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那个男人是谁?/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宋筠瑶坐在岑北故车里,开心地简直要飞起来。

发了短信,用余光偷瞄他。

哎呀,和他独处的感觉真好,要是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要吃什么?”

“你决定就好。”宋筠瑶抿唇笑了。

岑北故没好气看了她一眼,径自开车来到青城市区,把车停在一家连锁餐厅外。

坐进包间,忽略她过分炙热的眼神,才将菜点好。

等待的过程,岑北故掏出手机,显然不想与她有太多交集。

见他如此,宋筠瑶也不难过,乖乖坐在一边,喝着果汁。

菜上齐,只是提醒一句,然后垂头小口吃着。

期间,岑北故出了接电话,约莫半小时才回来。

而之后,他便没吃什么,拿了钱包去结账。

再次坐上车,宋筠瑶多了些心思,明显能看出情绪很低落。

岑北故一向是安静不下来的人,遇上臭味相投的人,两人能瞎扯一整天。

但,偏偏遇上她,无话可说,更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态度。

车内太过安静,岑北故清嗓问:“想看什么电影?”

宋筠瑶这才抬起头看他,“你决定吧。”

岑北故回:“咳,那去影院再说。”

“好。”

一路无言,来到电影院。

岑北故选片子时,她去柜台买了爆米花和饮料。

正值年关,影片数量并不多。

最终,考虑到时间和场次,岑北故选了一部二十年前重放的老片。

等了没一会儿,便排队检票。

在外面,宋筠瑶把饮料递给他,进了观影厅时,很小心地拉住他的衣袖。

感受到他没有甩开,下移握住了他的手。

黑暗中,仿佛都能听到她的心跳声。

心里既紧张又兴奋。

原来和喜欢的人做这样的事,感觉是这么微妙。

因为过道狭窄,找位置时,两人手松开。

之后坐下,她也不敢再去握。

八点半左右,影片播放。

刚开始,宋筠瑶的确是很认真地看,到最后,眼睛开始模糊。

身体还没完全好,加上拍戏辛苦,所以,没抵住困顿。

岑北故感觉肩膀一沉,偏头就见她靠着自己睡过去。

也不知为了什么,之后的一个半小时,他一直保持这个姿势。

选这部老片是觉得女生应该会喜欢,哪知最后她竟然睡着,他倒是把影片看完。

说不上多大的感触,只觉得男主过于恪守本分。

他觉得,喜欢就上,哪有那么多阻碍,即便有,没尝试又怎么知道不行?

接近两小时,影片结束。

影厅亮灯,人群散场。

岑北故轻拍她的脸,“猪,快点起来。”

“唔?”宋筠瑶拧眉睁开眼,抬手挡住强光,“散场了?”

“是啊。”

岑北故活动几下肩膀,语气不满,“自己要来看电影,结果睡得比谁都熟!”

“对不起。”宋筠瑶低头道歉。

她实在是太困了。

本想着借看电影为由能多和他接触,哪知自己睡着了。

岑北故哼声,起身道:“走吧。”

出了影院,宋筠瑶有些吃力地跟在他身后,幼稚地踩着他的影子。

哪知到达停车处,前面的人突然停下,没来得及反应,直接撞上他的后背。

“好疼。”

宋筠瑶揉着鼻子,抬头看着他。

瞧她委屈的小模样,岑北故不禁伸手碰了她的鼻梁,“挺结实啊?”

宋筠瑶仰头在他手心蹭了蹭,“我这是纯天然的。”

他主动去碰到没什么感觉,但换做是她,会感觉手心一阵酥麻,像是羽毛撩拨心尖,痒痒的。

从未有过的感觉。

很新奇,又让他觉得不自在。

岑北故收回手,按下遥控车钥匙,“上车吧。”

“哦。”

宋筠瑶点头,钻进车里。

回去的路上,可能是睡饱了,她的话逐渐多起来。

比如:“岑北故,你来过青城吗?”

“来过几次。”

“哇,怪不得你认识路呢。”

再比如:“岑北故,刚才吃饭的时候,是谁给你打电话?”

“家里人。”

听到这个答案,她整个人活跃起来,甚至还自顾自唱起歌来。

刚开始听她叽叽喳喳,会觉得不适应、内心烦躁,到最后,也就习惯。

宋筠瑶问:“我唱歌好听吗?”

“一般吧。”

他敷衍的回答没让她觉得失落,反而兴致勃勃道:“岑北故,我跳舞很好看的,下次跳给你看好不好?”

