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二爷番外005、光我一个人有什么意思?/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前喝了点酒,本想回来就歇着。

但看到阿喵吊牌上贴的纸条后,瞬间就不好。

内容很简单,号码加威胁的话。

岑北故觉得,快要被她整疯。

抬手挠着头发,心里头一阵烦闷,压根记不得在哪惹了这位姑奶奶。

宋筠瑶心情愉悦,挽唇道:“我就是想见你。”

“你是不是有病?”

宋筠瑶一口应下,“是啊。”

无时无刻地想着他,难道不是病吗?

“艹!”

岑北故掀开被子起身,单手套衣服,“老子现在就去找你,地址!”

“现在太晚了,你开车不安全。”宋筠瑶语气带着担忧。

岑北故冷下声音,“别废话,说地方。”

何曾被人这样戏耍过,既然让他过去,到时就别怪他。

宋筠瑶报了地址,还没来得及解释自己为何会在青城影视基地,对方便挂了电话。

心情并没有被小细节影响,照旧靠在休息椅上,攥着手机,唇角不自觉的上扬。

严瑾推门进来,瞧她在笑,开口:“看样子状态不错。”

“啊?”

宋筠瑶回过神,接了话,“是心情好。”

严瑾拉出椅子坐下,从羽绒服里拿出暖宝宝,“外面温度很低,等会贴在身上。”

宋筠瑶微愣,没敢接。

进组前,宋清告诉她,只一心拍戏就好,这样也不至于闯祸。

而她也是做好独来独往的准备,却没想这位御姐长相的大明星会主动接触她。

“接着吧,苏倩她们都贴了。”

严瑾瞧她模样呆萌,笑起来。

是能感到她的真心实意,宋筠瑶表达感谢,接了暖宝宝。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时间倒也过的很快。

冼导拍完林天香全家被屠杀的戏后,临时决定在后一场戏中,用上洒水车,人工造雨,让林天香与零落的逃亡戏更有看点。

两位演员就位后,他起身走过去,征求严瑾的同意。

严瑾沉默几秒,看向宋筠瑶,问道:“你可以吗?”

“我都行的。”宋筠瑶点头。

雨中的戏而已,一咬牙就过去了。

事实上,这场逃亡戏,并没有想象中简单。

补拍严瑾镜头的时候,宋筠瑶就在一旁跟着武打指导学动作,适应威亚的力度。

“挥剑要有力气,不能软绵绵的。”

指导老师指出她的不足,提出要求,“以后不拍戏的时候要多练臂力,我看了剧本,你这角色的打戏还挺多。”

宋筠瑶点头应下,一遍又一遍地练挥剑动作。

半小时后,洒水车到位,准备开拍。

零落拉着林天香在泥泞道路上奔跑,雨水顺着发梢落下,浸透衣裳。

“咔——”

冼导站起身,吼了声:“化妆师怎么回事?赶紧去补妆!”

宋筠瑶与严瑾两人对视,同时指着对方的脸,示意妆容花了。

“先前并不知道会拍雨戏,用的应该是不防水的。”

严瑾点头附和,无奈道:“等会再来一条吧。”

“嗯。”

诶,也只能再来。

衣服由外湿到内,沾到肌肤,冰凉刺骨。

宋筠瑶咬着后槽牙,忍着不适。

一条N机,下一条依旧不行,到最后她的唇色已经泛紫,冼国强才喊了过。

严瑾的助理拿了衣服过来,开车送她回酒店换衣。

她临走时,询问宋筠瑶是否一起,考虑到与岑北故约的地方就是这里,并没有应下。

待她换下湿透的衣服,大部分人已经离开。

宋筠瑶把剩下的暖宝宝贴在身上,企图让自己回暖。

时间逐渐过去,宋筠瑶抵住困意,掏出手机给他发了短信,想把地点改在酒店。

没一会儿,岑北故的短信回过来,“就在那等着。”

毋庸置疑的语气,没有商量的余地。

凌晨五点多,临时搭建的休息室外传来引擎声。

宋筠瑶蓦地从位上起身,脑袋一阵晕眩。

缓了一会儿,才推门出去。

红色敞篷跑车,突显他张扬的性格。

月光下,男人单手搭在车窗,目光冷漠地看着她。

宋筠瑶同样看他,熬夜的缘故,眼睛有些泛红。

不知怎么,明明让他来是想和他说话,可当人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岑北故推开车门,三步并两步走来。

在他逼近时,宋筠瑶下意识向后退,直到被抵在门板,退无可退。

岑北故压低声音:“人、见到了?”

