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北故番外012、想亲不就亲了呗/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岑北故转身离开大厅,径自来到停车处。

没坐进去,而是倚在车旁点了根烟。

这几天,弟兄们都说他不在状态,他也知道。

整日捧着手机,和小姑娘扯嘴皮能有屁的状态。

他这样像什么?

恋爱,还是热恋的那种?

想到刚才看到的那幕,明知她只是和别人正常的沟通,但心里头就是烦的不行。

操!

还挺有本事,能让他这么反常。

深深吸了几口烟,才将心里那抹躁动平复。

扔掉烟屁股,脚尖碾灭后侧身拉开车门。

人还没坐进去,就见一双玉白的手伸过来,紧接着轻喘声传入耳中。

“让开!”

岑北故转过身,见她抵着门,脸颊呈现非正常的红,嗅到酒精气味,面色更是阴沉几分。

“我不让。”

许是酒精作怪,将她的胆子激起,“你来不就是找我的,我为什么要让?”

“呵,谁说我是来找你的?”

岑北故冷笑看着她,轻佻开口:“听说青城这边妞不错,老子是来寻欢作乐的!”

“骗人!”

宋筠瑶用手抹掉泪痕,拿出手机,“你明明,说是来找我的。”

岑北故别开眼不去看她,不耐烦说:“赶紧让开。”

是水做的么,动不动就哭,害得明明憋了一肚子火,只能忍着。

今晚,宋筠瑶穿了双高跟鞋,被他大力拉开脚下没站稳,直接摔在地上。

“你……”

岑北故‘怎么这么不小心’还没说出口,就见她已经爬起来,不管不顾地扑过来,双手紧紧圈住他的腰。

“你就是来找我,为什么不承认?如果是因为齐烁的缘故,我可以解释的,和他只有在拍戏的时候有交集,刚才是他跑过来和我说奇怪的话,我没想理他的,我只喜欢你……”

宋筠瑶头晕地靠在他胸口,嘴里念叨着。

半天不见他回应,她仰头看着他,借着酒劲上来,踮脚攀上他的肩,一口咬在他下唇上。

这是她第三次主动吻他,相较于前两次,这次进步了很多。

她整个人挂在岑北故身上,无意间地触碰、贴蹭,无疑都是在点火。

天旋地转间,宋筠瑶被压在车门上,被迫仰头看他。

此处,只有点星光束照来,增添几分暧昧。

男人大手挑起她的下巴,俯身咬住。

口腔里,酒味、烟味混杂,令她晕乎乎的。

宋筠瑶没有过接吻的经验,前两次的挫败后,偷偷在网上搜步骤,可看得再多也都是纸上谈兵。

但如今,在他地引导下,理论和实践结合了。

舌尖微微发麻,浑身没了力气,只能攀附在他身上。

还没反应,人已经被他推进车内。

狭小的驾驶座,因为两人显得格外拥挤。

她感觉那双粗粝的手绕过后腰来到小腹,轻撩起她的毛衣。

急着出来找他,所以,连外套都没来得及穿。

现在看,倒更方便他为所欲为。

“唔,好冰。”

宋筠瑶握住他的手,含着水雾的眼染了些许不满。

岑北故慢慢松开她的唇,用鼻尖抵着她的额头,微喘道:“宝贝儿,等会就不冰了。”

“我、我害怕。”隐约知道要发生什么,宋筠瑶颤抖出声。

车内,很静。

岑北故覆在她身上良久,把那股冲到压了下去,侧身让她坐到自己腿上。

姿势并不是那么舒服,宋筠瑶动了几下,却被男人握着腰肢止住,“别乱动。”

宋筠瑶哦了声,乖乖趴在他身上,一动也不敢动。

男人的手穿过她的发间,一缕一缕地搅着她的头发,“刚才那样才算亲嘴,先前的,顶多是玩过家家。”

宋筠瑶闷声问:“你过家家亲过别人啊?”

“没玩过那玩意,只是打比方懂不?”

听他这么说,宋筠瑶抿唇笑起来,轻声问:“你、刚刚为什么要亲我?”

“想亲不就亲了呗,哪那么多为什么?”

佳人在侧,他又不是柳下惠。

“难道不是因为……”

岑北故问:“因为什么?”

难道不是因为喜欢她吗?

