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二爷番外007、一起吃顿饭,再看场电影/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她的话,岑北故竟然无言以对。

看来是烧得不轻,不停说胡话。

宋筠瑶还停留在他说‘又搂又抱又亲’上面,好像的确是这样。

目光带着留恋落在他唇上,哎呀,真的好想再尝尝啊。

岑北故表现对她不感兴趣,可他到底也是男人,被她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哪受得了?

略显狼狈地移开视线,沉声问:“所以,小姑奶奶,你想怎么样?”

见他做出让步,宋筠瑶眼底划过惊喜,心里忍不住雀跃。

紧接着,开始思考下一步。

她目前要在青城拍戏,零落的戏份少说也要两个月才能杀青,让他一直陪着自己也不现实。

或者一起吃饭?

还是不了,吃饭的时间好短。

思来想去,她眉眼含笑道:“你陪我去拍戏好不好?等我的戏份结束,一起吃顿饭,再看场电影。”

她看了今天的戏份,大概傍晚时分结束,时间足够了。

岑北故皱着的眉舒展,觉得只是吃饭看电影,要求不过分,也就勉强同意。

宋筠瑶怕他会趁自己换衣服的空档偷溜,进浴室之前拿了他的手机。

面对她的行为,岑北故只觉得好笑。

直到坐上车,她才把手机归还。

岑北故单手扶着方向盘,偏头问:“还是昨晚的地方?”

“你等等,我来看看。”宋筠瑶拿出手机,点开剧组微信群,翻找通知拍摄地点的消息。

几分钟后,报了一个地址。

之后,考虑到他不认路,点开手机自带地图。

“前方石木大道靠右行驶,左转。”

“右转进入翠湖四路,直行五百米到达……”

于是——

车里出现这类导航声。

宋筠瑶觉得这样挺好,不用刻意去找话题,更不会太安静而尴尬。

“前方红灯。”

岑北故脚踩刹车,不耐道:“能不能让它闭嘴!”

吵的人心烦。

“哦。”

宋筠瑶立刻按了退出,车内陡然变静。

偏头望向窗外,觉得景色逐渐熟悉,惊喜开口:“原来你认识路的。”

岑北故意味不明嗯了一声,他可没说不认识。

余光看到她脸上洋溢的笑容,唇角不经意上扬。

车子驶进青城影视基地,宋筠瑶降下车窗,探头张望。

男人随意问:“不怕被人拍到?”

他所接触的明星,大部分都很注意这方面,很多时候不是怕被拍,而是怕被拍丑。

所以,宁愿挡住脸。

宋筠瑶摇头,语气轻松,“才不怕,剧组没官宣,定妆照也没出来,他们还都不认识我呢。”

再说,就算认识,她也不怕。

能拍到自己坐在他车上,还巴不得呢。

见她如此看得开,岑北故挑眉。

哟,倒不是没有一点可取之处。

宋筠瑶看到剧组的车,伸手指了地方,“停在那里就好。”

其实她的戏份在中午,但作为新人,总不好比前辈去的迟。

停好车,岑北故食指绕着车钥匙,吊儿郎当跟在她身后,也不在意别人的打量。

冼导在给其他演员讲戏,抬眼看到两人,语气不好地问:“宋筠瑶,进组前助理跟你说过不能随便带人进组,他是谁啊?”

宋筠瑶反应很快接话,“冼导,他是我经纪人,不会透露任何一点剧组的事。”

了解是经纪人,他阴沉的脸色才缓和,让化妆师给她上妆。

岑北故跟着她走进化妆间,冷哼:“经纪人?这慌撒的溜啊。”

宋筠瑶脸蛋微红,没说话。

这时,剧组化妆师推门进来。

看到突然多出的人,愣了一下,“这位……饰演什么角色?”

宋筠瑶弯下眼,摇头道:“他不是演员,姐,你只要给我化就好。”

上妆时,化妆师与她聊着天,不时用余光打量一旁玩手机的男人,碎碎念:“真的不是演员吗?感觉底子很好啊,靠脸吃饭足够了。”

宋筠瑶眉眼一直含笑,自己喜欢的人被夸赞,心情自然是愉悦的。

一个小时左右,妆容化好。

从逃亡戏份过后,零落就是女扮男装,所以,不用做发饰,省了不少时间。

“先去换衣服,说不定等会就有你的戏,你知道冼导,哼……”化妆师点到为止,没具体说明。

经历临时增加戏份,宋筠瑶明白冼导是想一出是一出的人。

换好戏服出来,化妆师已经离开,房内只有岑北故。

她扯着腰带走过去,低头凑过去,问:“在玩什么呀?”

“一款手游。”岑北故头也不抬回答。

宋筠瑶拖了椅子坐在他身边,安静看他玩。

五六分钟后,似乎是累了,岑北故退出游戏。

转过头,瞧见小姑娘穿着古代男装,妆容衬得她眉宇英气,倒是愣了一下。

宋筠瑶双手捧着脸,小声解释:“我的角色从第二场开始就是女扮男装,这是剧里的造型。”

办成男人做出小女孩的动作,落在眼中非但没觉得怪异,反而有反差萌。

“哼,嗯。”岑北故清嗓,别开了视线。

“好不好看?”宋筠瑶追问。

岑北故含糊答:“扮演男人要什么好看?”

