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二爷番外014、你等我,别乱跑/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不舍得啊,宋筠瑶心想着。

得知他生病,恨不得有双翅膀飞过去。

可是不能。

许久没听到小姑娘说话,岑北故开了口:“过年在家要乖,等我这边事情结束就去看你。”

“好。”宋筠瑶听到那边似乎有人在催促,小声问:“是要挂电话了吗?”

“嗯,有些事要处理。”

没等她回话,电话已经挂断。

岑北故一脚踹向一人,“滚边去!”

“二哥,小嫂子我们都没看过,连声音都不给听,护的太严了吧?”被踹的人捂着屁股,抱怨道。

“就是啊,咱二哥终于搞对象了,肯定得看看啊。”手臂纹青龙的人附和。

“滚蛋!”岑北故倚着桌子,垂头想了一会儿,鼻音颇重开口:“她和我们不一样,以后见到她都给老子收敛点。”

“诶哟,会收敛的。”

“小嫂子不会还在上学吧,咱们手底下不是挺多学生的吗?”

“那哪能跟小嫂子比啊?”

“都没事干是吧?花钱是雇你们玩的?”岑北故直起身子,手指向一人,“张涛,给老子看着他们,不想工作的都滚蛋!”

话落,拿起外套离开。

回到水岸雅筑,已经是傍晚。

推门进去,看了眼沙发上的人,径自往楼上走。

“给我站住!”岑奕兆出声止住他的步子,“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坐过来!”

岑北故打了哈欠,随意瘫坐一边,“有事?”

“你!”岑奕兆被他吊儿郎当的模样气到。

朱琦玉带着身边的姑娘来到他身边,介绍道:“北故啊,这是阿慧,你们年纪相仿,带她去四周玩一玩?”

岑北故掀开眼皮,这才看到客厅还有外人。

女人端坐在一边,眉目清秀,只是着装……大冬天穿一字肩裙子,裸露双腿,庸俗!

男人长腿交叠,从裤兜掏出烟点上,随意问:“你姓阿?”

王慧看了他一眼,做作道:“讨厌,人家小名叫阿慧,姓王。”

嗤。

岑北故吸了口烟,压住那股恶心,继续问:“想去玩?”

“嗯,有点。”

“玩什么?419还是YP?或者其他?”

“你……”王慧脸瞬间变红,半天发嗲说道:“你好坏啊!”

“还有更坏的呢。”

岑北故把烟叼在嘴里,一把将人拉起来。

朱琦玉看他连拖带拽把人带走,面露焦急,“诶,这要干什么啊?”

“随他去吧。”

岑奕兆摆了摆手,颇为头疼地说:“都说让你别操这份心,他现在那样哪能定下来?”

穿得和地痞流氓一样,整天和不三不四的人混一起,哪家好姑娘愿意跟他?

朱琦玉委屈道:“我不也是关心他吗?”

“关心?你多操心南熙就行。”

岑奕兆叹了口气,起身走上楼。

王慧被他甩进跑车后座,故作惶恐问:“喂,你要带我去哪?”

“让你见识更坏的。”岑北故转头看她,“怎么,不想?”

“我……我害怕。”

男人冷笑一声,飙车离开岑家。

跑车飞驰一路。

王慧的心由刚开始的不安,到最后隐隐期待。

在她的角度,只能看到男人的侧脸,笑起来很坏,却又令人移不开眼。

曾经她觉得成熟多金的男人会有魅力,可如今看到他,觉得同样吸引人。

拿下他,心里这样想。

王慧趴在驾驶座靠椅上,抚上他的肩,在他耳边吹气,“岑先生,你是想带我去打野战?”

这条道一直往前,都没有人家,还挺刺激。

岑北故拿开她的手,眸中一冷,打死方向盘后迅速跺上刹车。

“啊——”

王慧没有心理准备,直接被甩到车门上,撞得不轻,“你有毛病啊?”

“老子上你才有毛病,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长什么样?”

岑北故下车,拉开后座的门,将她扯下来。

“你放开……”

王慧话没说完,见他坐进驾驶座,紧接着跑车呼啸离去,气得大叫:“岑北故,你给我回来!”

