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你摊上大事了/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看时间现在是晚上七点二十分,杨毅云索性下楼,向着酒吧走去,一个月的工资那是他的血汗钱,就算是酒吧有坑,他现在也不惧。

脑海中想着酒吧经理是不是和找他的人串通一气,合谋起来搞他?

经理张胖子是受人胁迫,还是见钱眼开,连他这个名义上的下属都要出卖?

反正电话里张胖子说发奖金的话,打死杨毅云都是不信的,以他对经理张胖子的了解,怎么可能会发奖将,到这个酒吧也混了一年,就特么万圣节的时候发过了一次,而且还是卖不出去的水果和酒。

总之在张胖子手下做事很少能捞到油水。

杨毅云明明感觉到张胖子话里有坑,但他也不得不去。

因为工资是他辛辛苦苦每天晚上熬夜换来的血汗钱,如果不去,以张胖子的为人还真能将他的工资压下来。

船到桥头自然直,杨毅云就不信邪。

当然主要还是他现在有底气去酒吧。

心里思绪乱飞的时候,杨毅云走进了酒吧,八点半的夜场即将开场,再有半小时就到换班的时候,他和结巴几个就是兼职的晚班。

澎湃的音乐震的人耳朵轰鸣,杨毅云早已习惯,直接向着张胖子的办公室走去。

这时候一名穿着服务生服装的青年看到杨毅云后,急忙过来,抓着他手腕就走。

杨毅云任由他抓着手腕进了卫生间。

“云云云……哥……不是说了,让你别来么?”结巴结结巴巴说道。

“没事,知道是什么人找我么?”之前结巴匆匆挂了电话杨毅云没来得及仔细问。

“是是是……是花头……现在……就就就……就在张胖子办公室等着你……你别去,他们来着不善!”结巴一脸的担忧之色。

杨毅云看到结巴担心自己心里微微一暖笑道:“别担心我去看看,这个月的工资我要拿回来。”

“云云……云哥,你昨晚……晚上救人的事情……估计……是是是被侯成……那那那……孙子说出去了,花头那帮人刚刚还找过侯成。”结巴越是着急说话越结巴。

杨毅云眼神里闪过了一丝阴沉,对于结巴口中的侯成,他也是不待见,侯成是酒吧的老油条,因为是正是员工,算是服务员领班,最是爱拍马屁,来酒吧兼职的大学生平时可没少受他刁难。

三个月前有个邻校的女生刚来,就被侯成欺负,杨毅云看不过眼还和侯成打了一架,为此侯成就记恨上了他,总是在张胖子跟前打小报告说坏话,杨毅云早就想揍他了。

至于结巴说的花头,却是这一带的地头蛇,听说跟某个大老板的,手下养着一帮无业游民,专门在花湖区这一片的夜场看场子过活,因为头上染了好几种颜色,所以外号就叫花头。

杨毅云也见花头几次,听说过他一些事迹,知道花头就是个疯狗,在花湖区这一带名气不小,很少有人敢招惹,更重要的是听说花头背后有大人物。

当然是社会上那种人物,说白了,花头也就是别人手下一条疯狗。

就在杨毅云和结巴说话的时候,厕所门被人推开,走进来一名二十七八的青年,一脸掩饰不了的幸灾乐祸道:“杨毅云张经理等你多时了,你小子不想干了是吧,跑厕所吃屎啊?快点的别让张经理等你。”

说完对着结巴道:“死结巴你特么今天轮值,早来了不去库房躲厕所找屎吃啊?”

杨毅云当即脸就沉了下来,一个箭步上去照着侯成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啪~”

“啊~”侯成被杨毅云一个大嘴巴抽翻在地上,半边脸瞬间就肿胀起来,嘴里冒着血泡。

这一巴掌杨毅云可丝毫没有留情,打完一脚踩在他背上道:“人渣,忍你特么很久了,嘴巴比粪坑臭,我呸!”