不得不承认,她是漂亮的。

即使妆容偏中性,也掩盖不了她本身的气质。

宋筠瑶哦了声,又开始扯腰带。

折腾半天也没办法系好,只能向他求助,“你帮帮我吧。”

岑北故盯了她好半天,见她眼眸清澈,真的只是寻求他帮助,无奈放下手机。

“这样行吗?”

“不行,你得用力啊。”

“那你别乱动。”

……

好一会儿,腰带才绑好。

门外传来敲门声,场务通知:“宋小姐,冼导让你过去。”

“好,我马上来。”

宋筠瑶应声,把包和手机放到一边,“我要去拍戏了,会争取早点结束的。”

岑北故状似不经意摆手,“去吧。”

宋筠瑶三步一回头,最后强调:“你不能不告而别,别骗我。”

“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爱撒谎?”

听他这么说,她才放心离开。

出了化妆间,场务用莫名的眼神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宋筠瑶瞧他憋得难受,主动问:“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宋小姐,我们都知道那位先生不是你经纪人,冼导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场务清咳,压低声音:“但你在片场稍微收敛一点,刚才要是别人肯定就推门进去了。”

“啊?”

宋筠瑶有些懵。

场务朝她友好地笑着,一副你不用掩饰、不用说,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

收敛什么啊?

宋筠瑶回想刚才她在化妆间做的事,蓦地睁大眼。

“这样行吗?”

“不行,你得用力啊。”

“那你别乱动。”

这话好像的确挺让人误会的。

宋筠瑶垂头捂脸,心里头因为别人的误会有些羞涩。

而场务见她如此,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

来到片场,宋筠瑶和冼导和副导演打了招呼,又朝严瑾礼貌问好,独独忽略一边的齐烁。

齐烁凑到她身边,异常兴奋:“喂,等会我们有对手戏哦。”

宋筠瑶假笑着,敷衍回:“是吗?”

“听工作人员说你经纪人过来了?哪个公司的啊?”对于她的态度,齐烁并没觉得尴尬,继续尬聊。

宋筠瑶看着场上别人的戏,回:“没签公司。”

“没签啊。”齐烁眼睛发亮,发出邀请,“那你来YL吧,这样我们就是一个公司的了。”

严瑾在和人对台词,听到两人的对话抬起头,“筠瑶,可以考虑来我们公司。”

“严瑾姐,我没打算签约的。”

“在圈里一个人单干很累的,你可以先签短约。”严瑾给她意见,态度很亲切。

宋筠瑶知道她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却也不好再说,只能点头表示自己会再三考虑的。

拍严瑾的戏份时,宋筠瑶跟着武术指导老师学动作。

“拔剑的速度要快!”

“还有,威亚落下来一定要站稳。”

“再做一遍给我看看。”

岑北故从化妆间出来,就看到她一遍遍练动作。

威亚吊起,旋身、踢腿,迅速落地,单手撑地。

他不是第一次来片场,却是第一次认真地看人演戏。

惯来这样有危险的动作都会找专业武替,她却在一旁默默练着,傻的可以。

导演喊‘咔’,调整机位拍宋筠瑶的戏。

这场是零落以一对六的打戏,身上全程都吊了威亚。

“action!”

听到声音,宋筠瑶进入角色,拔剑冲向对面的黑衣杀手。

当完成第一个分解动作,威亚迅速上升,躲开杀手的追击。

降落时,她无意间看到靠在树旁,面露笑容的男人,恍了神。

“咔!”冼导拿起喇叭,对着她大喊:“能不能好好演?机位在哪里,你眼睛又在看哪里?”

这时,副导演气势汹汹拿起剧本走过去,指着她鼻子开骂,言辞过分。

岑北故眼睛微眯,看到男导演抄起剧本毫不留情打在她头上,脸色瞬间沉下。

------题外话------

推荐新文:枕上撩婚:妻上夫下(美妞收藏噻~)

简介: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不好惹先生与偏执狂小姐妻上夫下的温馨治愈系爱情故事。

——苏陌浅有病——

偏执地爱着一个男人,至死不渝。

*

都说,苏陌浅走了狗屎运,无父无母、带着拖油瓶,还能让高干子弟求娶。

熟料订婚那日,令人大跌眼镜。

当着众人面悔婚、气跑未婚夫不算,还对其小舅投怀送抱。

……

从此,苏陌浅又多了勾引舒城彦家四爷的狐狸精骂名。

——彦锦深有病——

病态地宠着一个女人,至死不休。

*

都说,彦四爷掌握舒城经济命脉、处事杀伐决断,却性情暴虐、反复无常。

遇上她之后,生活搅得一团糟。

经过投怀送抱、壁咚强吻,发现就这么宠着小狐狸也不错。

……

从此,舒城彦家四爷人设崩了,活脱脱成为护妻狂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