再次回到岑家,到了晚餐时间。

“北故,你把阿慧带哪去了?”朱琦玉急于知道人的下落,毕竟是她邀请人来家里的。

“丢了。”

“北故!”

“什么时候老子的事需要你操心了?”岑北故冷眼看向她,“担心就滚出去找啊。”

岑奕兆一巴掌拍在桌上,“岑北故,琦玉是你妈!”

“呵呵,我妈早死了,她算哪门子妈?”

岑奕兆气得浑身发抖,“你,不孝子!”

“反了天了,连你爸的话都不听了?”林凤英怒视着他。

自当初接他回来,就没少惹事生非,偏偏顾忌他小不懂事,这一晃十年过去,还是这个样子,无法无天。

岑北故轻笑,“我的事不需要你这个老妖婆插手。”

“嘭——”

岑奕兆把手里的碗筷砸过去,“滚,给我滚出去!”

岑北故嚯的一下起身,走到客厅拿起外套和车钥匙离开。

“出了这个家门,就别想再回来!”

“太不像话了……”

合上门,隔绝骂骂咧咧的声音。

驱车离开,冷风迎面吹来。

刚才,躲过了筷子,却没避开瓷碗,额头隐隐疼着。

漫无目的地开车,回过神来,已经在去舒城的高速公路上。

这个年留在珠城也没什么意思,出去转转也好。

在将近凌晨时分来到舒城,随便找了家酒店,办了入住。

进房冲了热水澡,径自躺床上。

再次醒来,已经是年三十的中午。

岑北故穿戴好,拔了饭卡出门。

随便找家餐厅吃了午饭,询问到药店,买了感冒胶囊。

坐上车,掰开两粒胶囊生吞下去,到四周转转。

因为日子特殊,路上没多少车辆,一路畅通无阻。

来到大明寺景区,刚过一点。

岑北故把车停好,买了门票进去。

不同于市区,这里聚集很多人,多数是来上香拜佛。

寺庙外,左右各有一棵龙藤树,修剪一致。

岑北故走近,才发觉,这两棵树比十年前来时要粗壮不少。

故地重游,似乎也没想象中那么难。

大雄宝殿外,是一方铺展黄帛的桌子,上面摆着解签语。

“小伙子,既然来了就求一支吧,姻缘、平安、事业都可以。”

刚准备走,就被中年妇女拦下来。

“还没媳妇吧,求支姻缘吧。”那人把手里的签筒递给他,一脸期待。

岑北故本不想理会,最后却鬼使神差地拿了一支。

“你等着。”中年女人走到桌前,询问后找到签文递给他,“守得云开见日出,很不错的签。”

岑北故随意扫了一眼,从钱包掏钱递过去,顺便把签文放进去。

准备走时,中年女人又拉住他。

“你还有事?”岑北故面露不耐。

中年女人一哆嗦,“没…事,开过光的护身符,带回去送给女朋友吧。”

岑北故接过,转身远离人群。

待他走后,中年女人靠在墙上,“诶哟,这小伙子倒是大方,不过脾气真差,一眼看过来魂都没了。”

“这年头的人很少信这个了,抽一支不错了。”

“那倒也是。”

——

入夜,宋筠瑶和父母来到宋家。

一家人难得聚齐,一顿年夜饭说笑着吃到很晚。

“姐姐,我们去放烟花吧。”小堂妹硬拽着她,让她陪着。

宋筠瑶和宋母打了招呼,带着小孩们出去。

“筠瑶今年二十了吧,一晃都快到嫁人的岁数了。”

宋母笑了笑,“还早,就是个孩子。”

宋家亲戚又说:“我家囡囡从小就爱和筠瑶玩,知道要过来吃饭,甭提多开心。”

“趁这段时间,就让筠瑶带你们到处转转,东临山那边风景不错。”

“那怎么好意思。”

这时,宋老开了口,“都一家人,有什么不好意思,让阿清带你们去玩一玩。”

宋清被点到名,朝远亲们笑了笑。

屋外,宋筠瑶看着稍大的男孩点了烟花,抱着小堂妹走远。

没一会儿,烟花绽放,绚烂多彩。

“好漂亮啊!”小堂妹拍手叫好,“姐姐,是不是?”

