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二爷番外013、舍得我去休息?/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筠瑶从浴室出来,看到两人面对面站立的这幕,惊愣在原地。

她已经想好,今晚过后,就主动和小叔坦白一切。

可是——

却没想到在此之前,两人就碰上面。

心情忐忑走过去,小声喊道:“小叔?”

宋清瞥了她一眼,“你给我回房。”

“小叔,我和他……”

“回房,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眼见一向温和好脾气的宋清板下脸,宋筠瑶不敢再多说。

转身走了两步,又大着胆子回来,把手里的干毛巾塞进岑北故手里,开口说:“太晚了,你赶紧回去吧。”

他们之间的事,其实说到底都是她挑起的,跟他无关。

如今承受的却是他,她不想这样。

宋清瞧她一副护犊的模样,胸口气闷,已经不想说话。

让她回房,留下岑北故,视线了解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毕竟男人之间好沟通。

哪知她这么防着自己。

“听你小叔的话,回房休息。”岑北故抬手轻拍她的脑袋,语调也变得柔和,“去吧,听话。”

宋筠瑶仰头看着他,眼中是担忧和依恋。

迟疑了一会儿,她才一步三回头地进了房,没敢真的休息,而是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

“进来。”

宋清撂下话,转身来到客厅。

岑北故紧了紧手中的毛巾,耸肩跟上。

刚绕到一边要坐下,宋清发话:“我让你坐了吗?”

“嘚儿,不坐。”岑北故点头,随意倚在一边。

想到他与厉泽川的关系,隐约能猜到他的身份不简单,至少在他所不熟知的舒城是这样。

宋清问:“前些日子和筠瑶一起被拍到的是你?”

“嗯。”

岑北故轻点头,的确是他。

“先前在电话里,我也说过,筠瑶还小,她意识不到被拍上报带来的影响,但是你不同,你比她大很多,理应在这方面保护她。”

宋清俨然一副长辈姿态,“我大哥就她一个女儿,以现在的状况,他绝对不会同意你们继续来往。”

先不说岑北故的身份,就是他对筠瑶不闻不问的态度,也过不了大哥那一关。

岑北故沉默良久,收起刚开始的吊儿郎当,“那件事的确是我考虑不周,你放心,不会再有下一次。至于她爸那边……我会想办法。”

即便刚开始所有的事由她挑起,但能怎么办?

都惹上、看上、喜欢上,总不能再让小姑娘站他前面。

宋清稍微向后靠,双手交握搭在腿上,“明天我就会带她回舒城,这段时间你们最好不要联系。”

岑北故眉头拧起,不联系?

先前两人的确有段时间没联系,可如今他的感觉早已不同,怎么可能做到?

看出他的不满,宋清继续说:“就快过年,你也不想她这个年过的不好吧。”

“我尽量。”

岑北故烦躁地揉了把头发,没再多留。

听到关门声,宋筠瑶立刻从房里出来,看到客厅里只有宋清一人,情绪低落。

宋清发话:“都几点了,还不去睡。”

“小叔,你和他都说了什么?”

“大人的事小孩别插手,回房睡觉,明天下午回舒城。”宋清站起来,抬手按住她的肩膀,将她推进房里。

宋筠瑶拦住房门,“我不回去,你答应让我留下来的。”

“我是答应过,但是前提条件是什么?”宋清双手环于胸口,脸色不太好,“你做到了吗?”

