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二爷番外008、老子非把你毛扒完/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筠瑶垂下头,觉得脸蛋火辣辣的。

让岑北故陪她拍戏,是希望他看到自己拍戏会觉得不错,可现实和她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诶,失误被骂,这么糟糕的一幕被他看到了。

“去准备,等会再来一条。”

“好的。”

宋筠瑶深呼吸调整状况,走到一边。

对于副导一系列举动,替她调整威亚的人员觉得有些过,安慰道:“刚才表现的挺好,再补拍最后的镜头就行,别有压力。”

“谢谢,我会做到最好的。”视线从剧本上移开,扯出一抹笑。

骂两句而已,相较于其他演员演戏被导演扇巴掌,已经很好了。

偏头寻找那道身影,见他正在与下了戏的齐烁说话,心里升起疑惑。

他们竟然认识?

没一会儿,重新开拍这场戏。

拍完看回放,冼导脸色终于缓和,副导也没再说闲话。

换场休息,剧组迎来两位大腕,珠城区YL执行总裁和正荣集团副总。

两位的到来,顿时让剧组气氛高涨。

首先是冼导和副导,起身迎上去问候,笑得嘴都合不拢。

宋筠瑶不是本地人,却是对两人多少了解,尤其是莫少白。

国际巨星,二十六岁回国开影视公司,目前已经是半隐退的情况。

因着工作人员大半都被他们吸引注意力,几位演员倒成了闲人。

严瑾倒了两杯水,递给宋筠瑶,“一时半会儿也拍不了,坐着休息吧。”

“好,谢谢。”

宋筠瑶在她旁边坐下,目光看向那处。

人群中,两人被簇拥。

之后,齐总像是看到谁,朝一处喊了声。

紧接着,众人让出道,岑北故眉眼含笑走过去,与他说笑。

“咦?”

严瑾捧着纸杯,偏头问:“怎么了?”

“他们竟然都认识。”宋筠瑶低喃。

严瑾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笑道:“圈子就这么大,认识也不奇怪。”

“也是。”

“你呢?”严瑾看着她,轻声问:“你不是珠城人,怎么认识岑家那位的?”

剧组就这么大,所以带来谁很快就传开。

宋筠瑶对冼导说是经纪人,能唬过别人,却唬不过她。

岑北故算是珠城公子哥中的例外,不败家、不内斗,但……总之一言难尽。

“我很早就认识他了,但是他不记得我。”宋筠瑶抿了抿水,舔了嘴唇说:“严瑾姐,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找他的。”

严瑾神色染了惊讶,低声说:“这话不要再对别人提起,知道吗?”

《大宋女提刑》这部剧是莫少白投的,未拍就引起大众关注。

而宋筠瑶在里面扮演零落的角色很讨喜,被大家知道是迟早的事,才十九岁,人生也有无限的可能,不该让媒体记者抓到这点。

宋筠瑶懵懂地点头,啊了声,说道:“莫总他们过来了。”

严瑾握纸杯的手略微一抖,水溅在戏服上,有些慌张道:“我去换衣服。”

宋筠瑶没察觉到她的不对劲,目送她离开。

“筠瑶,过来见见投资人。”

冼导喊她过去,低声朝身侧助理说:“把严瑾和苏倩都喊来。”

助理明白他的意图,连连点头离去。

宋筠瑶移步走到几人跟前,一一问候。

冼导率先打破沉默,“莫总眼光独到,筠瑶这两天表现的很好。”

莫少白嗯了声,朝她温声开口:“继续努力。”

宋筠瑶愣了一下,晕乎乎点头。

她并不追星,但被影帝鼓励,心里还是忍不住雀跃。

岑北故将她的表情收在眼底,冷不丁哼了声。

被稍微好看得人夸赞,就能开心成那样?

花痴!

副导最先反应过来,语气埋怨:“宋筠瑶,以后可不能再随便开玩笑,要不是齐总,我们可就真当岑先生是你经纪人。”

继而朝岑北故道歉:“照顾不周,是我们的失误。”

男人冷眼看着他,没说话。

宋筠瑶有些无措站在那儿,不知道如何接话。

他看起来好像心情不好,是因为自己撒谎让他没面子吗?

就在这时,齐泓温声解围:“宋小姐,知道严瑾在哪吗?”

宋筠瑶没往深处想,指路:“严瑾姐去换衣服了,在那边。”

齐泓道了谢,朝各位说:“失陪。”

便走去更衣间。

齐烁甩着自己的阔袖,语气不满:“导演,后面还拍不拍?不拍我可就换衣服了,快冻死!”