“嗯,很漂亮。”

宋筠瑶应声,仰头看着天空转瞬即逝的烟花,唇角上扬。

她在想,他应该很受小孩欢迎,是不是也在带孩子放烟花炮竹?

大人们围坐屋内看春晚,小孩儿进进出出,热热闹闹。

宋清抽空出来抽烟,瞧见侄女坐在花坛边发呆,走过去问:“北北没回来,无聊?”

“有点。”宋筠瑶如实回答。

不仅无聊,她还很想念他。

宋清从大衣口袋拿出红包,递给她。

宋筠瑶看到,眼睛一亮,“呀,我还有呢?”

“小屁孩当然有。”宋清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这几天表现乖点,初十回珠城。”

“真的。”

宋筠瑶直接站起来,难掩兴奋,“小叔,你真好。”

“快回屋吧,别冻着。”

宋清笑了笑,转身进屋。

得知初十就能回去,宋筠瑶心中异常激动,迫不及待想把消息告诉他。

从口袋掏出手机,给他拨了电话。

岑北故滑了接通,就听女孩的声音传来,“小叔说初十就带我回珠城,很快就能见到你了。”

男人用鼻音嗯了声,靠在木椅上,“晚上都做什么了?”

“一家人吃了饭,远房亲戚过来,带孩子放了烟花,刚刚收到小叔给的大红包,现在正在给你打电话。”宋筠瑶说的很详细,一点不差。

岑北故笑了一下,“敢放烟花?”

“不敢,我就站一边看着。”

“红包有多大?”岑北故又问。

“还没拆开看,感觉很多。”

宋筠瑶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听出那边很吵,问道:“你不在家吗?”

岑北故抬头看了眼对面的广场,“嗯,不在。”

“感冒就在家里待着,外面很冷的。”

岑北故答:“马上回去。”

就在她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喊:“抓小偷……抓小偷啊……”

许久没听小姑娘开口,岑北故点了烟,解释道:“人比较多,有人钱包被偷了。”

宋筠瑶问:“你在哪?”

“咳咳……”岑北故轻吐烟圈,咳嗽几声,“一个广场。”

宋筠瑶握紧手机,声音颤抖:“告诉我,在舒城的哪个广场?”

男人心里一怔,故作不知:“什么舒城?”

“别骗人了,我都听出来那人说的是舒城方言。”宋筠瑶吸了吸鼻子,起身往院子外走,“你来舒城,为什么不告诉我?”

知道瞒不住,岑北故老实开口:“想过两天再告诉你的。”

总不能因为他不在家过年,让她也陪自己在外面吧?

“那你告诉我,在哪个广场?”

岑北故起身看了一会儿,“不清楚是哪个,对面有圆形喷泉,喷泉上是蓝红相间的钟摆。”

“你等我,别乱跑。”

挂断电话后,宋筠瑶小跑离开宋家所在别墅,一心想着要快点去见他。

“嘟——”

身后传来汽车鸣笛。

宋清的车缓缓驶来,停在她身侧,“上车。”

宋筠瑶站在原地摇头,“小叔,我有很重要的地方要去。”

“所以,让你上车。”宋清打开车门,示意她抓紧。

坐上车,宋筠瑶报了地址,双手就一直攥着衣摆。

紧张、激动过后,就是满满的感动。

他过来找她了,在年三十这一天。

半小时左右,车子抵达广场。

宋筠瑶下车前,宋清喊住她,“我在这等你。”

“小叔,我……我明早会回家的,你、你回去吧。”

“……”

宋清紧盯着她,沉下声来,“我和大哥说,今晚你会住北北那里,晚点我让她接你。”

“嗯,好吧。”

宋筠瑶点头,目送他离开后,步履轻快地往钟摆处走去。

隔得还很远,就看到那道高高的背影。

穿着黑色大衣,好像比那会儿要清瘦一些。

小跑过去,在他还未来得及转身,从背后环住他的腰,用小脸蹭着他后背,极其依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