。

天旋地转,两人跌入床上。

花瓣散落在地,一室香味。

倪明昱撩开她的头发,目光深情与她对视,低声说:“老婆,从明天起,我要带你去看我曾看过的景色。”

走上那条,曾只有他一人的路。

宁婧眼眶泛红,重重地点头,哑声回:“好。”

倪明昱轻轻吻去她的泪,“我爱你。”

不知情起何处,只愿此生不负。

------题外话------

倪大哥卷就到此结束,明天是更岑二爷还是夏夏和厉先森的婚礼,还没想好……

美妞们给点意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