“我……我去睡觉。”

宋筠瑶灰溜溜进房关上门。

洗完澡躺在床上,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询问他是否到家。

岑北故看到短信,已经是凌晨五点钟。

穿着浴袍靠坐沙发,嘴里叼着根烟,脚边是假寐眯眼的黑背。

“到家了。”简短地回了短信,把手机丢到一边。

黑背听到声音,立刻起身竖起耳朵,好一会儿没动静,又耷拉下耳朵,重新趴下。

今晚,听宋清的那番话,才意识到,她的确还太小,连法定结婚年龄都没到,就是想对她做什么,也下不了手。

这段时间不联系也好,彼此都应该想想这条路该怎么走。

——

第二天中午,宋清看着她把东西收好,两人简单吃了点东西,离开珠城。

坐上车之前,宋筠瑶给他发了短信,直到傍晚到达宋家,也没等来他的回复。

回来的时间赶上饭点,宋清被大哥留下来吃晚饭。

宋筠瑶一路都在向小叔认错,就是想让他在她爸面前说点好话,所以他留下来吃饭,心里多少放松。

吃饭期间,宋父并未提一句女儿在珠城发生的事,待到饭后,他叫宋清去了书房。

宋筠瑶内心忐忑,拽着宋母的手不敢放。

“现在知道怕了?”宋母轻拍她的手,无奈道:“你也真不让人省心,要不是你小叔在珠城,你爸那会儿连夜就要赶过去。”

“妈,你要帮帮我。”宋筠瑶眼含焦灼。

小叔明确说了,在这件事上,他不会站在她这边。目前,也只有她妈能帮着说话。

“那你也得让妈知道,你和那小伙子是怎么回事,他是做什么的,家里情况如何?”宋母瞧女儿如此,妥协了。

毕竟已经上大学,与人谈恋爱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前提是谈的对象人品各方面都要好。

“妈,你认识他的。”宋筠瑶抿唇笑起来,激动开口:“他很早之前来过咱们家,就是你让我叫他小哥哥的那个,是你好姐妹的儿子。”

宋母一愣,似是在回想往事。

十年前……也或许是更早以前,好姐妹来到舒城。

未婚先孕,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生下孩子,受打击远走他乡。经历这些,她变了很多,不仅表现在容貌上,还有心态。

她记得,那会儿筠瑶才八九岁,而她的孩子有十五六岁的样子,乖得让人心疼。

后来,他们没住几天,就离开舒城,说是去找孩子的生父,这一走就失去了联系。

“那孩子现在怎么样了?”宋母问。

宋筠瑶从包里翻出手机,把偷拍的照片翻出来,“小哥哥还是和以前一样好看,嗯,除了性格有些不一样。”

以前的小哥哥笑起来很温柔,也不会说那些粗话,现在的笑会让她脸红心跳,可言行举止又让她觉得很有安全感。

宋母把照片看了又看,脸上含着笑,“长得和素琴很像,也不知道她过的怎么样?”

“妈,素琴阿姨已经不在了。”宋筠瑶抿着唇,眼眶有些泛红,“我听他提及,素琴阿姨离世前,让他回岑家的。”

也是因为知道这点,她才明白,为什么他与那时候的性格会相差那么大?

年幼丧母,回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家,是人都会变的。

宋母强忍泪水,轻声说:“那孩子后来怕是吃了不少苦头,等你爸气消,让他来趟家里。”

“嗯。”宋筠瑶点头,内心的阴霾逐渐散去。

宋清离开时,宋筠瑶已经躲回房里装睡。

因为有宋母拦着,宋父倒也没急着找她谈话。

这一夜,除却联系不上岑北故,过得很平静。

接下来几天,宋筠瑶都很乖地待在家里,大门都没迈出过。

宋父每回想找她,都被各种事耽搁,一来二去倒也没那么生气,这件事像是翻篇。

农历十二月二十九这天,时隔一星期,宋筠瑶终于联系上岑北故。

“等过完年我就回去找你,你要等我哦。”

那边没说话,宋筠瑶便开始说这几天她的事情,“你呢,这几天很忙吗?”

“还好。”

尽管只有两个字,却让她出他的鼻音很重,有些担忧地问:“是感冒了吗?”

岑北故嗯了声,哑着嗓子道:“不严重。”

“你不要说话了,吃点药去休息吧。”宋筠瑶心疼的不行。

“没事。”岑北故咳嗽几声,痞笑问:“这么久没联系,舍得我去休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