“嗯。”宋筠瑶点头。

“照片删了!”

岑北故冷眼看她,陡然握拳捶向她,拳头狠厉落在她耳旁,“否则,老子可不会管你是女人。”

宋筠瑶微眨眼睛,呼吸有些急促,“没有照片。”

“你他妈说什么?”

宋筠瑶垂下头,小声说:“那会儿光顾着看了,哪有时间拍照啊。”

“……”

岑北故双手忍不住颤抖,显然是被气得。

他目前的心情,能用哔了狗形容。

所以说,他被眼前这个女人耍了两次。

极力控制住情绪,岑北故朝门上又狠狠捶了一拳,“事不过三,若再有下次,我绝不会饶了你!”

宋筠瑶见他要走,快步追上拦住他的去处,“你都不问我为什么这么做吗?”

岑北故低下头,嘲弄开口:“老子不想听。”

“我就要说给你听。”宋筠鼓足勇气,趁其不备搂抱他的腰,“岑北故,我喜欢你,很喜欢的那种。”

或许,于他而言,自己不过是一个过客。

可,他对于自己,却是不可磨灭的存在。

知道突然的表白,会让他觉得莫名其妙,甚至会怀疑她是否又在编织谎言。

但是,她就是喜欢他,这是是不争的事实。

岑北故愣在原地,甚至忘了去推开她。

嗤,喜欢他?

他和她总共就见过两次面,何谈喜欢。

“小姐,我只是一个私生子,岑家的一切都和老子无关,你想要出名,去找我老头子吧。”岑北故掰开她的手,言语自嘲。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这么做,除了想搏上位,他实在想不到有其他别的原因。

宋筠瑶摇头,目光焦灼,声音颤抖道:“我说的是真的。”

岑北故轻浮地吹了口哨,痞笑道:“好啊,你证明给老子看,去酒店?”

宋筠瑶眉头微蹙,有所顾虑。

“怎么,不去啊?”

岑北故轻嗤,眼底尽是嘲笑,“不去就别耽误爷去找别人。”

话落,走过她身边,开门上车。

就在车驶离那刻,宋筠瑶快步冲到车旁,双手撑着车窗以极不美观的姿势摔进副驾驶座。

岑北故眉峰微挑,胆子倒是挺大。

想玩是吧,他就陪她好好玩。

敞篷呼啸而去,目的地是青城五星级酒店。

来到酒店,宋筠瑶全程跟在他身后,内心忐忑。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电梯,岑北故把玩房卡,低头在她耳边吹气,“小妹妹,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宋筠瑶浑身紧绷,抬头惊恐看向他,缓过来后,坚定地摇头。

只要对方是他,做什么都不后悔。

瞧她逞强,岑北故直起身子,不再说什么。

进了房,男人率先脱了外套。

单手搭在皮带上,戏谑道:“脱啊,光我一个人有什么意思?”

宋筠瑶揪着拉链,“我、我想去洗澡。”

岑北故耸肩,抬手做了‘请便’的姿势。

走进浴室,宋筠瑶双手撑住洗漱台,腿已经开始发软。

她想过与他相处的情节,却从未想到这一层。

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妆容虽未卸,却能看出憔悴。

这样的进展,是不是太快了?

他说出那番话,明显就是不信自己所说,她已经不知道,如何才能让他相信。

胡思乱想着,脱了衣服站在淋浴蓬头下。

磨蹭近半小时,她才推门出来。

岑北故靠坐沙发,手里端着红酒。

见人出来,他轻佻吹起口哨,抬起下巴指了指床,“躺上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