结巴胆小不敢招惹侯成,但是杨毅云却不怕,尤其现在更不怕他。

在杨毅云的字典里,谁对他好一寸,他会回报一丈。

侯成进来不仅咒骂了他,还咒骂结巴,这就让杨毅云忍不住了,他将结巴当兄弟,自然不能让兄弟吃亏,何况结巴还是为了给他通风报信。

“杨毅云你特么……”侯成捂着脸一脸怒气咒骂,不过没骂完就被杨毅云再抽一巴掌。

“啪~”

“啊呀~”侯成惨叫,这次另一边脸也肿了起来,彻底成了猪头。

“在骂一句弄死你。”杨毅云眼神盯着侯成语气冰冷,他最见不得别人骂他妈。

侯成一瞬间感觉杨毅云的眼神很冷,简直不像是人类该有的眼神,像是野兽一样的冰冷眼神,让他忍不住心里打颤,再也不敢吭声了,他丝毫不怀疑,杨毅云正敢弄死他。

“结巴你先去库房,我去看看。”瞪了一眼侯成,杨毅云对结巴说了一声。

“那行,你你你……小心些,有事情你……喊喊喊叫,我我我……我报警。”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笑着说了一声两人从厕所出来,杨毅云直接向着张胖子的办公室走去。

他打定主意,今晚从张胖子手中拿到公子就不干了,赚钱他心里已经有门路,酒吧的兼职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到了张胖子办公室门口,杨毅云也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而进,从今晚的情况来看,张胖子已经和找他的花头混在了一起。

既然张胖子坑他,杨毅云也没有必要还对他礼敬。

推门而进后,杨毅云视线中,只见沙发上坐着四个人,其中一个正是花头,那一头花花绿绿的头发很显眼。

而张胖子坐在对面手中端着酒吧一脸的赔笑和花头四人在喝酒。

看到杨毅云进来,张胖子当即就沉下了脸道:“杨毅云你还是大学生么?进门不知道敲门啊?基本的礼貌素质都不懂么?”

杨毅云看到张胖子和花头四人喝酒的场面,心里终于确定了的确是张胖子联合花头骗自己前来,看来阮文浩找的人就是花头,毫无疑问是要收拾自己。

听到张胖子喝斥,杨毅云冷笑一声道:“礼貌是留给人的,你还不配,张胖子你特么坑我,还指望我对你礼貌?发奖金是假,骗我来是真,现在我来了,说吧什么事?”

“杨毅云老子现在正式通知你,你被开除了,和我们酒吧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张胖子阴沉着脸说道。

“呵呵,开除就这么简单啊?把工资给我!”杨毅云冷笑看着他。

张胖子大怒:“你特么昨晚打了阮家少爷,给我招惹了大麻烦,还指望给你工资,做梦去吧!”

杨毅云心中一叹:“果然是阮文浩啊!”

这时候坐在沙发上的花头起身,手里端着一杯红酒走了杨毅云身前,戏谑道:“小子胆子不小啊,阮家少爷都敢打,整个古都市你可能是第一个,知不知道你摊上大事了?”

杨毅云看着花头脸色丝毫不变,眯起了眼睛问道:“什么大事?”

花头阴森森笑着说道:“阮家少也托我弄断你子孙根,这个算不算大事,哈哈哈~”

“嗯,的确算大事,但是,你想要我子孙根估计还不行,因为我会在你动手之前先把你废了,你信不?”杨毅云此刻看着花头一本正经。

“小子你特么找死~”

花头猛然将手中的酒吧向着杨毅云砸过来,一脚踢向杨毅云肚子,口中对身后的三人道:“动手,废掉他五肢。”

杨毅云头一歪躲过了花头的酒杯,往前一冲顺势一脚就踢在了花头对自己提来的小腿上。

“咔嚓~”

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在房间响起。

下一刻花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抱着小腿开始惨叫:“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