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二爷番外006、是真的喜欢你呀/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筠瑶面露震惊,双手抱住胳膊,下意识裹紧羽绒服。

岑北故好笑问:“呵,要我抱?”

“不用……我只是没准备好。”宋筠瑶摇头,心跳的很快。

“这事不需要准备。”岑北故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站起了身。

宋筠瑶向后退,踉跄跌到床尾。

男人俯身靠近,大手拂过她的脸,将碎发别在耳后,“我去洗澡,在这等着。”

直到他进了浴室,宋筠瑶才逐渐恢复意识。

就在刚才,他靠近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窒息感随之而来。

宋筠瑶单手撑在床上,大口喘着气,头有些犯晕。

轻拍脑门,企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没过一会儿功夫,浴室门从里面打开,男人穿着白色浴袍出来。

宋筠瑶直起身子,紧张地揪着衣摆。

岑北故靠在一边看她,脸蛋绯红,整个人绷得很直,这么样倒显得他像是逼良为娼的坏人。

并没有因为她可怜的模样心软,毕竟戏耍他的事没那么容易翻篇。

男人抬脚走过去,伸手握住她的双肩。

“啊——”

宋筠瑶被压在床上,忍不住惊呼。

“啧!”这丫头真瘦。

隔着衣服触碰肩膀,他都不敢用力,生怕不留神就给折断了。

听他咋舌,宋筠瑶以为他是嫌自己太吵,强压心头慌张,不发一言。

岑北故盯着她,戏谑问:“第一次?”

宋筠瑶嗯了一声,脸又红了几分。

岑北故坏笑着,单手拉开拉链,将她的羽绒服剥掉。

外套下,是与他身上同款的浴袍,腰带系得很紧。

她感觉到他的手穿过发间下移,流连在腰间。

心跳抑制不住跳动,双手无措揪着床单。

“喜欢我啊?”

宋筠瑶对上他的眼,点头:“喜欢。”

岑北故脸上的笑意未减,翻身躺下,“行,那你来。”

“……”

宋筠瑶瞪大眼睛,偷偷咽下口水。

从床上爬起来,就见男人双手打开,一副我懒得动你来的享受模样。

一连做了几个深呼吸,才颤抖地朝他伸手。

岑北故好笑看着她解开腰带,懒懒地闭上眼。

明明怕得要命,却还要打肿脸配合,倒要看看能配合到哪一步!

如是想,嘴唇突然被压,紧接着,湿濡的舌头笨拙地舔舐。

蓦地,岑北故睁眼,像见了鬼一样望着她。

宋筠瑶剥开他的浴袍,伸手楼抱住他,胡乱说着:“是真的喜欢你呀,不信你问我家池塘,好热……嗯,头晕。”

唇瓣离开他,还没来得及做下一步,脑袋昏沉沉地磕在他胸口。

“靠,搞什么玩意,起来!”

岑北故企图推开她,哪知她手劲极大,不愿放手。

“唔……”

“你他妈……”男人推搡她的脑袋,刚想开骂,感受到手上略高的温度,活生生憋回去。

生病了?

岑北故内心千万头草泥马奔腾,想狠心拍醒她,最后却因心软没下手。

费大力气掰开她的手,略显狼狈从床上起来。

怪力女侠嘛,发烧了劲还这么大!

“岑……岑北故,我真的、没骗你。”宋筠瑶双手紧握,无措地喊着他的名字。

看到她眼角流下的泪时,岑北故整个人有些懵。

难不成这丫头真喜欢他?

艹!

到底什么时候招惹到这么个谎话精了?

站在她床边看了一会儿,转而走进浴室。

再次出来,手里拿了湿毛巾。

叠好拍在她脑门上,振振有词:“看在你喜欢老子的份上,勉为其难照顾你这次。”

岑北故活了二十六年,都是糙着过来的,脑门上搁毛巾都是看电视里学来的,哪有照顾人的经验。

见她的体温一直没降下来,嘴里的胡话还愈发多起来,干脆用手轻拍她的脸,“喂,起来送你去医院。”

宋筠瑶拧着眉,费力睁开眼,胡乱摇头。

她不要去医院。

岑北故直起身,烦躁挠着头,“给我在这等着,老子给你去你买药。”

