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我就问你怕不怕死/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在房间响起。

下一刻花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抱着小腿开始惨叫:“啊~”

花头身边的几个人也到了杨毅云身边,却是被杨毅云毫不留情的拳脚伺候了过去。

“碰碰碰~”

“啊……”

一连串的沉闷击打过后,没一个还能站着,四人有一个算一个,不论身体魁梧的,还是瘦如柴骨的,全都被杨毅云在几十秒钟给放倒了。

他的力量和敏捷,打这些人就是欺负他们。

别看他们是社会上的混混,论打架比普通人狠辣,但也就是欺负欺负普通人,碰上杨毅云这样的怪胎,算是结结实实提到了铁板上,脚骨头都能给折断。

在杨毅云眼中这些社会的混混和常人没有丝毫区别,都是双手双脚,力气同样就那么大,也不是什么练家子。

揍他们和揍宁武余邵刚那些学生相差无几。

唯一区别就是狠,可是杨毅云对他们出手更狠,因为这些人就是人渣,以欺负普通老百姓为荣耀,所以杨毅云下手没留情。

短短一个照面包括花头在内,全都断骨了。

整理了一下衣服,杨毅云走向花头,笑眯眯问道:“我说了在你动手之前我能先废了你,不服气么?”

花头抱着小腿,一脸的阴狠,头上都细秘的汗珠,眼神中看着杨毅云有忌惮在内,但是嘴上却强硬道:“小子有种你就弄死我,弄不死我,我让你在古都消失,我花头十五岁出来混还没怕过谁。”

“呵呵~”杨毅云笑了,像花头这种能混出名堂的人,的确有一股子不要命的狠劲,不然他也混不出今天的名气来。

不过,那是以前,身为历史系的学生,杨毅云从历史中看到过无数的历史名人,武将悍将猛将无数,他研究过,很多人成名前都是不要命的疯子,而且多数成名的时候是在年轻的时候,等到了安稳上年龄后,过上一段太平日子,谁还不惜命?

年轻的时候不要命,说白了那是傻,运气好混成名,等到上年纪看淡人生后,再回头想想,谁不后怕?

此刻花头在杨毅云眼中就是这等的列子,他十五岁出来混,是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如今呢?他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而且是有名堂的混混头子,手下有人有钱,能和年轻的时候一样不要命?

杨毅云是不信的。

看着花头阴狠的眼神,杨毅云笑意更甚,猛然抬脚踩在了花头另一条小腿上。

“咔嚓~”

“啊~”

花头杀猪一般的惨叫。

但是杨毅云还没完,顺手抓起了茶几上一个红酒瓶,对着他脑袋就砸了下去。

“碰~”

红酒瓶在花头的脑袋上碎裂,花头的脑袋也被开瓢。

随即杨毅云将手中半截锋利的酒瓶慢慢搭在了花头的脖子上,再次笑眯眯道:“花头我听过你,你的确很威风,听说在花湖区这一带你罩着很多夜场,干的就是逼良为娼生儿子没屁眼的事,我们学校就有好几个被你拉下水的学生,知不知道你特么毁灭了人家一生。

连这一带的学生都不放过,你呀,出门没被车撞死还能活着,已经超了生死簿上的信用额,天不开眼收拾你,没道理,你说我敢不敢在你脖子上捅个血洞出来?然后给你一杯人血红酒尝尝?”

“当当当~”

花头头上的血液流在了脸上,一脸的惨白之色,牙齿当当当的作响,果然和杨毅云想的一样,他还是很怕死的。

“兄弟……哦不,云哥……爷,高抬贵手,小弟有眼不识泰山,我也是拿人钱财办事,阮文浩给了我二万买你……那啥,我全给你,求兄弟放过我。”花头终于怂了,出口求绕。

不过他也没办法,杨毅云手中锋利的玻璃酒瓶顶在他脖子上已经滑坡了皮肤,侵透出了血液,再加刚刚被杨毅云踩断了另一条腿,脑袋开了瓢,他已经怕了,对杨毅云的狠辣惧怕了,泄了全身的气,也算是正常。