副导看了眼冼导,提议道:“今天投资方来了,先到这里,晚上找时间一起吃顿饭。”

“不拍早说。”齐烁双手环胸,伸手拉过宋筠瑶,“别傻站着了,换衣服去吧。”

“岑先生,晚上赏脸一起?”

“好啊。”

宋筠瑶不情不愿被拉走,只来得及听到一问一答。

听他想也没想答应去吃法,心情顿时落到底。

明明说好和她吃饭看电影的,骗人!

齐烁见她不走,停下来问:“怎么不走了?”

“你先去吧,我再等等。”

宋筠瑶抱着胳膊,垂头点着脚尖。

听到脚步声,她快速抬头,眸中闪亮。

见不是岑北故,眼底划过失落。

莫少白瞧她情绪波动明显,不由笑问:“在等人?”

“嗯。”宋筠瑶点头,想起刚才他和岑北故是在一起的,出声询问:“莫总,你知道岑北故去哪了吗?”

“他呀,回车上了。”

宋筠瑶转身朝停车处走去,走了两步还不忘回头表示感谢。

车内。

岑北故单手搭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支起烟。

斜倚在靠背上,整个人显得很慵懒。

宋筠瑶站在一边,看着这样的他,没敢上前打扰。

直到他手里的烟抽完,她也冻得够呛,才移步走过去。

鼻音有些重地开口:“岑北故,你答应陪我吃饭看电影的。”

岑北故扔掉烟屁股,嗤笑道:“只准你耍赖,还不准老子不信守承诺了?”

“那你和他们吃完饭过后,还陪我吗?”

岑北故不耐看向她,对上她染了委屈的眼,伤人的话没说出来,岔开话题:“穿成这样不冷吗?”

宋筠瑶点头,“冷啊,我手都没知觉了。”

说着,她把右手伸进车内,搭在他的手上。

嘶——

够冰的。

“赶紧去换衣服。”

宋筠瑶微愣,小声问:“是我想的那样吗?”

让她去换衣服,是在关心她。

“磨磨蹭蹭的,十分钟,过了老子立刻就走。”岑北故抽出手,升起车窗。

宋筠瑶快速缩了手,一蹦一跳地离开。

岑北故望着她的身影,唇角微抿,推门下车。

单手插进裤兜,晃到拍戏场地。

此时,导演、场务及其他工作人员正围坐开会,商讨后续拍戏情况。

岑北故吹了口哨,下巴微抬,“副导,有事找你聊。”

冼导知道他与齐泓相熟,没做为难。

副导合上剧本走过去,“岑先生,什么事啊?”

岑北故抬手勾住他肩膀,“咱们去那边聊聊呗。”

“行啊。”副导点头,很配合。

来到无人的地方,岑北故笑着放开他,抽走他手里剧本,卷起来狠厉地扇在他头上。

“呃……岑先生,你这是做什么?”

岑北故将剧本揪成一团,扔在地上啐了口唾沫,揪住他衣领,“副导演,你很狂啊?”

“你……我不记得有得罪您。”

副导生的矮胖,被他这么压住,脸色逐渐发白。

岑北故抡向他脑门,“哟,对这招没印象?再来两次看能不能记起来。”

副导被他打得晕头转向,哭喊着:“哎哟……我不知道宋筠瑶和你的关系,要是知道怎么也不会欺负她啊!”

“呸!你在瞎说一句?!”

岑北故拽住他头发,用力把他抵在墙上。

“不敢了!您和她没关系……我、我再也不欺负新人了。”

“再让我看到一次,老子非把你毛扒完,让你谢顶!”岑北故弓起腿攻向他小腹,轻拍他的脸,“有什么不满对着老子来,在珠城等着你,嗯?”

副导有苦说不出,单膝跪地认错,“没有不满,您教训的是。”

岑北故满意地笑起来,吹着口哨,大步流星离开。

------题外话------

新文在隔壁,抽着小皮鞭,美妞们去收藏撒~

推荐好友文:《独宠萌妻:病娇影帝是精分!》/卿不语

叶澜是个富二代,一个混的比较惨的富二代。

别人靠着家里的关系在圈子里面混的风生水起的时候,她被人骂,被人踩,成了艳照门的女主角不说,最后还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好在她重生了。

重生之后,叶澜打算洗心革面做一只好鸟……哦不,好人。

抱紧亲爸,亲弟,一切想要破坏他们感情的势力,不约!我们不约!

要出轨的男友咱们先踹为敬!

要踩她上位的队友,出门左拐,您老快滚。

演演戏,跑跑综艺,走走T台什么的,一不小心十八线小明星成为国民女神?

这还没完。

网文界超级大神?神秘天才原创歌手?……

当所有马甲都被爆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是她是她,还是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