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二爷番外002、她也好想被他摸头杀/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工作人员公布女三的人选为三十六号试镜者时,等候室先是几人叹息,而后陷入一阵安静当中。

等了几秒钟,工作人员又问:“三十六号,宋筠瑶在不在?”

“这人谁啊?”

“没听过,可能是表演学院的学生吧。”

“这姑娘心也太大了吧,还是说根本就不重视这次试镜?”

“没可能吧,莫总坐镇,著名导演冼国强亲自选角呢。”

“……”

众人开始七嘴八舌讨论起来,都对宋筠瑶起了兴趣。

许久没等到人,工作人员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回到试镜室,把情况告知。

“哼,还真当自己演技了得,我们巴着她演是吧?”副导率先拉下脸,“我看啊,也不用联系她了,直接换人!”

“诶,年轻人不要冲动。”导演冼国强发话,拿起桌上试镜者先前填写的资料,翻到宋筠瑶那张,递给身后的助理,“抽空给她打个电话,约时间谈谈开拍前准备事项。”

被前辈冼导在公司老总面前点名说冲动,副导低下头,脸面不好看。

莫少白扫了他一眼,嗓音略低,“冼导,后面的事辛苦你多操劳。”

“莫总这说的是哪里话,还望届时开机发布的时候,抽时间来参加。”冼导脸上带着笑,话语中能听出尊敬。

“当然。”

莫少白朝他略微一点头,侧身离开。

这个年轻人,无论是双料影帝,还是YL执行总裁的身份,在圈内的地位都是极高的。

冼国强一直目送他身影消失,才收回了视线。

副导适时说话,“冼导,晚上赏脸吃顿饭吧。”

“晚上约了齐烁剧本,改天吧。”

冼国强婉拒,交代了之后的选角,便也离开。

与此同时,宋筠瑶小跑着走出试镜场地。

外面,聚集不少媒体记者,大概是来这里碰运气,看是否能遇上几位名气较高的明星,挖点料。

拦着他们的,是一群西装革履维护秩序的工作人员,腰间都别着对讲机。

在这群人中,宋筠瑶看到眼熟的几人,眸中一亮。

侧身靠在石柱旁,眼珠转动。

蓦地,像是想到什么,快速从包里拿出墨镜,架在脸上。

她对着其中一位招手,“咳,过来一下。”

那人先是犹豫了一下,又见她扶了扶墨镜,才走过来询问,“小姐,你有什么事吗?”

宋筠瑶拨了拨头发,微抬下巴,“把你们负责人叫过来。”

“……我们负责人刚离开,你有事和我说吧。”

“看不出来我是明星吗?”宋筠瑶故作做作地拿出口红,开始补妆,“我需要人甩掉那些记者送我回住处,你们我信不过,我要见……岑北故。”

那人微愣,让她稍等片刻,容他打通电话。

“好,你随意。”

宋筠瑶双手环胸退到一边,掩于墨镜下的眼睛含着得意的笑。

没一会儿,那人握着手机回来,轻声问:“二哥让我问你…是哪位?”

这特么就尴尬了。

他保证,自己已经认真地去记那些明星的样子。

奈何,对眼前这位女星,就是没什么印象。

宋筠瑶心虚地清咳,“我是苏倩,经纪公司是YL。”

“苏小姐?”

“嗯。”一本正经地应了声。

又等了一些时间,他告知岑北故正在往回赶,让她稍等。

等待的过程,很漫长。

宋筠瑶屡次张望着,不时看手机。

十一点一刻,刚才的人走过来,领着她去了应急通道。

出了门,岑北故的车就停在那儿。

怕他认出来,她没敢坐副驾驶,而是利落地钻进后座,甚至没看他,一直低头侧着脸。

“苏小姐,地址!”

岑北故抬头看了眼内后视镜,看到人快缩成一团,浑身上下也只能看到脑袋,眼角稍稍抽搐。

“咳咳,我在这里的住处都被狗仔发现了。”宋筠瑶变了声音回答。

男人眉头紧拧,不耐道:“所以,你想去哪?”

语气中,还有些警告。

似乎她报出酒店的名字,他就会爆粗亦或者直接赶她下车。

宋筠瑶沉默了几秒钟,小声问:“能去你家吗?”

“呲——”

脚跺刹车,跑车陡然停下。

“嘶,疼……”

宋筠瑶脑袋直接撞到驾驶座后背,疼得不行。

“你再说一遍!”

岑北故以为自己幻听,直接转过头,咬牙问:“去哪?”

宋筠瑶手忙脚乱戴上墨镜,把脑袋贴在座椅后,很委屈开口:“我没地方去,”

岑北故干脆把车停在路边,“打电话给你经纪人。”

“我经纪人陪公司另一位艺人去外地了。”接着胡编乱造。

通过刚才的接触,她已经确定,他或许知道苏倩是YL较出名的女星,但两人应该没怎么接触过。

所以,她笃定他没发现她是冒牌货。

岑北故重新发动车,痞笑着说:“苏小姐,老子收费可是很高的,事后记得付钱!”