“嗯。”岑北故漫不经心应声,余光瞥了她一眼。

不可否认,她的身材很不错。

看起来是瘦,但不该瘦的地方倒是圆润。

想起今天凌晨时分无意间地触碰,只觉得右手发烫,似乎还能感觉到那抹柔软。

操!

岑北故降下半边车窗,任由冷风灌进来。

似乎这样,才能平复躁动的心。

宋筠瑶没察觉他的异样,有一搭没一搭找他聊着。

快要到自己入住的酒店时,她小声问:“等你回珠城,我能不能给你打电话?”

岑北故偏头看着她,没回话。

“你有空就接,不会在你忙得时候打扰你。”宋筠瑶眼眸满是期待,很怕他拒绝。

在见他点头后,她抿唇笑起来。

车子最终停在酒店外。

“那我就走了,你要是今晚回去,注意安全。”

宋筠瑶依依不舍下了车,瞧他升起车窗,就要离开,心里很难过。

她转身走了两步,又折返来到驾驶座旁。

岑北故再次降下车窗,问:“又怎么了?”

宋筠瑶鼻音很重道:“我还没和你说晚安。”

“说吧,老子听着呢。”

岑北故从储物柜掏出烟,点燃吸了口。

宋筠瑶抿了抿唇,握住他搭在车窗上的手,提出要求,“你能不能靠近一点。”

“……”

岑北故虽然不耐烦,却还是凑近,“想说什么一次性说完,逾期老子就……”

话没来得及说,宋筠瑶俯身吻上他的唇。

她想这样,已经很久了。

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唇,沾染烟草的味道,有些呛人。

“咳咳……”

一个不留神,被呛到。

岑北故邪笑着看向咳嗽的女孩,吸了口烟吐出烟圈。

接吻都不会,还学人强吻。

真是……犯蠢的可爱。

“早点回去休息,拜。”

跑车呼啸离去,那轻佻的哨声持续不散。

那晚,岑北故离开后,宋筠瑶的生活变得单调。

几乎每天,都在拍戏中度过。

虽然很想给他打电话或发短信,但总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有时候,刚拿起手机,导演那边就来喊人。

到了晚上,头沾枕头,就能睡着。

《大宋女提刑》开拍一个多月,定妆照曝光。

女一严瑾,饰林天香;男一齐烁,饰宋青松……女三宋筠瑶,饰零落……

官宣过后,评论火爆,分两拨。

一拨是表白各位演员,被提到的多为严瑾与齐烁。

剩下一拨就是键盘侠或吐槽评论。

“我去,零落前期戏份那么重,怎么找一个新演员啊?”

“楼上+1,我他妈都没不知道她是who?”

“装扮也不是很惊艳呀,肯定演不出零落小姐姐的感觉。”

“……”

看到这类评论,说不在乎是不可能。

这是她第一部戏,还未播就已经遭到众人的质疑,打击她的信心和积极性。

这会儿,苏倩从下了戏。

瞧她在看微博评论,一把夺过她的手机,“这时候看评论,你不是找虐吗?”

“苏倩姐,我不去看,评论也还是在那里啊。”

“si不si傻?”苏倩按灭手机,以过来人的口吻说:“网上那些黑你的人,无非是闲的没事干,或者嫉妒你突然就火了,在意他们做什么?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把后面的戏份演完,然后等剧播出的时候,打他们的脸。”

宋筠瑶低头细想了一会儿,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谢谢你啊,苏倩姐。”

“不用客气。”

苏倩把手机递给她,撑着脑袋说:“你呢,想翻身很简单,提高演技就好,不用担心。”

宋筠瑶点头,“嗯,我会努力的。”

就在定妆照PO出去半天,网友扒出宋筠瑶的过往。

爆料人不仅将她是谁曝出,甚至把一个月前她和男人一同进出酒店,坐车同游的照片贴出来。

一时间,网上争论不休。

宋筠瑶知道这事,还是接到小叔宋清的电话。

“筠瑶,你老实告诉小叔,那个男人是谁?”

听到宋清的质问,宋筠瑶慌了神,一句话也说不出。

------题外话------

两个文写的精分,唐唐已疯

每日一推。

枕上撩婚:妻上夫下

——小剧场——

电话采访。

记者哆嗦问:“请问四爷,您求婚的地点在哪?”

彦锦深嘬了口怀中的女人,慵懒回:“车上。”

记者按捺心中兴奋,“那么,是用什么形式呢?”

男人微眯起眼,沉吟片刻道:“暴力。”

呃!

记者方了,难道是……

不出半日,全城流传四爷口味略重,竟车震求婚!

呵!

苏陌浅冷哼,事实明明是她家四哥臭不要脸作势要剥光她,领证还是裸奔,谁会选后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