这句话,到底没有问出口。

接着,是良久的沉默,直到电话铃声响起。

宋筠瑶艰难从车座下拿到手机,见是宋清的电话,立刻怂了。

岑北故低头看她,笑道:“不敢接?”

“嗯,小叔的电话。”宋筠瑶点头。

岑北故从她手里抽走手机,右滑接通,“喂?”

“你是谁?筠瑶在呢?”

从侄女电话听到男声,宋清被惊到。

岑北故攥住女孩的小手,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她啊,在我身上。”

“岑北故……”

宋筠瑶被他的话吓到,紧紧掐着他的手。

本来小叔对他就有意见,他还这样说话,等见到小叔,她就完了。

宋清一时愣住,加之听到侄女那埋怨又娇羞的声音,气得胃疼。

一向好脾气的他,语气冷下来,“听你声音,年龄不小了吧?筠瑶今年才十九岁,还只是个孩子,你要是还有点良知,就别招惹她,如若不然,我们宋家不会放过你。”

紧接着,也不管她是否能听见,开口道:“宋筠瑶,你爸那边,小叔不会再帮你说一句话。”

听到‘嘟嘟嘟’的忙音,宋筠瑶苦着脸。

这下彻底完蛋,一向疼她的小叔,也不帮她了。

岑北故把手机扔到驾驶座,随意问:“很在意他说的话?”

宋筠瑶点了点头,轻声说:“小叔是我的亲人,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出发点都是为了我好,我不可能不在意的。”

是吗?

岑北故轻轻推开她的肩膀,“走吧,去和剧组的人打声招呼。”

当晚,与剧组导演和其他演员道别后,宋筠瑶坐上岑北故的车回到珠城。

凌晨左右,岑北故把她送到公寓。

外面下着雨,宋筠瑶用外套挡在头顶,弯腰发出邀请,“要上去坐坐吗?”

岑北故偏头看她,轻佻道:“三更半夜,约男人去家里坐坐,你知道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吗?”

成人之间,明显的sex暗示。

说得这么直白,他不信,她还不懂。

宋筠瑶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红,支吾道:“那……我就上去了。”

“等等。”

岑北故瞥见她身侧的行李箱,推门走到她身边,“送你上去。”

“不、不用。”

岑北故冷哼,“怕我吃了你?”

现在知道害怕,刚才那股劲去哪了?

宋筠瑶默默跟在他身后,望着他宽厚他后背,有些发愣。

不知道,被他背起来的感觉会是什么样的。

进了公寓,岑北故按开电梯,“几楼?”

“十六楼。”

一问一答,又是一阵沉默。

好像从宋清那通电话后,两人之间的气氛就变了。

回来的路上,无论她如何找话题和他聊天,他都爱答不理。

宋筠瑶低下头,情绪低落。

她现在根本不知道两人之间能用什么关系定位,每天互发短信、互通电话,暧昧不断,不久前接了吻,却不是情侣。

叮——

电梯到达十六层。

宋筠瑶从手提包里拿出钥匙,把门打开。

偏头接行李箱时,注意到他头发、肩膀都被雨淋湿,拧眉道:“我去给你拿毛巾和伞。”

“不用。”

“在这等一下。”宋筠瑶坚持,敞着门走去浴室。

宋清睡眠一向浅,听到声音推门出来。

客厅的灯没开,只有门外走道的灯亮着。

看到门敞开,拧眉走过去。

岑北故靠在门边,听到脚步声误以为是宋筠瑶过来,偏头道:“都说了不用拿伞,一会儿就上……”

在看到来人,声音戛然而止。

两人面对面而立,对视了半晌,同时开了口。

“是你?”

“你是她小叔?”

因为岑曼曼的缘故,岑北故有幸和厉泽川合作过几次,其中一次就是和宋清当面谈的,这么算,也没过去多久。

宋清也没想到几小时前在电话里把他气半死的男人,竟然会是岑北故。想到他没皮没脸说出那句‘她在我身上’,看他的眼神都带着不善。

------题外话------

二爷的番外快完了,这两只也会在新文里客串的。

推荐新文:枕上撩婚:妻上夫下

前期女追男,女撩男,后期反转。

这是一个不好惹先生与偏执狂小姐妻上夫下的温馨治愈系爱情故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