“嗯,知道。”

宋筠瑶很小声地回答,脸蛋烧红。

好害羞、好羞涩。

明明知道他说的是护送她躲开那些记者的事,却不由自主地会想歪。

趁着他开车的时,宋筠瑶偷瞄他。

啊——

皮肤不是那种奶油小生的白,认真开车的样子好酷,哪哪都好,真的好喜欢。

遇红灯停下,岑北故察觉到什么,抬眼看过来,恰巧与她偷看的视线相撞。

他扯了唇,极为自恋道:“老子知道自己长得好看,但你也稍微收敛点。”

“哦。”

宋筠瑶吓了一跳,见他没瞧出异样,心定下来。

路程似乎很远,就在她昏昏欲睡时,手机突然响起,宋清来电。

这时,她才意识到,小叔说过要来接她吃午餐的。

怎么办?

宋筠瑶惊恐万分地望着手机,迟迟不敢接。

直到铃声戛然而止,她才松了口气。

再次偷看岑北故之后,毅然决然关了机。

显然,在男人与小叔之间,她选择了前者。

十来分钟过去,跑车终于停下。

宋筠瑶下车,全程低着头跟在他身后,充当哑巴。

进屋,才后知后觉发现,这是一栋别墅。

岑北故把车钥匙扔在茶几,随手脱了外套,都没管她,径自上了楼。

刚开始,宋筠瑶还有些局促,到后来已经大着胆子参观起来。

一楼的装潢很奢侈,伸缩式大屏电视,拉上窗帘,就是家庭影院。

阳台是露天的,能自动调节气温,所以,还能看到花盆盛开的各色鲜花。

就在她移步到一间屋子时,眼前蹿出一道黑影,紧接着,听到雄厚的狗叫声。

“呜汪——”

一只德国黑背正龇牙咧嘴,对她这个突然到来的侵袭者很不满。

宋筠瑶吓得脸色发白,故作镇定地向后退。

只是脚步还没移,它已经匍匐向前进,“汪呜……”

“别……我不会伤害你的。”宋筠瑶双手举起,后背已经浮起薄汗,也不顾人是否能听到,颤抖喊:“岑北故,你快下来!”

岑北故穿着浴袍下来,就见一人一狗僵持着。

此时,宋筠瑶看上去略显狼狈,墨镜落在地上,头发凌乱地散披,原本就白的脸被吓得又白了几分,眼眶还有些泛红。

“阿喵,乖。”

“汪呜……嗷呜~”

前一秒对着宋筠瑶凶到不行的黑背,这会儿兴奋地咬着尾巴扑向男人,用狗头亲热地蹭着他的脸。

宋筠瑶像是被抽了力,直接瘫坐在地毯上。

回过神,将目光投向逗弄狗的男人身上。

她看到他的手挠着狗头,看到他蹲下来让它方便与他玩耍。

诶,好羡慕这条叫……咳,阿喵的黑背啊。

她也好想被他摸头杀,肿么办?

与爱犬闹够了,岑北故才想起家里还有其他人,不咸不淡开口:“楼上左拐第一个房间,进去休息。”

宋筠瑶脱口而出:“我…我不累。”

岑北故给黑背套上牵引绳,直起身子居高临下看向她,挑眉笑道:“看来你想和老子的阿喵一起玩啊?”

“不想!”宋筠瑶吓得直摇头,拿起包一溜烟跑上楼。

经过那只黑背时,瞧它伸着头嗅气味,腿差点都软了。

“哈哈……”

岑北故朗声笑起来,显然是被她的举动逗乐。

他轻拍狗头,微眯起眼睛,“阿喵,她不是……不用熟悉她的气味。”

------题外话------

记者:德国黑背,狼狗,叫阿喵!如何想的?

岑二爷:哼,和你们有毛关系?

宋筠瑶:他心里其实住着一位小公举!

记者:呵呵,谁还不是自己的小公举啊!

下面推荐好基友文:《末世军少撩宠重生妻》纵情寻欢

末世爆发,丧尸横行。

上帝果然是个不公平的娃,上一世顾柒医者仁心,换来的是背叛和下地狱。这一世顾柒医者食人心,却能站在至高点,睥睨乱世!

木系治愈,一诊难求。

毒系难防,杀人无形。

外带空间养活禽、囤物资,杀人越货好帮手!

论——

渣男白莲又作又贱无辜脸怎么办?多半是装的,往丧尸堆里丢几次就好!

——

他是直属华夏国军区特种部队上将,是军方致力研究的秘密武器。

传闻,冷面上将刚绝果断,雷厉风行。

传闻,神秘男神性子寡淡,不近女色。

呸!都是套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