话落,他作势要解浴袍,像是想起什么,拿了衣服走到浴室。

换好衣服,又看了床上的人一眼,才走出套房。

十来分钟后,拎着一大包药回来。

岑北故拿出体温计,走到床边,象征性开口:“量体温了。”

瞧她没反应,他顺势坐下,伸手掀开被子,瞧见浴袍,眼中有些为难。

想了片刻,他呼了口气,用左手的食指和拇指拉起领口,右手捏着体温计塞进浴袍里……待位置放好,额头已经浮起汗渍。

前面就是再用言语逗她,他的视线和手都是规矩的,虽然他浑,但也不至于趁其不备占便宜。

五分钟过去,他按照刚才的方法去取温度计。

手刚碰到,就见床上的人睁开眼。

两人视线在空中交织,谁都没说话。

岑北故清咳,故作淡定地抽出体温计,辨别度数。

39。3℃,这么烧下去,脑子都得坏。

宋筠瑶偏头,看到他倒水,细心地看着药盒上的用量,眼眶发涩。

她就知道,他并不像外表呈现的吊儿郎当。

岑北故把药和水放在床头柜上,“吃药。”

宋筠瑶靠在床头,看出他要走伸手拉住他,“你能喂我吗?”

“……”

岑北故以为自己听错了,垂头望着她。

“我、我没力气。”

宋筠瑶心虚地别开眼,良久没得到回应,有些失落地松开他的手。

刚要拿水杯,就见男人有力的手握住,面带不耐地递到她嘴边,“喝。”

宋筠瑶眼底泛起喜悦,就着喝了一口。

而后,男人把药递到她嘴边。

……

药喂完,岑北故起身坐回沙发。

细想从珠城开车来青城,为吓她开了房,又因为生病去买药,就在刚刚还喂她吃了药。

卧槽!

明面上是她一直缠他,说着喜欢他的话,可回想起来,怎么都是他在一味妥协?

岑北故从口袋掏出烟点上,心里烦的不行。

见过太多因为在爱情上失败而一蹶不振的人,所以,他打心底里排斥那玩意。

也是如此,跟着他手下才会在游戏里暗嘲他是单身二十年的手速。

想到这,他偏头看过去,与她视线对上后,没好气说:“让我跑腿、喂药,你可真喜欢我啊。”

宋筠瑶无辜地眨了眼,她也不想这样的。

晕倒之前,可是在亲他的,那么好的机会就毁了。

诶,好可惜。

“你没事老子就走了。”岑北故把烟屁股按进烟灰缸里,伸出食指轻点,“以后别再骚扰我,听到没?”

他目前还没找女人管着自己的意思。

宋筠瑶眼神焦灼,掀开被子下床,“岑北故……”

见她红了眼,岑北故做了‘stop’的手势,“姑奶奶,千万别哭,老子最讨厌女人哭了!”

“那你别走。”宋筠瑶小步走到他跟前,小心地拉住他的袖口,“上次你带我去你家,我钱还没给你呢。”

岑北故拂开她的手,拧眉说:“不用给了,老子就当破财消灾。”

见他大步流星离开,宋筠瑶急得口不择言,“岑北故你占我便宜,不许走!”

这话说出,成功止住他的步子。

“你说什么?”

宋筠瑶三步并两步跑到他跟前,红着脸说:“你摸了我。”

“!”

岑北故惊愣,显然没料到她会这么说。

天地良心,除了推到她的时候碰过肩膀,哪里有摸?

“这里、这里……还有这儿。”宋筠瑶先是指着自己的腰,最后停留在胸口。

其实那会儿,他只能算是无意碰到。

可为了能留住他,只能厚颜无耻瞎扯淡。

岑北故将双手摊开,邪笑着道:“摸都摸了,怎么,你还想摸回来?”

“嗯。”

宋筠瑶重重点头。

岑北故被她的举动气笑,“嗯个屁呀,看光老子全身,又搂又抱又亲,老子是不是也能讨回来?”

宋筠瑶张嘴,脸蛋瞬间爆红,羞涩地点头,“你要是想,其实也可以啊。”

“……”

------题外话------

哈哈哈,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

……

唐唐开新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