“嘿嘿,花头先不说钱,我就问你怕不怕死?老实回到我要印证心中所想,回头写毕业论文。”杨毅云手里的半截酒瓶依旧顶在花头的脖子上没拿开,一脸认真的问花头。

此刻的花头内心已经崩溃,他看着杨毅云认真问话的样子,感觉杨毅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神经病。

从口待拿出了一张卡,带着哭腔道:“云爷您放过我吧,我怕,我怕死。”

“真怕还是假怕啊?”杨毅云说道。

“真……真怕!”花头颤声道。

鼻子里传来一股尿骚味,杨毅云知道这一回花头是怕到骨子里了,以后他要是找自己麻烦就得掂量掂量,目的已经达到,便呸了一口扔掉了手中酒瓶。

他当然不会去杀花头,那是犯法的,他还没活够呢。

狠辣的出手就是吓唬他而已。

看了一眼花头手里的银行卡,顺手就在他头上啪一巴掌道:“你特么胆当我傻啊?拿现金来,赔偿我的医药费精神损失费。”

花头心里差点就咒骂了:“你妹的医药费啊?受伤的是我。”

既然杨毅云不要卡要现金,花头只能拿现金出来。

一共四钱多快给杨毅云,杨毅云冷哼了一声后,花头又将三个跟班身上的现金搜刮了凑够了九千多块苦着脸道:“云爷兄弟们身上现金就这么多了~”

一把拿过钱,杨毅云心安理得的放进了口袋,拿花头这些人的钱他心里毫无压力。

“滚蛋,回去告诉阮文浩让他洗干净脖子等着,这笔帐老子给他记下了。”

花头听到杨毅云让滚蛋赶紧让手下扶他离开,腿断了走不了路,听到杨毅云说话,花头想了想还是说道:“云爷阮文浩下身被您给废了,去了燕京治病估计短时间内不会出现在古都!”

“呃~”杨毅云愣了一下,仔细一样,昨晚上好像自己救柳玲玲的时候的确是一脚踢在了他下身,难道真被自己给踢废了?

事情做都做了,杨毅云也不在乎,挥手让花头几人滚蛋。

随后杨毅云转头看向了经理张胖子。

“张胖子该咱们算算账了,你特么故意引我来给花头弄,要不是老子身上有点力气,今晚上我可就废了,这笔帐你说怎么算?”和对花头笑眯眯的说话不同,面对张胖子杨毅云脸色很阴沉,语气冰冷。

张胖子亲眼目睹了杨毅云对付花头的手段,早就吓的心脏病都快出来了,听到杨毅云冰冷的话,一脸惨白无比,颤声道:“杨毅云……我也是没办法花头罩着酒吧,我……我……是我对不起你,这是两万,希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以后在酒吧你做领班可好?”

“哼~谁特么稀罕,将我和结巴的工资拿来,以后老子和你两不相欠。”杨毅云想想后还是没有和张胖子计较。

当初的兼职工作就是张胖子录取的他,给了他大学期间赚取生活费的机会,看在这一点上,今晚张胖子坑他就算是两清,他不会在酒吧兼职了。

而他走之后留下结巴,一定会被侯成欺负,索性将结巴的工资一并要了带他离开。

两万块钱杨毅云没有要,只拿到自己应得的工资,算是还上了张胖子当初给他工作机会的人情。

酒吧门外,杨毅云给了结巴五千块,实际上结巴的正常工资只有三千,他今晚从花头手中弄来了九千多,加上从张胖子手里结算的工资六千块,一共一万五,索性就给了结巴五千。

“结巴你会不会怪我?”

“云云云……云哥……说说说什么呢?我……我我我……早特么不想干了,你要是走了我绝对做不下去,你……你帮我要来的工资我感谢你都……都都来不及,怎么会怪你!

再……再说,我家里今年我爸承包了几十亩地,种种……种药材,下个月就能赚一大笔钱,我……我在也不用兼职打工了。”

结巴一脸的高兴的说道。

杨毅云笑着:“行,只要你不怪我就好,走哥们请你去宵夜。”

结巴一脸豪爽:“好,我……我我请你!”

到了夜市吃烤串,点了啤酒刚喝上,杨毅云的电话就响了,拿起一看居然是柳玲玲打来的。

电话一通,杨毅云还没开口,柳玲玲就说出一句话,让杨毅云喝到嘴里的一口啤酒全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